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百足之蛇
    仁慈,在偌大的江湖之中是最能要人命的东西,尤其是当你面对你的敌人的时候,稍有恻隐之心就可能将自己至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因为有时候不是你留有余地别人就会感激,反而会招来更疯狂的反击。冤冤相报何时了,那是留给死人说的话。

    “谁派你们来的?”无心冷冷的看着呆立在房间中的两名陌生人,淡淡的问道,声音不慌不忙,不带有一丝情感。

    俩名陌生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似乎都有些迷茫,只见刚才意图用bǐshǒu刺杀无心的那人吞了口唾沫,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该招惹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此放过我们吧,就当我们没有来过,都是跑江湖的,不容易,给个机会。”

    无心没有说话,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看着装神弄鬼的二人,心中不禁有意思狐疑。最开始他猜测这俩个人应该是七贤王知道了自己一路追到了这里,所以暗中派人想要杀了自己,可是看对方惊慌的样子和刚才的一顿胡言乱语,又觉得这二人不像是shāshǒu,更像是跑江湖的三流小人物,出现在这里也许只是为了钱财或者别的什么。

    二人见无心一言不发,犹豫了片刻,,互相看了看对方,哆嗦着一起向门口的方向走去,似乎想要在无心还没打算杀了他们的时候趁早溜走。

    可是二人刚走了俩步,便听到一声短暂但清脆的兵器出鞘的摩擦声,在这暗夜之中听得格外清晰。二人浑身一颤,缓缓地扭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紧接着不由得脸色苍白,大气都不敢喘。

    只见无心浴桶旁边的一把椅子上,立着一把刀,刀鞘已经锈迹斑斑。刚才的那声清脆的兵器出鞘之声就是这把刀发出来的,因为此时刀锋已经被拔出了一截,血红的刀身已经露在外面,一只手紧紧地握在刀柄之上,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拔刀相向。立着的刀是血刀,而拔刀的人当然是无心。

    看到已经拔刀的无心,那俩名陌生人终于不敢再移动分毫,似乎已经看出来血刀出鞘之后的威力,豆大的汗珠不住的从额头流下,更加的手足无措,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

    三个人,站在狭小的房间之中,全都保持了沉默,没有人说话,都在互相看着对方。但是状态却完全不一样,明显占有绝对人数优势的俩名陌生人却比只披着一件斗篷的无心更加的恐惧,也许是因为他们早就听说过那把冒着森森寒气的刀有多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又似乎已经过了很具,至少在俩名陌生人的心中是这样想的,因为他们的全身已经湿透,双腿已经打颤,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一头栽倒。

    “你们走吧。”正在这时,一直冷冷的注视着俩名陌生人的无心突然淡淡的说道,说的很随意,但并不像是开玩笑。

    俩名陌生人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听话的转身向门口走去,其实原本就只有几步之遥而已,但是为这几步之遥他们却好像等了几辈子那么长。

    “帮我给七贤王带句话。”正在俩名陌生人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了无心的声音。

    听到无心这句话之后,俩名原本打算离开的陌生人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也许是因为精神太过紧张,其中一名陌生人竟然真的转过了身,看向了无心,谄笑着看着无心,刚要张嘴说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也就在那名陌生人刚一转身的刹那,一道黑色的身影闪电般袭到,紧接着便看到一片耀眼的血光一闪即逝,然后便看到那俩名呆立在门口的陌生人已经向后倒飞了出去,撞破了门板,摔倒了走廊里。他们的胸前,已经被血刀瞬间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正在向外涌出来。

    无心披着那件黑色斗篷,手中握着带血的血刀,冷冷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俩名陌生人,眼神冰冷。一招,只用了一招,但却看起来可以撕裂一切。

    随着刚才那一声巨响,其他的房间中也很快有人冲了出来,第一个冲出来的当然是冷。当他看到面前发生的这一切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凝重,直接单膝跪在了无心的面前,低头说道:“少主,属下失职,罪该万死,望少主责罚!“言语之间带着浓浓悔意,没想到刚一放松就被人钻了空子。

    这时,南宫楚和如意三人也从各自房间中跑了出来,看到走廊里的俩具尸体,不由得一脸惊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意一溜烟跑到了无心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无心的全身,关切的问道:“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无心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但却忍不住将身上的斗篷用力拽了拽,希望将自己包裹的更严实一点,可是这一幕却被细心的如意发现了。

    只见如意疑惑的皱着眉头说道:“你在藏什么?是不是受伤了?我看看!“说着便伸手想将无心的手拿开,看看无心在掩饰什么。

    一看如意的动作,无心脸色大惊,忍不住向后退了俩步,不住的摇着头,神情有些慌乱。他越这样,如意就越以为他在隐藏什么,紧追不舍,非要看看无心是不是受伤了,俩个人渐渐纠缠在了一起。

    没过一会儿,突然一阵尖叫声传来,只见如意突然像是被蛇咬了一样原地跳了起来,紧接着捂着脸向自己的房间跑去,脸色憋成了通红,落荒而逃。

    看着这突然发生的变化,在场的另外三个男人似乎有一丝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们很快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为他们看到此时还放在房间中央地板上的那只冒着热气的浴桶。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丝忍俊不禁的笑声。

    看着三名幸灾乐祸的同伴,无心板着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本正经。可是他那从来都事苍白如雪的脸颊此时已经绯红一片,任谁都知道有故事在里面。

    待众人笑罢之后,龙新月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的说道:“你们知道这俩个是什么人吗?“言语之间带着一丝凝重,从声音中可以听得出来,至少他很感到很意外。

    “谁?“南宫楚疑惑的问道,不由得开始警惕了起来。无心和冷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冷还跪在地上,没有无心放话,他是绝对不会站起来的,他可以一直这样跪下去。

    “红羽的爪牙,血影!“龙新月皱着眉头说道,神情越来越凝重。他刚才已经检查了地上的那俩名陌生人,从中发现了线索。

    听到龙新月的回答,南宫楚和冷同时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血影竟然还在,七贤王已经一败涂地,逃亡中原之外,红羽也已经彻底被消灭,怎么还会有红羽出现,而且竟然出现在这里,意图趁机杀了无心,这一切太不寻常,这是有预谋的,专门针对无心的一次刺杀。

    南宫楚紧走了几步,来到了那俩名陌生人身边,用折扇一挑二人的衣服,紧着一身耀眼的血红色衣服印入了眼帘,果然是血影,红羽之中最厉害的shāshǒu组织。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南宫楚惊讶的说道,话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猜想似乎不太可能,七贤王自身难保,败成那样,怎么还可能调集红羽的残部。

    “看来七贤王似乎并没有放弃,他还在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这俩个佯装成小毛贼的血影shāshǒu,应该就是七贤王派来的,看样子他一直都知道我们在追他,而且眼看着就要暴露了,所以才冒险派人来打算杀了我,可是他却告诉了我们一个信息,龙掌柜说的没错,七贤王绝对就在新月岛上!“无心皱着眉头,淡淡的说道。

    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这才应该是七贤王一贯的作风,不到最后一刻,七贤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反而感到一丝高兴,因为相比于七贤王的主动出击,他其实更担心对方隐姓埋名,做一个缩头乌龟,现在倒好,七贤王的这一败举已经彻底为他指明了方向。

    其实就在俩名陌生的血影shāshǒu打算离开的时候,无心就已经无意之间看到了他们隐藏在里面的那身血衣的衣角,所以才会突然说出那么一段话,而那段话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也正式向隐藏在暗中的血影和七贤王宣判了死刑。

    “起来吧,我早就跟你说过,在我面前不要做这等只有奴隶才会做的事,我不管你们之前以什么自居,但既然跟了我,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血刀无心需要的是朋友,不是仆人。“无心看着冷,不满的说道,然后转身向已经没了一面墙的房间中走了进去。

    冷听了无心的话,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没有再说话,但是看着无心背影的双目中却满含感激之情。他们十三个人是从小被诸葛云清训练长大的,而且一生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誓死保护无心的安危,但是无心却从来都没有拿他们当过奴隶,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心甘情愿追随在无心左右的原因,而并不是被动的跟随。

    百足之蛇,死而不僵,看来无心与七贤王的较量从来就没有结束过,似乎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