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御驾亲征
    穷寇莫追,这是古往今来的一条战场守则,一是因为夺路而逃的人往往是为了活命,而有些人为了活命也许会做一些不择手段之事,狗急跳墙的说法是这么来的。还有一层原因是因为慈悲,斩草除根有时候太过残忍,而太过残忍的人是会遭报应的,做事留一线是为了给自己积一点阴德。

    可是有些事有些人却不能有丝毫的心慈手软,否则是对自己的残忍。百足是蛇,死而不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越是邪恶的东西,越容易生根发芽,即使生存的环境再恶劣。

    当战英带着麒麟军首领来到皇的住所之后,皇似乎很激动,大概也是闻名已久却一直都是道听途说的缘故,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俩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眼神炽热,似乎很兴奋。

    可是麒麟军首领和那名手下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见到皇要行礼的意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皇,却什么都看不清,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那里。因为二人与皇之间隔着一样东西,一块屏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已经立了一块新的屏风。

    “二位,见到皇为何不跪?”一旁的战英皱着眉头,看着俩名老者压低了声音说道。虽然他也忌惮麒麟军的威力,可是对皇无礼是大不敬行为,与以下犯没有任何区别,在这一点没得商量。

    “老夫得先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皇,麒麟兵符在哪儿?”身穿漆黑铠甲的麒麟军首领缓缓的说道,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屏风后面的皇,始终没有移动过目光。

    战英一听老者的话,皱了皱眉,正要发作,却听到皇沉声说道:“战统领!”说着冲着战英招了招手,示意战英过去。

    战英瞥了一眼老者,快步向皇走去,虽然他忌惮对方,但并不代表他会因为畏惧而选择退让,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做了几十年六扇门统领的原因。

    等到战英走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皇伸手从怀掏出一块东西,放在了战英的手里,示意战英交给屏风之外的老者。

    战英犹豫了一下,不情愿的捧着那件东西,绕过了屏风,递到了老者的手,可是神情却异常不悦,似乎是因为有人践踏了他一直以来以命相护的东西,那是皇家的威严。

    老者接过了战英递给自己的东西,仔细一看,发现正是麒麟兵符,那只栩栩如生的麒麟与少林寺山下的那面大旗之的麒麟一模一样,连动作,神韵都一丝不差。

    看到这里,老者突然单膝跪地,膝盖重重的磕在了地,双手抱拳,低头说道:“麒麟军统帅慕容决,参见皇,微臣救驾来迟,望皇恕罪!”越说越显得有些激动,句句铿锵有力,似乎是一句已经准备了好久的话,久到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岁月。

    随着自称慕容决的老者跪下,一旁的另一名老者也跪倒在地,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激动,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微臣麒麟军军师无良,见过皇,救驾来迟,望皇恕罪。”

    “平身吧!”皇大手一挥,示意二人起身,似乎并不想让这俩个扭转局势的“恩人”跪的太久。

    慕容决和无良二人互相看着对方,面面相觑,像是实现了一件埋藏在心里好久的心愿一样,都从对方的眼神看到了兴奋和欣慰。也许相于期待出现的人,期待召唤的人更加的难熬,因为你毕生只有一个使命,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召唤的那种孤独的等待是没有人能够理解的。

    “朕怎么回怪罪二位,如果不是二位及时赶到,恐怕朕现在已经不能站在这里跟你们二人说话了,应该是朕要谢谢你们才是。”皇笑着说道,似乎心情也好了很多。

    慕容决听了皇的话,连忙抱拳说道:“皇折煞微臣了,保护皇是我们唯一的使命,算是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这都是我等应该做的,只是来晚了一些,让皇受惊了。”现在的慕容决,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异常的恭敬。

    “好了好了,此事不提了,来了好。”皇摆了摆手说道,然后看向了战英,话锋一转说道:“战况如何?叛军现在在哪里?”

    “启禀皇,叛军损失惨重,十万大军此时已剩不足俩万,早已被我方击溃,四散逃窜,已经不足为惧。”战英恭敬的说道,脸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七贤王和雁门王呢?”战英的话音刚落,皇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战英迟疑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说道:“现场太乱,并没有发现二人的踪迹。”经皇这么一提,他似乎才想起来战场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七贤王和雁门王的影子。

    皇沉默了半晌,这才沉声说道:“他二人不死,这场战乱还没有结束,除非我亲眼看到他们的尸首。”

    听到皇的这句话,一旁的慕容决和无良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见慕容决抱拳说道:“皇,这件事交给微臣去办,誓将这二人的头颅拿来献给皇。”看来他们已经沉寂了太久的时间了,刚才的那场仗还没有能让他们尽兴。

    “好!”皇大声说道,接着深吸了一口气,低沉的说道:“不过这一次朕要御驾亲征,朕要亲眼看着他们死在朕的面前!”从声音可以听得出来,皇对此二人的恨意已经深入骨髓,隔着屏风似乎都能看到皇此刻咬牙切齿的样子。

    “皇!”

    听到皇的这句话,在场的三人不约而同的齐声喊道,同时对皇的这个决定表示了担忧。

    “皇,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妄动的话恐怕有所不妥,请您三思。”战英抱拳说道,脸色凝重。

    “是啊,皇,现在还不清楚这二人到底是生是死,躲在什么地方,随军出征恐怕伤及皇龙体,望皇三思。”慕容决这时候才出言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不用说了,朕已经决定了,如果真的担心朕的身体,那你们现在应该行动了,早一点追查到那二人的行踪,明日一早,朕便会亲自出征讨伐逆贼!”

    在场的三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皇已经摆了摆手说道;“此事这么定了,都下去做你们该做的事去吧,朕累了,要休息了。”说着便不再理会三人,自顾自的回到了身后的卧榻之,缓缓的躺了下去,留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剩下的三人互相看了看,面面相觑,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外走去。临出门的时候,慕容决忍不住转回了身,借着屏风的边缘看了看背对着门口躺在卧榻之的皇,皱了皱眉,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想说,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摇了摇头迈出了房间。

    刚一出房间,战英叫来了等在门外的铁雄,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看到战英抱了抱拳之后迅速离开了,顺便带走了现场所有的捕快。

    战英布置给铁雄的任务,不说也可以猜的出来,当然是打探七贤王和雁门王的下落。在此时的少林寺之,要论追查什么人的行踪,大概没有人能够六扇门的人更轻车熟路了。

    “战统领,”慕容决这时候缓缓地走到了战英的身边,顿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无心的少年?”说着便静静地等着战英回答,看样子“无心”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重要。

    听到慕容决的话,战英笑了,然后缓缓的说道:“不止认识,而且很熟悉,今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来源于他的剿灭叛军的计划,一个连我都自叹不如的计划,包括麒麟军的出现,他都已经计划在了里面。”

    慕容决皱了皱眉,眼神闪过一丝惊讶,看着铁雄说道:“他早已经断定麒麟军会出现?那假如没有出现怎么办?”

    战英却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他并不能完全确定你们会出现,他在赌,赌麒麟军是一支为了使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军队,看样子他赌赢了。”

    慕容决再一次震惊,忍不住扫了一眼周围,看着那些分散在各处的“乌合之众”,皱着眉头说道:“你们那么相信他?如果我们真的不出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们应该已经看到了。”

    战英笑了笑,缓缓的说道:“说实话,一开始我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计划,可是随着一件又一件的事发生,我开始慢慢的信了,因为他总能做到一些让你意想不到,甚至天方夜谭的事,这是我们愿意陪他赌这场仗的原因,算最后真的一败涂地。借用他很少说,但却一直在做的话,为了天下苍生,大丈夫死又何惧!”

    听了战英的话,慕容决沉默了,好像突然又想起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骨子里透着一丝桀骜不驯的少年,想起了第一次的会面,想起了那身让人忍不住拍案叫绝的身手,不由得点了点头。

    万事无绝对。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看你愿不愿意为此而去努力。有时候也许你只多走了一步,便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谁又能知道,前方等待你的到底是绝望还是希望。

    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