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被动的承诺
    人生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人和事,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以为的样子,也永远不要觉得你认为的东西一定就是对的,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多事原本就存在着太多不可预估的变化。最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要犹豫。

    正当无心打算彻底结束一切的时候,却有人突然半路杀出,拦住了无心的去路,看来还是有人不想七贤王就这么死了,不知道是太过忠心还是因为七贤王那早已被自己丢弃的身份。

    看到突然出现挡住自己去路的二人,无心眯了眯眼睛,脚下没停,正打算出刀,可是却看到眼前人影一闪,又有俩个人冲了出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俩条人影突然闪现,冲到了无心的近前,分别攻向了挡在无心身前的那俩个人。正是战英和龙新月,他们是来为无心扫清阻碍的。

    而最开始突然冲出来的那俩个人,一个是七贤王的死忠侍卫统领宫九,另一个则是那名自始至终都神秘兮兮的黑衣中年人。二人一个挡在了七贤王的前面,另一个则挡在了无心的前面。看来,活着的七贤王要比死了的七贤王更有用,更有人愿意为了他而拼命。

    随着俩声闷哼响起,挡在无心和七贤王之间的宫九和黑衣中年人几乎是同时受到了重击,他们太在意七贤王的安危了,却忘记了自己,就在他们拦下无心的瞬间,紧随其后的战英和龙新月已经赶到,并且同时击中了拦路的二人。

    只见挡在七贤王身前的那名黑衣中年人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踉跄着向后退了俩步,单膝跪在了地上,攻击他的是战英。而站在无心面前的宫九,却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嘴角不断的向外淌着鲜血,攻击他的人是龙新月。

    看到二人都已倒下,无心正要继续向前,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被人抱住,根本不能移动分毫,不由得低头看去,发现原来是宫九正用自己的双臂死死地将无心的脚踝缠了起来,这似乎是他身体里剩下的最后的全部力气。

    “放开!”无心低下头看着狼狈不堪的宫九,咬了咬牙,冷冷的说道。

    可是宫九听了无心的话却无动于衷,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死都不会放手。没有想到宫九竟然对七贤王如此忠心,能有这等忠心耿耿的手下,也算是一种幸运,而且有时候这种幸运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

    “找死!”无心怒喝了一声,正打算对宫九动手,以此来强行挣脱宫九的阻拦,可是却突然听到了门口传来的一个声音。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一声大喊从门口的方向传来,喊话的人是坐在躺椅之上的东方绝。随着他的话音刚落,站在他身边的四名黑衣剑客已经有两人冲了出去,转瞬之间已经冲出了门外。

    随着话音,众人扭头向门口看去,却不由得全都皱起了眉头,因为因为刚才七贤王瘫倒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滩鲜红的血迹留在那里。七贤王逃了,在众人注意力转移到宫九和黑衣中年人身上的时候,七贤王竟然爬了起来,悄悄的遛出了大帐。

    无心看着刚才七贤王躺着的那块地方,眉头紧皱,面色阴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原本他以为这一切今天就可以结束,所有的一切都将过去,可是没想到却再一次出了纰漏。

    正在这时,大帐的门口冲进来俩个人,一男一女,正是南宫楚和如意。南宫楚一直留在如意的身边保护着如意,即便外面已经喊杀声震天,因为他深知如意对无心来说意味着什么,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如意不能出一点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当然,如意对于他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原本二人一直躲在离大帐较远的一处帐篷之中,直到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小,如意再也躲不下去,执意要来看一看,因为她觉得无心今晚一定会出现。果然,她猜对了,一进门就看到了脸色阴沉的无心。

    当如意看到站在大帐之中,嘴角还残留着一丝鲜血的无心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终于释怀的神情,同时心里一紧,不知道无心伤得重不重。没有再多想,拔腿就要向无心冲去,可是却被南宫楚一把拉住,向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因为很明显还有未解决完的事。

    如意看向了大帐空地之中的俩名敌人,也看到了趴在无心脚下的宫九,犹豫了一下,缓缓收回了脚步,与南宫楚站在了一边。他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定跑不远,我这就去追!”龙新月看了无心一眼说道,他有点自责,因为如果他多留心一点的话,宫九是不可鞥突然冲到无心身边横加阻拦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帮无心把七贤王追回来。

    同样一脸歉意的除了龙新月,还有一旁的战英,二人都没有想到宫九和黑衣中年人竟然会同时拼死保护七贤王,而且甘愿不惜一起代价。

    “不用了。”无心淡淡的说了一句,制止了正要追出去的龙新月,然后咬了咬牙说道:“我刚才已经答应过他,如果三招之内杀不了他,我会让他多活一些时日,但是用不了多久我会亲手杀了他!”

    无心在最后动手之前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既然说了他就要说到做到,这就是他和七贤王的差别,虽然他和七贤王几乎是一样的人,都是这个固有世界的麻烦制造者,但是他不想跟七贤王一样,为了报仇可以背信弃义,不择手段。

    “你们不用追他了,我才是红羽的幕后首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指使的,他只是受到了我的蛊惑,才想到与当今天子争夺皇位的,要杀你就杀了我吧!”趴在地上的宫九扬起了头,看着无心说道,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哀求。

    无心看着自身难保的宫九,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笑,都到这时候了,宫九竟然还在想方设法 想要保住七贤王,无心真的想不明白七贤王到底哪里好,竟然让宫九如此卖命。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吗?”无心看着脚下的宫九,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不管你们谁是红羽的首脑,我都会杀了你们,这是早已注定的结局,你以为你今天保了他他就能活吗?”

    “这一切已经让太多人失去了一切,就此罢手不行吗?我们输了,是我们认输了还不行吗?难道非得杀光所有人你才会甘心吗?”宫九扭曲着脸说道,有点激动。

    无心听了宫九的话,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晚了。”

    话音未落,握在手中的血刀轻轻向下一挥,从宫九的脖颈之处一闪而过。紧接着便看到宫九抽搐了一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了。他的脖颈之上,一道淡淡的血印逐渐扩散,越来越真,越来越深,紧接着鲜血溢了出来,湿透了全身,也湿透了身下的地面。

    宫九死了,没有一丝挣扎的死了。无心的那一刀,瞬间切断了他的咽喉,也切断了他的经脉。作威作福的贤王府侍卫统领,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走的消无声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为他的死感到一丝伤心难过。

    无心没有再看宫九一眼,缓缓走到了依然单膝跪在地上的那名黑衣中年人身前,冷冷的再一次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淡淡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在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见过此人,可是心中却总感觉对方身上有什么东西是自己见过的,熟悉的,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黑衣中年人苦笑了一下,皱了皱眉,抬起头看着无心说道:“一个无名小卒罢了,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也许我命中注定会遭此一劫吧,这是报应。”黑衣人并没有回答无心的问题,只是说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又或许他说的就是实话,也许他只是一个来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叫着一个并不响亮的名字罢了。

    “我不信一个无名小卒能有这么强的伸手,更不相信一个无名小卒会拼死保护一个原本注定要死的人。”无心看着黑衣中年人,淡淡的说道,他总觉得黑衣中年人身上有自己熟悉的东西。

    “既然已经注定要死,那又何必说出来玷污了他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阁下不必多费口舌了,动手吧。”黑衣中年人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似乎一下明白了很多,脸上布满了悔恨之意。

    无心皱了皱眉,转过了身,向着一旁的龙新月点头示意了一下,打算让龙新月动手。对于一个突然大彻大悟,没有了一丝求生意识的人,他已经懒得动手,他的刀只杀十恶不赦之人。

    可是就在无心刚一转身的瞬间,突然看到一旁的龙新月睁大了眼睛,惊呼道:“小心!”紧接着飞快的冲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无心猛然转过了身,以为对方是趁自己转身之际偷袭自己,可是转过身才看到,黑衣中年人并没有偷袭他,而是冲向了门口,打算逃走!可是南宫楚这时候已经一闪身拦在了大帐门口,挡住了黑衣中年人的路线。

    紧接着黑衣中年人突然转变了方向,向另一个出口冲去,那个之前被无心用血刀劈开的口子!而此时的如意就站在那道口子的前方!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原本人们都以为黑衣中年人真的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大彻大悟,可是没想到那只是一场戏,一场早已谋划好的戏。

    无心惊讶之余,一股无名之火瞬间充斥丹田,没有犹豫,紧随龙新月之后向黑衣中年人闪电般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