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静观其变
    人之所以能忍耐,是因为还没有被‘逼’到绝境,等真的到了无路可走的时候,即便是藏得再深,也终究难以克制,像天总要黑一样,一切只是因为时机还没到而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古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雁‘门’王府的军队在天风口遇袭的事情战英当然也知道了,而且从一开始他知道这个计划,因为这是他亲自转达给慕容千鹤的,只不过没想到结果会这么顺利而已。原本他以为慕容千鹤最多能将那十万大军拖延几日罢了,可是没想到一群江湖人竟然能将那十万大军击溃,还消灭了俩万多人,这要换做以前,任谁都不会相信的。

    虽然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可是战英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虽然消灭了敌人俩万多人,可是敌人还是有八万人,光凭守在少林的那些御林军和六扇‘门’的捕快,是根本挡不住的,最多也只能拖延一俩天而已,想起来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现在最要紧的,是调兵,调来尽可能多的兵马,否则敌人攻下少林寺只是迟早的事。

    于是,战英立即找来了铁雄,命其火速赶回京城调兵,将留守的御林军统统调来少林,虽然留守的人原本所剩无几,可是多一个人多了一份力量,也许能多撑一些时候。可是他也知道,这样做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想要真的抵挡那八万大军,必须要调来‘精’锐军队才行,可是现在的皇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又是一个黄昏,又将迎来一个夜晚,时间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距离结局似乎也已经越来越近,近得似乎已经能够听到空气缠绕着的那一丝缥缈的喊杀声。

    在太阳要下山的时候,少林寺后山的小院又一次迎来了一位客人,不过这一次来的人似乎不是来杀人的,而是来叙旧的,因为这是一位坐在躺椅的老人,一位双‘腿’残废的老人,东方绝。

    一名灰衣老者,四名黑衣剑客,依旧是同样的随从,依旧是一双深邃的眼睛,只不过看起来仿佛更加苍老了许多,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徒弟的背叛,让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更加看清了一些东西。

    东方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自己笔直的站在那里的无心,眼神满是赞赏之意,也有一丝欣慰。从他第一眼见到无心的那一刻起,他知道,无心绝非池之物,也绝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的冷酷无情,只知道仇恨。

    说实话,他有点意外于近些日子以来无心所做的那些事,他无法想象一个少年竟然有如此才干,虽然他只是静静地站在这里,可是却能让天下大‘乱’,四方云动,这本不应该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所为。

    然而血刀无心并非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而是一支能够掀得起腥风血雨的利箭,他的存在,实属武林之幸,这话很久以前已经有人说起过,而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

    “你让老夫意外,如果倒退二十年,也许根本不会有风月谷,不会有红羽。”东方绝看着无心的背影,缓缓地说道,说的很认真。他的言外之意,是说无心如果活在二十年前,那天下是血刀无心的。

    无心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淡淡的说道:“前辈太抬举我了,在前辈面前,在下只不过是一个不知死活的愣头青罢了。”有些事,只有真正做了你才知道它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意义,将所有的一切扛在自己的肩,那种沉重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

    东方绝笑了,心对无心的赞赏不由得更加的赞赏。一个明明可以肆意搅‘弄’风云的人,却还能如此这般谦逊,这得需要多大的‘胸’襟。古往今来,凡能成大事者,大多都有一颗能够心怀天下的心。

    “从今天起,风月谷下全都‘交’由少侠调遣,包括老夫。”东方绝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

    无心笑了,笑得很欣慰。

    有些人注定能成为朋友,不只因为同样的厌恶和喜好,还有一种东西叫做惺惺相惜,不分阶层,不分年龄。

    第二天一大早,战英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少林寺后山,他有急事要与无心相商。迎接他的人是如意,看到他一脸焦急之‘色’之后,迅速将他带到了无心的房间,一刻也没有耽搁。

    当无心第一眼看到脸‘色’凝重的战英的时候,知道一定是出事了,不然战英不会平白无故,毫不忌讳的来到这里找他,毕竟这少林寺之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虎视眈眈。

    “战统领,出了什么事?”无心看着一脸焦急的战英,缓缓的问道。

    “确实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战英沉声说道,说着转身看了看身后正在帮无心收拾桌的茶壶茶杯的如意,‘欲’言又止。

    无心见状,故意咳嗽了一声,看着转头看向自己的如意说道:“沏一壶茶吧。”说完脸‘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并没有说别的。战英与如意早已经不陌生,可是现在战英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接下来所说的话有些

    不方便旁人听到的意思,无心知道事情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虽然无心看起来相当于什么都没说,可是如意心已经了然,于是向战英微微点了点头,缓缓的退出了房间,并顺手关了房‘门’,身为芙蓉堂的少主,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无心看着战英,认真的问道。

    战英顿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雁‘门’王府的大军眼看要到了,我实在放心不下,于是昨天我让铁雄火速赶回京城调集所有能调集的人手,以备抵御敌军的大军进犯,可是今早我收到了铁雄的飞鸽传书,称此时的京城已经是一座死城,贤王府的人已经全面封锁了京城,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违者杀无赦,更严重的是宫也已经被人控制,所有我们‘露’在京城的人手全都被贤王府的人扣押了。”随着越说越到后面,战英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无心听了战英的话,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问道:“能够确定是贤王府的人吗?”

    战英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绝对没错,我是有这方面的担心,所以派了你师叔亲自前去,可是还是被我猜了,你师叔亲眼看到,带人控制京城的人正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宫九。”

    听到“宫九”这俩个字,无心终于确信,这件事千真万确了,看来贤王府确实憋不住了,已经开始动手。想到这里,无心竟然莫名的笑了起来,笑得‘胸’有成竹,似乎还长吁了一口气。

    看到无心这时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战英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你笑什么?难道这一切也在你的意料之?”这么些天下来,他已经对无心的能力越来越感到惊讶,再多一些也没有什么怪的。

    可是无心却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这些并不在我的意料之,但我却一直在等,等他们沉不住气,等他们主动‘露’出狐狸尾巴,现在时候到了。”

    虽然战英派遣铁雄回京调兵的事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可是既然现在贤王府已经开售有所动作,那他也不必再说什么了,他一直在等,等看谁最先沉不住气,看来这步棋还是自己赢了。

    听完无心的话,战英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刚才由于事发突然,他竟然一时之间慌了手脚,没有想太多。这也难怪,将这一切的生死存亡‘交’到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手,是谁都得留一个心眼。战英知道,无心当然也知道,所以并没有对战英偷偷派铁雄回京调兵的事多说什么。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战英皱着眉头,看着无心说道,不过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慌‘乱’。

    “等。”无心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淡淡的说道。

    “等?”战英又开始有一些疑‘惑’了,他不明白无心还在等什么,事情发展到现在,贤王府叛‘乱’的事实已经俱在,完全可以直接找七贤王当面质问,甚至直接拿下。

    无心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既然狐狸已经‘露’出了尾巴,那我们也不差再‘浪’费一些时间,等这个狐狸完全‘露’出自己丑恶的嘴脸,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挽回现在的局面。”

    “可是我听你师叔在信提到说宫九现在正在调集贤王府在京城的人手,也许很快会杀回来,到时候如果和雁‘门’王府的大军里应外合,我们必败无疑。”战英皱着眉头说道,似乎又开始焦急。这也不怪他,也并非是他经不起事,而是因为所有的计划只有无心一个人知道,除了无心之外,其他人只是知道自己的任务,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等他们带着自己的人选择站在叛军那一边的时候,是彻底原形毕‘露’的时候,到时候看谁能笑到最后了。”无心缓缓地说道,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战英是六扇‘门’的总统领,是皇身边的红人,但是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无心还是分得很清,因为皇都已经答应了将所有的决定权全都归于他一个人,他没有什么好顾虑得了。

    战英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实在看不出无心到底还有什么后招没有使出来,可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赌一把了。

    无心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走到了敞开的窗前,看着近在咫尺的少林寺,沉默不语。他在等,等一个时机,也是等一个不确定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