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乱局
    日起日落,月圆月缺,人生人死,每一种都是一种轮回,也是一种必然的关系,但谁又能保证,这三种原本并无瓜葛的事是否也存在着一种联系。月的圆缺,是因为日的遮蔽,人的生死,是因为i日月的交替。不是吗?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无法解释,因为这个世间的一切存在,都必然存在着某种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联系。

    无心看着一言不发的将早饭一一摆在桌上的如意,缓缓的坐了下来。不知道是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应该说点什么。

    早餐很丰盛,主食和汤类样样俱全,但是吃饭的人却忽然没了心情,看着满桌的美味竟没有一丝食欲。俩个人都选择了沉默,谁都没有率先开口,看样子龙新月刚才的话如意已经听到了。

    无心终于忍不住了,看了看如意说道:“你也坐下一起吃点吧。”他能想到的最快说出口的也只有这句话了,恰好他也看到了如意只准备了一副碗筷。他最终还是没有谈起龙新月刚才输的那件事。

    “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问?”如意这时候也开口说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无心的眼睛。

    无心愣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一下,但只是很短暂的一下便恢复如常。只见他伸手从盘中拿起了一个包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边吃边缓缓的说道:“如果我连你都不信了,那这天底下我还可以相信谁?别人说什么我不在乎。”这句话说的很坚定,更毫不犹豫。说着将那副唯一的碗筷推到了如意的面前。

    听到无心的这句话,如意的表情变了变,咬了咬嘴唇说道:“你就不怕我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其实一直事他们的人?”她竟突然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假设,人谁听了都会觉得匪夷所思吧。

    无心笑了,突然笑了,然后看着如意的眼睛,肯定的说道:“这世上谁都有可能背叛我,唯独你不会。”这是一种令人感到沉重的信任,沉重到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担负的起。

    “为什么?”如意皱了皱眉头,看着无心问道,但其实她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个dá àn。

    “不为什么,就因为我也永远不会背叛你一样,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无i性能斩钉截铁的说道,说的很认真,没有比现在更认真的时候。

    听到无心的这句话,如意身体微微一震,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流,瞬间席卷着全身。对于不善言辞的无心来说,这样的话已经事最直白的情话。顿了一会儿,再一次说道:“龙新月说的没错,我那天晚上确实出去了。

    “哦。”无心淡淡的应了一句,似乎对于如意的承认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或许他早

    就猜到了那是真的,只不过并没有在意。

    看到无心依然无动于衷,如意似乎有些急了,看着无心问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去干什么了吗?”看起来他好像更希望无心主动开口询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起来在做着自我坦白。

    无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至少不是去背叛我。”他说的很随意,也很认真,好像对于他来说,只要如意不是背叛了自己,那所有的一切就都是小事。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去找七贤王了呢?我想替你杀了他呢?”如意咬着嘴唇说道,眼眶有些通红,双手使劲拽着自己的衣角,表情挣扎,她好将一切都告诉无心,心里藏着秘密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听到如意这句话的无心身体猛地震了一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如意。看到如意的并不像开玩笑的神情之后,无心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如意,淡淡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鲁莽?你以为七贤王真的是你想杀就杀的吗?”声音越说越高,很明显,无心已经生气了。

    看到无心一脸的责怪之意,如意有些懵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无心对自己发火,在无心的责问之下她竟然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一会儿,慢慢回过神来,看着带着一丝怒气的无心,缓缓的说道:“你一连几天没有回去,我担心你,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七贤王搞的鬼,所以就想着如果我杀了他,你就不会再有事。”

    “我宁可一辈子杀不了七贤王也不愿意看到你去冒险,以后不许你再这么胡闹!“无心越说情绪显得越发的激动,似乎如意的行为已经触及了他的某一条底线,或者说是痛处。

    这一次如意彻底无言以对了,她没想到无心会对这件事这么敏感,她从没有见过无心这样,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到底怎么回事?“无心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如意缓缓的问道,但是脸上的神色依旧带着一丝怒气。

    于是,如意便将当日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但是她却故意遗漏了最重要的信息,就是她一直想向无锡坦白的自己和七贤王的关系,可是看着无心此时的神情,他不知道自己说出来之后无心会做出什么,她害怕了,所以又一次选择了隐瞒。

    可是当无心听到如意说道七贤王的手臂之上有个纹身的时候,却突然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如意问道:“纹身?什么样的纹身?“言语之间竟似带着一丝兴奋,一丝期待。

    如意想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应该是一个‘忍’字。“她说的没错,那确实是一个”忍“字,当时她就站在七贤王的身边。

    听到如意的回答,无心笑了,笑得有些苦涩,脸上的神情忍不住有些挣扎,只见他喃喃自语的说道:“没错了,不会错了,当年我父亲追查的人就是他,也就是他下令杀了我的父母。“说着,他的眼眶也开始变得通红,其实他早就知道七贤王就是当年出现在梅花山庄的神秘人,只是他一直在找一个证据,或者让七贤王亲口承认,可是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

    如今随着如意的描述,他终于可以真凭实据的认为七贤王就是自己真正的杀父杀母的凶手了。忠伯曾经说过,那个神秘人的手臂上就有一个纹身,“忍“字纹身,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对上了。无心顿时感觉自己的心里轻松了许多,他证实了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一直在找着这样一个理由,一个让他放下过去那段非人的童年,还有那些无数次有今天没明天的杀戮,为了这段仇恨,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他想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更是理所当然的。他一直认为,老天让他从那场围剿当中活下来是有一定理由的,注定要让他去经历一些什么,去做一些什么。

    看着无心此刻脸上的表情,如意深吸了一口气,她开始庆幸自己刚才忍住没有说出那个秘密,她也终于明白七贤王对无心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也知道如果无心不能杀了七贤王会怎么样。这一刻,她暗暗下定决心,她会将这个秘密永远保守下去,就算心里经历再多挣扎。

    “如果真的一辈子都杀不了七贤王,你真的会放下吗?会开心吗?“如意再一次开口问道,似乎是想证明一些什么。

    刚从激动的情绪之中渐渐回过神来的无心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你,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都是。“他说的很坚定,从未有过的坚定。

    听到无心的回答,如意笑了,笑得很满足,很欣慰,似乎对于无心的回答很满意,满意到心中已经开始小鹿乱撞。

    “你先吃着,我去给你重新热一壶茶。“如意说着,拿起了放在桌上已经隔了一夜的茶壶,转身向外走去。可是就在她刚一转身的刹那,一滴眼泪再也控制不住,顺着脸颊直线流下,表情挣扎,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快步离开了无心的房间。

    坐在桌前手里还拿着半个吃剩的包子的无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看着如意消失的门口,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他总觉得今天的如意哪里有一丝不对,但是他却说不出是哪里,但总是觉得如意似乎还有很多话没有说,这是他的直觉。

    而在一楼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如意颤抖着蹲在那里,用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一丝声响,任凭眼泪从俩边的脸颊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不断流下。

    如意知道,无心和七贤王的仇恨永远都没有化解的可能,除非其中一个人死去,这让她更不敢将自己和七贤王的关系说出来,但是她知道总有一天无心会知道的,她不知道那时候无心会做何感想,还会不会这么在乎自己个仇人的女儿。她也害怕,害怕失去,无心对于她来说同样不可失去般重要。

    不知是命运的捉弄还是老天故意开了个玩笑,俩个原本历经千辛万苦在走到一起的人,背后却牵扯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许只有等到所有的一切都天下大白的时候,才能知道这个世界上更经受的得住考验的是什么。

    是否顺应天命?这是一个并不容易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