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我到底是谁
    人与人之间,不是只要真诚会成为朋友甚至知己的,更多的可能是臭味相投,彼此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或者知道对方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这条路可能是自己正在走的,又或许是自己想走却没能走的。俩个彼此熟悉又陌生的人,未必不能成为朋友。

    皇看着苦笑摇头的无心,选择了沉默,直勾勾的盯着无心的眼睛,他在等,等无心的回答,也是在等自己一个决定。

    过了良久,无心终于开口,只见他缓缓的说道:“叛军之所以能够被灭,是因为皇的治国有方,孕育了很多值得彼此珍惜的人,也让很多人甘心愿意为了皇的江山拼性命,如果不是他们,算是在下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抵挡敌人的大举反叛,所以这功劳应该是皇的,是天下万民的,我只是其的一份子,仅此而已。”

    这番话说的头头是道,滴水不漏,虽然听起来完全是在吹捧和推脱,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这是无心的高妙之处,但也的确是事实所在。

    皇静静地看着态度诚恳的无心,依旧沉默不语,他没想到无心会是这样的回答,回答的如此直接却滴水不漏,但是很明显,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过了良久,沉默的二人终于有人打破了这份沉默,只见皇意味深长的说道:“朕觉得少侠是栋梁之才,失之可惜,希望你能像你父亲一样,留在朝,为朝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这番话听起来更像是盛情难却的挽留,而是不是高高在的命令,不是谁都可以值得皇如此器重。

    “实不相瞒,在下是一个江湖人,一个自由惯了的人,不喜欢那么多的规矩和条条框框,所以我不适合做官,也没想过要做官,江湖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而不是这里,皇的心意无心已经明白,更感激不尽,但也请皇理解在下,望皇成全。”无心直言不讳的看着皇说道,态度极其认真。

    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会儿,缓缓的说道:“既然少侠执意离开,那朕也不便强留,但希望少侠不要忘记今天所说,更不要忘记自己是忠良之后。”说着便转过了身,不再看无心,似乎已经下了逐客令,显然他对无心的选择感到失望。

    听了皇的最后一句话,无心愣了一下,突然心一紧。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皇为什么要那么执意想要将自己留在朝廷之,原来是忌惮自己的江湖的威望。

    经过这次的动乱,很多人已经看出了无心在江湖之的地位,绝对是一呼百应,何况如今的武林盟主是他亲自推荐,还有武当少林这样千百年立足于江湖的势力,算皇是个俩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应该能知道无心在江湖之的影响力。

    说白了,皇是在忌惮无心,忌惮无心会有那么一天会生有二心,一个亲自平定过叛乱的人选择了造反,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皇才会忌惮,才会那么迫切的想要将无心留在朝廷,留在自己可控的范围之内。这样的心思不禁让人后脊发凉,也许这是伴君如伴虎的悲凉。

    无心的嘴角再一次露出了苦笑,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古往今来为什么那么多人为了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天下而选择了叛乱,这其也许真的不乏被逼绝境的人吧,怀疑和提防,也许真的能让一个人心生二心吧。

    “皇放心,我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算在下再不济,也不会背叛家父生前所誓死效忠的东西。”无心认真的说道,说得斩钉截铁。

    皇没有再说话,背对着无心,双手背在身后,似乎已经不打算在这个问题过多的纠缠,有些话,说一半留一半好,说破了未必见得是好事。

    无心摇了摇头,恭敬的行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刚走了几步,却又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只是若有若无的说道:“其实所谓的天下太平,完全是由皇说了算的,别人做什么都没用,只要皇希望天下太平,那天下自然太平。”

    无心说完之后,在没有停留,缓缓退出了房间,轻轻地关了房门。在关房门的那一瞬间,长吁了一口气,顿时感觉无的轻松畅快,刚才那短短的一炷香时间,简直他经历一场生死之战都要辛苦。

    所以这是他不愿意选择留下的原因。虽然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肉横飞,但却不缺尔虞我诈,明争暗斗,有时候可能江湖的争斗更加的无情和冷血,这是一处没有硝烟的战场。

    当等在宫外的战英和铁雄看到无心安然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二人也在担心无心会出什么事,也许他们早猜到皇和无心之间会有一场这样的谈话,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提醒。

    随战英二人等在宫外的,当然还有如意、南宫楚和龙新月三人。三人看到无心出来,脸也露出了会心一笑,虽然他们并不像战英和铁雄一样知道更多,但是他们知道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的这句老话,身处这皇宫大院之,总不会让人感觉到心安。

    “皇跟你说什么了?怎么去了这么久?”铁雄看着走到近前的无心,缓缓的开口问道,相战英,他应该是更担心无心的安危。

    无心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没事。”

    虽然话说得简短,但是言语之间轻轻的那一下摇头却被战英和铁雄读懂,二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率先在前面带路,向六扇门而去。无心和如意三人打过招呼之后也没有过多停留,跟在战英与铁雄的身后迅速离开了。

    当天夜里,无心四人在六扇门总部吃过晚饭之后便悄悄离开了京城,因为没有人知道皇是不是真心想要放无心离开京城,离开自己的控制范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放虎归山而面不改色,虽然这只虎可能并不吃人。

    于是,无心便匆匆告别了战英和铁雄,离开了京城,走的有些匆忙,不是他害怕什么,只是不希望将太多的鄂视线吸引,更不希望连累他人,当一个人开始怀疑你的时候,他会怀疑你身边所有的一切。

    离开京城的几人一时间竟找不到去处,红羽一灭,众人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于是商议之后决定,一起前往离京城不远的新月镇,去龙新月的新月客栈暂留,只不过这次四人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和无心一样,同样一身黑衣,少言寡语的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影子队长,冷。之前无心跟慕容决提起过,他已经暗派自己的心腹在保护皇,而这个心腹,是值得冷。冷在雁门关烧了雁门王府之后便迅速带领影子赶了回来,接着便被无心派去暗保护皇,直到在京城汇合。

    当天夜里,众人在新月客栈喝起了酒,算是庆功,也算是为所有人平安归来的庆祝,连受伤的无心都喝了,只不过有如意在场,并没有喝的太多。南宫楚和龙新月二人却是一直把酒言欢到天亮,直至最后全都喝到了桌子底下。

    这是一段难得的惬意时光,没有战争,没有仇恨,只有朋友和酒,这样的日子不是天天都有的,这样的朋友也是来之不易的。活着的人好好活着,也许是对死去的人最大的慰藉。敬那些所有曾经并肩作战如今阴阳相隔的朋友,敬那些大难临头毫无理由没有退却的朋友。人生能得一知己,此生足矣。

    无论昨天发生了什么,也无论有多少人忙碌到夜不能寐,太阳好像总是在那个固定的时间冉冉升起,亘久不变,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当天边出现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一夜的黑暗消然消逝,大地重新迎来了曙光,万物复苏,带着希望,带着坚定,无处不在。

    新月客栈二楼栏杆柱,站着一个人,一个面色疲惫,手里端着一只茶杯的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空无一人的一楼大厅,也看着门外已经开始频繁走动的百姓,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眉头微皱。

    正在这时,另一个人从不远处的房间之走了出来,看到站在楼梯边的这个身影,迟疑了一下,缓缓的走了过来。正是这家客栈的主人,龙新月,其实他才刚刚睡下不久。

    “一夜没睡?”龙新月看着这个稍显落寞的身影,缓缓的问道,神色复杂。

    “你又何尝不是,怎么刚刚睡下便又起来,是觉得酒还没有喝够是吗?”身影没有回头,淡淡的答道。这个落寞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无心。他一夜未眠,毫无睡意,虽然身体很疲惫,但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因为他的心里装着太多的事。

    龙新月摇着头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我睡不着是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一些可能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事。”

    无心愣了一下,终于回头看了龙新月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什么事?”他有点好,不知道龙新月能说出什么。

    但是龙新月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半晌,然后看着无心,缓缓的开口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吗?”

    听到龙新月的话,无心笑了,脸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点,然后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说,你自会直说,我又何必一直逼问,如果你不愿意说,如果我问了是为难你,这又何必呢?我只要知道你龙新月是我的朋友,这够了。”

    听了无心的话,龙新月也笑了,笑得很欣慰,也许这是为什么他会觉得无心是一个可以用一生去交的朋友的原因,他喜欢这种相处的方式。当然,他也很感激无心一直没有追问过他的来路,那段他并不想重新拾起的过去。

    可是现在,他觉得该是将一切告诉无心的时候了,不为别的,只为了“朋友”二字……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