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九章 人与人
    “我留在这里可以,杨森必须跟你离开。”苏茜答道,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王富贵的处境,杨森可以说是王富贵手下最能打的悍将,甚至在这种关头,杨森要起决定性的作用。

    “杨森得留下。”王富贵不容拒绝的说着。

    苏茜欲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再次看到王富贵的神情后,释然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在这个关头她需要做些什么。

    “一切都会过去的,就待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管。”王富贵微微愣了愣道,似乎这是这些年苏茜第一次向他妥协。

    说完,王富贵不忘瞥了眼杨森,杨森会意的点了点头。杨森心里清楚,这一次没有按照王富贵所说的执意回来可能就此揭过,但要是再看不出苏茜,王富贵可要跟他动真格的了。

    “老黄,把当年那几个伙计全部召集回来,要多少钱都给,但一定要忠心,现在我可没有攘外必先安内的心思,”吩咐完一切后,王富贵冲身边的黄寅说着,然后带着一声不发干练的摸出手机的孔石离开。

    一场战役,似乎就要在这大多人的无声无息中,慢慢打响了。

    上了普拉多的王富贵,重重松了一口气道:“老黄,这么多年,茜茜终于回来了。”

    正拨通着号码的黄寅欣慰的笑了笑,王富贵跟苏茜的矛盾,这么多年他一直看在眼里,单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这个世界最剪不断理还乱的就是家事,他跟杨森不能插嘴,也没有插嘴的资格。

    “当年茜茜所误会的,为什么一直没有跟她说?”借着这环境,黄寅终于问出了这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黄寅怕如果这一次他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王富贵叹了口气,搓着手中的一对四座楼核桃道:“有些话,在心中是一回事,在嘴上是一回事,要是真说出了口,就都变味了,让苏茜有个嫉恨的人也好,知道真相,我怕她接受不了。”

    黄寅苦笑了笑,却没有质疑什么,打心眼里敬佩默默抗下一切的王富贵,其实这么多年最难受的,不是苏茜,而是这个当年亲手送走了自己最亲近人的王富贵。

    “老黄,等这一切都过去了,是该给茜茜找了婆家了,听说白九城场子里有个年轻人为茜茜豁出去半条命,也一直没机会去见见。”王富贵在后座说着,手中搓着核桃的动作有些急促,似乎正代表着王富贵此刻的心情。

    “怎么?你舍得就这样把茜茜交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黄寅调笑的说着,估摸着在这种场合还能笑出声来的,也唯有这两位。

    “一无所有也不是坏事,至少他的野心还不庞大到我无法操控,给他几块肉就能把他喂饱,总比那些永远都吃不饱的白眼狼要好的多。”王富贵放下核桃,揉了揉太阳穴,也就在此刻,手机响了。

    王富贵摸出手机,看着这来电号码,整理了整理表情接通。

    “夏老弟。”王富贵热和的喊道,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经历过生死的人。

    “王哥,你的事我都听老黄说了,在其中挑拨离间的家伙,我挑出几个可疑的,但没有决定性的证据。”电话对面的男人声音豪迈的说着,似乎挺声音就能听出来是个粗狂无比的汉子。

    “谁?”王富贵表情凝重的说着,眼神中慢慢出现一股愤怒。

    “新街余小爷,旧北街的王冲,这两位最近都跟于贵马有不小的联系,而且前者在事发的那天晚上,跟于贵马通过电话。”夏文武说着。

    “是新街余东野的把握有多大?”王富贵另外一只手已经紧紧攥紧了拳头,这些年,他不是没听说过这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光是王富贵知道的被余东野间接中整死的人就一只手数不过来。

    “七八成,但那个一只虎视眈眈盯着新十街的王冲也不是没有嫌疑,只不过王冲这人不一定有这种脑子。”夏文武声音洪亮无比的说着,王富贵能想象夏文武那边的景象,估摸着方圆几百米都能听见,但虽然这个夏文武看似粗大条,但智力值,可一点不在黄寅之下,说是大智若愚也不足为过。

    “余东野在新街的势力有多大?”王富贵大口喘着气说道,脸面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连开车的黄寅都感觉到了这股杀气,那股入到了骨子里的愤怒似乎呼之欲出一般。

    “这几年那家伙可招兵买马了不少好手,几乎在新街敢跟那家伙作对的,全部都被他送下了地狱。”夏文武说道,一点也没有危言耸听的意思。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中,想要上位,首先要抛弃的,就是自己仅存的那一点人性与良心。

    即便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即便是一个愿意跟随着自己宁愿被生活的柴米油盐摧残成黄脸婆的女人,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抛弃与背叛的,重要的是一个人到底能够忍受什么。

    “前面有一个杀气腾腾的于经人,背后有这么一个心狠手辣到极点的余东野,这场仗,不好打。”王富贵一脸惆怅的说着,看看自己身边仅存的人手,想要从这场大戏之中脱颖而出,又或者全身而退,似乎能够牵扯到奇迹这个词汇。

    “要不要我从背后里动一动这个余东野?让他不能把心思全部放在算计你身上。”夏文武豪气的说着。颇有当年江湖义薄云天的味道,要可知道,招惹上这样一个人物,换做旁人,估计以后是没有什么安稳觉可言了,但在夏文武口中,似乎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若有若无。

    “文武,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我王富贵手中的资源有限,等熬过这坎,兄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王富贵一脸感慨的说着,话语间充斥着一种叫做掏心掏肺的东西,虽然这一切或真或假,但就是在这个关头,能打一个电话,能说上这么几句话,王富贵就觉得当年送夏文武的一把唐朝古剑就值了,且不论其他。

    “王哥,你这是什么话,我夏文武要是为了回报来帮你,就不会说这些了,我只不过觉得这关头,需要拉王哥一把,至少我还有那么点良心,多了没有。王哥我说话直,你不要嫌弃。”夏文武面红耳赤的说着,似乎隔着手机王富贵都能感觉到夏文武所喷出来的口水,如果说这些都是夏文武的演技的话,那么只能说夏文武技高一筹。

    “好,事过了之后好好聚一聚,记住招惹这个余东野不要过了火,这小子可是猴精。”王富贵叮嘱道,生怕做声莽撞的夏文武坏了事,如果说没有夏文武,王富贵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但只要夏文武愿意出力拖住余东野,王富贵感觉这道坎过去的几率还要高上几成。

    “我适可而止。”夏文武答道,两人又唏嘘一阵子,然后挂掉电话,不过在挂掉电话的同时,两边人的神情同时从豪迈变成了冷静,一种快到了骨子里的冷静,像是一把在背后捅人不见血的刀子。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要相信任何人,谁也不行。

    “只能说这五个人之中,只有夏文武是个聪明人,把最阴暗的地方还能整出几分仁义道德出来,当年是低看他了。”黄寅在听完电话后,一脸感叹道,似乎这份没有硝烟却又残酷无比的战争就发生在他身边,想想让人觉得有些细思极恐。

    “我喜欢跟这种聪明人打交道,至少这份聪明不显的面目可憎,连形势都看不透的家伙,即便是歪打正着的站到了我这边,也不过是个拖油瓶罢了。”王富贵点燃一根黄鹤楼,深深的吸了一口,表情慢慢沉了下去,有种暴风雨来前的恐怖在其中,又或者压抑。

    “不过常老太爷真的会出面吗?”黄寅壮着胆子问道,一脸忌讳,黄寅口中的常老太爷,是这西城区三大家族常家的主掌人,这大名鼎鼎的常老太爷,在西城区乃至北京偶是通天一般的人物,至于王富贵跟这常家有什么渊源,同样是因为苏茜。

    “我摸不透他老人家的性子,不过多多少少,他孙子欠我点人情,听说那个小无赖对茜茜还余情未了,这一点还能利用利用,不过就是怕委屈了茜茜。”王富贵一脸纠结的说着,所谓的包办婚姻,其实都是被环境所逼出来的,毕竟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一个并没有什么感情的人。

    但尊严这东西,总是赶不上形势,在这种生死存亡之际,如果不放弃点什么,是不可能得到些什么的,如果他王富贵倒了,那么苏茜会有什么下场,王富贵不用脑袋都能想的出来。

    “老王,在常老太爷眼前,这些小心思,可不顶用,茜茜要真说嫁给那个小无赖,能是儿戏?但能够嫁入那常家,对茜茜,还是对你,都是件大好事,毕竟常家是...”黄寅还没有说完,王富贵就摆了摆手意识黄寅停嘴。

    “常家可没有你想象的那般是个安乐窝,那些勾心斗角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这最后一步棋,非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我怕害了茜茜一辈子。”王富贵说着,但脸色却阴沉着,因为王富贵想不出不靠常老太爷,他能有什么胜算。

    黄寅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去扑克酒吧,去见见白九城。”王富贵再次摸起那对核桃,却因为颤抖的手核桃落到了地上。

    黄寅听到后却没有太过的意外,猛踩下普拉多的油门。

    黑云密布,掺入这场戏的势力们,慢慢开始露出爪牙,开始了毫无顾及的厮杀,就如同一盘棋局一般,车马炮默契无比的交汇到了一起。

    或许这里,并没有什么胜者,唯有剩者。

    一家朴素无比又或者简陋的茶楼中,一个皮肤黝黑表情凶悍的汉子熟练的倒腾着一壶茶,那满是老茧的手,外加那粗壮如常人大腿的手臂,给人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谁也想不到,这个粗狂无比的汉子,平常的爱好不是健身,也不是拳击一类的运动,唯有泡茶跟书法,这如同熊掌一般的手握着毛笔写出一幅端端正正正楷的模样,让人打心眼里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在这个名为夏文武的男人背后,挂着一幅裱的端端正正的正楷,赫然写着两个大字,舍得,甚至这写下此字的男人,没有留下一点的落款跟印章,但这幅字却一点也不给人突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