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瞒天过海
    无论是官场,还是江湖,到处都存在着尔虞我诈,真假难辨,永远都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因为那些也许并不是所有都是真的,否则等待你的只有绝望跟死亡。

    借着营地篝火的余光,龙新月看清了来人,人群的人明显分为了俩种人,但却是来自一个组织,那是蓝狐和血影,是红羽的杀手!

    龙新月来不及多想,仰天长啸了一声,向里面的人发出了示警,然后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气势汹汹的人群,很快便与红羽的杀手纠缠在了一起。

    可是红羽的杀手似乎并不愿意恋战,留下了一小部分人对付龙新月,其他人绕过了已经开始交手的双方,飞快的向兵营里面冲了进去,看样子他们是有备而来的,目的十分明确。

    营地已经有人听到了龙新月的示警,从不同的方向冲出来几个人,很快拦住了杀手的去路。虽然只有几个人,但是却将红羽的几十名杀手全都拦在了皇的大帐之外,没有一个人能闯进去。

    从不同方向冲出来的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六扇门总统领铁雄,武林盟主慕容千鹤,还有风月谷老仆妖刀屠宏,放眼江湖,这三人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想从这三个人的人防线冲过去,恐怕这点人还不够格。

    龙新月趁着空隙看到了身后的情景,终于松了一口气,有这三个人守在皇的大帐外,安排一直卫队都管用。想到这里,手底下再无余力,全力迎向了敌人,打算速战速决。

    可是在这时,龙新月突然感受到了身后的一丝强烈的杀气,杀气之似乎还带着些许恨意,紧接着便听到耳后生风,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后脑袭来!

    龙新月不敢怠慢,急忙挥拳击退了俩名杀手,迅速向前方连窜了俩步,然后转身向身后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绿色劲装,面相冷酷的青年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长得不能再长的弯刀,正在冷冷的看着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阁下应该是雁门王世子呼延成碧吧?”龙新月笑了笑说道,但是眼睛却丝毫都不敢放松,紧紧地盯着那把形怪状的刀,双拳之暗积蓄着力量。

    没错,这个突然现身的人,正是雁门王世子,呼延成碧,原本他以为对方躲不过自己的全力一击,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深不可测,轻松躲过了自己的杀招。只见他冷哼了一声说道:“原本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但既然已经知道,那你该记得,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下!”说到最后忍不住用力挥了一下手的弯刀,一股凌厉的刀气直逼龙新月。

    龙新月稍一侧身,躲过了那道凌厉的刀气,收起了脸的那丝玩笑,也变得深沉了起来,然后缓缓的问道:“你们已经必败无疑,何为要做无谓的挣扎?这样下去只不过会让更多人为你们送命而已。”他希望对方能够明白现在的局面,也能看得清结局,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可是呼延成碧却根本不买龙新月的帐,没有再说话,闪电便提着巨型的弯刀冲向了无心。

    二人很快便战到了一起,同样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同样深不可测。刚一照面,俩个人便打的难解难分,招招惊险,你来我往。

    大帐之,皇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卧榻之,隔着屏风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听着从大帐外传进来的打斗声,眉头微皱。在这不安的夜,似乎所有人都没有睡意,都在等着天亮,等着所有的一切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改变。

    正在这时,门口缓缓走进来四个人,四个一看便知道不同凡响的人,虽然隔着屏风,可是皇早已经看了出来,几人并不是己方的人马,紧接着他却笑了,因为他的计划成功了,敌人真的钩了。

    四个人走进大帐之后便停下了脚步,看着立在面前的屏风,看着屏风后面那条熟悉的身影,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看来你已经打定主意要一条道走到黑了,已经无药可救。”皇看着屏风对面的四个身影,缓缓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在说谁,而且相信对方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事已至此,我别无选择,总要有一种方式来结束,也许做不了皇帝,但我可以杀了你,让你也做不成!”四个人的其一人大声的说道,情绪激动,带着一丝愤慨。

    这突然出现在大帐之的人,正是七贤王,雁门王,还有宫九和那名一直跟在呼延成碧身边的黑衣年人,刚才说话的那人是七贤王。

    “你以为我真的会留这么一个空城等着你来杀我?而且你觉得自己真的能杀了我吗?”皇缓缓的从卧榻之站了起来,冷漠的说道,从这一刻起,他与七贤王之间那丝原本存在的兄弟之情彻底决裂,谁都不希望一个叛徒做自己的弟弟,而且这个叛徒所骗的人还是自己。

    听完皇的话,七贤王忍不住皱了皱眉,不由得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神警惕。可是转瞬之间又变成了一脸的怒意,觉得自己被皇帝戏弄了,他想不到对方还有什么没使的牌。连麒麟军都派出去了,还能有什么。

    “你以为你可以吓得住我?我不信你还有后招,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你。”七贤王咬着牙说道。曾经的兄弟,此刻竟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皇突然笑了,看着七贤王说道:“等我亮出底牌的时候我怕你经受不住,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的皇,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趁现在还有机会。”没等七贤王说话,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呼延灼烈冷冷的说道,声音带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皇沉默了半晌,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你,七贤王,我的贤弟,你是红羽的幕后主使吧?当年的铁捕秦风也是因为知道了这点而让你派人杀了的吧?”

    听到皇的话,七贤王忍不住愣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原本已经跟这次叛乱没有太大关联了,他不明白自己的这位皇兄为什么这时候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而且深处皇宫的皇帝又怎么知道红羽是什么。

    想到这里,七贤王突然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屏风后面的皇,不确定的问道:“难道,秦风是你特意派去调查我的?二十年前你怀疑我了吗?”这句话一出口,一切的问题都已经解开,他已经不打自招了。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红羽的幕后黑手,也是杀害秦风的真正凶手!心计如你这般深沉,简直是朝纲之不幸,亏你还自称贤王!”皇仰天长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你我彼此彼此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又何尝真正的信任过我?这都是你逼我的!”七贤王狰狞着面容,咬着牙说道,眼神充满恨意,他早已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分不清善恶对错。

    “逼你?有谁逼你利用红羽的杀手残害那么多人命?有谁逼你杀了秦风一家三口?又是谁逼你将江湖搅得血雨腥风?妄想一手遮天?又是谁逼你不顾天下苍生,为了一己私利将生命视作儿戏?”皇忍不住问出了一连串的逼问,他要看看,面前的这个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人到底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听了皇的一连串问话,七贤王突然皱紧了眉头,眼神带着一丝疑惑,不由得向前跨了俩步,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一直在装神弄鬼的人很可能并非是皇。

    “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我也曾一直在问自己,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要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有些事,既然做了,必须要付出代价,无论十年还是二十年之后。”皇一直扬起的头已经落下,透过屏风,同情的看着自始至终都闷在鼓里的七贤王,眼神冰冷。

    七贤王越听越觉得不对,于是不再犹豫,一脚将挡在自己与皇之间的那扇屏风踹倒,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皇,然后整个人不由得后退了俩步,惊恐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这个一身龙袍,但却并不是九五之尊的少年,眼神充满不敢置信,不甘,怨恨,五味杂陈。

    “怎么会是你?真正的皇呢?他在哪儿?你杀了他?!”七贤王不停的摇着头,不停的问道。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为了报仇什么都肯做?”少年说着缓缓的伸手揭掉了套在自己身的龙袍,露出了里面的那身久违的黑色斗篷,漆黑的斗篷,苍白如雪的脸,还有那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在手里的锈迹斑斑的刀。

    没错,这个假扮皇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无心,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没有人想到,一直卧病在床的皇居然是无心在假冒,所以才会一直装病,避不见客吧。可是现在明白这一切好像已经晚了。

    七贤王苦笑着,脸带着一丝无奈,无奈之又透着一丝怨恨,一手指着无心,冷笑着说道:“你以为你有多么高尚?你跟我一样,都是沉浸在仇恨之 的人,你杀的人不我少,你我都是为了报仇不择手段之人,不需要你在这里教我!你还不够资格!”

    无心看着眼前已经情绪渐渐失控的七贤王,嘴角一丝冷笑一闪而过,然后淡淡的说道:“没错,曾经我确实因为仇恨而迷失过,但那已经是曾经了,现在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现在我杀你,不只是为了你我之间的仇怨,更是为了天下苍生。”

    听了无心的话,七贤王忍不住笑了,笑得很惨,表情扭曲,不知道是因为无心所说的话让他觉得可笑,还是因为觉得他自己本身是一个笑话,一个苦心经营了数十年,最后却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手里的笑话。

    世事无常,有果有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