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龙帝之怒
    爱之深,恨之切。似乎爱的越深的人恨起地方的时候会比常人更加的歇斯底里,更加的刻骨铭心,虽然有时候有些人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爱,也许从一开始就害怕失去,所以只是静静的隐藏在自己的心底深处。不是所有的爱都是亘古不变的,也不是所有的恨都是血海深仇的。

    龙帝听了龙新月的话,紧紧地咬着自己的牙关,双拳紧握,愤怒的眼神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对自己的儿子有如此无法抑制的愤怒,也许是他从一开始就对这个唯一的儿子抱了太多的幻想,原以为是自己最得力的继承人,可是没想到却已经到了如今这样争锋相对的局面。

    “想要什么你就自己去争!去抢!不要一伸手就跟别人要,既然你已经决定与新月岛的一切断绝关系,那就应该学会自食其力,你已经不再是我龙帝的儿子,我帮不了你!”龙帝怒睁着自己的双眼,沉声说道。

    龙新月听了龙帝的话,脸色憋成了通红一片,咬了咬牙,正要答话,却被一旁的无心拽了拽衣袖,不由得扭头瞪向了无心,情绪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无心没有理会龙新月那双似要吃人的眼睛,向前迈了一步,抱了抱拳,对着龙帝恭敬的说道:“前辈,在下是龙新月的朋友,事实上要跟前辈要人的是在下,望前辈息怒,不要怪罪于他。”

    他从没有见过龙新月这么失控过,看起来比自己当初失去父母的时候还要失控,他不想看到事态进一步发展下去,原本他就对龙新月抱有歉意,更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而让龙新月彻底与龙帝决裂,那不是他想看到的,因为他知道失去亲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你是谁?!”龙帝冷冷的看着半路杀出来的无心,冷冷的问道,眼神之中杀机陡现!

    无心再次抱了抱拳,缓缓的说道:“在下无心,是龙新月的朋友,冒昧来到贵地,还望前辈恕罪。“血刀无心什么时候在别rén miàn前如此低声下气过,就算是当初面对万人之上的皇上的时候也不过如此。

    他之所以这样,只是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化解龙帝心中的那股无处发泄的怒火,因为他看的出来,龙帝和龙新月二人都没有在开玩笑,他们是认真的。

    龙帝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心,尤其是在无心背在身后的那把血刀之上刻意停留了一下目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冷冷的说道:“擅闯新月岛已是死罪,要不是看在他的份上,没等上岛之前你就已经沉入大海成了孤魂野鬼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话?!我奉劝你趁早离开,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此时的龙帝,似乎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谁碰谁遭殃,可见他心中的怒火之甚。

    听到龙帝的话,还没等无心答话,突然一道黑影闪电般从山顶的树丛之中闪电般冲了出来,随着一声龙吟之声响起,一把漆黑的长刀已经对准了龙帝当头劈下!速度极快!是冷!

    “住手!“看到突然动手的冷,无心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出言制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有一道黑影已经闪电般冲出,由下而上,迎向了冷的长刀!是一直跪在地上的鬼卞!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紧接着便看到冷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了出去,在空中翻转了一个跟头才踉跄着落地,忍不住倒退了数步!冷竟然败了!败得没有任何征兆,但却彻底。

    而此时的鬼卞已经回到了龙帝的身边,冷冷的看着无心等人,眼神中杀气凝重,似乎就等着一声令下。而那些原本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此时也已经站了起来,将无心等人围了起来,包括龙新月在内,也许这些人原本就是鬼卞调来对付无心等人的。

    无心眯着眼睛,看着站在龙帝身边的鬼卞,眼神中一丝惊讶一闪而过。他看的很清楚,刚才鬼卞接下冷的那一刀用的是拳头,而且只用了一拳就将冷击败,这简直不可思议。连简单的一个护法都如此身手高强,那刚刚闭关出来的龙帝到底有多恐怖?无心不知道,也不敢想,但是他感觉到了背上的血刀在颤抖,它在兴奋。

    “管好你的人,还有剩下的那些只会躲在暗处的鼠辈,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杀了你们所有人!“龙帝扫了一眼周围的山林,然后看着无心说道。看来他已经觉察到了隐藏在暗中剩余的影子,又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

    “想动他们,你先杀了我!“龙新月瞪着通红的双眼,毫不退让的说道。似乎在他们父子之间,已经只能用杀与被杀来化解心中的裂痕,那种痛是无奈又绝望的,可能永远没办法化解。伤的最深的人,往往就是自己曾经最亲的人。

    听了龙新月的话,龙帝脸色一沉,正打算直接向龙新月冲过来,幸好被旁边的鬼卞拉了一把,动作停了下来。

    只见龙帝扭头瞪向了拉住自己的鬼卞,看到鬼卞向自己摇了摇头,这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这才收住了想要冲向龙新月的冲动,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冷冷的看着龙新月说道:“好!没想到你现在翅膀硬了,竟然为了外人跟新月岛对抗,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三天之内能在岛上找得到你要找的人,我就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但是如果在岛上找不到你要找的人,我会亲手杀了你!”话音未落,已经转身离开。

    随着龙帝的离开,剩下的黑衣人也在鬼卞的带领之下相继离开,看样子这些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对付龙新月和无心等人,也许鬼卞已经提前算到,今天一定会发生一些什么,所以特地安排了人在这里。

    临走的时候,鬼卞还特地转头看了龙新月一眼,并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达着什么,也许是在暗示龙新月不要做的太过,刚才要不是他,可能龙帝真的就对龙新月动手了。

    可是龙新月并没有买账,更不会将刚才鬼卞的阻拦当作是一份人情,因为他了解鬼卞的为人,也了解他的心机,那只不过是鬼卞在自保罢了。因为鬼卞知道,如果龙帝真的杀了自己的儿子,假如有一天突然后悔了,那鬼卞必定遭殃,因为他当时没有阻拦。所以,龙新月并不是傻子。

    一眨眼之间,现场就只剩下了龙新月和无心几人,也许众人都还没有从刚才的事件之中回过神来,对于龙新月和他父亲如此糟糕的关系,众人显然有一些措手不及,这并不象龙新月说的,只是因为他不喜欢这里的人的冷酷无情,滥杀无辜,一定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看着整个人低着头沉浸在悲痛之中的龙新月,众人谁都没敢上前搭话,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父子只见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纠葛,生怕说错话刺激到龙新月。

    无心缓缓的走到了一旁的冷的身边,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问道:“怎么样?”刚才的那次交手,冷几乎没有招架之力,包括冷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意外。

    冷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没事,但是那个人很强,而且并没有使出全力。”说话间,眉宇之间显出一丝凝重,虽然他还没有试出鬼卞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是他可以感觉得到,鬼卞并没有使出全力,这再次证明了鬼卞的不简单,新月岛的不简单。

    无心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因为刚才他自己亲眼目睹了那一次交手,已经看出了鬼卞那深不可测的实力,现在他担心的不是鬼卞,而是身为鬼卞主子的龙帝,新月岛岛主,他的实力是不是更加的不可思议。

    看来,这一次新月岛之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虽然他们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还有太多东西是意料之外的。

    短暂的停留之后,众人又结伴向昨天休息的那处小院返回,一路上大家谁都没有说话,似乎都沉浸在一中凝重的气氛之中,每个人能心中都明白,接下来这三天没那么好过。

    回到住处之后,大家各自暂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也许每个人对于三天之内找到七贤王这件事并没有多大的信心,大家想的更多的是三天之后怎么应对龙帝和新月岛的人,怎么应对龙帝刚才离开之时所说的那句话。

    无心将冷送回了自己的房间,打算为冷查看一下伤势,并叮嘱剩余潜在小院周围的影子成员,没有自己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有什么事及时向自己禀报。

    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有龙新月一个人站在小院之中的一处屋檐下,看着天空中朦胧的那一丝阳光,眉头紧皱,在这新月岛上,似乎从他记事开始就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太阳,无论春夏秋冬,所有的阳光似乎都被那层厚厚的乌云隔开,让原本就冰冷的新月岛更加的挣扎。

    恍惚之间,似乎回想起了很多过去的往事,那些童年,那些原本尘封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