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结局?
    很多时候,有些事从一开始那一眼看穿,了然于胸。 可是这世间是充满着太多的未知和改变,往往猜了开始却猜不到结局。人有生死,事有始末,但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才算是结局?未必死,未必末。

    看到突然冲向自己的黑衣年人,如意似乎是惊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忘记了躲闪,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黑衣年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看到一只夹带着呼呼风声的拳头迎面向自己袭来!

    眼看着黑衣人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如意的面前,那只奋力挥出的铁拳几乎离如意的面门只有一尺之遥。如果被这一拳击,功力并不深厚的如意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在这时,突然从一旁闪电般飞过来一件东西,旋转着击在了黑衣年人的肩头,顿时鲜血飞溅!然后看到年人 手臂一震,原本功向如意面门的拳头陡然偏离了原本的方向,攻向了如意的肩头。

    紧接着,一声绝望的闷哼响起,然后看到原本依旧向前急冲的黑衣年人猛地停住了脚步,再也不能移动分毫,挥向如意的那只手臂也瘫软的耷拉了下来,惊恐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膛。

    只见黑衣年人的胸前,一截通红的刀锋露在了外面,面占满了鲜血,让原本猩红的刀身看起来更加的耀眼。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说不愿意相信此时发生的一切,痛苦的神情之透着一丝无力的绝望。

    黑衣年人的身后,站着一个人,一个浑身黑衣,满脸死亡气息的人,正是无心。他的手里,正握着那把血刀,刀身直接刺穿了黑衣年人的身体,快如闪电,不遗余力的一刀。虽然他龙新月发现的晚了一步,可是他的速度显然更快,赶在龙新月之前一刀贯穿了黑衣年人的胸膛,也制止了一场可能让他后悔终生的悲剧。

    一旁的空地,掉落了一把折扇,扇面此时已经沾染了一丝鲜血,盖住了扇面的“南宫”二字。血是黑衣年人的血,扇子是南宫楚的扇子。要不是南宫楚情急之下将扇子甩向了黑衣年人,划伤了对方,可能后果不堪想象。

    无心抬起头,看了一眼依旧惊魂未定的如意,咬了咬牙,握着血刀的手狠狠地向旁边一甩,紧接着便看到黑衣年人翻转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而掉落的位置恰好离他刚才拼命想要冲去的那道口子很近。

    那么大的一个人,竟然如此轻易的被无心弹指一挥间甩的飞了起来,这简直不可思议,可想而知暴怒之下的无心到底有多么惊人的力量。与血刀无心最好的相处方式,那是千万不要试图激怒他,否则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让你受惊了。”无心看着面前的如意,轻声说道。说着将带血的血刀背在了自己的身后,不想让如意看见,更不想让敌人的鲜血玷污了如意的纯洁。

    如意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此时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无心,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对于她来说,能亲眼看到无心完完整整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这什么都重要。

    看着如意那肯定的没有一丝怀疑的眼神,无心的心里一紧,皱了皱眉头。他有点责怪自己刚才的心生慈悲了,原本他可以一刀结果了黑衣年人的,可是他犹豫了,一时的善念差一点酿成了大祸。

    “你一直在假扮皇?”如意疑惑的看着无心问道。看着大帐之的情景,没有了皇的踪影,还有那件被随后扔到一边的龙袍,冰雪聪明的如意似乎一下子全都明白了过来。

    无心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这件事牵扯了太多的人,以防走漏消息,所欲没有告诉你,不怪我吧?”他知道,这几天如意一定又因为自己担心坏了,他好像总是让她放心不下。

    如意再一次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只要你没事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声音很温柔,温柔的似乎可以化掉天下任何男人的心,可是这份温柔却只属于无心一人,永远不会改变。

    正在这时,一阵打斗之声传来,众人这才想起来,还有俩个人没有决出胜负,依旧苦战在一起。武当掌门青木道人和雁门王呼延灼烈,俩个各自称得是一方霸主的人。

    其实论实力来说,青木道人的武功要呼延灼烈的武功高了那么一点,可青木毕竟是道家之人,并不能像别人一样毫不留情,所以交起手来可能畏首畏尾,一直持续到现在,纠缠到俩个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动作慢的像是一对正在互相切磋武艺的朋友。

    无心看了一眼场,向一旁的龙新月看了一眼,他已经不想再继续耽搁下去了,原本所有的事一直都在自己的计划之,可是没想到最后却让七贤王再一次逃掉,他心里很烦闷,不想再看到双方无休止的纠缠下去。

    龙新月会意,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向最后的一处战场走去,缓缓靠近正在背对着自己的呼延灼烈。

    “道长,您可以休息一下了,这里交给在下吧。”龙新月走到场,提高了嗓音说道,他并没有趁机偷袭呼延灼烈,与青木合力对付,他不屑那么去做,这是他做事的风格,所以他才配做血刀无心的朋友。

    青木道人听到龙新月的话,很快便掠到了一边,似乎心早已经有了退意,因为这里已经死了够多的人了,更别说这场战争了,不知道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龙新月,双手抱拳,点了点头。

    龙新月看了一眼青木,点头笑了笑,对于他来说,早来晚来都一样,不管怎样他都会全力以赴,面对敌人,他不会手下留情,但是他也能理解青木,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呼延灼烈这时候也转过了身,看向了身后的龙新月,眼神瞬间冰冷到极点,面对这个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他恨不得喝血吃肉。事已至此,一切都已经结束,这一仗他们败了,败得彻底。

    面对死的死伤的伤的局面,他已经了无生趣,他知道失败意味着什么,即便他今天能够逃出这里,等待他的也势必会是亡命天涯的日子,因为朝廷不会放过他,这里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投降吧。”龙新月看着呼延灼烈,缓缓的说道。事已至此,他觉得呼延灼烈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再挣扎也不过是添了一具尸首罢了,改变不了结果,所以他倒更希望呼延灼烈能够认清事实,主动投降,也为自己省了一份力气。

    呼延灼烈听了龙新月的话,脸的表情更加愤怒,只见他冷冷的瞪着龙新月,大声的吼道:“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你杀了我,在我呼延灼烈的一生,从来都没有投降二字!何况我还没有为我的儿子报仇,你别白日做梦了!”

    说着提着那把沉重的似乎连他自己都拎不动的青龙偃月刀缓缓转过了身,正对着龙新月,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别怪手下无情了。”龙新月摇着头说道,接着便向呼延灼烈缓步走去,轻松自如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与人决斗,也许是他太自信了吧,根本没有将此时的呼延灼烈放在眼里。

    “放马过来吧!”呼延灼烈咬着牙,瞪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龙新月,狠狠地说道,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最后一次的交锋。

    可是龙新月实在是走的太慢了,散漫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出来决斗的,更像是在闲逛。呼延灼烈原本已经提起了所有的力气,等着发出最后一攻,可是左等右等对方是不过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伤自己的士气。

    “杀!”突然一声怒吼,然后看到呼延灼烈主动向龙新月冲了去,似乎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再等下去真的泄气了。

    而在呼延灼烈移动的瞬间,原本闲庭信步的龙新月突然也加快了速度,迎着呼延灼烈冲了去,速度呼延灼烈更快,更猛!

    一阵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紧接着看到呼延灼烈的大刀已经呼啸着迎着龙新月的头顶当头劈下!气势如虹!

    可是龙新月的身影却像是鬼魅一般一闪即逝,恰好躲过了大刀的攻击范围,差之毫厘,瞬间已经冲到呼延灼烈的面前!太快了,太快了,快到呼延灼烈连一丝眨眼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轻松躲过自己一击的龙新月已经闪电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呼延灼烈大惊,急忙收住了前冲的脚步,急忙向后退去,同时用力将挥出的大刀收回。

    而此时,龙新月也已出招,平淡无,信手拈来的一拳,却似乎闪电更快,直接向呼延灼烈的胸前攻去,眨眼即到。

    呼延灼烈大惊,急忙将大刀收回,一手抓着刀柄,一手推着刀身,护在了自己的胸前,打算硬接着一招。他也只能硬接,因为龙新月太快了,快到呼延灼烈没有时间做出其他的动作。

    一声清脆的铁器断裂之声,夹杂着一声绝望的闷哼响起,紧接着便看到呼延灼烈急速向后倒飞了出去,那把气势如虹的青龙偃月刀也脱手而飞,而且早已经断为俩截。

    身在半空的呼延灼烈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抽搐了几下,逐渐归于平静,死一般的平静,为自己的失败划伤了完美的句号。

    呼延灼烈死了,死在了龙新月的铁拳之下,死在了正义的金戈铁马之下。也许直到之后临死的前一秒,他都没有一丝悔悟,但至少用他的结局告诉了那些已经或者正在心怀二心的人一个道理:天威浩荡,不可轻易触碰,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所有的一切终于结束,一场牵扯了太多人,也让太多人为之疯狂的叛乱之战终于结束,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

    但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又会不会是另一场杀戮的开始,像逃不掉的宿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