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四章 弱者
    在扑克酒吧打烊时分前,一男一女才从酒吧中走出来。

    “来都来了,一夜都不打一声招呼,不太好吧?”跟在苏茜身后的吴跃默默道。

    “看看就好,看看就好。”苏茜喃喃着,但完全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吴跃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说什么苏茜都不会听到心里去,感情这东西,不置身事内,外人永远没有资格评头论足。

    空无一人的停车场,静的吓人。

    一个手拎着摩托车头盔的男人坐在停车场的草丛之中,满地的烟头,男人嘴里仍然叼着半根点燃的烟,一双布满血丝的眼死死盯着停车场的入口,就如同一个死人的眼神一般。

    前后的一女一男吸引到了这个男人的注意,男人用手悄无声息的掐灭烟头,慢慢戴上那摩托车头盔,手紧紧攥着一根铁棍,就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看着两人慢慢接近他的狩猎范围。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男人心中默念着,一直到那个身穿黑色长裙无比婀娜多姿的女人站到男人预先算计好的白线的时候,男人如同一支脱弓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铁棍不留余力的敲向女人的脑袋,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横空出现的手臂挡住了铁棍,但这用尽了整个男人浑身力气的铁棍显然不是能够轻易挡住,反应无比迅速的吴跃被这巨大的冲击力打的向一边倒下去,重重躺到了不知所云的苏茜身上,两人就这样相继砸到了旁边的一辆卡宴车上,发出重重的一声。

    男人丝毫没有给吴跃反手的余地,拎着铁棍再次冲了上去,但高高举着的铁棍还没有砸下去,就被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的吴跃一脚踢飞了出去,像是人肉沙包一般飞出去三四米,要不是男人手中死死缠着钢管,手中的钢管估计早就飞了出去。

    趁着这个空挡,吴跃连忙俯身查看苏茜的状况,有着苏茜当着肉垫,他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苏茜显然是毫不知情的昏了过去,查看没有什么伤势后,吴跃才重重松了一口气,要是刚刚那一铁棍落实了,即便是他把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家伙砍成七八半,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言。

    这时,拎着铁棍的男人再次杀了上来,但被吴跃反身一个鞭腿就抽出去老远,那杀伤力巨大的铁棍在精通散打身高一米八五的吴跃面前,显然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战局直接变成了一变倒,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男人被一阵蹂躏。

    吴跃提起这个被鞭腿抽的再也站不起来的家伙,准备摘下头盔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敢这么不长眼。

    慢慢摘下头盔,一张小人物到不能再小人物的脸,扎眼的黄毛,一张特别显老的脸,却捕捉不到几丝沧桑来,满脸的血水。

    突然间,这个如同死狗一般的男人露出一个笑容,与这张容貌完全不相符的白牙就像是危险的信号一般。

    吴跃猛然间察觉到了什么,身后传来一阵冷风,一根铁质的棒球棍就这样重重打在吴跃的后脑勺。

    吴跃应声而倒,即便是抗击打能力再怎么变态,也不能撑下这么一击。

    “弄死他。”狍子紧跟着瘫倒在地上,但还是用尽全身力气说着。

    肥猫应声点了点头,他知道留下一个活口到底代表着什么,棒球棍不留余地的落下,一直到肥猫气喘吁吁的满头大汗,才丢掉这根满是血迹的棍子。

    狍子强撑的站起来,扫了眼倒在血泊之中的吴跃,脸上没有嘲弄的神情,反而有一丝无奈在其中,冲肥猫使了个眼神,肥猫拿起早准备好的绳子把仍然昏迷的苏茜捆住,顺便用胶带粘住苏茜的嘴,但对这两个这辈子第一次杀人的混子而言,可没有什么闲心欣赏这份美色,因为肥猫太过粗鲁的原因,昏迷的苏茜醒了过来,不像是大多女人那般挣扎,而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处境,然后记住了眼前这两个家伙的容颜。

    狍子看苏茜睁开了眼,拼命挤出一丝还算和善的笑容,但因为满脸是血的原因,显的这个笑容有些诡异,冲苏茜道:“王大小姐,我们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们哥俩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是敢动什么歪脑筋,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苏茜瞪大了眼,虽然一脸的平静,但眼中多多少少有一丝慌乱,特别是瞥到地上的死尸的时候,轻轻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狍子的说法,她心里清楚,眼前这两个家伙最多只是两个亡命之徒,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她只是在想着这两个亡命之徒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任由肥猫直接把她扛起来,这略显滑稽的阵容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停车场。

    “二叔,这家伙好像跟照片上不是一个人。”肥猫扒开半死不活的吴跃,摇了摇头道。

    狍子愣了愣,但的确吴跃跟照片上的烂仔不是同一位。

    就在这时。

    两排车辆的中央出现了一个男人,一个身穿松松垮垮保安服,那衣服里的身板估计都比不上狍子。

    苏茜愣愣的看着挡住他们去路的男人,一个很滑稽的如同小丑一般的人物,这个被绑架的人此刻最纯粹的想法就是想拿起摔在地上的单反拍摄下这一幕,但现在苏茜想做的唯有让这个最不应该出现在最不应该最不出现的场所的家伙离开。

    这是两个社会底层小人物第一个相遇,又或者碰撞。

    对于狍子而言,就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对于徐饶而言,这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狍子冷眼看着这个看似浑身在颤抖的年轻人,似乎脸上的血迹给狍子增添了一种特别的杀气,那张怎么都有一股小人物狰狞的脸就如同疯狗一般畸形。

    不得不说,徐饶畏惧了,他知道眼前这两个人都不是善茬,又或者从眼前这两个家伙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一种小人物的挣扎。

    这种挣扎,能让徐饶坚持跑完五公里。

    这种挣扎,同样能够让狍子不介意再杀一个人。

    “放下...那女人。”徐饶的声音无比的颤抖,毫无说服力,正如同一个幼稚园的小朋友在劫匪面前挣扎一般。

    狍子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一阵狂笑,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到底从哪里来的这股自信,就如同看着当年第一次踏进这座城市的自己一般,仍然是那么可笑,有着一股自以为坚不可摧其实脆弱无比的倔强。

    她静静的看着那个明明弱小却死死守着的男人,或许那如同石头一般的心,也跟着触动了几分几毫,他也许永远都不会成为她世界之中的英雄,却成了那个在最对的时间,最对的地点出现的人。

    “难道你就不怕死吗?”狍子身体虽然摇摇晃晃着,但模样却不是一般的恐怖,身上充斥着一股杀气,如同一头饿狼一般紧紧盯着徐饶。

    徐饶仍然止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即便是在这种英雄救美的场合,甚至徐饶此刻心中有了悔意,自己就不该出现停车场,这是一种很鄙夷的想法,甚至徐饶都憎恨无比懦弱的自己,但这却是最真实的自己。

    一个一生的弱者,想要改变,即便是有着决心,有着太多的东西,从骨子里,他仍然是那个思想中的上帝行动上的矮子。

    “现在就算是你想跑,都没机会了。”狍子举起带着血的钢管,脸上挂着冷笑,慢慢戴上那个有着骷髅图案的摩托车头盔。

    徐饶仍然不为所动,尽管从那个女人的眼神中他读懂了一些东西,她好像在说他能够出现在这里已经足够了,但这个同情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刃一般伤害着此刻徐饶的自尊心。

    狍子一声刚落,这个小人物做出一个近似于疯狂的举动,像是一个疯子一般奔向徐饶。

    这个弱小无比的家伙满脸泪水双眼紧闭的模样全是可笑,当然这一切都抵不过狍子手中钢管落下的无情。

    这个一生几乎没有怎么打过架的家伙就这样死死抱住了狍子的腰,呐喊着往前推着,任由狍子手中的钢管不留余力的往他背上打着。

    似乎这股疼痛感并不是徐饶所畏惧的,他这样想着,一直把狍子推向身后那辆大奔上,发出重重的一声,身上带着伤的狍子似乎吐出一口血水,不得不说此刻发疯的徐饶有一股蛮劲。

    肥猫直接扔下双眼通红的苏茜,他也料不到瘦小的徐饶竟然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一把抓着徐饶的头发拎起来,狠狠几拳打在徐饶的脸上,徐饶挣扎着,像是女人打架一般对眼前这个身材敦实的胖子拳打脚踢,一时肥猫竟难以制服这么一条疯狗。

    “咚”的一声,徐饶应声而倒。

    狍子咒骂着,趁着徐饶在肥猫手中挣扎的时候,在徐饶身后冲着徐饶后脑勺重重一钢管。

    这次徐饶彻底了没了声,如同一个死人一般倒在了血泊之中。

    “二叔,这小山跳倒是挺有劲。”肥猫脱下一般头套,摸了摸脸上的淤青。

    狍子冷眼看着倒在地上的徐饶,这个同自己一般可笑的任何,咬了咬牙,再次拎起钢管重重打在徐饶脑袋上,这一次用尽了狍子全身力量,钢管接触脑袋发出一声恐怖的声音。

    苏茜紧紧闭着眼,心终于被触动的不堪,她不知道这个被她戏弄的男人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会如此奋不顾身。

    他贪图的是什么?他为的是什么?她无比物质的想着。

    “是死是活,全看他造化,我们走。”狍子冷声说着,他记下了这么一个小人物的容貌,即便是这个小人物不会在出现他的人生之中。虽然狍子这样说着,但这个倒在空无一人血泊中的徐饶,能活下的几率无限接近与零。

    两人就这样扛起苏茜,上了那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上,扬长消失在这偌大的城市,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石头落入了晓月湖的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