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征途
    一个人的成长,注定要经过很多的磨练,至于最终能够成为什么人,主要看你一直在追寻的是什么,还有这一路之经历过什么。 很多时候,人并不能选择路,而是路在选择人,但是最重要的是你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将这一段路走完。人不能选择出生,但却可以选择结局,路很遥远,喜忧参半。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早早的便收拾妥当,打算在龙新月的带领之下继续向新月岛进发。既然七贤王很可能已经知道无心追了来,那留给他们的时间更少了,必须赶在七贤王立足未稳之时彻底铲除,否则后果不可想象。

    可是还没等众人打算离开,他们所住的客栈便被一伙人围得水泄不通,因为这里昨夜死了人,而且杀人的还是外来的,这个消息已经很快传遍了整个小镇,所以天没亮有人将这里围了起来,似乎是想要讨个说法。

    当无心被冷叫出房间的时候,也不禁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有一丝惊讶。此刻的客栈之,到处都是人头涌动,客栈外更是聚集了更多的人,将整条街都围得水泄不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龙城做什么?为什么杀人?”那伙人的人群一个看起来是位头目的人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无心,大声的问道,脸带着一丝戒备之色。

    无心扫了周围的人群一眼,淡淡的说道:“只是路过的,马会离开。对于这样的情景,他并不陌生,这样的场面,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次。

    “那为什么杀人?“那人继续问道,似乎对于这里死了俩个人兴趣浓厚。

    “他们好像也并不是你们这里的人,而且是他们先动的手,你应该问他们为什么想杀了我,而不是问我为什么杀人。“无心冷笑了一声说道,他不喜欢对方那副一脸怀疑的神情,很不喜欢。

    “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先动的手,也不管你们是谁,既然人死在了龙城,那跟龙城有了关系,外衣他们的同伴来龙城找我们要人怎么办?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五天之内没有人来这里找麻烦,你们可以离开了。“那人不依不饶的说道,似乎并没有打算此放过无心。

    无心听了对方的话,心隐隐有一丝不满。他觉得对方实在故意刁难,刚要发作,却听到一旁的冷已经开了口。

    只见冷亮了亮手的漆黑长刀,冷冷的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敢这么说话,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冷说着,另一只手已经搭在了刀柄之,眼看着一言不合要动手,他不允许有人当着自己的面如此无视无心的存在。

    在冷打算动手的时候,只见那人大手一挥,紧接着人群开始骚乱,对方的数十人几乎在同时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兵器,一个个群情激奋,似乎已经跃跃欲试。此时那名一直说话的人再一次开口,只见他大声说道:“我说了不管你们是谁,如果你们不乖乖跟我们走,那只能在这里解决了。“说着便”嘡啷“一声拔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把大刀,阴沉着脸,似乎并不像是开玩笑。

    冷当然也不能示弱,张嘴吹响了一声口哨,紧接着便看到十二道黑色的闪电从不同的方向冲进了客栈之,围在了无心的周围,纷纷拔出了手的长刀,等着一声令下。双方很快便对峙在了一起,眼看着要发生一场恶战。

    “那你们认识这个吗?!“正在这时,一声厉喝传来,紧接着便看到一个人推门而出,正是龙新月。只见他的手,此时正拿着一块黑紫的玄铁令牌,面写着俩个字,”新月“,简单而醒目。

    当对方的人群看到那块黑紫的玄铁令牌之后,突然发生了一阵骚动,不由得纷纷向后退了俩步,眼神惊恐,手足无措的看向了那名头目。

    那名头目的脸色此时已经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哆嗦,一言不发的看看令牌,又看看拿着令牌的龙新月,吞了口唾沫,突然双手抱拳,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慌乱的驱使着自己带来的人迅速离开了客栈。原本人满为患的客栈一下子又变得空无一人,连客栈的老板小二都不见了踪影。

    无心看了一眼旁边一脸凝重的龙新月和那块玄铁令牌,皱了皱眉,没有再犹豫,督促众人赶紧路,担心再出现什么意外。如果真的被困在这里十天半个月,到时候别说抓到七贤王,很可能迎接他们的已经是七贤王带领人马杀个回马枪。

    于是,众人带着收拾好的行李,行色匆匆的出了客栈,向着城外大海的方向迅速前行,看起来反倒像是败的那一方。

    俩搜摇曳的小船,出现在了朝阳照射下的海面,海风轻轻的吹着,吹散了一夜的沉寂,也将小船吹响了无边无际的大海深处。其一艘船乘着无心等人,另一艘船则乘着剩下的十二名影子成员,船太小了,十二个人看起来似乎有些拥挤。

    划船的人是冷和另一名影子成员,二人分别驾着俩艘船向着大海深处而去,他们从小生活在东瀛,而东瀛四面环海,所以划船也自然成为了他们必须具备的一项能力。方向是龙新月指挥的,虽然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觉得方向有过改变。

    之所以选择找来俩搜小船,是为了便于隐藏,别没等岸被敌人发现,直接葬生在大海之,喂了海里的鱼。这俩艘毫不起眼的小船,还是龙新月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从小生长在新月岛的他,何时花钱买过船,这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船已经不知道前行了多远,可是前方依旧是一望无际,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除了龙新月和影子,其余的人都是第一次出海,长时间的不踏实感让众人渐渐开始不适应,甚至有了晕眩呕吐的症状。

    “想知道刚才的那伙人是什么人吗?“龙新月这时候突然看着看了看众人,缓缓的开口说道,似乎是觉得众人的忍耐已经到了顶点,希望以此来分散一下众人注意力。

    众人纷纷摇头,但是并没有人搭话,也许胸的翻江倒海已经让他们丧失了开口的能力,除非有人想看到彼此昨夜都吃了些什么。

    “他们是龙城自卫军,说是军,但其实都是生活在龙城的一些本土人组成,因为靠近大海,时常会有海盗出没,所以慢慢的他们出现了,但是他们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消灭海盗,只是为了当海盗入侵的时候能够保护龙城的百姓除了被抢的钱财之外不受伤害,他们并不敢真的与海盗真的交手,只是以此来震慑海盗们拿了钱财走。“说着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脸带着一丝无奈。

    “他们认识你?“南宫楚似乎成功被龙新月说的吊起了胃口,疑惑的问道。

    龙新月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认识,他们只是认识我手的那块令牌而已,因为他们做梦都在怨恨着所有拿着相同令牌的人。“

    “既然这样,那他们为什么还会放你离开?如意这时候也插嘴问道,看来大家都已经被龙新月讲述的有关这片海的故事所吸引。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把拿着令牌的人留下,那很快会有更多拿着令牌的人出现,他们一个都活不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无心这时候也说道,好像他已经知道了有关这里的一切。

    龙新月听了无心的话,无奈的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无心,缓缓地说道:“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逃离这个地方了吧?”眉宇之间充满着无奈和厌恶之情,看样子他早已经厌烦了这里的一切。

    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离开的原因,因为这里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不想滥杀无辜,尤其是当你面对着一群原本已经惊慌失措,绝望的看着你的弱者的时候,还要挥刀而下的那种心情,那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以面对的。

    所以他不喜欢这里,甚至恨这里,恨那些拿着玄铁令牌的人,恨那些随意夺取别人性命的人,但是他却无可奈何,因为他出生在那里,别无选择,唯一能做的,是离开,永远的离开。可是这一次为了帮无心却又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原本他以为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

    无心看着一脸挣扎的龙新月,没有在说话,也不想打听龙新月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i将头拧向了别处,看着随风起舞的海面,思绪良多。他觉得龙新月和自己一样,都是俩个没有过去的人,因为人们看到的有关于他们过去,并不是他们甘心接受的样子。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见如故成至交。

    不是每一条路都能选择,人生有很多路要走,也许在你走到途的时候会突然发现这条路原本并不是你所想象的样子,但已不能回头,唯一能做的,是选择走完这条路的方式,既然不能选择开始,那竭尽所能去影响结局,哪怕一丝一毫。

    前方还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海面,似乎没有尽头,不知道这条路的终点在哪里,但却没办法原路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