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一章 男朋友
    奥迪r8飘逸的停在了扑克酒吧门口,引来一阵阵侧目,有羡慕,有嫉妒,还有揣摩。

    于贵马享受着这些目光潇洒的下车,一脸的不屑一顾,就如同看难民一般看着酒吧门口聚众的混混们。

    几个混子欲要发作,但等到坐在副驾驶一身刀疤的刘如豹下车后,没有人敢吱声了,这些混子很清楚这个开奥迪r8领着一个彪悍保镖的家伙到底是不是能惹的起的。

    “一群驴马烂子。”于贵马高傲的说着,直接把奥迪r8的钥匙扔给一个专门泊车的服务员,仰着头走进酒吧,一路畅通无阻,早就注意到的小六一脸的媚笑迎了上去,但于贵马显然没有给小六热脸贴冷屁股的时间。

    酒吧中热闹非凡,dj声震耳欲聋一般,于贵马扫视着整个酒吧,他在寻找那个他追求了近几乎五年的女人。

    某些事就是这样,越是轻易得到,越是平淡无味,最好的东西往往是自己没有拥有的。

    终于,在二楼角落的栏杆,于贵马看到了让他无比抓狂的一幕,就是他心中的女神,正跟一个长相无比平庸,一看就是个小烂仔的家伙并肩靠在栏杆上,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

    如果是苏茜的小白脸是个比他帅的,比他有钱的,于贵马还能接受的了,但这个**丝,在于贵马眼中,没有任何资格,甚至连瞟苏茜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等会要是动手,把那小兔崽子往死里打,出什么事我担着。”于贵马咬牙切齿的说着,这几个字似乎是从牙缝中手出来的,现在于贵马恨不得把那个身穿保安服的家伙给扒皮抽骨了。

    “这里可是那个姓白的地盘。”刘如豹皱了皱眉头道,那双慢慢带有杀气的眼紧紧盯着二楼上的徐饶,这个毫无特色的年轻人,在刘如豹看来,甚至没有他出手的必要,有种杀鸡焉用牛刀的意思。

    “把我逼急了,连王富贵的闺女我都敢动,更何况是这个白九城。”于贵马脸已经到了通红的地步,狰狞两个字似乎都写在了额头上。

    刘如豹微微点了点头,跟着气势汹汹的于贵马直接杀向二楼。

    “挺甜蜜的啊。”于贵马看着背对着他的两人,阴阳怪气的说着。

    最先转过头的是这个小保安,有些慌乱的看了眼一身名牌的于贵马,再看向于贵马身旁的刘如豹,脸上的惧色更浓了。

    于贵马表情更加冰凉了,本来还以为这个小保安只是人不貌相,没想到是个印到骨子里的怂包。

    “你说,我到底有那一点不如这个怂包?”于贵马近似乎咆哮一般说着。

    摇晃的周围似乎停住了,所有人都看向这事发地点,虽然在这种场合少不了纠纷,但显然这一次的主角是平日里所见不到的。

    王富贵的掌上明珠,松禾集团的太子爷,还有一个脸色发白的保安,这是什么阵容,让人打心眼里摸不清头脑。

    那个在大多数场合注定会成为焦点的女人并没有转过头,只是留给于贵马一个似乎让他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背影。

    “他到底那点有我好!”于贵马脸上慢慢爬上那一股狰狞。

    没有回答,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个从出生就不知道苦难为何物的年轻人终于放下了最后一丝耐性,冲站在他身后的刘如豹微微点了点头。

    酒吧后台,几个汉子正面红耳赤的打着牌,小张四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嚷嚷道:“哥!哥!出事了!”

    正输的焦头烂额的王虎转过脸,直接吓的小张四胯下一湿,扔掉一手烂牌道:“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王富贵的闺女跟松禾集团的太子爷碰上了。”小张四声音颤抖的说着。

    “草,这对冤家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王虎默默点燃一根烟道。

    “重要的是那个叫徐饶的家伙也掺和进去了。”小张四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道。

    王虎手中刚刚点燃的烟落到了地上,直接冲了出去。

    终于,那个女人转过身,于贵马还没来得及欣赏那一张让他梦断缭绕的脸,这个女人就说出了一句近几乎让于贵马崩溃的话。

    “这就是我男朋友,你想怎样?”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引爆了整个酒吧,似乎谁也不愿意相信,这个平日里无比高高在上的女人竟然会看上这个毫无任何牌面的小保安,这只能出现浪漫偶像剧的剧情,发生在现实之中,不会让人感觉到任何浪漫可言,只会让人感觉一阵*裸的抽象。

    这个成为了所有人焦点的徐饶,表情苦涩到了极点,就像是刚刚吞下了一个苦胆一般,有苦难言。徐饶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硬钉子,但他不嫉恨把他推向火海的苏茜,甚至有种很奇妙的成就感,似乎这辈子也就能这么一次,自己能够站在身价比自己高百倍千倍的家伙头上,虽然会付出同样千倍百倍的代价。

    于贵马那一张很有小白脸潜质的脸僵硬着,颤抖的伸出手道:“我是不能拿你怎样,但这个小子,今天我一定会让他死。”

    一个于这场另一个世界纠纷不合拍的声音响起。

    “于公子,想要闹事,您找错地方了吧?”

    于贵马转过头,整个扑克酒吧的保安黑压压的一片,在这片保安最前站着的是保安队长王虎,这个因为敢打敢杀在方十这一块挺有名气的狠角色。

    “王虎,为了一个小保安得罪我,值得吗?”于贵马警告的说着,身旁的刘如豹默默往前逼进一步,丝毫不畏惧这近二十号保安,身上出现一股戾气。

    王虎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他一点也不想得罪这个睚眦必报的二世祖,更不想得罪这个徐饶,还有徐饶身旁这个背景庞大的女人。

    “不是值得不值得的事,你在外面杀人放火我不管,但是在扑克酒吧闹事,就算是是个屎盆子,我也必须站出来管。”王虎义正言辞的说着,但就算是把徐饶换成小张四,王虎都不愿意出这个头,多于贵马这个仇家。

    这就是社会,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不看事,看人。

    于贵马的脸色要比王虎还要难看,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他实在咽不下这一口气,但显然这个时候硬是要个说法,显然对他很是不利。

    “小子,你叫什么?”于贵马气急败坏的说着,知道这一次他的面子是一定折了。

    “徐饶。”徐饶如实回答,既然这事发生到了这地步,他似乎也没有什么选择了。

    “好..好..好..我记住你了,你有种。”于贵马手指颤抖的指着徐饶,像是一口气都喘不上来一般,咬着牙带着刘如豹离开,他不是不相信刘如豹的实力,但于贵马不是傻子,毕竟这不是他的地盘,在别人的地盘跟别人硬碰硬,于贵马觉得自己还没有那实力。

    一场戏就这样收尾,也算是无伤大雅,至于这场戏后会发生什么,这就是不是这些看热闹的人们所担心的了。

    “小徐,没事吧?”还没等徐饶开口,王虎就一脸关切的走了上来,对王虎来说,反正已经把那个于贵马给得罪了,眼下可是培养徐饶与苏茜关系的时候,要是再讨不好这两位,那王虎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虎哥,我没事,倒是让虎哥费心了。”徐饶一脸的愧疚,虽然他知道王虎想要讨好他,但怎么说这次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点,虽然徐饶没有那种一眼就能看出人情世故的眼力值,但刚刚那个口出狂言的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善茬。

    “这是哪里话,怎么说你虎哥也不能让你在咱眼皮底子下受欺负了。”王虎豪爽的说着,偷偷看了眼,却发现苏茜没有什么好脸色,立马明白了什么,拍了拍徐饶的肩膀道:“小徐,今天准你一天假,好好陪陪你女朋友。”特别是女朋友这三个字王虎咬的格外的重。

    徐饶脸色一红,倒是苏茜一脸的自然。

    半路杀出来的王虎就这样悄悄离开,或许是费力不讨好,但毕竟这就是小人物的生存之道,付出与回报这东西,根本就是无法比较的事情。

    “出去走走?”苏茜看着心不在焉仍然刻意避开自己眼神的徐饶。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不是他想跟苏茜出去,是实在受不了这满酒吧齐刷刷瞅过来的眼神。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出扑克酒吧,在灼热的目光下,守在门口的小六一个劲的向徐饶眨巴眼,但被苏茜扫了一眼后,小六立马老老实实的站着,像是一个被班主任领进教师的初中生一般,让徐饶看着不是一般的好笑。

    凌晨过后的酒吧门口仍然人来人往,充斥着买醉的人们。

    “要去哪里?”徐饶问道,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习惯在这个无比优秀的女人身旁站着,徐饶都知道这一幕有着浓浓的违和感。

    “不知道。”苏茜微微摇了摇头,五彩斑斓的夜色中,那张很容易让人陷进去的脸上似乎有着一股浓浓的哀伤在其中。

    “我倒是知道一个好地方。”徐饶毛推自荐的说着。

    “远吗?”

    “很远很远。”徐饶看了看苏茜的高跟鞋。

    “背着我可以吗?”她看向这个小人物,像是一个画里走出的女子。

    这个小人物微微错愕,但片刻后露出一个还算人畜无害的笑容,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