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七章 人情
    “你到底是何人?”杨子鸿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道,刚刚所发生的,甚至连杨子鸿都没有看清这个中年大叔到底是怎么出的手。

    局势似乎就在这一瞬间的电光火石扭转,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所改变这一切的,仅仅是一个谁看都像是烂泥扶不向墙的废材大叔。

    “我只不过是这方十街最不起眼的流浪者罢了。”这个中年男人不紧不慢的说着,即便是面对这黑压压的一片,也是一脸的不急不躁。

    杨子鸿眼皮跳了跳,感觉这个中年男人有些装神弄鬼的味道,撸上去西装袖子,大步走向这个他心中也没有多少把握拿下的中年男人,虽然杨子鸿一向自负,但在这个出手凌厉的中年男人身上,杨子鸿总能嗅到几丝让他起鸡皮疙瘩的气息。

    “王富贵,这个大人情,如果你乐意还,就把两分还给那个在这风口浪尖挑起大梁的王家闺女,另外八分记在一个叫徐饶的年轻人身上,你现在不需要知道那家伙叫什么,只等你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把你能给的都给他,这是你们王家欠的。”中年男人大声说着,声音足够在场的任何人听清。

    王富贵的表情沉重下去,一开始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大风大雨之中的黑色幽默,现在看来,反而是一场不算惊心动魄的扭转。

    “好,我王富贵如果能够挺过去,这人情,我一定不会让他欠着。”王富贵似乎在此刻老了十几岁一般,早没了刚刚那主掌大权的气势,或许王富贵也清楚,如果于经人赶来,自己的这条命是**不离十的搭在这里了,如果他能够走出这松禾大厦,反而会有几丝机会。但把最后的期望全放在这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身上,王富贵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么一步,但这是他仅有的希望。

    中年男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王富贵的说法。

    “喂大叔,你觉得你真能够把王富贵从这里带出去?不要乱开一些国际玩笑好不好,弄不巧,自己会搭上命。”杨子鸿此刻已经走到了郭野身前,一脸傲慢的俯视着比他低一个头尖的郭野。

    “一招。”郭野冷不及丁的说着。

    “什么?”杨子鸿一脸的迷惑,不知道这个大叔发着什么神经。

    但杨子鸿那原本有恃无恐的神情在下一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震惊变成恐惧,从恐惧变成僵硬。

    也就是在这么一瞬间,这个看似不让人重视起来的中年男人瞬间踏了出去,速度快到让人发指,就如同一支把弦快要崩断的箭一般,瞬间踏到了杨子鸿身前,还没等杨子鸿做出任何反应,重拳就落在了杨子鸿的肚子上。

    巨大的落差,让杨子鸿如同羔羊一般,只是满脸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看着自己肚子上的拳头,慢慢的跪下,吐出一口血水出来,愣是没有站起来。

    “高人啊。”黄寅眼睛都看直了,不断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着,这些年跟着王富贵能打的,黄寅见多了,但能够一招秒掉于经人手下悍将杨子鸿的猛人,黄寅还是第一次见,估摸着这辈子也就能见这么一次。

    而王富贵,表情更加凝重,他很清楚,拥有这是实力的怪物,背后到底会有着何等的势力,只是他想不明白,这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会为了他今天站在这里。他王富贵人情,在这偌大的北京,可以说算不上小,但也绝对算不上大。

    “你们谁还想试试?如果想要靠人海战术的话,你们这些人,至少要倒下一半,而且我可以保证,倒下的那一半,绝对不可能活下来一个。”郭野不在看这个已经跪下地上苟延残喘的杨子鸿,无论在心理上还是**上,他都彻底的击垮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

    或许放在刚才,郭野说出这句的话,肯定会被人以为是天大的笑话,但在此刻这让人窒息的环境下,没有人以为这个刚刚一招就秒掉了杨子鸿的彪悍猛人在开玩笑。

    杨子鸿是什么人物,在场的混子跟保安们比谁都清楚,又或者杨子鸿在他们的心目中,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但就在刚刚,他们的世界观被彻底的刷新了,又或者被这个大叔彻底的征服。出来混,无非所为的就是钱,如果为了这死了带不走的东西丢掉了命,那就太不值了。

    第一个人悄悄离开,然后是第二个,最后是一拥而散,只剩下寥寥几分,又或者这些混混跟保安中的干部。

    “你们打算跟我打?”郭野看着这几个还算有骨气但身体却颤抖的家伙们,有些戏弄的说着。

    也就是郭野说完这句话后,所剩下几个苦苦支撑的家伙吓的连滚带爬的离开。

    仅凭一人吓散几十号人,估摸着在方十街,只发生过这么一次。

    王富贵深深吐出一口气,欲要说些什么,但郭野却先开口道:“无须多言,我也有我的目的,你也别妄想我还会插手这些琐事,我只能告诉你不可能,这次我已经破例,如果你还算打算在这里墨迹,等于经人来了,即便是我,都不一定能把你完整的带出去。”

    王富贵听完傻了,慌慌张张的弯下腰杆,恭恭敬敬的说了声谢谢,面对这个比自己要小上一定岁数的男人,王富贵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晃了晃还在震撼之中的黄寅,领着身后几位早已经吓傻的亡命之徒,有些狼狈的上了车。

    “喂,王富贵。”郭野突然叫出了刚刚上车的王富贵。

    王富贵连忙拉下车窗。

    “你有个好闺女,别让她受了苦,那些欠她的你可能还不清了,但不要再欠她些什么了。”郭野说着,他知道这句话说的很多余,但这话估摸着也只有他能够对在方十街高高在上的王富贵说的出口。

    王富贵一脸的凝重,微微点了点头。

    郭野摆了摆手,没看王富贵落荒而逃的罕然景象,双手插袋哼着一首小调离开,像极了某些武侠小说里千里不留名九步杀一人的侠客,却活的没有那般畅快。

    飞驰而过渐渐远离松禾大厦的丰田普拉多,开车的是双手颤抖的黄寅,表情僵硬无比,就如同刚刚丢了魂魄一般。

    坐在后座的是看似八风不动其实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的王富贵。

    “刚刚那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神仙?”黄寅壮着胆说着,虽然黄寅很清楚王富贵不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但某些话,黄寅不说出来,总觉得在心中压抑的难受。

    王富贵摇了摇头,转过头看着渐渐模糊的松禾大厦,似是感叹道:“那种人物,不是你我能够指染的,茜茜能够遇到他,是缘分,也是福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揪出来那个在暗地里算计着一切的家伙。”

    黄寅点了点头,表情有些苦涩,这莫名其妙的局面,往往会敷衍出最坏的结果。

    另一边,那辆冲破了所剩余夜色的迈巴赫停在了松禾大厦前,在这有些落寞的情景面前,于经人率先下车,紧跟着是开车的薛铁之,最后是狗头军师孔石,三人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子鸿,发生什么了?”于经人吞了一口口水道,这一记突然杀出来的连环回马枪,彻底让于经人乱了阵脚,甚至是被莫名其妙救出险境的王富贵。

    仍然跪在地上的杨子鸿狼狈无比的抬起头,这个把傲气印到了骨子里的年轻人脸上所有的,只有恐惧,甚至这恐惧的表情,要比曾经他与薛铁之交手时所露出的还要深刻几分。

    薛铁之却比满脸通红的于经人镇定的多,默默围着这“案发现场”转了一圈,不过表情却越发深沉。

    “神仙,神仙...”表情接近于崩溃的杨子鸿喃喃的说着,像是一个疯子一般。

    “什么意思?到底是谁救走了王富贵,又来了多少人?”于经人满脸狰狞的说着,谁也想不到那个没有什么黑色势力的王富贵,能够从被团团围住的松禾大厦里逃出去。

    “一个人?”薛铁之代替杨子鸿回答道。

    杨子鸿神神叨叨的点了点头,脸上的恐惧神色更浓了。

    “怎么可能?”于经人满脸震惊的说着,似乎怎么也想象不到,谁能够一人击破几十人,也想象不到王富贵会有这种底牌。

    “他用了几招?”薛铁之慢慢提起如同死狗一般的杨子鸿,怒视的杨子鸿说着,像是一只看到了在自己地盘撒尿的东北虎。

    杨子鸿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头。

    于经人的表情瞬间冷下来,甚至连一只冷静无比的孔石都一脸的难以置信,即便是薛铁之,也不可能在一个回合拿下杨子鸿,那种人物,就算是说成神仙,也一点都不足为过了。

    薛铁之慢慢放下如同一滩烂泥的杨子鸿,默默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道:“三焉儿,王富贵的闺女查到没有。”

    对面传来一个极其猥琐的声音回答道:“那小妮子根本就没有出北京,现在还在北京城内。”

    “好,现在你回来,要打猎了。”薛铁之看了眼于经人,于经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能让你薛铁之自己一人解决不了?”对面的三焉儿打趣的说着,声音之中完全没有如临大敌的紧迫感,反而有几分雀跃。

    “你回来便是,这位,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薛铁之那呆板的脸上罕然的出现几分笑意,不过属于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得来。”三焉儿突然的呵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那独特无比的声音跟语气,很容易让人想到电话对面到底是个怎样的家伙。

    “有把握吗?”于经人皱着眉头说着,算计人是他的强项,但在这种猛人面前,最专业的,还是薛铁之。

    “有多少把握,还得等见到那个家伙再说,如果他真有杨子鸿说的这般邪乎,那么即便是我跟三焉儿一起出手,也不一定能拿下。不过只要是人,再怎么通鬼神,也只有一个脑袋。”说完,薛铁之脸上露出了阴森到极点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