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同谋
    很多人都是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共同进退,慢慢的彼此变成了对方人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久而久之你会发现,有很多这样的人最终全都分崩离析,全都是因为人‘性’的自‘私’和贪婪,团结的背后其实埋藏了太多的勾心斗角与相互利用。

    战英看着倚窗而立的无心良久,也沉默了良久,最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理由来进行反驳或者提出异议,毕竟这些天已经有太多的惊喜出自无心之手,人们已经不知道有哪些事是无心做不到的。

    “看来倒是显得我有些老了,竟然遇到点事这么‘毛’‘毛’躁躁的,让少侠见笑了。”沉默了半晌,战英终于苦笑着开口说道。

    无心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战英说道:“战统领自谦了,在下之所以能够这么冷静,是因为在下并非朝廷人,虽然你我的目的是相同的,但是那种感受怎么能和战统领相提并论,所以即便战统领刚才还要着急都情有可原,在下只是占了一个身在局的旁观者的角‘色’罢了。”

    战英听了无心的话,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无心看似一句随意的玩笑却道出了事情的本质,也让他的内心好受了一些,不由得眼含感‘激’的冲着无心点了点头,算作感谢。

    “战统领,有件事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无心说着收起了玩笑之意,认真的看着战英继续说道:“接下来贤王府一定还会有所动作,我想请战统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看得太严,对方‘露’出的破绽越多对我们越有利,只需要适当的敲打一下,让他们别太为所‘欲’为可以。不知战统领可否答应?”

    “可以。”听完无心的话,战英不假思索的便答应了,因为他知道无心自有分寸,即便他真的什么都不管,无心自己也不会放任敌人为所‘欲’为的。而且皇已经说过,所有的一切都有无心来安排处理,无心原本不必问他的意见,可是无心还是问了,这才是他欣赏无心的地方之一。

    战英离开了,带着一份新的约定,也预示着整件事将有一个新的开始,一个看起来还算好的开端。

    无心透过打开的窗户,看着穿过小院,匆匆而行的战英,感慨良多。曾几何时,自己的父亲也曾穿着那件相同的官服,为了心的报复无怨无悔的坚守着,可是最终却落得了一个悲凉的结局。

    想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改变这个世界是一件谈何容易的事,但总要有人去做,像无心的父亲,那个曾经名动江湖的大侠秦风,像无心,一个可以将天下搅得天翻地覆的‘混’世魔王。虽然明天还是未知,但又怎能放弃努力。

    “他走了?”正在这时,如意端着一壶热茶缓缓地走进了房间,看到房间只剩下了无心一人,轻声问道。

    “走了。”无心淡淡的答道,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他的心里好像总是藏着很多事,不停地在做,又不停地在想。

    如意轻轻的为无心倒了一杯茶,缓缓走到了无心的身边,将茶杯递给了无心,没有再说话,那样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夕阳再一次缓缓的落下。似乎越是在最紧张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越快,快得有点让人分不清今天明天,开始和结局。

    无心扭头看了一眼如意,轻轻喝了一口如意刚刚泡好的热茶。一股暖流瞬间袭遍了全身,让人忍不住有一丝安详的释然。

    “快了,快要结束了。”无心看着天边那撩人的晚霞,淡淡的说道。他曾经答应过如意,等所有的一切全都结束以后,他要带着如意,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安静的陪伴着彼此,只有他们俩个人。

    如意没有说话,轻轻地靠在了无心的身,将头慢慢的依在了无心的肩头,缓缓地闭了眼,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时间过得太快,似乎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关系已经如胶似漆到这一步,也许连他们彼此之间都没有发觉。

    夜,渐渐降临,空再一次变得漆黑一片,今夜的夜空似乎没有找到月亮的影子,大概是因为飘‘荡’在空云朵不甘寂寞,在与月光玩儿着你追我赶的捉‘迷’藏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夜深人静,所有人渐渐沉入不*稳的梦乡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响了战英的房‘门’,声音很急促,在这暗夜之尤其听得真切,听得让人头皮发麻。

    刚睡着没多久的战英第一时间被这阵敲‘门’声惊醒,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皱着眉从‘床’爬了起来,走到‘门’边缓缓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四五个人,有六扇‘门’的人,也有御林军的人,但是他们的身却占满了鲜血,有人已经受了伤,每个人都拿着兵器,看起来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原本昏昏沉沉的战英突然清醒,盯着面前的几人定了定睛,皱着眉头问道:“出了什么事?!”他能想到的第一个想法,是敌人已经动手了,说不定是敌人的那八万大军已经攻了少林。

    “统领,不好了,雁‘门’王父子被人救走了!”一名六扇‘门’的捕快焦急的看着战英,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手下的话,战英眼神闪过一丝惊异,然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想起了白天无心跟他说过的那句话。而他也如实照着无心所说的做了,找了一个加派人手监视山下雁‘门’王府那几千兵马的幌子,将夜里巡楼的人手‘抽’掉了几乎一半,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动手了,而且一做是大事。

    “什么人救得?”战英盯着自己手下的眼睛,沉声问道。

    “红羽!对方来了很多人,个个武功高强,我们这几个人根本不是对手,要不是今晚巡逻的人‘抽’调了一半,他们不可能那么轻易的逃出去!属下办事不利,清统领责罚!”这名捕快说着便跪在了低,一脸的悔恨之意。

    战英看到此情此景,急忙弯腰将跪在地的手下搀扶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此事错不在你,何来的责罚。”

    那名捕快一脸的感‘激’之‘色’,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一名御林军士兵打断了。

    “还有贤王府的人!”一名身沾满鲜血的御林军士兵睁着通红的眼睛,冷冷的说道,他最好的兄弟刚刚死在了敌人的刀下。

    战英听了这人的话,绕过了自己的手下,来到了那名士兵的面前,盯着那人的眼沉声问道:“你确定你看清了?!”

    那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千真万确,我在贤王府的卫兵里面见过他,是他带的路,化成灰我都能认得!”越说脸的恨意越重,似乎还没有从兄弟的惨死之缓过劲来。

    战英眼神‘露’出一丝喜‘色’,急忙大声说道:“好!你们先下去休息,处理一下伤口,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几名受伤的捕快和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互相搀扶着彼此退了下去,犹豫不决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还想继续战斗,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俩方人马似乎关系已经不再像刚开始那般僵硬,态度都有所好转。

    待几名受伤的手下离开之后,战英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敌人终于忍不住开始行动了,这项相当于吹响了己方进宫的号角,是时候做出一些正面反击了。他突然开始毫无理由佩服无心的心智,竟然全都被无心说了,好像一切都在无心的掌握之一样,同时他又感到庆幸,庆幸无心不是那个心存二心的人,否则,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雁‘门’王父子被人劫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一样很快传遍了少林,所有人都被这一惊人的消息‘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一下子所有的筹码似乎都不复存在,地方八万大军眼看着即将兵临城下,现在敌方首领又被人劫走,这无疑是一个坏到不能太坏的消息。

    同一时间,一直盘踞在少林脚下的那几千人马突然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突然不见了踪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一顶顶空无一人的帐篷,还有一堆堆还未燃尽的篝火。

    没有人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突然所有的事都变了,似乎眨眼之间变成了让人肆意宰杀的羔羊,不再有一丝胜算。

    而这一切似乎一点都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那是无心。他是被战英派来送信的手下吵醒的,但是却并没有想象当的惊讶和慌‘乱’,而是出的淡定,似乎这一切早在他的意料之一样,或者说,他是希望事情像如今这样发展的,这也是他计划的其一步而已。

    现在,该是到了刀对刀,剑对剑的时候了,也是时候硬碰硬的来一场好戏了,至于最终站在戏台之的那个人是谁,‘交’给那些所有活下来的人一起去见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