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乎的东西,不一定多么奢华,也不一定多么与众不同,但有些人却愿意为了这些东西不顾一切,甚至不顾生死。有些东西失去了可以失而复得,但是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便再也不会回来,譬如情义。

    回家的路,总是悠远而漫长的,也许离开的时候你从未想过有一天还会回到那个充满了各种回忆的地方,之所以选择离开,也许正是想要逃避一些什么。但是有些东西你是否真的能够逃脱只有你自己知道,也许时间会告诉你答案。有时候即便人可以回得来,但是心早已不再。

    天开始蒙蒙亮了起来,又是新的一天到来,预示着又将发生新的事,就像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一样,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无论好与坏,至少顺着该有的轨迹在发展,变化。

    一伙人伴着透过云层的那丝淡淡的光缓缓走出了丛林,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一前一后的无心和南宫楚。这一路似乎走的太慢,从山林的一端到另一端,竟然过去了一整个黑夜。

    望着尽在眼前的一座座庭院阁楼,龙新月脚下没有丝毫停息,直奔那个熟悉的地方而去,似乎生怕去的晚了。随他一同前去的,有被血刀逼着的无心,还有身后那些全副武装的新月岛手下。目的地,终于到了,阔别了数年的新月岛少主,终于回家了。

    当龙帝看到被绑的无心被龙新月押着走进大院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似乎早已经忘记了昨夜的那场让他彻夜难眠的愤怒,比起杀掉敌人而言,他似乎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儿子是否回心转意。

    “父亲。”龙新月看着端坐在大院正中间的台阶之上的龙帝,恭敬地点了点头说道,借着低头的空隙瞟了一眼整齐的排列在台阶之下的那些新月岛手下,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终于想清楚了?”龙帝上下打量着押着无心的龙新月,缓缓的问道,他希望能够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比什么都重要。

    龙新月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是的,求父亲原谅新月之前所坐的错事,孩儿不该帮着外人对付新月岛,更不该带人杀了对父亲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棋子,否则也不会毁了父亲的称霸中原武林的计划,求父亲责罚。”龙新月说着,深深的低下了头,脸上带着一丝悔恨,表情挣扎。

    龙帝摆了摆手,大声说道:“只要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就好,不枉我培育你那么多年,其他的都不重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注定是我龙家的人,也注定是我将来的继承人!”说着便开始大声的笑了起来,笑得很欣慰,似乎已经真的彻底相信了龙新月。

    “但是孩儿还有一个请求,希望父亲成全。”龙新月突然话锋一转,缓缓的说道,带着一丝期盼的眼神看着龙帝,满脸的认真。

    “说。”龙帝大手一挥,似乎无论龙新月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孩儿希望父亲放他们离开,既然七贤王已死,那就已经成了定居,就算真的杀了所有人又有什么用,如果父亲愿意,孩儿愿意永远陪您在新月岛呆着,就像从前一样。”龙新月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龙帝,诚恳的说道,态度极其认真。

    可是龙帝听了龙新月的话之后,整个人僵在了那里,脸上的笑容也突然凝固,盯着站在院落中的龙新月,又看了看被绑住双手的无心,轻轻的闭上了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看来你还在执迷不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真正错在哪里。”显然,他对龙新月的回答很不满,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没等龙新月继续搭话,一直站在龙帝身边的鬼卞已经开了口,只见他不阴不阳的说道:“少主,你真的太令岛主失望了,岛主最恨的就是自己人忘记本分,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你是新月岛的少主,你怎么能质疑岛主的决策,甚至帮助敌人说话?!”

    这番话说的义正言辞,说进了在场每一个新月岛人的心理,包括已经再一次愤怒的龙帝,他似乎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行事全凭自己的心情。

    “你住口!这里轮不着你来发号施令,真正忘记自己本分的人是你!’龙新月扭头瞪向了龙帝身边的鬼卞,狠狠地说道,他知道鬼卞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鬼卞说这番话是想做什么,可是已经晚了,因为龙帝已经动怒。

    “你住口,“龙帝突然一手指着龙新月,大声地冲着龙新月喊道,脸上写满了失望,接着继续说道:”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替他开脱,那他杀我们的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着他,还带着他去龙冢杀人,难道你忘了那里是我们列祖列宗的祠堂吗?!”龙帝越说越愤怒,脸色憋成了通红,就像是脑后那一头因为愤怒而一根根蓬松的赤发一样。

    “那您呢?竟然将一个外人藏在龙家的祠堂之中?您不觉得这也是对列祖列宗不敬吗?我只是在清理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人,是您先犯了忌讳,我是在帮您洗清身上的罪孽!您走的太远了,该清醒了,父亲,不然您早晚会走火入魔,到时候您一定会后悔的!”龙新月丝毫没有退让,大声的看着龙帝说道,这是他以前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今天终于全都说了出来。

    “少主!请注意你说的话,您好像真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莫非你押他而来就是为了帮他对付我们吗?!属下提醒少主,此人凶险,莫要被他蒙蔽了双眼!“还没等龙帝说话,一旁的鬼卞再一次插嘴说道,似乎生怕现场的气氛不够激烈。

    “被蒙蔽双眼的人是你们,不是我,看来我今天就不该来,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龙新月摇着头说道,拿开了顶在无心脖颈之上的血刀,随手一挥,轻松的将绑在无心手上的绳索斩断,然后伸手将血刀递给了无心,没有任何犹豫。

    龙帝看着被龙新月解绑的无心,眯了眯眼睛,似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盯着龙新月看了良久,然后瞪着无心说道:‘你到底给他喝了什么**汤,让他宁愿背弃新月岛,背叛我?“说话间,脸上露出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失落,然后是失望。虽然他之前已经公开申明过,龙新月不再是新月岛的一份子,也不再是他的儿子,但是龙新月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错了,不是我改变了他什么,而是他自己明白了是非,也明白了对错,他比你活得真实,活得洒脱,在这一点上,你不如他。”无心接过了龙新月递给自己的血刀,甩了甩被长时间捆绑的手腕,带着一丝冷笑说道。

    龙帝听了无心的话,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看着无心,沉声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主动送上门来?难道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无心嘴角抽动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不管你能不能杀得了我,我都必须要来,我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一条离开的路,几具需要跟我回家的尸骨。”他原本来这里就是为了追杀七贤王,并不想多生事端,从始至终他都没想过要杀新月岛的任何人,但是世事无常,人总是会迫不得已做一些被迫的选择。

    听了无心的话,龙帝忍不住笑了,笑得有点得意,有点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