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三百零二章 嗜血破晓
    世间的事,虽然并不是非黑即白,分得清清楚楚,但每件事都注定拥有自己特有的定律,一旦看破,始末便知。有时候费尽心机的你追我赶,倒不如直截了当来的痛快,至少少走了许多弯路,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虽然有时候后果可能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天边似乎已经开始变得明亮,这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但是未必会有新的希望,有些时候,希望是靠自己争取的,甚至需要从别人的手夺取。等待,并不是一个期待明天的人该有的作为。

    厮杀还在继续着,但是随着无心的加入,战况已经明显发生了改变,血影开始招架不住,频频后退。不是他们不堪一击,而是因为发自心底的那丝恐惧,因为他们看到了什么是血刀无心,看到了什么叫做修罗地狱。

    也许是血影的主动门惹怒了无心,也许是因为新月岛对敌人的纵容以及那丝被玩弄的感觉,总之此时的无心似乎已经被彻底激怒,手底下没有留一丝余地,见人便杀,而且杀得不只是人,还有魂。在血刀之下,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随着无心的返回,南宫楚也加入了战团,十五个人,看起来却像是几十人,百人,直接将血影杀得节节败退,丢盔弃甲。不知道命令他们来此的人有没有告诉他们可能会遇到的结果,也许现在他们已经明白,天下之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杀得了的,如果你不明白这个道理,那离死不远了。

    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哀嚎,鲜血满地,尸体满地,此情此景,似乎为原本阴森的新月岛更增添了一份血腥的邪恶,犹如十八层地狱般让人绝望,至少对今晚这些杀手来说是的。也许他们已经后悔闯入这座小院,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当他们进入这座小院那一刻起,注定无法轻易离开。

    在离这座小院不远处的一个树巅之,一个漆黑的身影隐藏在枝叶之间,正在看着不远处发生的那一场胜负已经明显的厮杀,脸色凝重,微微皱着眉头。目光随着不是闪现的那道耀眼的红光不停移动,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似乎是觉得胜负已经没有什么变数,稍作停留之后这条黑影便一闪身从树巅之一跃而下,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来无影去无踪。

    小院之,随着最后的一名杀手的倒下,一场厮杀宣告结束。数十名敌人,没有一个活着离开这里,也许到死的那一刻他们都还记得来时心的那个杀光这里所有人的命令,可是结局却充满了粉刺,非但一个人都没有杀掉,他们反而全都永远留在了这里。

    无心看着面前血流成河的小院,看着遍地的敌人尸体,眼睛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满地的血水倒影,总之现在的血刀无心是不可靠近的,是人都能感觉到他身的那一丝并未散去的杀气,还有那把带血的血刀之渐渐散发的那一丝冰冷刺骨的寒意。

    “都没事吧?”无心巡视了一下南宫楚和影子众人,关切的问道,虽然他很愤怒,但是并没有忘记关系身边人的安危,只是看着这些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心的那丝愤怒更加的难以抑制。因为此时的南宫楚和影子众人,身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他们自己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南宫楚和影子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似乎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早被我们剿灭了吗?”这时候,南宫楚走到了无心的身边,看着满地的那些熟悉的敌人,疑惑的问道。身站满了鲜血,听起来有些气喘吁吁,看来这一战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

    无心眯了眯眼睛,冷冷的说道:“当然是跟着他们的主子来的,红羽在江湖不是一天俩天了,想要斩尽杀绝谈何容易,一定会有漏之鱼。”说着缓缓将手的血刀归入了鞘,刀虽入鞘,但是杀气并未散去,反而似乎刚才更加的强烈。

    “看来七贤王真的在这岛,而且还不是孤身一人,也许这是早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只是连他也没想到会用到这个计划,不然他一定会留一些实力更高的爪牙。”南宫楚冷哼了一声说道。

    听着南宫楚看似玩笑的一句话,无心不禁愣了一下,眉头瞬间紧皱。南宫楚的话提醒了他,如果这真的是七贤王早安排好的计划,那么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且龙帝也不可莪能真的让他们找到七贤王,否则也不会纵容七贤王在自己的地盘随意杀人了,而且这些人还有自己唯一的儿子。

    想到这里,无心不再犹豫,转身向外走去,眼神冰冷,他觉得自己是该改变一下方式了,不能任凭敌人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你要去哪儿?”看到无心要走,如意连忙从门口冲了出来,大声问道,她不知道无心要去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一定很危险。

    无心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冲到自己近前的如意,淡淡的说道:“去寻找一个真相,等我回来,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离开这个院子。”说着看向了一旁的南宫楚和冷,认真的说道:“你们留在这里,守住这座小院,提防敌人再一次来犯,还要提防新月岛的人,从现在开始,不许任何人踏入这座小院,违者杀无赦。”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新月岛是不是已经和七贤王串通一气,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非朋友,不得不防。

    南宫楚和冷听了,本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无心那丝不容置疑的眼神,欲言又止,各自点了点头,表示答应。

    紧接着,不等如意搭话,无心便转身继续向外走去,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拦,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我跟你一起去。”说话的人不是如意,也不是南宫楚和冷,而是龙新月,似乎他已经猜到了无心要去哪儿,去做什么。

    无心再一次停下了脚步,但这一次却没有回头,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本来跟你没有关系,我不想你陷得太深,更不想你和他真的刀剑相向,因为我不想你将来的某一天后悔。”他知道说话的是谁,也知道那句话背后所表达的意思,如果今天龙新月真的跟着自己去了,那他和自己的父亲之间真的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彻底决裂。

    龙新月看着无心的背影,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真的还有别的选择吗?他已经不在乎我的生死了不是吗?否则也不会派那些杀手来了,说是给我三天期限,其实只不过是让他杀我的时候更加心安理得一些罢了。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好保留的了,也是该结束这一切了。”

    说这话的时候,龙新月的眼神闪过一丝挣扎,虽然事实已成定居,但是最终做出这个决定是需要勇气的,到底要背负什么,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

    无心迟疑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算真的如他自己料想的那样,新月岛原本是和七贤王是一丘之貉,他也不会怪龙新月,因为这些事跟龙新月无关,冤有头债有主,他从不会牵连他人。

    远处的天边,一丝耀眼的亮光已经冲破了漫天的乌云照射了进来,照亮了新月岛,虽然微弱,但是已经足够驱散充斥在空气的那一丝邪恶之气。新月岛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黎明的曙光了,到底有多久已经记不清了。

    一座高大,宽敞的院落,一个须发皆为赤红色,身穿一身赤色红袍的年人站在院,透过敞开的大门,看着远方那一丝淡淡的曙光,眯着眼睛,似乎有些刺眼,脸带着一丝惊讶。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新月岛岛主,龙帝。

    “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这样的清晨了,记不清了,看来新月岛确实要变天了。”龙帝冷笑着说道,随即冷哼了一声,看向了打开的大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出现,好像已经知道了会有找门来。

    “岛主,看来我们掌握的消息确实没错,那个病怏怏的少年果然不是一般人,尤其是那把见血封喉的刀,似乎带有灵性,已经快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这时候,站在龙帝身后的鬼卞缓缓的说道,脸色有些凝重,他是那个昨晚隐藏在暗亲眼目睹小院那场厮杀的那个黑影,也亲眼目睹了血刀无心的威力。

    龙帝撇了撇嘴,似乎并不以为然,缓缓的说道:“能凭一己之力将整个江湖搅得血雨腥风,没有一点实力怎么可能办到,一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也仅此而已,别忘了这里是新月岛,不是他们所谓的江湖,在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为所欲为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那少主……”鬼卞偷瞄了一眼龙帝,轻声问道,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听到鬼卞的话,龙帝愣了一下,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