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网恢恢
    有些事,一旦做了,没有办法回头,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都已经没有退路。有些错,一旦犯了,注定要为此付出该有的代价,在错与对面前,没有任何辩解的理由。总有一些人,总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即使承担的结果是死亡。天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人可以逃得过这轮回。

    夜,渐渐变得越来越黑,一场终极之战即将拉开帷幕。这一战没有人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死,会不会再次出现一些阴差阳错的麻烦,但不管怎样,明天的太阳都会照常升起,不会发生改变,但至少今天过后的明天将会是朗朗乾坤。

    慕容决站在营帐之外,看着不远处被一层一层围住的皇的大帐,脸面无表情,但眼神却透露出他有心事,难解的心事。

    军师无良缓缓的从营帐之踱着步子走了出来,看到站在营帐外发呆的慕容决,缓缓的说道:“大帅,怎么了?”虽然嘴里询问着,但是眼神却不约而同的望向了不远处的皇大帐,眉宇之间同样带着一丝不解的疑惑。

    “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声音很熟悉?”慕容决皱了皱眉,淡淡的问道,没有回头。

    军师无良默默地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说道:“看来大帅也看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只有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之后再做辨别了,至少这里真的有叛乱之人,这才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事情。”

    慕容决眯了眯眼睛,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径直向营帐走去,边走边说道:“早点休息,准时出发。”然后便走进了营帐之,留下了军师无良一人。

    军师无良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看着不远处的那处大帐,陷入了沉思。

    子夜时分,一直浩浩荡荡的军队消无声息的从讨伐军大营之离开了,向着独龙山那条唯一山的路而去。走在最前面的是铁雄和东方启师兄弟二人带领的江湖人士,对于这种易守难攻的险地来说,由身怀武功的人来打开缺口会较容易一些,这时候轻功的高低显得异常重要了。

    也许是敌方已经料到了讨伐大军会在夜里进行偷袭,也许是因为求生的欲望驱使,讨伐大军刚一开始登山,双方短兵相接了,很快陷入了互相的纠缠厮杀当,战况从一开始变得异常惨烈,死伤不断。

    虽然敌方扼守着唯一一条生死相对的路,但是耐不住讨伐大军的声势浩大,尤其还是由以一敌十的江湖高手开路,战况很快便开始明了,叛军已经开始边打边退,虽然他们可以称得视死如归,但是视死如归不代表不会死。随着叛军越来越多的人倒下,讨伐大军已经渐渐的开始向山顶压去,但是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永远留在了这条生死路。

    独龙山顶的悬崖峭壁之,站着俩个人,七贤王和雁门王,俩个当今朝廷除了皇之外最只手遮天的人,此时却变得有些狼狈,听着山下越来越近的喊杀声,像是在默默等死一般。等着讨伐的大旗最终插在这处山顶,插进他们每一个人的心。

    “只恨我没有有机会再亲手杀了血刀无心!”七贤王紧紧地咬了咬牙,看着远处山脚下那处燃着篝火的兵营,脸充满着不甘和浓浓的恨意,大概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败得这么没有悬念,这么快。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雁门王瞪了七贤王一眼,看着这位曾经的老司,不满的说道。

    雁门王年少时便是七贤王的属下,当年一直跟在七贤王的身边四处征战,因此也慢慢的学到了很多带兵打仗的经验,所以后来因为不断累积的战功才被皇破格提拔成为雁门关守将,并赐予他王公贵爵,所以才有了雁门王这个称号。

    后来因为雁门王生性好战,很快便将关外平定,没有人再敢轻易挑衅,所以雁门王府和贤王府一样,也开始如日天,渐渐不受皇的控制。这时候七贤王找了雁门王,说出了自己隐藏了几十年的心思,希望雁门王助自己一臂之力夺下皇位,到时候雁门王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可以拥有自己所有想拥有的一切。

    雁门王冻动心了,但是他却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应,只说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自会给七贤王做出答复。直到在七贤王的有意无意的指引之下,皇开始越来越觉得雁门王府的危险,甚至已经有了先下手为强的打算,七贤王当然将这些消息一字不漏的告诉了雁门王,所以雁门王这才终于给出回复,愿意帮助七贤王登君王之位。

    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才会让那么多人死在这场由一己私欲牵动的恶战之。只是不知道如果雁门王知道这一切都是七贤王这些年来一直苦心经营并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之后,会作何感想。

    正在这时,宫九迅速的向山顶的二人走来,脸带着一丝挣扎之色。来到二人身边之后,宫九看着七贤王说道:“王爷,恐怕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对方的人数实在太多了,我们败了。”

    听到宫九最后的那句“败了”,七贤王眉头狠狠皱了一下,咬了咬牙,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或者说不甘心这样结束,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可是没想到最后竟败得如此一败涂地。

    “不过,”宫九分别看了看七贤王和雁门王,咬着牙说道:“也许我们还有最后一线机会!”

    听到宫九的话,七贤王和雁门王俩个人同时眼睛一亮,看向了宫九。只见七贤王双眼放光的看着宫九,大声的问道:“什么机会?”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宫九看着七贤王,认真的说道:“我们刚才擒获了对方一个人,从他的口得知,对方为了拿下我们,已经将所有人都派了出来,此时的敌方兵营,是一座空城,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留在那里保护皇帝,如果我们能杀出去,有机会冲到兵营之杀了他!”

    听完宫九的话,七贤王眼精光闪现,双拳紧握,似乎是因为太过于激动,嘴唇近似有一些颤抖。只见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大声说道:“好!算我做不了这个皇帝,他也别想做!”事已至此,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做皇帝了,但是让他输给自己最恨的人,杀了他还要让他无法接受。

    “算他真的只有一个人在兵营里,下面成千万的敌军正想着冲来杀了我们,我们怎么杀出去?难道要主动送门等着别人杀吗?”一旁的雁门王皱着眉头说道,说出了一个此时最现实的问题。

    七贤王冷笑了一声,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的万丈悬崖,咬了咬牙说道:“反正都是一死,何不冒险一试,摔死总被乱军杀死强!”

    “从这儿下去?”雁门王皱着眉头看着七贤王,惊讶的说道。那可是万丈悬崖,即使你有再好的轻功都没用,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几乎是不可能的。

    七贤王转头看着雁门王说道:“你我已经注定是败了,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最后再拼一次,说不定会死的没有这么窝囊。”说着便向山崖边走去,竟然想第一个纵身跃下。

    “等一下!”雁门王突然开口喊道,然后沉声说道:“算要下去,也不能这么下去,”说着转头看向了宫九,缓缓的说道:“你去召集红羽的人手,顺便叫成碧,既然要做最后一搏,那不妨筹码再加的大点,人多一点也可以编制一些简易绳索,算不能一直延伸到山下,至少落地的时候也能稍微不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

    宫九听了雁门王的话,立刻会意,转身原路返回召集人手去了,呼延成碧和红羽的人都在前方迎敌。一群被逼到绝路的人,竟然真的想从这万丈悬崖之一跃而下,为的只是死的时候能够不那么狼狈不堪,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失败者的悲哀。

    山脚下,兵营之,一个身影正依靠在一处营帐之,双臂环于胸前,正在看着不远处独龙山的那一点点火光,听着隐约随着风声传来的喊杀之声。一身青布长衫,一张白皙俊俏的脸庞,不是别人,正是龙新月无疑。

    龙新月之所以站在这里,不是闲来无事,而是他觉得今晚很可能会出事,他也知道这是皇诱敌之计,但是他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觉得保护皇是在保护无心,所以等到大军一走他从营房走了出来,一直站在这里。南宫楚并没有一同前来,因为保护如意的重任现在已经由南宫楚来负责,相遇龙新月,南宫楚似乎更适合当一个护花使者。

    时间一点点过去,山的喊杀之声似乎也渐渐的消逝不少,看样子战斗很快会结束,也许早有人等不及这一切早点结束了吧。

    正在这时,龙新月突然睁大了双眼,猛地站直了身体,眼神精光闪现,冷冷的盯着前方不远处,双拳不由得紧握,因为他看到了一群人,一群正火速向这里奔来的人。

    鱼儿终于钩了……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