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一章 老兵
    昏暗的房间中,郭野默默换上一身特殊的黑色迷彩服,脱下那松松垮垮的衣服,突显的身材有些魁梧,那张如同刀刻的沧桑面容上划过一丝嗜杀的冷笑,恐怖无比,不过转瞬即逝,就像是那一丝冷笑从未出现在这个小人物的脸上一般,格外的有违和感。

    郭野微微攥着拳头,粗糙的手似乎无论触碰什么都不会有知觉可言,郭野嘴里一直在念念个不停,但没有人能听见,又或者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念叨着什么。

    似乎那个生于黑暗灭于黑暗的人又回来了,但又是什么,让这个男人再次握紧了他所抛弃的东西。

    或许一切都是机缘巧合罢了。

    但想想那个躺在医院承受了太多的孩子,郭野就觉得,这一切尽管是错的,也值了。

    “郭叔,为了这样一个无可救药的家伙,折了尉迟家老太爷的面子,打了马先生的脸,真的值吗?”在房间门口,一个年龄估摸着不大但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男人伫立着,背挺直的像是一棵劲松,一张干净无比的脸让人看不出这个男人的年龄,一头乌黑的小平头,外加一身黑色的中山装,这样一个男人似乎无论站在那里,都是一块金子。

    “值还是不值,这个问题已经太多人问过我了,没意义。”郭野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但谁又能想到这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手上到底沾了多少血,这个中国最顶级的侦察兵到底在中东收割了多少条人命才能够换来一个血鹰的称号。

    这个总能把煞气隐藏的很好的男人一脸的纠结,欲言又止一般,下了莫大的决心,终于还是开口道:“郭叔,堕落也好,隐退也好,看透是是非非也好,但这座城市,这个国家需要记住你的名字,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现在你这样,我都替你觉得不甘心。”

    谁又会想到,这个能够待在最炽热沙子中三天三夜都不动弹一下的男人,会因为这一句话脸变的通红,身体也跟着剧烈的颤抖着。

    但这句话换来的,只有郭野淡淡的笑容,还有一根慢慢点燃的劣质烟。

    “有些东西放下了,其实就是拥有了。”郭野深深吐出这口烟,又或者把他所尝的那些世间百味全部吐了出来,或许这是一个不算绝望的说法,或许大多人不知道这为何绝望,但如果经历了如同郭野一般的人生,就不会感受到这两个字的突兀了。

    香烟不断燃烧着,一点一点成为随冷风飘散的灰烬,至于这灰烬到底会消失于哪里,没有人会知道,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知道。

    “郭叔...”男人声音沙哑的说着,或许他现在已经变的足够强大,但那些他所能轻易触摸到的东西,如今都已经不在了,甚至连记忆这东西,都慢慢变的奢侈起来,因为有些东西他必须得遗忘,也只有遗忘。

    “崖柏,那个兵,早随着你们的离开而死了,从那个地方所回来的,只有你们十三人,他早已经永远留在了那片净土,也从未在那片净土中回来过。”郭野淡淡的说着,或许能够把那无限把人性衬托的无比黑暗的地方称作净土的人只有一个。

    而这个人未必是一个疯子,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正常人。

    男人那让大多男人羡慕无比的身体颤抖着,微微倚靠着身后的墙,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道:“郭叔,我知道,这些东西我不会讲,除了尉迟家那几位不该触碰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全被我解决掉了,完全没有什么后患,而今晚,我也会遗忘掉那些。”

    “这样最好。”郭野笑了笑,想着眼前这个男人刚刚入伍的那一刻,似乎那一切都发生在昨天一般,但有些事实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那些死了的人,也永远不会活。

    “这次的琐事,就让你带的最后一个新兵来替你解决了吧,我崖柏所欠你郭野的人情,从此后一笔勾销了罢。”男人默默的说着,没有等郭野做出任何回答,干净利落的转过身大步离开,但那一直如同站军姿的腰杆,在这个颓废无比的大叔面前,却从未真真正正的直立过,这个最后一个离开那鬼地方的兵无言再面对这个已死之人。

    生活这东西,总是把最好的故事隐藏的最深,所知道这故事的,也仅仅只有寥寥几人。

    郭野在原地默默的站着,一直把这根烟抽到头,然后仰着头看着那支离破碎的天花板愣愣出神,想象着这一晚,方十街到底会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出来。

    夜晚笼罩的松禾大厦,寂静无比,高高的楼层如同插向了云霄一般,让人可望而不可即,就像是那顶层是天上的世界一般。

    正当于贵马准备对这个刚刚被下了药的女人来一个辣手摧花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彻底打断了于贵马的兴致。

    “进来。”于贵马咬牙切齿的说着。

    阴沉着脸的刘如豹脚步急促的走进房间,看了看被捆在床上处于半昏迷状态的苏茜,又看了看光着膀子正准备行凶的于贵马,皱了皱眉头道:“王富贵回来了。”

    于贵马打了个哆嗦,不过还是懒洋洋的说道:“那个老东西回来了又怎么样,他能查出来什么?”

    “狍子被抓了,恐怕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刘如豹一脸打断了于贵马所有的妄想。

    于贵马的表情慢慢僵硬,本来他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这样被现实撕烂,突显着他就是一个小丑一般,无比的可笑,或许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如果没差,现在王富贵估计正在赶来的路上。”刘如豹默默的说着。

    于贵马满脸通红的站着,牙齿咬的吱吱作响,气急败坏的看了眼在床上的女人,一脸的不甘,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现实在这一盆冷水泼洒的这么快。

    赶在所有一切之前,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戴着老式鸭舌帽却不让觉得奇怪的家伙出现在了松禾大厦门口。

    男人慢慢抬起头,看着这一座楼,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心中没有一丝波澜,微微动了动肩膀,踏上这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不堪一击的台阶。

    这以安保发家的集团,当然不缺保安,而且这里的保安,个个都是好手,除了部队的退役兵以外,还有不少专门从各种体校所挖来的尖子上,这个刚刚走出几步的男人就这样被两个守在门口的保安拦住。

    但仅仅是一个照面,这两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保安就经历的天旋地转,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甚至身经百战的他们都没有看到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出的手,只能说这个出现在黑夜的人,是一个鬼魅。

    在黑夜之中,最可怕的不是野兽,而是这些为着黑夜而生的人们。

    一通电话打到了顶楼,让正焦灼着的于贵马更加焦灼无比。

    于贵马脸色难堪的挂掉电话,确认了这个横空杀出来的家伙不是王富贵的人马后说道:“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来搅局,刘哥,劳烦你出去收拾收拾。”

    刘如豹如临大敌的点了点头,快步离开,虽然现在这座楼上没有什么几个真正上的了台面的狠人,但多多少少也有十几号人,能让十几号动过刀子的人无可奈何,能会是好解决的角色?

    这偌大的房间再次只剩下了于贵马与苏茜,孤男寡女,此刻却没有了一点**的味道,于贵马彻底没了兴致,甚至再次看向这个在床上只能任由他妄为的女人,于贵马心中甚至有一丝恼怒,或许没有这个女人,就不会发生这么一档子事了。

    楼下,是一阵腥风血雨,从一层到二层,从二层到三层,从三层到四层。

    这个男人踏着楼梯,一脸淡然的笑容,身边那些凶神恶煞的人们,却一个个的倒下。

    终于,这个男人踏到了顶楼,空荡荡的走廊中只站了一个家伙,松禾集团天字号的打手刘如豹,谁也不清楚这个出身河南的练家子为什么会死心塌地默默守着这毫无人情味大楼,更没有人知道发生在这个汉子身上三三两两的故事,人们所知道的,只是这个男人很能打,不是一般的能打,就如同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般。

    “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你到底背负了什么,既然走到了这里,识相的话就别往前走了,剩下的事我会帮你摆平。”刘如豹一字一字的说着,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男人难得说了这么多,但可惜的是这些话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不过是单纯的嚼了嚼舌头,做了些无用功罢了。

    “这个世界大多人都可以退出去,但唯独我不行。”崖柏双手插兜的站着,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鲜血味道,背影被走廊拉长,像是一尊杀神。

    刘如豹默默叹了口气,毫无症状的踏了出去,像是一支脱弓的利箭。

    刘如豹从这个男人身上嗅到了危险,而这个男人则从刘如豹身上嗅到了与自己类似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