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烽火连天
    生在不同的阵营,心怀有不同的抱负,这样的人注定无法同进同退,因为一开始的路不同,即便相遇相识,也只是在一处岔路口恰好遇见,当那丝缘分尽了,也该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了。。。下次见了,也许是你死我活的死敌。现实是这样,很无奈,又无计可施。

    民间一直在传言,称如今的七贤王是除了当今的天子之外最适合当皇帝的人,这些话原本没错,因为这几十年来七贤王确实做到了一个君王所应该做的一切,抗击外敌,体恤百姓,人们已经无法轻易从他的身找出缺点。可那只是人们眼睛看到的东西,有些东西是眼睛看不到的,再完美的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几十年前,当皇和七贤王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们深得先皇的器重,已经暗自将他们二人之间的其一人作为将来的继承人。可是二人的母亲却在当时的后宫之争宠不休,甚至已经超越了宫廷原本能承受的底线。

    尤其是七贤王的母亲,竟然想要暗毒害皇的母亲,结果东窗事发,皇知道之后雷霆大怒,而当时太后也介入了进来,由于皇的母亲向来对太后孝顺,所以太后自然而然的力保皇的母亲坐了皇后之位,而七贤王的母亲却从此被打入冷宫,最终郁郁而终。

    从那时候开始,七贤王变了,不是变得颓废,而是变得更加的刻苦,刻苦到已经令人发指的地步。后来皇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皇,而七贤王长大之后参了军,弃笔从戎,征战沙场,立下战功无数,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七贤王如日天的地位。

    一段陈年旧事,却道出了皇宫大院这个小小人间的悲哀。人们常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即便不是在江湖之,又有几人能够按照自己的路子活着?在这弱‘肉’强食的世间,又有多少人是过着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一段陈年旧事,‘逼’得一个人在几十年前立誓造反,造成了如今这幅局面,不得不说这是一场悲哀的捍卫,捍卫自以为原本属于自己的地位。怎能不令人唏嘘?

    看着迎面冲向自己的铁雄,七贤王冷笑了一声,轻轻向后退了一步,而在这一退之间,一旁的宫九已经闪电般冲出,迎向了铁雄的一双铁拳。一把判官笔从斜刺里挥出,飞快的点向了铁雄的手腕,同时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向了铁雄的小腹!

    看到突然冲出的宫九,铁雄不敢怠慢,急忙收手,然后变拳为爪,再一次挥出,直奔宫九拿笔的手腕!同时另一拳暗发力,狠狠攻向了宫九‘胸’口!一收一攻之间尽显神捕之威!

    一声沉闷的撞击之声响起,宫九的脚,铁雄的拳,几乎同时落在了地方的身!紧接着看到二人纷纷向后连退数步,宫九差一点撞在了七贤王的怀,而铁雄则差点撞翻了那扇始终立在皇‘床’前的屏风。

    这是宫九和铁雄第一次这么针尖对麦芒的‘交’锋,结果不分伯仲,实力几乎不相下。不过唯一可能存在变数的是此时的宫九只用了一只手,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早已经不在,似乎现在才有人发现,一直双臂下垂的宫九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一只手。

    一只手一直判官笔和俩只手和俩只手俩支判官笔相较,实力当然略逊一筹。所以说,宫九的实力原本在铁雄之。

    当宫九‘露’出只有一只手的时候,除了七贤王,在场的三人全都现出了一丝惊讶,连站在屏风之后的皇竟然也吃了一惊,差惊呼出声,询问缘由了。

    在这时,小院之外突然嘈杂声不断,紧接着便能听到一连串的叫嚣和兵器碰撞之声,很显然,这是贤王府的人已经和守在小院之外的六扇‘门’和御林军‘交’了手,不知道是不是来营救他们的主子的。原来,七贤王早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早已留了后手。

    正在铁雄和战英稍一愣神之际,突然人影一闪,宫九已经闪电般直接冲向了站于屏风之后的皇!擒贼先擒王,这是自古以来的战法。

    “放肆!”一声怒喝传来,一直立于皇身边的战英突然怒喝一声,紧接着一把将皇揽到了自己的身后,同时猛地排出一掌!瞬间隔着屏风拍向了宫九急速冲过来的身影!

    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瞬间响起,紧接着便看到原本立于地面的屏风突然碎成数十块,随着战英的掌力,碎裂的木块犹如天‘女’散‘花’一般向着宫九迎面扑了去!

    宫九大惊,急忙迅速‘抽’身,虽然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可还是被木块击了几下。只见他没等站稳脚跟,便快速向‘门’口冲去,同时伸手拉了一把七贤王,嘴里大喊:“王爷快走!”

    七贤王在宫九的拉拽之下,边向外走,边冷冷的盯着已经被战英拦在身后的皇,眼神带着恨意,似乎还有一丝不甘。然后随着宫九冲出了‘门’口,迅速向小院的一堵矮墙冲了过去,很快便跃出了小院,消失在了黑暗之。

    等铁雄和战英追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七贤王和宫九的身影,因为要保护皇的安危,他们的行动速度已经不再像以往那般无畏。

    小院‘门’口的厮杀还在继续着,不过已经不再像开始那般‘激’烈,因为贤王府的人也许已经接到了七贤王成功离开的消息,已经没有那么疯狂。

    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此时他们面对的已经不止是六扇‘门’和御林军的人,还有少林寺的人,龙新月和南宫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人群之,贤王府的卫兵明显已经处于下风。

    很快,小院‘门’口的厮杀已经停息,贤王府的人已经边打边退,撤向了少林寺之外。不过现场却留下了很多尸体,又有很多人为这场战争送了自己的命。有贤王府的人,有六扇‘门’的人,也有御林军的人,不管死的是谁,都是一个个生命的悲哀落幕。

    战英走到小院‘门’口,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聆听着山脚下依稀传来的喊杀声,眉头微皱,他知道,敌人只是暂时离开而已,早晚还会杀回来的,到那时不是对方夺路而逃了,可能已经调换了过来。

    因为他知道,光凭己方的这点人,是挡不住雁‘门’王府的八万大军的,何况现在贤王府的人也已经加入了进去,又变成了十万大军,还有红羽的杀手在暗虎视眈眈,这是一场毫无胜算的仗。

    想到这里,战英转头看着一旁浑身是血的南宫楚和龙新月,缓缓地说道:“现在真正的战斗已经开始,接下来敌人肯定会疯狂攻击,但是我最担心的是红羽的杀手这时候会趁机偷袭这里,劳烦二位少侠留在这里,保护皇的安危,不止二位意下如何?”

    南宫楚和龙新月听了战英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点头答应了。虽然他们俩个人的实力加起来能顶的一股不小的威力了,可是相对于阻击敌人,皇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如果皇出了事,即使杀再多的人都无济于事了。

    “无心兄没什么事吧?”龙新月这时候突然看着战英,缓缓的问道。无心又一次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最近他好像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不知道在干什么。

    战英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放心吧,没事。”

    龙新月听了,看了一眼南宫楚,二人互相点了点头,虽然无心最近总是无缘无故的失踪,可是他们并没有主动询问,因为他们知道无心一定是在做什么不宜让更多人知道的事,既然无心不说,他们便不问,只要知道无心一切都好够了。

    瞬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天已经‘蒙’‘蒙’亮了,而雁‘门’王府的人好像永远不知道累一样,直到天快亮了才撤了下去,在离少林寺不足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而且已经与贤王府的人汇聚一处。

    从雁‘门’关到少林寺,雁‘门’王府的大军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不管是朝廷的人,还是武林人,凡是阻拦的,一律格杀勿论,似乎雁‘门’王和七贤王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通过杀戮来击溃一切敌人,最终拿下少林寺,也拿下江山。

    一夜之间,守在少林寺的六扇‘门’和御林军几乎已经损失大半,死的死,伤的伤,虽然现在战斗已经停止,但这是暂时的,所有人知道,等敌人再一次卷土重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还能坚守多久。

    在这到处都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清晨,一伙人辗转腾挪的从少林寺周围的山林之掠了出来,足有数百个,为首的是俩名风尘仆仆的老者,紧随其后的是一群全都带着兵器的人,穿着各异,什么人都有,但是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群江湖人,一群千里迢迢而来的江湖人。

    为首的那俩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武林盟主慕容千鹤,还有武当掌‘门’青木道人,他们从淮安城而来,不过看起来似乎来得有些晚了,因为少林寺的山‘门’前已经成了人间炼狱一般,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很明显这里昨晚经历了一场惨无人寰的杀戮。

    慕容千鹤皱着自己的眉头,看着眼前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心不免有些自责,自责自己不该带人在路修整了太多的时间。

    可是江湖人终究是江湖人,不是身经百战的军队,单打独斗可以,可是如果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大战一场之后,没有一个人可以再坚持连夜奔袭到千里之外的。所以他除了自责,更多的是无奈。

    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都有自己认为应该坚守的东西。也许注定存在弱‘肉’强食,但是即便这样,任何可能的弱者也不会坐以待毙,哪怕存有一丝机会,也都会反戈一击,不为别的,为自己曾经和将来的那份从一而终的坚守。

    没有真正永远的强者,也没有真正永远的弱者,不要小看每一片枯枝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