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三章 局
    北京龙华机场,一个表情冷峻的男人下来飞机,立马坐上前来接机的黑色奔驰s350,扬长而去,直奔向送禾大厦。

    这个男人目测年纪不超过三十,正值如狼似虎的年纪,似乎不用开口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锐气一般,就好像能够吞掉任何东西一般。

    虽然这个男人年纪不算大,但跟在于经人身边的年头,却远远多于如今的军师八面佛孔石,似乎从于经人出道时,这个男人就义无反顾的站在了于经人身后,或许脑子不算灵光,但手段绝对毒辣,这些年于经人的对手近几乎一半都死于这个名叫杨子鸿的男人手中。

    “子鸿哥,于公子的电话打不通了。”开车的司机一脸焦急的说着。

    杨子鸿皱了皱了眉头道:“还能不能联系的上集团那边?”

    “谁都联系不上,离集团最近的弟兄正在往集团里赶。”男人一只手快速敲打着手机,另一只手却安稳的开着车,做司机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做到了头。

    杨子鸿表情更加阴沉了,透过车窗抬头开着北京黑蒙蒙的天,这无边的黑暗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实在不是什么好征兆。

    与此同时,另一个车队也在道路上飞驰着,杀气腾腾的直奔向松禾大厦,领头的是那辆g500,然后是两辆遮挡住了车牌的普拉多,三辆越野猛兽就这样横停在了松禾大厦门口。

    此刻以接近午夜,松禾大厦寂静的像是一座危楼,这条路空旷到没有一辆车,身体富态的王富贵跳下车,表情阴沉的可怕,身后站着两人,其中一个是某年的省状元,智力值光是用恐怖是无法形容的,另外一位是脸上有着一块青胎记的男人,也是王富贵手下最能打的红棍,剩下两辆普拉多哗啦啦下来十几号人。

    但眼前的松禾大厦,却仍然寂静无比,静到让人觉得心发毛。

    看似沉稳心中早已经炸开锅的王富贵大步踏上去,身边的军师黄寅欲要拦住气火攻心的王富贵,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作罢,倒是杨森如同影子一般跟在王富贵身后,身上的煞气甚至要比王富贵还要浓郁几分。

    一波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杀进了送禾大厦,但所见到的,唯有尸首,各种各样的尸首。

    “全部死于手刃。”杨森皱了皱眉头说着,对于这种暴力无比的杀人手法,杨森很是熟悉,这不是一般野路子能做出来的,唯有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甚至老练到连杨森都觉得自愧不如。

    王富贵的表情则没有太大变化,心中最担心的还是苏茜,要是苏茜真受到了什么,王富贵一点也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事来。

    电梯慢慢闪到顶楼,在打开的那一瞬间,杨森率先踏了出去,但所迎接他们的,是空荡荡的走廊,还有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也就在这一瞬间,杨森冲黄寅做了个眼神,黄寅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默默发了一条短信,正在楼下所待命的十几号亡命之徒瞬间散去,全部守在了松禾大厦楼下。

    三人踏进那个血腥味最浓的房间,入眼的是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刘如豹,然后是脖子早已经变形的于贵马,还有被绑在床上的苏茜。

    杨森连忙去给不知道被绑了多久的苏茜松绑。

    “被算计了。”黄寅环顾着四周,表情难堪的说着,眼前这个场景,如果被于经人看在眼里,就算是有十张嘴,一百张嘴估计也说不清了。

    也就在此刻,黄寅的手机响了,黄寅连忙接过手机,仅仅听个了对面一句,就连忙挂了电话道:“老王,于经人的人赶过来了。”

    但此刻王富贵哪里把黄寅的话听进去,正对表情朦胧的苏茜一阵嘘寒问暖。发现苏茜除了被绳子捆出了血印子以外,没有什么大碍后,王富贵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对现在的王富贵来说,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苏茜的安危。

    而苏茜,仍然没有在药效之中回过神来,表情无比的苍白,这短短时间所发生的一切,即便是对于苏茜,也太难以接受了一点,虽然内心足够强大,但怎么说苏茜也是一个女人。

    “杨森,等会就算是丢了你这条命,也得给我把茜茜带出去。”安顿好一切后,王富贵冲如临大敌的杨森说着,在这个江湖恩怨中漂泊了几十年的王富贵,怎么一眼看不透这个局,但这个局,即便是王富贵事先知道,他也会义无反顾的踏进去,只能说在背后所算计的人,赢了一筹罢了。

    杨森想要说些什么,但看着王富贵那毋容置疑的眼神,还是硬生生把到了嗓子眼的话全部都憋了进去,默默扶起苏茜,嘴角仍然不停的颤抖着。

    “在背后算计着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王富贵靠着墙点燃一根烟,陷入了沉思,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一般。

    “有这脑子的不一定有这手段,有这手段的不一定有这脑子,而两者都有的人,不一样会有着野心。”黄寅很隐晦的说着,这个老道的中年男人,似乎拥有一瞬间就能把是是非非看透的能耐,或许这也是王富贵看中这个失意书生的原因。

    也就在此刻,差不多多有十几辆车围住了送禾大厦,这些金杯宝骏730上下来一大群身穿保安服的汉子,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一大片黑云一般。

    两辆本来彪悍无比的普拉多此刻就像是大浪之中的孤舟一般,而这十几号本来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此刻额头上也冒起了一层层的冷汗,或许他们经历过常人所无法想象的腥风血雨,但同样他们也是肉做的,刀砍在身上也会知道什么是疼。

    黑压压的人群慢慢散开,一辆挂着特殊拍照的奔驰s级慢慢开了出来,在这种气氛绷紧到极点的情况下,杨子鸿一脸波澜不惊的下车,一脸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定力。

    在人群最前,杨子鸿叼起一根九五至尊,身旁很有眼力值的小弟连忙弯腰点燃。

    有着杨子鸿坐镇,这边的气氛更加愈演愈烈,像是铁骑一般,恨不得立马杀上去,来一个片甲不留,虽然其中有着浓浓狐假虎威的味道。

    “管事的出来。”杨子鸿吸了一口烟,声音冰凉的说着。

    这群死死守在松禾大厦楼前亡命之徒们面面相觑,终于一个最魁梧的汉子从中踏了出来道:“想要进去,先踏过我们的尸首。”虽然声音格外的有气势,但所换来的,却是杨子鸿一阵讥讽的笑容。

    “这是什么年代,打打杀杀早就过时了,我只要跟你主子谈谈,当然如果谈不拢的话,有些人可就要倒霉了,对付笨人,总会有最笨的法子。”杨子鸿说话时环顾了一下四周,特别是这些亡命之徒们。

    这些为钱所卖命的汉子们变脸,归根结底他们所为的不过是钱字,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们这条小命,虽然这些年从王富贵身上得到了无数好处,但要是真把自己的命搭在这地儿,没有人会愿意。

    电梯停在了一楼。

    王富贵一行人慢慢走出松禾大厦,打破了这刚刚凝固起来的气氛。

    杨子鸿看着走出来的王富贵,特别是杨森所抱着的女人,眼皮跳了跳,身上没有了刚刚的气势,拱了拱手道:“王老爷,于贵马终归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孩子,但你把事搞大这个地步,有点太过火了点吧?”

    王富贵沉着脸道:“先让杨森带茜茜走,该谈的,我都会陪你谈。”

    杨子鸿默默看了眼杨森怀中惊魂未定的女人,或许是因为理亏的原因,点了点头,意识身后的人让开一条路。

    “放下小姐我会赶回来。”杨森默默的说着。

    王富贵却摇了摇头道:“带着茜茜暂时离开北京,如果茜茜出了问题,这场仗,我就输了。”

    杨森一脸纠结,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虽然杨森心里清楚,如果王富贵真的跟于经人全面开战,王富贵这一边绝对属于劣势,归根结底王富贵只是个稍稍沾一点黑的商人,而于经人,则是个黑白通吃的疯狗,一口咬下去或许不致命,但绝对见血。

    一直到杨森驱车带已经昏沉过去的苏茜离开,王富贵都没有开口说任何,一直望着奔驰g500远远的消失后,王富贵才重重松了一口气道:“于贵马,已经死了。”

    一句看似风轻云淡的话,却像是一枚重磅*一般,让杨子鸿震惊的张开嘴巴,一只手蛮横的抓过身边的喽啰,然后低吼道:“给我追刚刚的那辆车,追不到,把你喂狗。”

    这个喽啰被杨子鸿的模样吓的浑身颤抖,连滚带爬的带着一干人离开,他一点也不怀疑杨子鸿所说的真实性。

    面对杨子鸿那疯狂的举动,王富贵一直波澜不惊的站着。

    “王富贵,我以为你不会傻到这个地步。”杨子鸿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如果说人不是我杀的,你会信吗?”王富贵接过黄寅递过的烟,默默点燃,一脸深沉的说着。

    杨子鸿笑着,近似乎疯狂。

    “老黄,这事也把你牵连进来了,实在不好意思。”王富贵无视着近似乎抓狂的杨子鸿,冲身边的黄寅说着,一脸的愧疚。

    黄寅一脸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脸上是淡然的笑容,虽然没有多说些什么,或许一切王富贵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