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七十章 逼宫
    对于不好的结局,人们似乎往往无法接受,总是会伴随着一连串的歇斯底里以及疯狂。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接受一切好的事物,对于不好的,总是会想尽办法去逃避,或者不择手段的的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人‘性’,往往在悲哀带着一丝可笑。

    在所有人都还处在失掉先机的悔悟当的时候,雁‘门’王府的大军已经悄然进入了原,来到了距离少林寺不足百里的地方。而同一时间,有探子回报,雁‘门’王已经集结之前驻扎在山下的那几千兵马,与那八万大军汇合一处,眼看着不日将重新杀回来。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按着无心希望的那样发展着,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可是看起来却是敌人占尽了风头,胜利的天平已经慢慢的倾向了敌人,这样的局面似乎已经有些分不清到底是谁占了风。

    少林寺后山小院的阁楼,无心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眼前在阳光下显得异常平静安详的少林寺,心百转千回。看似祥和的表面之下,说不定早已经暴‘露’出了一颗颗狼子野心,还有一把把颤动的刀锋。

    原本他可以阻止敌人将雁‘门’王父子救出去,那样也许事态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被动,可是他没有,不是他自大到可以无视一切敌人,而是因为他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逼’某一个人现身,而这个人是七贤王。

    虽然民间传言不断,但是依旧有很多人不相信七贤王已经叛变,因为过去的那几十年他留给人们的印象太深了,贤王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了,没有把事实一一摆在眼前的话是不会有人真的相信的。

    他在冒险,在拿自己的命,还有那些义无反顾的愿意追随他脚步的人的命冒险,他知道,那些人也许也知道,只不过都没有说出来罢了。但是他别无选择,因为如果贤王府不倒,天下将永无宁日,早晚有一天还会演这么一出戏,所以还不如一次‘性’解决,也是让那些已经死在这场争斗的人们没有白白送命。

    无心说过,他不在乎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他只知道有些事做了一定要付出代价,不管他是谁,也许他会死,但至少他已经努力过。

    该来的,终究要来,犹如日月‘交’替,四季变换……

    一间稍显昏暗的房间里,站着一个人,微微的弯着腰,低着头,正在看着躺在面前一张‘床’的人,面‘色’凝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六扇‘门’总统领,战英。而他面前的那张‘床’躺着的人,正是当今天子,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人。

    “皇,事情已经快要超出我们的控制了,宫九已经带着贤王府的援兵回到了少林,按照您的意思,我们并没有进行阻拦。不过京城现在已经被他们完全控制,我们已经无法再调来一兵一卒,是不是该向最近的守备军正式发出集结令了?”战英皱着眉头,恭敬的说道。

    躺在‘床’的皇咳嗽了俩声,沙哑着嗓子说道:“暂时还没到时候,你能保证七贤王处心积虑那么多年,不会在其他军队里安‘插’自己的人吗?如果有,那只会让局面更‘混’‘乱’,得不偿失,等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再说。”

    “可是……”战英抬起了头,皱着眉头,还想争辩,可是却被皇摆了摆手制止了,似乎早已打定了主意。战英无奈,只得将到嘴的话又全都咽了回去。

    “看来是时候跟他摊牌了,告诉他,今晚我要见他,让他想一想自己有什么要跟我说的话。”皇缓缓地说道,似乎已经决定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摆在明面。

    “是。”战英答应了一声,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退出了房间。

    一个当代君王,一个梦想着当一名君王的人,终于要坐下来打开心扉谈一次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谈话之后会发生什么,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而卷入这场没有人知道结局的漩涡之。

    当七贤王收到皇要找他谈话的消息的时候,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一丝兴奋,他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了,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久到他差一点忘记了自己这么多年屈居人下是为了什么。

    现在,是该到了掀开一切的时候了,也是该到了与过去分道扬镳的时候了。不管最后是鲜血淋漓还是什么,一场惊天动地的‘交’锋已经不可避免。

    夜,再一次降临,只不过这一次的黑暗已经填满了死气沉沉的杀气,似乎连少林寺周边的‘花’草树木都已经变得没有一丝生机,仿佛都在挣扎着,等待着,等着下一次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都能够过去。可是,真的能够过去吗?会什么都没有改变吗?也许不会。

    夜幕下,七贤王正在宫九的陪同下向皇所住的小院走去,周围到处都是六扇‘门’和御林军的人,几乎已经将皇所住的小院围的水泄不通,看起来明显是一张大,在等着猎物钻进去。这是一个陷阱,所有人都知道。

    可是七贤王仍然漫不经心的向里面走去,他又何尝不知道里面等待他的是什么,但是他却毫不畏惧,似乎早已经准备好面对这一切。可是他并不是傻子,也并不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视死如归,而是他知道这一天早晚得面对,否则他无法和过去彻底划清界限。

    而且,在他准备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怎么会来的这么干净利落,除了宫九,没有带一兵一卒,也许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东窗事发的原因。成大事者,不会是一个犹豫不前,拖泥带水的人。

    很快,七贤王便走进了皇所住的小院,也走进了那间多少人都不敢直起腰而立的房间,没有一丝犹豫。

    房间里除了半躺在‘床’的皇,还有俩个人,分别是站在皇‘床’边的战英,还有站在屏风边的铁雄。

    七贤王看了看半躺在屏风后面‘床’的皇,微微的弯腰行了一礼,也许这是他此生最后一次,他与过去的界限,从这一刻开始正式化开了。

    “臣弟拜见皇兄,不知皇兄近日身体如何?”一句简单又显得生硬的问候从七贤王的嘴里说了出来,可惜味道似乎已经变了不再是真心实意。

    “还活着。”皇同样用一句硬生生的话回给了前往,没有一丝‘波’动。但是现场的起飞却在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之后显得更加的明朗。此刻,在这个房间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了。

    “不知道皇兄找我来所为何事?”七贤王目无表情的说道,心里在盘算着所有能在如今这个场合说的话,虽然事已至此,但他并不愿意做那个挑明一切的人。

    “你这是明知故问,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知错吗?”身在屏风后的皇同样不紧不慢的说道,面对自己最信任的人的背叛,他竟然还能够如此沉得住气,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七贤王抱了抱拳,故意装的莫名其妙的样子,缓缓地说道:“还望皇兄明示。”表现出来的样子好像真的一切都还‘蒙’在鼓里一样,有点一脸无辜的样子。

    “好!那朕问你,为什么封了京城,为什么控制皇宫,为什么放了雁‘门’王父子?”一连串的问题像是连珠炮一样滔滔不绝,情绪也已经起了变化,似乎越说越有些‘激’动,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最后沉声问道:“为什么要背叛朕?!”他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听到皇一连串的问话,七贤王忍不住笑了,笑得身体忍不住颤抖,似乎是听到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然后好的看着屏风后面的鄂皇,冷笑着问道:“背叛?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任何人,我只是一直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值得干什么,我只是在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你的东西?什么是你的?朕的这个皇位?还是天下江山?如果朕早知道你有如此狼子野心,朕早该劝父皇在当初将你和你那毒如蛇蝎的母亲一同杀掉!否则也轮不到你现在站在朕的面前如此不知死活!”皇似乎越说越‘激’动了,原本半躺着的身体颤颤巍巍的坐了起来,原本沙哑的嗓音也越来越沙哑。

    七贤王冷哼了一声,似乎是被刺了心里的某一块地方,怒睁着双眼,看着皇大声的说道:“我倒是希望你当初杀了我,不然我也不会背负着深仇大恨一直苟延残喘一般追随在你的左右,要不是当年太后帮着你母亲,她能成为皇后?你能成为皇?笑话!这些原本都是属于我的!我只是来拿走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

    一段歇斯底里的对话,却牵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彻底撕破了脸皮,也许这原本是一场早注定的‘交’锋,只不过来的有些晚了,迟到了几十年。

    正在这时,一名六扇‘门’的捕快突然未经宣召直接踉跄着冲进了房间,让在座的人全都有点惊讶。站在屏风边的铁雄刚要开口训斥,只见那名冲进来的捕快已经气不接下气的大喊了起来。

    “不好了,雁‘门’王府的大军突然出现在了少林寺山下,已经与山下的守卫‘交’了手!”这名捕快睁着惊恐的双眼,惊慌失措的说道,一切似乎来得有些太过突然。

    听到这个消息,七贤王的脸终于‘露’出了微笑,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这是为什么他敢如此肆无忌惮的钻井这个明显是圈套的陷阱之,他早已做了一切准备。

    “好!事已至此,朕已经无话可说!”皇突然踉跄着站了起来,由于用力过猛,差一点一头栽倒,幸亏旁边的战英及时出手扶住了他。然后看他一把甩开了战英,一手指着七贤王大声的喊道:“把他给我拿下!!”

    随着皇的话音刚落,站在屏风边的铁雄已经闪电般冲向了七贤王,铁拳夹带着呼呼风声,迎着七贤王的下颚攻了去!速度飞快!

    战争终于开始,只不过没想到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