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过去的伤疤
    每个人都有过去,或xìngyùn,或狼狈,或开心,或难过,不论经历过什么,那都是每个人曾经拥有的东西,即便那些经历并不是心甘情愿,但总归是属于一个人独有的记忆。可是并不是所有的过去,所有的记忆都是值得保留的,人们更愿意选择忘记,因为那已经不再是个人拥有的曾经,而是一种伤疤,一揭开便痛入骨髓的伤疤。

    晚风中的新月岛看起来更加的凄凉,尤其是屋檐下那个孤独的身影,还有那一丝飘散在晚风中的悲伤。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新月,从早上回来之后他就一直站在这里,没有离开,似乎心事很重,重到似乎挪不动步子。

    “如果需要说点什么,我可以做一个只听不说的聆听者。”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龙新月的身边,缓缓地并肩而立,淡淡的说道。这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龙新月扭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无心,苦笑了一下,摇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表情有些挣扎。

    “对不起。”看到龙新月没有说话,无心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显得有些突然。

    龙新月似乎被无心的一句道歉弄得有点惊讶,因为他不记得无心哪里有愧于。想了一下,似乎突然明白了过来,知道了无心所说之事。于是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如果当我是朋友,千万不要跟我说这些,有些事并不是因你而起,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不怪你。”

    “所以我更要说,如果不是这次你陪我回来,可能你和他之间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水火不容,也不会将你置于如此俩难的境地。”无心淡淡的说道。

    他知道龙新月心里的痛,就像他曾经经历的那些,那些在亡灵涧经历的那些日子,还有他和诸葛云清之间的纠葛,他知道那种无奈,那种内心的挣扎。虽然龙新月并不怪他,但是他不能当作什么都看不到。

    “从我决定重新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面对这一切的准备,我想,也是该到了了结这一切的时候了。”龙新月眯了眯眼睛说道,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悲伤不再,但却增添了一丝更加深沉的悲怆。

    “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会支持,别忘了你还与我们这些朋友。”无心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同时他也想到了诸葛云清,心想这里的事了了之后也是该跟诸葛云清了结了,是时候做一个决定了。

    龙新月点了点头,心中有意思暖意,无心的话让他很感激,也许这就是朋友的意义所在,就像无心之前在没来新月岛之前从来没有问过他所有过去的事,对于这一点,他很感谢无心,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追随在无心身边的原因,也愿意为了无心重新回到这个只有悲痛过去的地方。

    “想说的时候,随时来找我。”无心淡淡的说了一句,他已经说了自己所有能说的,该说的,现在是时候离开了,现在的龙新月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看到无心要走,龙新月皱了皱眉头,突然开口说道:“其实这一切全都源自于我的母亲……”随着话音,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挣扎的表情。

    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无心听到龙新月的话,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了身,返回到龙新月的身边,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他只是希望自己做一个倾听者,希望以此来将龙新月心中的那丝压抑释放。

    龙新月长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眉头,缓缓的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原本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我的母亲有健在,我们一家人过的很好,他们的感情也很好。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突然发现他开始修炼邪功,而且是需要死人来修炼的邪功。从那之后新月岛就没有再太平过,不断有人被杀,所有人都沉浸在无限的恐慌之中。后来母亲知道了这一切,也知道了那些人是他所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龙新月脸上痛苦的表情更加的明显,整张脸似乎都已经扭曲了起来,牙齿不由得紧紧咬了起来。然后接着说道:“母亲劝过他,可是他好像中了邪一样,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甚至还威胁母亲要杀了母亲。母亲看他已经无药可救,便不再劝诫,可是却从此卧病在床,最后郁郁而终,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去探望我母亲几次,好像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个失了心智,六亲不认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龙新月眼睛里的不再是悲伤和挣扎,而是怨恨,满满的怨恨,双眼通红,似乎母亲临死前的样子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只见他用力的咬了咬牙,继续说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暗暗发誓,我要打败他,以他的方式打败他。所以母亲去世之后他就让鬼卞来训练我,交给我所有shārén的本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长大,我发现这一切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无论我怎么强壮成冷酷无情的shāshǒu,我发现那都不是我自己,我会感到愧疚,厌恶,甚至开始越来越恨他,所以我离开了这里,违背了当初我立下的誓言。因为我突然明白,就算我真的击败了他,那又如何?母亲不可能再重新活过来,而他也已经回不了头。”

    说到这里,龙新月竟然默默的流下了眼泪,也许是想到了自己母亲,也许是因为绝望,因为他知道,过去就是过去,永远都无法重新开始,怎么样也回不去了。

    无心静静的听着龙新月听完,心中不禁有点震惊,没想到龙新月竟然经历过那么多事,也似乎理解了他们父子之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你的母亲泉下有知,肯定也不希望你跟他一样,你的离开是对的。”无心淡淡的说道,他知道龙新月不是那样的人,从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已经确定。

    龙新月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所以在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也曾立下过誓言,此生要做一个好人,为了自己那十几年赎罪,也为了母亲。这次的誓言,我将忠守一生!”

    无心笑了,笑着点了点头,他很高兴,因为他看到了之前的那个龙新月又回来了,不再那般悲痛,沉浸在痛苦之中,而是重新焕发了jīqíng。

    龙新月看了看无心,重重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谢谢。”他说的很认真,很诚恳。当他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一股脑说出来的时候,发现心里面突然豁然开朗,舒服多了。

    无心却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我之间不需要说谢谢。”他不觉得他做了什么,说白了只是做了一个称职的聆听着罢了。

    龙新月勉强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但却比之前好了许多,不再有那么多无奈。然后见他肯定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到七贤王并且杀了他,就算真的死在这座岛上。”这是一个朋友给另一个朋友的承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做到的承诺。

    “我也答应你,我们几个人来,就要几个人离开,就算找不到七贤王,我也会带你们所有人离开,如果谁想杀你,他得先杀了我。”无心肯定的说道。这同样是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的承诺,至死不渝的承诺。

    “还有我。”

    “还有我。”

    随着俩声话音,又有俩个人呢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站到了无心和龙新月的身边,眼神坚定。这俩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楚和如意。也许他们听到了无心和龙新月刚才的谈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全都听到,但至少他们都对彼此许下了承诺,不管发生什么。不管结局如何,他们都会同进同退,生死不离。

    正在这时,随着一声轻微口哨声,小院周围的院墙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黑影,分别出现在了小院周围各个角落的墙头。十三名身穿黑衣,手拿黑色长刀的身影,正式冷所带领的影子成员。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一时之间,众人的心中顿时jīqíng澎湃,一股无名的力量充斥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十七个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团结过,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力量。唯独龙新月的脸色有些尴尬,因为他好像突然觉得所有人都听到了自己刚才的那些话,可是明明他只是告诉了无心一个。

    也许,真正的朋友之间原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吧,一个神情,一个眼神就足矣。

    一段以“对不起”开始,又由“谢谢”结束的对话,却前所未有的将众人的心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也许真的像大家心中所猜想的那样,新月岛之行注定要经历比之前更惨烈的杀戮,也许注定要有人流血,但是这一刻,他们是一体的,是不可战胜的。

    朋友,简单却重于泰山的俩个字眼,包含了太多东西,得一便可此生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