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七章 扎心话
    扑克酒吧,与方十街隔着几条街,徐饶仅仅是打听了几个路人就找到了这瞩目的地儿,对着这种用灯红酒绿消磨光阴的地儿,徐饶一直不算待见,作为一个普通人,徐饶太了解这一辈子对一个人来说,太过短暂了,短暂到还没来得及挥霍,这一生就这样晃了过去。

    但尽管是抱着这种算**汤一般想法,徐饶还是沦落到这个下场,现实用一记很响亮很响亮的耳光,来回应这些行动的侏儒思想中的巨人。

    太阳还没有下山,还没有到这家酒吧开业的时间,站在门口看着这巨大的彩色招牌,想象着这里夜晚疯狂的样子,徐饶莫名想笑出声来,推开酒吧玻璃门,一个身穿保安服的汉子直接拦住了弱小的徐饶,跟这个一米八几的大块头比起来,徐饶就如同稻草一般。

    “现在还不到营业的时间。”汉子低头看着瘦巴巴的徐饶说着,怎么看也不像是阔少爷,所以语气很差。

    “我来...找王虎。”徐饶被汉子那毒辣的眼神盯怵了,虽然下了莫大的决心改变,但徐饶的懦弱早就被刻到了骨子里,被这么一呵斥,直接吓的腿都打哆嗦了。

    “小子,你可别打马虎眼,要是你不认识虎哥,看我怎么收拾你。”汉子呵斥的说着,直接领着徐饶进了酒吧。

    徐饶默默点了点头,祈祷着那没品的郭叔不是在拿他开玩笑。

    酒吧内部装修还算精致,有一丝狂野的味道,这时候已经快接近开工,周围服务员来来回回忙碌着,没有人在意这个多余的家伙。

    汉子步子很急,徐饶还没有来得及欣赏这酒吧的模样就被带进了后台,在后天几个男人正热火朝天的打着牌,一个个面红耳赤的模样,这个刚刚威风凛凛的汉子表情突然变成媚笑,轻轻碰了碰一个在这种时候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在中年男人耳边嘀咕几句,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直接扔掉手中的牌走向徐饶。

    面对这个表情狰狞胸口纹着一条黑虎的汉子,徐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个汉子每走向徐饶一步,徐饶所感觉到的压迫感就越强,在徐饶心中,这是比那个郭叔恐怖一百倍的人物。

    “你就是徐饶?”王虎上上下下打量着一身地摊货弯着腰杆的徐饶说着。

    徐饶点了点头。

    “你真的认识郭哥?”王虎满脸的怀疑。

    徐饶有一丝慌乱的点了点头,在王虎嘴中说出郭哥这两个字,对徐饶来说格外的有违和感。

    王虎微眯着眼,似乎在确定着什么,突然脸上出现了一个豪爽的笑容,拍了拍徐饶瘦弱的肩膀道:“以后每天下午五点来上班,早晨四点下班,工资一天二百,不算多,也不算少。”

    “我需要干...干什么?”徐饶受宠若惊的说着。

    王虎一阵笑,那些放下手中牌身穿保安服的男人们也一阵大笑,看着这雏鸟到不能在雏鸟的徐饶,就像是看着某黄花大闺女一般。

    “当保安,不过什么都不需要你做,因为这附近没有人敢来这场子闹事。”王虎像是看着幼稚小朋友一般说着,冲刚刚把徐饶领进来的汉子道:“小六,拉着这位小兄弟挑一身保安服,以后这小子就交给你带了,要是给我弄出差错来,老子亲自收拾你。”

    刚刚在徐饶面前作威作福的汉子此刻温顺的像是一只猫一般,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再次看向徐饶虽然有些不甘,但脸上已经多了几丝柔和神色。

    再次被这个被称作小六的汉子领出后台,徐饶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在曾经他的人生之中,王虎这种人物,是他这种斗升小民连张望都不敢张望的存在,没想到现在可以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小兄弟,刚刚不好意思了,我也不知道你真是虎哥的朋友,你也知道,这种地儿找麻烦的人忒多。”小六挠着头一脸歉意说着。

    徐饶笑着说了句没事,其实换做他是小六,也会觉得自己这号人可疑,小六所过意不去的东西,也是徐饶最无所谓的东西,因为被无数次的戳脊梁被白眼,徐饶有了这项差不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能力,即便是现在整个世界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徐饶都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就是他用二十年学来的能力,虽然对大多数人来说,并没有太多的用武之地。

    小六仍然一脸的过意不去,更多的是害怕徐饶会给他穿小鞋,毕竟徐饶也算的上是个关系户,想着以后怎么巴结巴结这个徐饶。轻车熟路的领着徐饶来到酒吧三楼,在一个房间中找出最小的一套保安服,但等徐饶穿上后,仍然显的有些松松垮垮,也不知道这样的保安到底有什么威慑力,但现实总是如此,小人物的生活,只不过是大人物口中不经意的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艰难,还是悲哀。

    小六离去再次回酒吧门口站岗,距离营业也只剩下了半个小时,徐饶被孤零零的丢到酒吧一个角落,像是被遗忘了一般,不过徐饶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悲哀,他天生就不适合当主角,随便找了一个小地方坐下,揉着脑袋走马观花着。

    现在徐饶对郭野的看法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虽然脑子算不上灵光,但他可不相信一个无家可归如同流浪汉的家伙能够轻易差遣王虎这种的角色,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是件很抽象的事。

    再想想那个突然出现神仙一般的女人,郭野在徐饶的心中越发神秘起来,徐饶莫名的坚信起来,这个似乎一眼就能看穿接触久而反而让人越发陌生家伙似乎真能够做出让他所想象不到的事情。

    这一个个浮出水面的非正常人物,似乎慢慢的把徐饶慢慢拉入到那个非正常的世界,不过这一切显然都是徐饶想要的。

    八点时分,酒吧正式营业,打扮时髦的红男绿女们一股脑的涌入酒吧,他们抱着各种目的,有着各种背景,鱼龙混杂,却同时沉入这一片纸醉金迷之中。

    徐饶在二楼栏杆找了一处很惬意的地儿,至少一时半会没有人会打扰,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楼下舞池的一切,穿插的服务生,来买醉的浪子,角落里卖着药丸的混子,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像是瞩目万分的纨绔们,似乎唯有自己这个名义上的保安是最多余的。

    这些组成了一个色彩鲜明却无比黑暗的世界,而徐饶或许永远都无法融入到其中,只能远远的看着,或许还能嫉恨几分,别人眼中非正常的家伙。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徐饶有些迷茫,他已经完全熟悉了这种隔离感,甚至徐饶都不想证明什么,只想这样远远的看着,偶尔感叹,偶尔无病*。

    楼下的一片欢声笑语与徐饶的背影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就如同一个缩影一般。

    “咔嚓”相机的声音,正好拍摄下这有些悲凉的一幕。

    徐饶转过头,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梳着齐刘海黑色长裙的女人正抱着挺专业的摄影机看着他,在这家酒吧中,无疑这两人都是另类。

    女人皮肤如同白玉一般,那化着淡妆的容颜甩出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们不知道几条街,身材在修身的黑裙的衬托下若隐若现,虽然穿着白色平底鞋,但足足要比徐饶高上一个头尖,外加那超然的气质,在徐饶的心目中,也只有那位女神仙能够跟眼前这个女人比拟了。

    对于面对普通异性都会脸红的徐饶来说,这种级别的女人,完全就可以用一个眼神来击垮自己了,更别提被这个女人完完全全的注视这,徐饶完全手足无措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傻傻的站着。

    “听某人说你是郭野那家伙介绍来的。”女人放下看似有些沉重的摄像机,淡淡的说着,这如同银铃一般的声音在dj声震耳欲聋的酒吧似乎很有穿透能力,把某人这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徐饶点了点头,脸上有一丝苦涩,似乎现在整个世界都在围着那个名叫郭野的家伙转动着,又或者没有郭野,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这号人物的存在,想到这个,徐饶也只有苦涩。

    女人歪着头打量着徐饶,精致的五官没有掩饰一种叫做失望的东西,像是一个嚷嚷着去动物园的孩子发现这动物园只有一只肥猪一般,这眼神就如同刀子一般割着徐饶的心,让徐饶满脸通红,紧紧握紧着拳头。

    “如果你的自尊远远大于你的能力的话,那你以后有的气要吃了,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看上了你那一点,弱者就在弱者的世界好好待着不就行了,非要头破血流的挤进这个世界才甘心。”这个女人的话远远没有她的尊容那般的赏心悦目,又或者能够给予现在徐饶最大的打击。

    说完后,女人就这样走了,甚至没有留下一个名字,却如实在徐饶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至于这一颗种子到底是人人踩踏过的野草还是一棵通天大树,谁也不会清楚。

    徐饶仍然攥着拳头,满脸僵硬的站着,甚至徐饶有一种呐喊的冲动,尽管自己的呐喊声会全部被酒吧的dj声盖过。所以他仅仅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如同往常一般压抑住自己所有的情绪,如果都能够化悲愤为力量的话,那么徐饶此刻绝对是一个巨人。

    就这样站在二楼这个地方看着眼前这一片纸醉金迷慢慢没落下去,一直到人走楼空,只有寥寥几个表情疲惫的服务员收拾着战场,准备迎接明晚无边无际的战役。

    这一夜除了那个无比扎心的女人,没有人再在意到这个小保安。

    徐饶脱下保安服,换上自己那一身千篇一律的地摊货,在离开酒吧前如愿在王虎手上得到了二百的大洋,一个人奔跑的冲向初升的太阳,他也原本以为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却忘了这到底是会一个怎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