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百零五章 掘地三尺
    当一个人试图藏起来的时候,是很难找到的,因为他已经权衡过所有可能被你发现的角落,一旦躲起来,那一定是躲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而当所有人都帮着这个人藏起来的时候,你不需要再费尽心机的寻找了,因为他已经暴露,找到那些帮他躲藏的人,相当于找到了他,这叫不攻自破。

    看着逐渐清醒的影子众人,无心暗松了一口气,辛亏敌人没有在影子众人昏迷的时候趁机下杀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吧,在劫走如意和南宫楚之后敌人便迅速离开了这里。无心是不会把这当作是敌人关键时刻的良心发现的,因为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光是看龙帝对龙新月的态度知道不可能。

    想到这里,无心转身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龙新月,表情认真,但却没有说话,那么静静的看着,像是在等待着某种答复。

    龙新月看到无心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想做什么去做吧,不用征求我的意见,我已经不是新月岛的人了,已经是这里的敌人。”他已经看出了无心眼神所包含的意思,知道无心要有所动作了。

    “我不会强求你跟我一切去,你可以退出。”无心看着龙新月,认真的说道。他知道,此刻的龙新月内心一定很挣扎,说是和新月岛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怎么可能,毕竟这里是他长大的地方,毕竟龙帝是他的亲生父亲。原本他没打算跟新月岛为敌,因为龙新月是他仅有的几个知己朋友,但是此时敌人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他已经忍无可忍。

    龙新月却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不是新月岛的人,但还是你无心的朋友,如意和南宫兄也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他说的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无心看着一脸认真的龙新月,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已经说了自己所有该说的,既然龙新月执意要加入,那他当然不会拒绝,他唯一能做的,是希望新月岛能放了如意和南宫楚,并且交出穷途末路的七贤王,否则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血洗新月岛。

    新月岛的夜,似乎外面的世界来的更早,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再一次降临。也许是因为空那片遮天蔽日的乌云的缘故,让这里总是沉浸在黑暗之,让白天在弹指一挥间便消失不见,重新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离三天的最后期限已经只剩下一天了,眼看着龙帝即将实现他之前的承诺,但是未必会有人真的坐以待毙,等着时间一点点消磨。今夜,注定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到底最终谁能笑到最后,也许很快会揭晓。

    天很黑,黑得没有一丝亮光,除了远处隐隐闪现的几丝烛光,在没有其他。整个新月岛听起来很安静,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连屋脊之间跳跃的那十几条黑影,竟然也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仿佛与这无边的黑夜融为了一体。

    小巷,各宅院门口,四处分散着行走的巡逻队伍和守卫,竟然没有一个人拿着火把或者灯笼,似乎他们早已习惯了这里的黑暗,练了一双火眼金睛,似乎闭着眼能将整座岛屿来回走俩遍。但是他们没有发现的是,有人正在他们的头顶之来去自如,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许他们不知道,灯火有时候不是为了照亮自己,而是为了照亮别人。

    无心紧紧跟随在跳跃的龙新月身后,不时地看着脚下经过的巡逻队和守卫,不敢丝毫大意。他不是担心被下面的人发现,而是担心跟丢了龙新月。他惊讶于龙新月竟然能在如此漆黑的夜里如此来去自如,这除了需要非常熟悉这里之外,还要有非常好的眼力,否则早被下面的人发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无心发觉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要不是跟着龙新月,估计他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众人已经随着龙新月的脚步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座在新月岛相对较深处的一间院落之外,隐藏在了屋脊之的阴暗之。

    看着这座漆黑的院落,无心静耳聆听,发现除了徐徐的晚风之外什么都听不到,这里似乎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人。没等他询问,突然发现龙新月竟然纵身跃了下去,愣了一下,随即也跟着跃进了院。

    院里很黑,似乎在面看起来还要黑,根本看不到屋的情况,也听不到任何人的存在。随着无心和龙新月的跃下,一半的影子成员也都跟着跳进了院子,私下分散到各处的屋檐之下,压低了身子隐藏了起来,其他人留在屋脊之作为接应,以防遇到不测。

    无心疑惑的看了看笃定的龙新月,犹豫了一下,然后大手一挥。只见七八名影子成员在无心的示意之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各个房间的窗沿之滑了进去,像是泥鳅一般,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可是很快,七八名影子成员便从房间之返回,并且纷纷摇头,示意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看来他们又一次扑了空。这已经是他们找到的第七个地方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这样奔走了多久,总之龙新月已经带他们找遍了任何七贤王可能藏身的地方。

    看到几名影子成员再一次无功而返,龙新月无奈的看向了无心,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已经想破了脑袋,想过了所有七贤王可能藏身的地方,可是找过之后却统统一无所获。此刻他似乎才突然明白了过来,既然新月岛有心隐藏七贤王,怎么可能藏在让他这个新月岛曾经的少主能够猜到的地方呢。

    “看来他们从一开始算准了你会在暗帮助我,所以他们把七贤王藏在了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或者你最不可能怀疑的地方。”无心看着龙新月,淡淡的说道。他觉得已经没有继续寻找下去的必要了,找一个故意躲起来的人,谈何容易,而且你还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在随时变换着地方。

    “什么人?!”

    正在这时,龙新月还没来得及搭话,听到一声厉喝从一处房间的门口传来,一下子惊醒了在场了所有的人,也惊醒了大门外的守卫和屋子里正在熟睡的人。原来屋子里虽然没有七贤王,但是却睡满了新月岛的人。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人入侵了,一时间叫嚣之声不绝于耳。

    龙新月尴尬的看向了无心,摊开了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这里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改变,他都不知道这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下人们的住所,怪不得找了一晚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看样子刚才的那些地方很可能已经不再是他离开之前的样子。

    无心并没有责怪龙新月什么,反而灵机一动,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然后看着那些不断从大门外和房间出现的人群,淡淡的说道:“既然他想躲,那让他躲着,我要逼新月岛把人交出来,看他们能坚持多久!”

    龙新月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有明白无心话的意思,原本想要发问,可是他很快明白了,因为无心已经再一次挥手。但是这一次挥手不是侦察,而是杀人。虽然他并没有明确指示要杀谁,但是冷酷如影子,一旦动手,难免有人遭殃。

    随着无心大手一挥之间,七八名影子成员二话没说,直接冲向了从屋子慌乱的冲出来的人群。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在新月岛如此放肆,也许是因为这些人还沉浸在睡梦之,只一个照面便有几个人瞬间倒了下去,还没有来得及看得清是谁。尤其是那个刚才厉声发问的那人,他是第一个遭殃的,只见一名影子成员一拳便击碎了他的咽喉,再没有喊出一个字。

    随着战火的拉开,原本隐藏在屋脊之的其他影子成员也在冷的带领下跃进了院,迎向了那些从大门口冲进来的人群,像是一只只饿极了的狼,恨不得将所有敌人瞬间撕得粉碎。之前被新月草迷倒以至于让如意和南宫楚被劫走的事已经让他们颜面尽失,早怀恨在心,此时正式一雪前耻的最佳机会。

    很快,便有更多人倒了下去,也许是发生的太过突然,也许是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在新月岛大开杀戒,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影子一个个击倒,死的死伤的伤。

    龙新月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呆立当场,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幕,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胆大包天,也从来没有外人来到过岛,如果换做以前,他根本不相信会有人敢在新月岛杀人。

    看到这里,龙新月忍不住看向了一旁的无心,这才明白自己之前警告龙帝的那句话并没有添油加醋,新月岛这次确实是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不顾一切的人。

    无心看着一个个倒下的新月岛手下,眼神平静,没有激动,没有不忍,平静的不像是在亲眼目睹着一场惨烈的杀戮,似乎这一切对于他来说还远远不够,因为新月岛犯了他的大忌,那是伤害了他身边的人,这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不可原谅的。

    所有人,所有事,终有一日都将为所做的,所发生的付出代价。唯一不同的,也许只是时间早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