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道义
    每一个人都自己独特的经历,也都有自己心最终的一个目标,有时候也许志同道合,但也只是志同道合而已,自己心所想也许并非亦是对方所想。但不管怎样,人们都愿意为了自己心所坚持的那个目标去努力,直至无能为力。

    慕容决依旧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无心,他实在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少年竟然如此强大,强大到可以布置这么大的一盘棋,他已经听不止一个人提起,这次的平‘乱’之战,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少年早计划好的,这无疑让他又一次对无心刮目相看。

    “为了将敌人一步步‘逼’出来,在下斗胆跟皇协商出了这个计划,幸得皇同意,也好在赢了这场仗。而这场仗之所以能赢,多亏了将军及时赶到,才没有给敌人翻盘的机会。”无心依旧弯腰低头,恭敬的说道。

    听到无心的话,慕容决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一点,伸手将无心捧着麒麟兵符的手推了回去,淡淡的说道:“这是皇的信物,你该还给皇才是。”

    “明白。”无心点了点头说道,这才缓缓‘挺’直了身体。他对慕容决充满恭敬,而且是从未有过的恭敬,倒不是因为他忌惮麒麟军的实力,而是因为真的是打心底里敬佩麒麟军,敬佩慕容决,尤其是他们身那股与生俱来的正气,这种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是需要信念来支撑的。

    “那真的皇在哪里?”慕容决想了一下,看着无心疑‘惑’的问道。

    无心笑了笑,缓缓的说道:“此时的皇应该已在京城皇宫之了。”说着脸‘露’出了一丝‘胸’有成竹的自信的笑容。

    “哦?什么时候的事?京城不是早被敌人控制了吗?”慕容决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

    无心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位从来不问世事的将军刚一出山好像很快知道了自己所有应该知道的事。想了想说道:“将军放心吧,在追击叛军之前我已经命令前来支援的军队分出了一部分的兵力前往京城平‘乱’,事已至此,京城不攻自破,而且皇由我派人形影不离的保护,绝不会出现半点差错。”

    慕容决点了点头,没想到无心能够将每一件事都能做的滴水不漏,他都不知道无心是什么时候派人前往京城的,而且他是和那支援军同时到达的少林。其实不止他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战英知道这件事。但是还有一件事是连战英都不知道的,是皇离开少林之后到底去了哪里。

    原来,在当日无心和皇共同商议出偷天换日这一妙计之后,皇被御林军的一队卫兵护送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少林,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二人已经商定,视战局而定,如果己方迟迟不能平‘乱’,那皇一直隐藏下去,如果己方平‘乱’成功,那皇便可以直接返回京城,到时候才宫汇合。无心也答应皇,自己会派心腹进行暗保护。

    既然现在大局已经,皇一定已经收到了消息,也一定已经返回了京城,现在也是该班师回朝的时候了。虽然经历了很多生生死死,但好在最终以胜利告终,这也算是对死去的那些战士最好的汇回报。

    于是,众人带着麒麟军浩浩‘荡’‘荡’向京城而去,像一只凯旋的巨龙,声势浩大,虽然看起来有些遍体鳞伤,但却再一次告诉了世人,正义的力量是不可侵犯的,也是战无不胜的。

    各‘门’派的江湖人士已经各自分别,向各自‘门’派返回。这一次平‘乱’之战,各武林‘门’派可谓居功至伟,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不是他们,光依靠御林军和六扇‘门’,恐怕天下现在早已经是叛军的天下。

    同样的,各‘门’派之也折损了很多‘精’锐,死的死伤的伤,对各自的打击着实不小,但好在通过这一次通力协作之后,各‘门’派之间原本存在的那些你来我往的恩怨也消散不少,很多人已经化干戈为‘玉’帛,再加与朝廷经历的这场并肩作战,整个江湖似乎一下子变了很多,相信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另外,由于慕容千鹤战死,武林盟主之位便出现了空缺,为了不让刚刚转好的局势发生大的改变,无心出面提议让武当掌‘门’青木暂为现任武林盟主,掌控大局。原本青木并不是十分愿意,但是经过无心说明了要害关系之后,青木也终于欣然答应,各‘门’派之间也十分拥护,因为毕竟武当到天下大帮,一直是各‘门’派之的泰山北斗。

    所有的一切好像越来越向好的方向发展,天下太平这个词,在这个时候出现是再好不过的形容。

    可是有一个人却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高兴,那是无心。七贤王的再次潜逃,让他的心始终裹着一层驱之不散的‘阴’霾,总是放不下。

    说实话,经过这次的事,他对七贤王的‘私’怨并没有之前那么重了,反而更多的开始担心七贤王卷土重来,百足之舌,死而不僵,七贤王一天不死,天下不可能安宁。更何况,有太多无辜的人枉死在他的手,他若不死,那些于夜间徘徊的灵魂又怎能安息。

    一辆颠婆的马车,坐着俩个人,一男一‘女’,正是无心和如意二人。因为无心受了伤,所以众人特意为他准备了一辆马车随行,而如意自然是留在马车照顾的无心的那个人。

    如意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眉头微皱的无心,‘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似乎难以启齿,最后只是乖乖的坐在无心的对面,时不时的观察一下无心的神情,一丝担忧萦绕在眉宇之间。

    “我没事。”无心似乎觉察到了如意的不安,抬起头看着如意淡淡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地说道。

    如意顿了一下,张了张嘴,却最终只是轻声的说道:“有事没事也得等你伤养好了再说,不许想别的。”说着嘟起了自己的小嘴,担忧之带着一丝埋怨,似乎是在责怪无心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陷入险境,总是带着伤出现在自己面前。

    但其实这并不是她真正想要说的话,她想说的太多了,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尤其是害怕说出去之后一切都变了,她不想失去无心,所以她不敢说出实情。如果能一直这样保守住那个秘密,也许失去的东西能够降到最少,她不想失去所有对自己来说在乎的人。

    路很遥远,遥远的好像没有尽头。马车一直在颠簸着,向着京城的方向飞快的前行着。灾难时总是埋怨时间过得太快,而太平时却总是嫌弃时间过得很慢,这是复杂而多变的人心,否则也不会生出那么多的事端。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军终于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京城,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的,除了已经等候在城‘门’之外的御林军留守士兵,全城的百姓全都聚集在了城外,等待着胜利之师凯旋归来。看来他们已经早忘记了那个曾经被他们称颂的贤王,转而开始赞扬打败曾经贤王的人们,他们虽然渺小,但却明白什么是善恶之分。

    在穿过了汹涌的人‘潮’之后,众人终于来到了宫‘门’,依稀还能够听得到城到处传来的燃放炮竹的声音,到处都是欢呼雀跃的笑声。很少有人能够知道这场叛‘乱’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又有多少人为止丧命,他们只知道,又可以过安乐的日子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够了,太多的东西他们也不懂。而这样的场景,又何尝不是朝廷乃至皇希望看到的呢?天下太平,是每一个人的心愿,不论高低,无论善恶。

    战况是由战英亲自向皇汇报的,至于皇对此都说了什么,似乎已经没有人再去关心了,所有人心都只有一个想法,那是向皇请安之后,找一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再也不用害怕惊醒的好好睡一觉。

    在接见了所有人之后,终于轮到了无心,皇似乎是特意将无心留在了最后,也许是要说一些什么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吧,又或者皇也知道,这次之所以能够大败叛军,无心是不可缺少的一位功臣的功臣。

    当皇看着略微有些疲惫的无心的时候,皱了皱眉头,他突然觉得无心已经不再像刚遇到那样锋芒不‘露’,反而有些憔悴,甚至有一丝颓废。

    “怎么了?受伤了?”皇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无心缓缓的问道,这个少年带给他太多的意外了,而且是他明明知道那是真的,却仍是不敢置信的意外。

    无心抱了抱拳,弯腰行了一礼,淡淡的说道:“多谢皇关心,小伤而已,不足挂齿。”

    “没事好,天下如果像少侠这样的人多一点的话,那真的能够天下太平了。”皇笑了笑,看着无心说道。

    无心随意的笑了笑,缓缓的说道:“皇特意把我留在最后,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他觉得皇的话实在映‘射’着什么,故意说了一半,留了一半。

    皇听了无心的话,脸的笑容更甚,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好,朕喜欢你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这次之所以能够平定‘乱’军,少侠功不可没,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出来,朕都可以满足了,朝廷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正是你施展的好时机。”

    听完皇的话,无心苦笑了一下,他已经猜到了皇话的寓意,这是希望把他留在朝廷的意思,可是他却并不想要这样的赏赐,虽然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有这样一个机会出人头地。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也从来没有想过得到什么回报,他只做自己觉应该做的事,不管这件事是大是小,是简单还是充满荆棘,只要他认定了,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因为他生在江湖,长在江湖,最清楚什么是道义二字,虽然沉重,但却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