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麒麟救驾
    信仰,信念更神圣,也更加不可动摇。,。信念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事态的发展而发生变化,甚至改变,但是信仰不会,因为信仰是可以让一个人终其一生去追随的东西,不论事态变迁,或者物是人非都不会改变,有时候在外人看起来可能会觉得有些愚昧或者病态,但也会情不自禁的心生敬佩。

    在看到那面迎风飘‘荡’的旗帜的时候,战英傻眼了,是真的傻眼了,这是他成为六扇‘门’总统领这么些年里第一次这么失态,这么哭笑不得的时候,也许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应该庆幸,应该欢呼雀跃,因为他看到了希望,可是他却呆呆的站在寺的一处较高的阁楼,睁大了双眼,近似看得痴了。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无心一直按兵不动是为了什么,是在等待着什么,那不只是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更是反败为胜的机会。他知道,传说的麒麟军真的存在,而且真的出现了,这么突如其来,这么神兵天降。

    正在寺‘门’之前苦苦坚守的慕容千鹤等人突然看到敌军后方一片大‘乱’,然后便看到了那面大旗,看到了敌军的‘混’‘乱’,听到了那一声声沉重的几乎能击碎在场所有人心脏的脚步声,有点‘摸’不着头脑了,没有人知道是谁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还能雪送炭。

    正在这时,一声震天响的大喊从后方传了过来,传进了原本已经心如死灰的众人耳,听起来像是这世间最好听的声音,犹如楚楚动人的美人"jiao chuan",听起来是那么的让人血脉喷张。

    “援兵到了!大家随我一起杀出去!杀光他们!”声音由远及近,但却不是美人,而是战英,脸‘色’通红,神情‘激’动的战英。然后看到他越过了人群,像是一只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冲向了已经自‘乱’阵脚的敌人!

    紧接着,所有还活着,还能动的人,歇斯底里的呐喊了一声,紧跟在战英的身后,向着惊慌的敌人冲了下去,将所有的绝望,挣扎,无奈,仇恨,统统凝聚在了手的那把兵器,斩杀着面前所有能看到的敌人。

    同一时间,在麒麟军和寺‘门’守军之外,又有一伙人从寺‘门’俩侧的树林之冲了出来,穿着各异,兵器各异,但却都冲向了同样的敌人,那是贤王府和雁‘门’王府的人。这些人,是江湖人,是慕容千鹤在进入少林之前多了一个心眼,特意留在寺外的另一半江湖人,带头的正是风月谷的东方启和东方白!

    突然之间,胜负似乎惊人的发生了改变,原本占据完全优势的雁‘门’王府和贤王府的大军突然开始溃败,显得更加的慌‘乱’,因为敌人似乎一下子学会了分身之术,到处都是敌人的身影,到处都是带血的屠刀,无情的斩杀着自己同伴。有的人已经被瞬间吓破了胆,忘记了抵抗,抱头鼠窜,向着任何可能逃离的方向,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已经饥渴了很久的屠刀。

    少林寺不远处的一处山峰,搭建着一个简易的小凉亭,一个刚够挡雨不够遮风的地方。里面坐着俩个人,一个,是曾经最有可能成为皇帝的七贤王,另一个,则是刚从少林寺逃出来的雁‘门’王。

    俩个随便一跺脚能让天下震一震的人,俩个王爷,此刻竟然全都脸‘色’苍白,一言不发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场原本必胜无疑的战斗。他们的身后,站着三个人,呼延成碧,宫九,还有那名神秘的黑衣年人。

    “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麒麟军竟然真的存在…”七贤王呆呆的看着远方,脸‘色’暗淡,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些年的隐忍有些不值得,像是做了一场注定被人叫醒的梦。他不愿意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可是那确实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面前的,由不得他不信。

    “什么是麒麟军,从哪儿冒出来的?”雁‘门’王看了看七贤王,又看了看已经溃败的己方军队,邹着眉头问道,同样是一脸的茫然。

    “相传,从我朝第一代皇帝登基之日起,秘密在暗培养了一支军队,以麒麟为名,终身以保护天子为唯一使命,想要调动它,只有当今天子手持麒麟兵符才可以,但这都只是传说,从没有人见过这支军队,而且知道的人也很少。”还没等七贤王搭话,站在雁‘门’王身后的那名一直跟随在呼延成碧身边的黑衣年人便已经开口答道。

    七贤王点了点头,他又何尝愿意相信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虽然他也是那为数不多的几个知情的人,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信过,因为他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因为他自己从始至终是表里不一,他又怎么会轻易的去相信什么。

    但是有一点他似乎没有发现,那是这么隐秘的皇族秘密,一个跟随在雁‘门’王身边的随从怎么会知道,这一点似乎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也许注意力已经都被那支传说的军队吸引了吧,那支只看一眼能读出铁血二字的军队。

    “鸣金收兵吧!”七贤王扭头看了一眼雁‘门’王,有气无力的说道,显得有些无奈,刚才还热血沸腾的他此刻竟然一脸的颓废,不知道是因为传说太过匪夷所思,还是那隔着老远也依稀能够听到的脚步声。

    雁‘门’王一脸铁青,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向着站在身后的儿子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看到呼延成碧走到一旁向着山下挥动了几下下手臂,接着便听到山下传来一阵低沉的号角之声。

    随着号角声一响,原本已经溃败的叛军人群开始更加的发狂,集体向着包围圈的外围冲去,似乎来时更加的猛烈,更加的不计后果,也许收到命令的撤退和自顾自的溃败相起来让他们更加的有底气吧。

    惨烈的喊杀声,兵器的碰撞声,渐渐的消失了,敌人终于真的溃逃了,但却没有多少人能逃得过三路追兵的围剿,很多人都留在了这里,永远的留在了少林寺的山‘门’前,满山的鲜血和尸体,已经将整个少林寺的‘门’前铺满,空气到处都是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不禁作呕。

    好在这一切全都发生在了少林寺之外,也算是为佛祖的清静之地保留了最后一丝的清净,但愿佛祖在天有灵,不要怪罪。

    叛军败了,而且是溃逃,这是一开始谁都没有想到的结局。敌人前后加起来足有十二万重兵,可是最终最远也只走到少林寺‘门’口,没有越雷池半步,最终只是有不到俩万的逃兵冲出了包围。他们曾经离彻底的胜利只差了那么短短的鄂几步之遥,是离得那么近。

    可是现在,一切全都灰飞烟灭,也再无翻盘的机会。所以说,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能定的了结局,胜败只在一线之间,生死,也只在一念之间,看你能不能坚持。天给了每个人一次机会,看谁能够抓住。

    当战英带领同样所剩无几的六扇‘门’捕快,御林军,各江湖人士看到缓缓而来的麒麟军的时候,情不自禁的肃然起敬,心‘潮’澎湃,看着那一张张铁血的脸,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似乎都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激’战之。传说,果然是传说,让人不敢相信。

    迎面走来的,是俩名同样须发皆白的老者,但是其一个人一看便知道是这支军队的首领,因为他身穿了一件完全漆黑的盔甲,似乎并不是用铁打造,因为竟然没有一丝反光,那么漆黑一片,看起来像鱼黑夜融为了一体,分不清哪里是手,哪里是脚,只看到一颗头在缓缓移动。

    待二人靠近之后,战英首先抱了抱拳,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在下朝廷朝廷六扇‘门’总统领,见过前辈。”

    “皇在哪里?”身穿漆黑铠甲的老者沉声说道,似乎并没有想要和战英寒暄的意思,也似乎根本没把战英放在眼里。

    战英愣了一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依旧恭敬的说道:“在少林寺之内。”大多传说的人物,都是较目空一切的,战英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他的身份在世人眼已经是高高在的存在。

    “带我去见他。”老者继续沉声说道,然后也不等战英搭话,抬‘腿’直接向寺走去,再没有看任何人一眼,更没有多看一眼满地的尸体和鲜血,似乎心只有一个念想,那是马见到皇。

    战英应了一声,急忙跟了去,带着俩名脾气古怪的老者向寺深处走去,不敢有丝毫怠慢。

    慕容千鹤已经和后来的风月谷带领的人汇聚到了一起,可是已经没有几个健全的人了。这一次他几乎将各‘门’各派的所有‘精’锐全都带了出来,可是几场仗下来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由之前的几千人到现在已经变成了几百人。

    看着已经迅速在寺‘门’前,山脚下形成守势的麒麟军,慕容千鹤不禁扼腕叹息,不知道是在感慨战争的残酷,还是在感叹麒麟军的可怕。细想一下,如果今天叛‘乱’的换成是麒麟军,天下谁还能阻止?

    七贤王和雁‘门’王的背叛是无法避免的,但是麒麟军的存在却也是必然的,一切都好像已经注定了结局,只不过看谁来牵动那一根看不到‘摸’不着的导火线。

    而唯一能够搅得天下天翻地覆的人,如今除了血刀无心还能有谁?

    但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