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心
    世最难猜的,也许并不只是女人心,而是人心本身,不管男人女人。因为这世有太多的人东西能够改变一个人,很少有人能一个将自己的心坚持不变,这样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能将有情强化到无情的人。

    慕容雪的出现,对无心来说是一个意外,他知道慕容雪想杀了他为自己的哥哥报仇,可是他没想到慕容雪会这么执着,甚至这么不惜一切代价。可是转念一想他也能明白,因为如果有一天是如意离开了自己,自己应该会慕容雪更加的疯狂。

    七贤王看着一脸惊讶的无心,心终于有了一丝畅快,因为他终于赢了半招,不至于一败涂地。紧接着他便看向了慕容雪,冷冷的说道:“现在,你的仇人站在你的面前,看你敢不敢杀他了!”

    慕容雪始终半低着头,她知道无心一直在看着他,所以她不敢抬头,因为她不想看到那双失望的眼睛。直到现在,她都无法忘记曾经跟无心一起经历那一幕幕,尽管她知道自己永远也走不进无心的心里,尽管他知道无心亲手杀了自己唯一的哥哥。

    “动手!”看到慕容雪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旁的七贤王沉下了脸,沉声说道。他要亲眼看看无心怎么对付这位曾经的红颜知己,这是他把慕容雪一直留在身边的原因。

    听到七贤王的话,慕容雪咬了咬牙,像是终于做出了决定,抬起了头,看向了对面的无心,缓缓的走了出来。

    “没想到吧?最后是由我来杀你,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等得我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慕容雪边缓缓的向无心走去,边轻声说道,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说着连她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无心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我当然记得,一直都记得,我说过,如果你想杀我,我不会还手,如果你觉得杀了我你能够好受一些,那你尽管来吧,”这是他早给过慕容雪的承诺,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欠下的,虽然他并没有真的做错过。

    慕容雪突然笑了,笑得有些悲凉,有些沧桑,只见她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好,希望你不要怪我。”随着话音,慕容雪已经缓缓的抽出了缠在腰间的皮鞭,继续向无心走去。

    在这时,正在缓缓向无心走近的慕容雪突然猛地转身,手腕一抖,皮鞭闪电般袭向了身后的七贤王!速度飞快!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一突然转变惊呆了,没有人想到慕容雪真的要攻击的人竟然是七贤王!连无心也没有想到,因为一切看起来像是慕容雪在跟自己做着最后的告别,但没想到慕容雪真正想杀的人竟然是七贤王。

    原本一脸幸灾乐祸笑容的七贤王吃了一惊,眼看着皮鞭呼啸而至,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紧接着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毫不顾忌的抓向了迎面而来的皮鞭!这又是一个令人没有想到的变化,没想到七贤王竟然想要赤手空拳的接下慕容堂赖以成名的绝技。

    然而讽刺的是,七贤王竟然真的做到了,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看到每天进出宫的那个七贤王,而忘记了曾经战功无数的七贤王。之所以能立下那么多的战功,是因为七贤王自己本身是一个身怀武功的高手。

    只见呼啸的皮鞭,竟然被七贤王轻松的一把抓住,好像他的那只手根本不是肉做的,而是铁打的。

    “找死!”七贤王狠狠地从牙缝之挤出了俩个字,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也在这时,站在七贤王旁边的宫九和那名黑衣年人同时冲了出来,也许二人谁都没想到对方也会第一时间冲出来,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但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向皮鞭已经被七贤王抓住的慕容雪冲去。俩个大男人,而且是武功高强的大男人,竟然同时向一名女子展开了攻击。

    不!虽然二人是同时冲出,但是黑衣年人却在途突然转变了方向,直接向站在慕容雪身后的无心冲了过去!

    原本无心看到慕容雪被挟制,正打算前营救,可是突然看到宫九和黑衣年人同时冲了出来,然后便看到黑衣年人直奔自己而来,而宫九却冲向了慕容雪!心不免焦急万分!

    黑衣年人似乎早有准备,没等冲到无心的近前,便已经狠狠地挥出了一拳,攻向了无心的面门!一双布满老茧的拳头,夹带着呼呼风声,眨眼即到!

    无心咬了咬牙,心系慕容雪的安危,没有保留,全力挥出一拳迎向了黑衣人的拳头,顺势向慕容雪的方向移动!

    慕容雪看到宫九冲向自己,大惊失色,急忙想要将被七贤王握住的皮鞭拽回来,可是却发现根本拽不动,来不及多想,急忙送开了皮鞭向后急退,可是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宫九已经闪电般袭到!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黑影从大帐门口闪电般冲了进来,没有片刻停留,直接冲向了正向慕容雪攻击的宫九!随着人影一闪而过,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随着躁动的空气,弥漫在了大帐之。

    正在前冲的宫九突然感觉到脑后生风,一股强大的力量伴随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向自己袭来,来不及多想,身体向一侧快速闪开,同时用力握住了手的判官笔,狠狠向身后刺去!

    同一时间,七贤王也发现了突然冲进来的黑影,没有犹豫,手腕一抖,握在手的皮鞭狠狠地甩了出去,抽向了黑影的后背!眨眼即到!

    同一时间,三个声音同时响起!皮鞭在空抖动的声音,拳头相交的声音,还有一声痛苦透着一丝释然的闷哼!

    紧接着,便看到场已经发生了变化。那名冲向无心的黑衣年人已经连退数步,回到了七贤王一方的阵营当,那只刚才攻击无心的手此时已经背在了身后,正在不停的颤抖,五指似乎已经不能弯曲。

    宫九也已经退到了一边,但是握在手的判官笔已经沾染了鲜血,血水正在一滴滴向下滴落。看样子他成功躲开了偷袭,也成功重伤了对手。

    而那名突然冲进来的黑影,已经重重的倒在了地,全身布满鲜血,大小伤无数,尤其是背后的那一道深深地血痕,还有腰侧的那道伤口,正在不住的向外冒着鲜血,其他地方只是轻伤,唯有这俩处是硬伤,足以致命的硬伤!

    紧接着,便听到原本呆立在当场的慕容雪突然凄厉的惊呼了一声,冲到了黑影的身边,直接双膝跪地,痛苦的将倒在地的黑影抱住,惊慌的用手不停的捂着黑影身那个正在流逝着生命的伤口,有点手足无措,带着绝望的哭泣。

    “爹!你没事吧爹?!”慕容雪慌乱的看着躺在地的黑影,不停的摸索着黑影的布满鲜血的身体,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在寻找一丝可能存在的生机。

    无心随着慕容雪的哭声,也看到了那名突然此时已经重伤倒地的黑影,不由得睁大了通红的眼睛,脸色更加的苍白。他已经认出了来人,正是慕容雪的父亲,也是他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武林盟主,慕容千鹤。

    “爹,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任性,不该认贼作父,我求求你不要有事,我答应你,答应你以后乖乖待在你的身边,求求你…”慕容雪悲痛的看着脸苍白,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慕容千鹤,哽咽着说道。

    “傻女儿,爹从没有怪过你,因为爹知道我的雪儿心里在想什么……爹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江湖险恶……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对错,何必要将自己置于两难的境地,错不在你,都是爹错,都是爹的错……”慕容千鹤艰难的说道,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不住的穿着粗气。宫九的那一招,已经彻底刺穿了他的腰。

    “我知道了爹,我全都知道了,求求你不要有事,我答应你,以后永远留在你的身边,好不好?好不好?”慕容雪哭泣着说道,眼泪已经遮住了自己的视线,痛苦和悔恨布满了那张绝望的脸庞。

    慕容千鹤颤抖着,拼命的扭头看向了慕容雪身后的无心,几乎拼尽了全力,缓缓的说道:“原谅…她,替我照顾……”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目光呆滞,一动不动,连最后的一句临终托付都没有说完。

    发现自己的父亲突然没有了动静,慕容雪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震了一下,悲痛的呐喊了一声,一把将一动不动的父亲搂进了自己的怀,她知道,他的父亲走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一直在满世界的找她,但是倔强的她却一直不愿意出现,是因为她还无法面对过去,面对自己的父亲和杀死自己亲哥哥的凶手还能成为朋友。可是现在她突然后悔了,后悔自己之前的任性,后悔自己曾经迷失了自己,分不清善恶。

    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了,谁都没有想到慕容千鹤会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而且是真的离开,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无心缓缓的将目光从身体已经开始僵硬的慕容千鹤身移开,看向了对面手握着判官笔的宫九,眼神冰冷,一丝淡淡的血丝在眼眶慢慢扩散,牙齿咯咯作响,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瞬间扩散,弥漫在整个大帐之……

    慕容千鹤的死,足够突然,也足够彻底激怒血刀无心……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