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九十章 天命难违
    每个人从生到死,都是命数,虽然有些人穷其一生都在违抗天命,信奉自己的命由自己掌握,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 天命不可违,正是因为有太多失败的例子才得出的结论。当然有时候命数并非有弊无利,也许老天只是让你命失去某些东西又得到某些东西,看你怎么选择。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是午后,宿醉的南宫楚和龙新月也已经醒来,坐在一楼大厅高谈阔论着,不知道在争论什么,好像终于找到了能跟自己说话的人一样,跟无心这个少言寡语的人在一起,估计也有他们受的。

    如意不知道躲在房间里干什么,自从早将一壶热茶放到无心房间之后便没有再出来,午吃饭的时候才找了一个借口没有出来,谁都不见。除了无心和龙新月之外,唯独南宫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端着龙新月从对面酒楼里要来的饭菜一直在如意的房间门口喋喋不休,可是如意最终还是没有出来,南宫楚也只得作罢。

    无心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闭幕养神,他身 所受的伤并不轻,需要时常调息才可以尽快恢复。他知道如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可能是因为他,但却并没有想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让如意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反应。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以前,跟过去没有什么俩样,除了南宫楚和龙新月彼此又交了一个朋友,除了无心和如意之间闹出点不愉快,其他的都没什么改变。

    新月客栈已经荒废了有些日子了,已经很少有人再来了,来了也都是被龙新月婉拒,似乎他已经找到了值得自己去珍惜和付出的东西,不打算再将客栈经营下去了,这对那些熟客们来说是个遗憾,应该需要一些时日才会慢慢适应。

    大厅,南宫楚和龙新月依旧在争论着什么,丝毫不顾及经过门口的路人不停的好眺望,他们俩个从见面的一开始便已经凡事争个高低,譬如喝酒,譬如现在。

    正在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名老者,一进一楼大厅便直接向正在争论的南宫楚和龙新月走去,脚步轻盈,看起来倒不像是普通人。

    这时候,南宫楚和龙新月也发现了从门口进来的老者,龙新月已经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打算下出今天的第五道逐客令。可是还没等他张口说话,已经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不请自来的老者,不是别人,正式麒麟军军师,无良。

    南宫楚这时候也认出了走到近前的无良,接着从椅子站了起来,与龙新月对视了一眼,脸露出了一丝疑惑。二人都没有猜透麒麟军的人这时候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又出了什么事吗?

    “无良前辈,不知突然到访有何贵干?”龙新月作为这里的主人,率先抱了抱拳问道。麒麟军的人来这里,不可使因为他而来,他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无心,也许只有无心可以让铁血的麒麟军的人亲自登门。

    无良抱拳还礼,然后扫了客栈一眼,看着龙新月和南宫楚说道:“敢问无心少侠是否在此处?”

    听到老者的话,龙新月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他的猜对了。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不知前辈有什么事要找无心,我可以代为转达,因为无心此刻正在房间里调戏养伤,恐怕不合适见任何人。”

    “不是我要见他,是将军要见他。”无良摇了摇头说道,说着侧身看向了门外,只见一辆马车缓缓停在了客栈的门口,接着便看到车厢里走下一个人来。同样是一名老者,但却多了一份沧桑和气势,不是别人,正式麒麟军统帅,慕容决。

    看到突然出现的慕容决,龙新月不由得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自己身旁的无良,而无良此刻也在看他,而且冲他轻轻一笑,点了点头。龙新月稍微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径直向楼无心的房间走去,但是心里却是更加的疑惑了,无良来此地已经让他感到意外,可是没想到慕容决竟然也来了这里。

    此时的无心,正在自己的房静坐冥思,一边调息着,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表面看起来一切都归于平静,不再有波澜,可是到底是不是风平浪静只有走的越深才越能知道。百足之蛇,死而不僵,七贤王的逃脱,应该不止他一个人耿耿于怀。

    正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将无心拉回了现实,略微调整了一下之后,无心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随着话音,龙新月缓缓地走了进来,看了看无心的脸色,低声说道:“慕容决来了,随行的还有无良。”说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样子他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慕容决突然到访的原因。

    听到龙新月的话,无心也愣了一下,挑了挑眉毛,然后从床边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龙新月问道:“他们有说明来意吗?”说实话,慕容决的突然到访也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龙新月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打探出什么。

    得到龙新月的答复之后,无心也不再猜测,抬腿向门外走去,他倒想会一会慕容决,看对方到底因何事而来。

    很快,无心便与龙新月一起来到了大厅之。慕容决和无良已经在南宫楚的招待之下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并且喝起了茶。

    慕容决看到缓缓走楼走下来的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神含着一丝赞赏之意,忍不住下打量了好几遍。

    无心来到慕容决身边,抱了抱拳,淡淡的说道:“不知慕容前辈到访,有失远迎,见谅。”说着神色之间竟真的露出了一丝歉意,听起来倒像是真的很自责。

    慕容决笑着摆了摆手,缓缓的说道:“你我之间不必在意这些繁缛节了,又不是生人。”说着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椅子,示意无心坐下。

    无心没有迟疑,缓缓做到了慕容决的身边,看着慕容决说道:“不知道前辈突然到访所为何事,是不是京城又出了什么事?”说着皱起了眉头,一脸的凝重。

    慕容决听到无心的话,连忙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有没有,没什么大事,只是京城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后来听战统领说你可能在这里,于是便来这里看看你这个老朋友。”越说脸的笑容更深,真的像是来见多年未见的知己朋友。

    可是无心听了却觉得很意外,因为他和慕容决之间顶多是其他人多见几次面而已,而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生过一些冲突,怎么突然间成了老朋友,无心心不解。但是他知道,慕容决一定是有事来找自己,否则不可能突然到访。

    “既然是朋友,那应该知无不言,如果前辈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做的,大可直言不讳。”无心笑了笑说道,直接将话挑明。

    慕容决听了无心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不愧是血刀无心,果然够直接。”说着看了看大厅的众人,然后向一旁的无良使了一个眼色。无良立刻会意,径直走到了客栈的门口,守在了那里,方圆五丈之内任何人不得靠近。

    这时,慕容决也再一次开了口,只见他缓缓的继续说道:“说实话,我这次前来确实有件事想跟少侠斟酌一下,是有关叛徒七贤王的事。”

    听到慕容决的话,在场的人,包括无心全都衣服原来如此的神情,大概他们一开始便猜到了,能使麒麟军这么大动干戈的跑来这里,那一定是因为叛徒,而现如今最大的叛徒而且还是在逃的叛徒,唯有七贤王了。

    “我已经大概知道了他的藏身之处,他跑不了的。”无心看着慕容千鹤,肯定的说道,但却并没有直接说明七贤王在哪里。那是因为新月岛事龙新月的家乡,他不能说,因为如果朝廷知道新月岛的存在,那不光七贤王要死,新月岛的人也在劫难逃,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在哪儿?”慕容决眼神带着一丝惊讶,看着无心问道,眼神迫切。

    但是无心却摇了摇头,看着慕容决说道:“请前辈原谅,现在我还不能说出那个地方,因为在下有不得已的苦衷。”他的说的很诚恳,诚恳的更像是在征得慕容决的同意。

    慕容决皱了皱眉,顿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说道:“好吧,既然少侠不愿意说,我也不好勉强,但是希望少侠能够早日动身,打铁要趁热,不要等敌人缓过劲来。”听起来,他已经迫切的希望七贤王死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想到将这个任务交给无心,也许是因为知道了无心与七贤王之间的仇恨吧。

    但是无心却皱了皱,嘴角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意,看着慕容决,缓缓的说道:“是皇希望他早点死吧。”说着笑容开始变得有一丝冷漠,嘴角抽动了几下。

    听到无心的话,慕容决脸色微变,咳嗽了一声,缓缓的说道:“有些话即便知道了也不用刻意说出来,看破不说破,才算得高明。”语气也似乎有些改变,不再像之前那般客气,也许是因为无心突然提起了皇的缘故。

    无心撇了撇嘴角,淡淡的说道:“那前辈大可回去告诉皇,七贤王我早晚会杀,更不会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希望下一次有事直说,不用拿话点拨我,我不喜欢被别人利用的感觉。”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丝毫没有顾及慕容决的颜面,倒像是他与慕容决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每个人生来注定要去经历某些东西,这是逃不开的命运,因为从一开始你踏了一条命运的轮回之路,这一路的开始,结局都已经注定。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在暗示着无心去做一件原本是他一定会去做的事,只不过现在让这一切看起来更加的顺理成章,理所应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