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远行
    很多路都是看起来遥遥无期,甚至没有尽头的,因为随着越走越远,人的心境可能跟着会发生变化,对于终点的诉求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但是却不得不继续走下去,因为那份让心灵永远安宁的东西在远方等候着,不走到最后,始终会觉得缺了点什么,活得不完整。路,虽然远,但却有不得不走下去的理由,无法拒绝。

    所有人都听到了无心刚才的那番略带不满情绪的话,包括此时正守在门口的无良。只见无良皱了皱眉,转身便要向大厅返回,但是却被慕容决一挥手制止了。

    只见慕容决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再一次下打量了无心一眼,突然对无心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喜欢无心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更喜欢他说一不二的坚定。他心里很清楚,如今天下的和平与安宁,与面前的这个少年脱不开关系,如果不是这个少年,可能麒麟军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因为从来没有人相信他们存在过。

    “好,我信你,因为这是你血刀无心说的话。”慕容决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他是平白无故的信任眼前的这个少年,毫无保留。

    听到慕容决的话,无心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由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于是边点头便双手抱拳,向着慕容决鞠了一躬,暗暗表示了一下歉意。

    慕容决明白无心的意思,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他反倒觉得年轻人应该无所畏惧,尤其是认为自己没有错的时候。正在这时,他忽然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别的什么事,于是看着无心说道:“对了少侠,这次前辈我不止为了七贤王叛逃的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是特意来感谢少侠的。

    听到慕容决的这句话,无心连忙摆了摆手,虽然他不知道慕容决想要感谢的是什么,但是他自认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自愿的,并不需要什么所谓的感谢。

    “不,别的什么事都好说,但是这一次我一定要代表麒麟军,代表皇,感谢少侠为这次平乱之事尽了全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这一点我和皇都看在眼里,天下的百姓更看在眼里。“慕容决肯定的说道,说的有些声情并茂,似乎有一丝感慨。也许谁都没有想到这场叛乱的最终结局由一个如此少年决定的吧。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下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已,凡事只求问心无愧。“无心谦虚的笑了笑说道,直到现在,他都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更何况他那么做也不完全是为了别人。

    “可是你问心无愧的时候却替我杀了一个叛徒,我能不来亲自感谢你吗?“慕容决笑了笑认真的说道。

    “雁门王之流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算我不杀他们,天下也再容不下他们,照样不会有人放过他们,并没有什么。“无心坚决的说道,依旧不愿意接受慕容决的感谢。

    “可是有一件事你不知道,不知少侠还记不记得那名跟在雁门王身边的黑衣年人?“慕容决突然问了一个怪的问题。

    听了慕容决的话,无心愣了一下,疑惑的说道:“在下记得,怎么,那个人前辈认识?“他当然记得,那名深藏不漏的年人一直在给他带来意外,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能够你能够弄明白那人是何来路,听慕容决的意思,似乎是认识那名神秘的年人。

    慕容决苦笑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岂止认识,不瞒少侠,此人原本是我麒麟军的一名小头目,因为犯了军规被关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私自逃离了麒麟军,结果竟然在这次的叛乱之遇见,幸亏少侠帮我麒麟军清理了门户,才没有让他继续作乱,你说我不该亲自来感谢你吗?“

    听了慕容决的话,在场的众人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那个武功高强的黑衣年人竟然是麒麟军的旧部,怪不得武功那么高,要不是当时为了掩护七贤王,恐怕想除掉他还没有那么容易。

    这也是那名黑衣人为什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原因,因为他的身份本来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归入了雁门王府的门下,难道是为了对抗昔日的主子吗?大概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他是你的人?“无心惊讶的看着慕容决说道,他猜过所有黑衣人可能的来路,唯独没想到他竟然会是麒麟军的人,看来强大如麒麟军这样的军队,也难免会出现害群之马。

    慕容决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所以我才会亲自前来,一是感谢少侠为麒麟军除去了叛徒,二是希望以此来提醒少侠,不要给敌人任何喘息之机,否则便是放任敌人东山再起。“慕容决说的意味深长,但是到底有几分是真的为无心考虑不得而知了,朝廷的事,本来是一滩浑水,没有真正的黑白。

    慕容决走了,但是却走的依依不舍,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或许还在担心着什么。无心已经答应了他,只要时机一到,他便会立刻出发去追击叛逃的七贤王,这是他对慕容决的保证,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有时候,当你越不在意一些事情的时候,这些事反而会不停的反反复复,似乎实在提醒你不要忘记,告诉你应该怎么去面对,有点不由自主,又或者是水到渠成的牵引。

    看着,又是到了该动身的时候了,在无心的生活里,安定这个字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或许即使出现也是一闪而逝,也许他这一生都注定是一个一直在路的人,不知疲倦。

    这一次,无心不打算再带如意一起去了,因为这一次去的地方不同于往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根本无法预测,光听龙新月的描述知道有多么的凶险了。但有时候你越想做什么的时候却越没办法像你所想的那样去做,因为你想的只是你想的而已。

    当如意听说无心又一次要离开,而且不打算带自己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据冲到了无心的房间,一把推开了房门,冲到了坐在桌前正喝着茶的无心面前,一脸的不满,眉头紧皱。

    “为什么不带我去?“如意看着面对自己突然冲进来之后依旧很淡定的无心,大声的质问道。她记得无心说过,从今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她一个人再丢下,她要一个说法。

    无心叹了口气,喝了一口茶,缓缓的说道:“这一次不同于以往,是在原之外,会发生什么连我都不知道,我不想你有事,你应该明白我的心。“他说的很慢,很认真,希望以这样平和的方式让如意接受,因为如意现在的反应他早猜到了。

    “我不明白,我不管,我要跟你一切去!你忘了你说过什么了吗?你说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再把我一个人丢下!!忘了吗?!“如意激动的大声说道,急得眼眶通红。

    被如意这么一问,无心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确实是自己之前答应过的,可是这一次却又要食言,他根本没有理由解释,食言是食言,但他别无选择。

    看到无心一言不发,似乎已经不打算再解释,如意更加着急了,思绪乱飞,寻找着可能说服无心的方法或者理由。然后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真个人脸色沉了下去,看着无心缓缓的说道:“你知道我师傅为什么会成立芙蓉堂吗?“

    无心听了如意这突然莫名其妙,八竿子打不着的一句问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不明白如意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得缓缓的摇了摇头,听着如意继续说下去。

    看到无心摇头,如意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的说道:“那是因为我师傅恨红羽,恨红羽的主子,七贤王。二十年前,师傅原本与七贤王是一对令人羡慕的伉俪,郎才女貌,可是后来七贤王却为了权贵抛弃了我的师傅,从此一刀俩断。面对如此绝情之人,师傅痛不欲生,从此立下誓言,早晚有一天要让那个负心的男人付出代价,将自己失去的所有青春通通拿回来。于是她成立了芙蓉堂,专门在暗调查红羽的踪迹,为了日后的报仇雪恨准备着。“如意说着,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泪,也许是想到了过去,想到了自己的师傅。

    “那后来呢?“无心看着一脸悲伤的如意,缓缓的问道,他已经听的入迷了,因为他听得出来,那是真的,不是如意故意胡编乱造的。

    “后来,也许是因为师傅心始终放不下那段过去,日积月累,身体终于承受不住,还没等报仇突然仙逝,为了不让敌人知道师傅的死讯,所以我一直隐瞒着所有人,连我师兄都不知道这件事。“说到这里,如意已经开始哽咽,泪水不停的流下来,看起来很伤心。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口的师傅,其实是她的母亲,亲生母亲,可是知道最后,他都没有机会叫出那声“母亲“,这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加又有那么一位天理不容的父亲,她的心里到底有多痛苦,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听到这里,,无心沉默了,他没有想到,如意竟然一直背负着这么大的一份责任,心竟然藏着那么大的一个秘密,这得需要经受多少折磨才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心不由得有意思心疼。

    “现在,我想问你,我是不是有理由跟你一起去?我知道我杀不了他,但是至少我能亲眼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如意咬着牙说道,随着话音,眼眶的眼泪再一次滑落,只不过这一次多了另一层更深的含义。

    无心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如意一把搂进了自己的怀……

    一场注定要远行的追寻,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结束,也许,注定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