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诱饵
    古人云,不见兔子不撒鹰,是说每件事的发生都有其根本原因,想要让一个人做一件事,那这件事的背后必须要有某些东西是这个人特别想要的,甚至愿意为了这件东西不顾一切。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被别人利用,了别人的圈套。

    第二天天一亮,讨伐大军便从少林寺开拔了,浩浩荡荡的人群跨过了漫山遍野的尸首,还有那一夜风干的鲜血,向着叛军溃逃的方向而去。

    离少林寺最近的驻军也已经赶到少林,与大部队汇合,加余下的武林人士,风月谷的人,武当的人,人数足有十五六万,竟然叛军刚开始的人数都多,即便现在叛军携原班人马来袭也无可奈何,更别说此时的叛军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是一场绝佳的反败为胜,没有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在大部队簇拥之间,有一辆巨大的马车,宽敞的足够容得下十几个人,一共八匹马在前方拉着,也不知道战英是从哪儿弄来的。而马车里此时乘着的人,正是准备御驾亲征的皇,虽然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但皇还是坚持要这么做,没有亲眼看到七贤王和雁门王的死,他不放心。

    在人群的最后方,缓缓前行着三匹马,马背骑着三个人,俩男一女,正是南宫楚,龙新月,还有如意。

    原本如意并不愿意跟来,声称自己要留在少林等待接连消失了几天的无心归来,后来经过南宫楚的苦口婆心的相劝,如意这才答应跟来,因为龙新月告诉她,无心很快会出现,也许出现在这讨伐大军之。龙新月是猜的,但是如意信了。

    大部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少林寺,追踪着叛军逃跑的方向而去,看起来叛军是想逃回关外,因为关外才是他们的天下。但是今天过后,天下将在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因为今天早皇已经下旨,命令朝廷各处军队密切注意自己的地界,凡是发现叛军踪迹者,不必禀报,直接将叛军拿下,谁要是杀了叛军首领,立刻官升三级,黄金万两。

    这是一个足够诱人的赏赐,没有人愿意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沉寂的天下突然开始躁动,像热锅的蚂蚁,所有人都在追查叛军的踪迹。离平定这场叛乱的时机已经指日可待,只是时间问题。

    很快,前方便传来了消息,已经发现了叛军的踪迹,有人打探到叛军余孽此时正躲在离少林寺数百里之外的独龙山。于是大军转变了方向,向着独龙山前进,原本以为叛军会逃回关外。

    其实雁门王原本确实打算带着残部向关外撤退,可是路程过半却突然收到了一个消息,远在千里之外的雁门王府连同兵营一起,全都被人一把火付之一炬了,大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将整个雁门王府的老巢烧的一干二净。所以,叛军才在途改变了路线,躲到了独龙山。

    独龙山,三面绝壁,只有一面是陡峭的山路,是一处易守难攻的绝地。而且野兽横行,连附近的猎人都不敢轻易去,因为稍有不慎便将尸骨无存。而叛军选择躲在那里,是为了抵抗皇率领的讨伐大军。

    很快,讨伐大军便抵达了独龙山,将下山的唯一一条路封死,准备慢慢折磨山的叛军,不时的派出小股兵力进行袭扰,让敌人始终处在高度戒备的紧张状态,而讨伐大军则在山脚下安营扎寨,似乎已经做好了看一场好戏的准备。

    慕容千鹤已经派出了几伙江湖人,分别对独龙山另外三面的绝壁进行查探,为了防止敌人狗急跳墙之下冒险从那三处绝壁逃生。

    在营地的正,已经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帐篷,专门供皇休息和指挥全局。慕容千鹤率领的江湖人士驻扎在大帐四周,成犄角之势。麒麟军在最外围,将整座兵营造的跟铁通一样。兵行在外,皇的安危是所有人最关心,也是最不容有失的。

    此时的皇大帐之,聚集着很多人,有麒麟军统帅慕容决和军师无良,风月谷谷主东方绝,武林盟主慕容千鹤和武当掌门青木,还有少林寺的达摩院首座无眉大师,还有六扇门总统领战英以及铁雄。各方势力的首领都在这里了,商讨接下来的剿灭之策。

    皇给每个人都留了一次献策的机会,众人众说纷纭,有提议用缓兵之计,慢慢将敌人耗到死的,也有提议带着所有人进行强攻的,也有提议进行劝降的,似乎并不能达成一致。

    看到所有人都争执不下,皇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道:“七贤王和雁门王能成今天这样的地位,不是靠运气,而是靠实力,永远不要把他们当做常人来看,夜长梦多,我们没有那么的时间浪费,为了不再出现任何差池,朕同意立刻对独龙山进行强攻,趁他们立足未稳,否则我们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众人听了皇的话,全都沉默了,都在仔细思量着这个强攻的可行性,既然皇已经做出了选择,没有人再敢提出异议。可是众人却不知道皇的心里是不是真的有底,觉得强攻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毕竟独龙山易守难攻,如果进行强攻,那势必又要有很多人要死。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皇内心的想法,众人也看不到皇现在是一副什么神情,因为此刻的大帐之,同样立着一块屏风,将众人与皇之间正好隔开。好像从少林寺那场突然的重病开始,屏风变成了皇的最爱,像成为了他的面具一样。

    “但是强攻之外,朕还要给他们抛一个诱饵,一个让他们自乱阵脚,主动送门来的诱饵。”正在这时,皇再一次开口说道,说出了一句让众人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的话。

    听到皇后面的鄂这句话,众人不禁互相看了看,似乎并没有明白皇所说的这个诱饵到底是什么。

    “皇,您指的诱饵是什么?”一旁的战英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可是眉宇之间的那丝挣扎显示出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朕。”皇透过屏风,扫视了众人一圈,缓缓的说道。

    “万万使不得!”“不行!”“请皇三思!”

    皇的话音刚落,反对声立刻此起彼伏,天下有谁敢拿皇的安危来做诱饵,恐怕也只有皇自己了。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眼看着皇做出这样的决策,这太冒险了,稍有不慎将满盘皆输。

    “那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将他们从山引下来吗?如果有,那朕可以接受。”皇看着众人,沉声说道,语气带着一丝不可拒绝的威严。

    “即使这样也不可以,太危险了,我们不能将皇陷入如此危险的鄂境地,恕微臣无法从命!”一旁的麒麟军统帅慕容决这时候也说道,而且态度强硬,在场的人里似乎也只有他敢用这种口气跟皇说话了。

    听到慕容决的话,其余的人也忍不住跟着附和了起来,统统说着这件事会带来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希望能将皇劝住。

    “你们想抗旨吗!?”皇突然站了起来,看着众人厉声喝道,看样子已经动怒。

    看到皇发飙,众人纷纷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似乎隔着屏风都能感受得到那丝龙威之怒。

    “对叛军而言,他们自始至终的目的都是朕,如果他们知道朕一个人在这里,以七贤王和雁门王的性子,一定会想法设法来杀了我,而且很可能会亲自前来,只要将他们引到这里并杀了,那叛军不攻自破,也不用真的强攻山了,可以避免多少人枉死?你们应该明白。”皇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次开口说道。

    “可是…”一旁的战英还要说什么,却被皇一摆手制止了。在场的所有人里,似乎属他脸的担忧之色最为明显。

    “不用可是了,朕已经决定了,今晚子时,对独龙山进行全面强攻,顺便将朕一个人留在兵营的消息放出去,朕相信,他们二人一定会亲自来杀朕。”皇声音冰冷的说道,已经下了最后的命令。

    众人不敢再有什么异议,只是不由得开始变得有些压抑,担心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如果对方真的敢来,那一定是倾其所有,不顾一切,如果因此而让皇有什么闪失,那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成为罪人,不但世人不会原谅他们,连他们自己都不会原谅他们自己。

    最后,在众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皇终于同意,将东方绝,战英,慕容千鹤这几个武功最高的人留下,对皇进行保护。剩下的人由慕容决和铁雄,东方启,东方白分别率领麒麟军和江湖人士在子夜时分发起总攻。

    最后一战终于要开始,天下也将从明天太阳升起之时发生改变。一张无形的巨,正在等着它的猎物悄悄钻进来……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