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八十章 燃烧
    永远不要试图去触碰一个人的底线,无论这个人是谁,是强悍,是软弱。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在乎的东西,都有自己的底线,如果有人胆敢触及这条底线,那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结局往往是歇斯底里的,是不遗余力的疯狂。

    宫九看到了无心看向自己的眼神,那种熟悉的眼神,也是心有余悸的眼神,上次见到这种眼神的时候,他失去了一只手。想到这里,忍不住将那只没有手的手臂向后靠了靠,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了别处。

    “不管今天结果如何,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杀了你!”无心看着宫九,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

    从无心在少林寺中看到宫九的那只断手的时候就已经一切都明白了,宫九就是那名救走蓝狐的黑衣人,由此便可以确定,七贤王就是红羽的幕后首脑,那个真正应该千刀万剐的人。

    “杀人不是用嘴的,等你真的杀了再说吧!”没等已经没有底气的宫九搭话,一旁的七贤王已经冷冷的说道。此刻他的内心是高兴的,虽然慕容雪临阵倒戈,但是却并没有大碍,反而折损了对方一员不可轻视的大将,这无疑是个意外收获。

    当然他也知道,这一切有一半的功劳属于外面那些明知是死却甘愿前来的手下,是他们先耗尽了慕容千鹤的气力,所以才会那么容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亲自来杀我?而是卑鄙的让我的徒弟来动手?”一声冷冷的嘲弄之声从大帐的门口传来,紧接着便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被四名黑衣剑客抬着。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风月谷谷主东方绝和他四名黑衣死士和管家屠宏,当然还有武当掌门青木、战英和龙新月。

    几人看到站在大帐之中的无心之后,全都现出了一丝惊讶,紧接着便明白了了个大概,只有战英不动声色的缓缓走到了无心的身边,似乎仍旧把无心当做皇上来保护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七贤王猛地侧身向后一旁看去,不由得皱紧了眉头,紧接着向一旁的东方宪看去,可是还没等转过头,突然便感觉腰间一阵剧痛,顿时豆大的汗珠瞬间滚落。

    也就在这同一时间,站在七贤王身边的呼延灼烈一掌拍在了东方宪的胸口,紧接着便听到东方宪闷哼了一声,身体直接向后飞了出去,仰面喷出了一口鲜血,重重的摔倒在地。他的那只断手上,赫然绑着一把带血的匕首!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

    “二谷主!”随着一声惊呼响起,一道灰色的身影闪电般冲到了已经倒在地上的东方启身边,正是风月谷的管家,妖刀屠宏。只见他冲到东方宪的身边的时候,立刻搭了一下东方宪的脉搏,紧接着皱着眉头看向了东方绝,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东方绝看到屠宏的表情动作之后,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他已经知道了结果。屠宏的那个摇头的动作,几乎是宣布了东方宪的死刑。一丝悲伤浮现在了东方绝的脸上,但更多的是愧疚。

    原本七贤王早就知道东方绝这次也跟着来了,由于忌惮武林各派这股史无前例聚拢的力量,七贤王无所不用其极,暗中指使东方宪杀了自己的师傅东方绝。可是七贤王不知道的是,东方宪早就弃暗投明,而且发誓要杀了七贤王,为自己的妻儿报仇。所以才会出现刚才的那一幕,而东方宪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灵魂。

    “我…终于可以去见他们娘俩了,我为他们报仇了……”东方宪看着将自己扶起来的屠宏,艰难的说道,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诉说着,嘴角不停有血水淌出来,呼延灼烈的那一掌,已经彻底震断了他的心脉。

    其实以东方宪的功力不至于如此,虽然剑法没了,但是内功还在,之所以伤得这么重,也许是因为他已经了无牵挂,一心求死,希望以这种方式来为自己赎罪,洗清自己的灵魂。

    “少爷,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屠宏看着呼吸越来越困难的东方宪,低沉的问道,问的直接,因为他知道东方宪不行了。

    东方宪苦笑了一下,眼眶中似有眼泪在打转,拼命的呼吸着浑浊的空气,眼神中带着一丝平静而又绝望的释然。然后只见他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东方绝,艰难的开口说道:“师傅…弟子不孝!让您老失望了…对不起…”

    东方绝听了东方宪的话,皱了皱眉头,心中不免有一丝心痛,原本东方宪是最喜欢的一个徒弟,可是造化弄人,却让他最喜欢的徒弟经历了本不该经历的一切。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却被屠宏的一声呐喊打断了。

    “二谷主!”屠宏呼喊着,不停的摇晃着东方宪的身体,可是此时的东方宪已经一动不动了,身体已经瘫软在了地上。

    东方宪死了,继慕容千鹤之后……

    东方绝闭上了双眼,仰天长叹了一声,然后猛地睁开眼看向了七贤王,冷冷的说道:“看来二十年之后你我的仇怨又加深了一层,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足足二十年!没想到你竟然躲在京城之中!”东方绝的双腿,就是当年在与刚以红羽首脑的身份出道的七贤王决战的时候落下的残疾。

    “输了就是输了,何必折磨了自己足足二十年?”七贤王看着东方绝,撇了撇说道。很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刚才东方宪的那一刺并不轻,虽然经过宫九简单的处理,但是依然有血渐渐渗出来。

    “卑鄙无耻,如果当年不是你暗中使诈,你我谁胜谁负还未可知,你没资格跟我谈输赢!不过论起卑鄙无耻,我东方绝甘拜下风!”东方绝怒睁着双眼,看着东方绝说道,似乎有点情绪失控,看来东方宪的死对他的打击不小。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在我这里没有卑鄙和磊落之分,只要能赢就行。你输了,那是说明你修行不够,注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你明明已经重新收服了你的徒弟,但为什么还要他继续回来?不就是想让他趁机杀了我吗?那你和我又有何区别?杀了他我易如反掌,他不过是我贤王府的另一条会咬人的狗罢了。”七贤王冷笑着说道,根本不在乎东方绝的冷嘲热讽。

    “那雁门王府是你的什么?雁门王世子又是你的什么?也是你的狗吗?利用他与紫菱公主成亲的的事来掩饰你犯上作乱的狼子野心?”这时候,一直站在人群后方的龙新月缓缓地开口说道。

    听到龙新月的话,第一个有反应的人是呼延灼烈,只见他转头冷冷的瞪着龙新月,沉声说道:“挑拨离间可以,但是不许你侮辱我的儿子!”说完之后突然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既然对方都回到了大帐,那他的儿子也应该回来了才对,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出现,心中不免一惊,急忙向大帐的门外望去。

    “不用看了,他已经被我杀了。”龙新月看着呼延灼烈,淡淡的说道,神态轻松。

    “你说什么?”听到龙新月的话,呼延成碧瞪大了眼睛,盯着龙新月沉声问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已经听到了,下次应该给他多找几个像样点的师傅,不过,你好像没有下次了。”龙新月若无其事的说道,随后嘴角扬起了一丝鄙夷的冷笑。

    “你找死!!”呼延灼烈大喊了一声,竟然直接冲向了站在门口附近的龙新月,手中一把青龙偃月刀,呼啸着直接向龙新月劈去!今晚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这时候人们似乎才发现呼延灼烈这把赚足了眼球的兵器,也似乎想了起来,当年的呼延灼烈也是一员万军丛中取敌人上将人头的高手。

    “无量寿佛!”

    还没等龙新月有所动作,从进来到现在一直一言未发的青木突然冲了出去,迎向了大步冲过来的呼延灼烈。俩个人瞬间战到了一处,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胜负,没想到呼延灼烈的身手竟然如此了得,能跟青木道人不相上下。

    看到呼延灼烈已经动手,一直跟在呼延灼烈身边的那名黑衣中年人也开始移动脚步,打算向不远处的龙新月动手,为自己的少主报仇。可是还没等他走出俩步,一条人影已经闪电般拦住了他的去路,不是别人,正是六扇门总统领,战英!

    龙新月看到这里,不由得脸上现出一丝无奈,好像有人故意想和他争功一样,总有人半路杀出来。刚才不久之前敌方的人马还是己方的数倍有余,可是现在却突然变得有点分配不均了,不由得摇了摇头,将目光看向了站在七贤王身边的宫九。

    此时的宫九也已经跃跃欲试了,随着交战的人越来越多,谁都知道最后的决战终于开始了。而在现场这么多人之中,最想杀了对方的,除了双腿残废的东方绝,就剩下无心、七贤王以及宫九了,以一敌二,也许还能有一丝胜算。

    可是没等宫九动手,已经有一个人缓缓的走到了他的对面,与他相对而立,俊美的脸颊之上带着一丝轻蔑,闲庭信步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赶集一样。这个缓步而来的人,当然就是龙新月,这一次他学聪明了,主动找上了一个对手。

    二人刚打了一个照面,谁都没有说话,便直接冲向了对方,似乎这是一场早就约定的决斗,就好像彼此都嫌来的晚了一样。

    在场双方,除了东方绝和自己的手下之外,就只剩下无心和七贤王了。只见俩个人都互相看着对方,一动不动,但是四目相对的眼神之中已经开始了一场针锋相对的较量。

    空气似乎都已经凝结,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今晚注定要有一个人永远倒下……

    这同样是一场等了二十年的决战,终于在这一刻狭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