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原形毕露
    纸永远也忍受不住火得灼烧,墙永远也挡不住无处不在的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否则早晚都有东窗事发的时候。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这是永远逃不开的循环,没有人能够躲得掉,不管他是谁。

    天风口一侧的山峰,人头涌动,成百千的江湖人士正在疯狂的向山峰脚下狂奔,手挥舞着各式各样的兵器,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让锋口染敌人之血,他们群情‘激’昂,他们义无反顾,与那征战沙场的十万大军相,气势并没有输在哪里。

    很快,他们便遇了几支分散在山林之间的小股敌人,也许是第一次这么团结的原因,又或许是心里的那股无名之火已经憋了太久,人们争先恐后的冲了去,几乎瞬间淹没了敌人,没有挣扎,没有惨叫,悲哀的敌人早已经尸横满地,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已经不再是恨,或者说不单单是恨,而是一种捍卫,誓死不退的捍卫。

    天风口内,此时已经火光漫天,到处都是尸横遍野。雁‘门’王府的士兵彼此都离得太近了,近的已经连互相躲闪的空隙都没有,大概他们也没想到敌人竟然在这千里之外的地方使用火攻吧。

    崖顶落下的并非真的是什么火球,而是一块块巨石之缠绕着枯枝落叶,而在枯枝落叶之,又被人喷洒了足够的火油,所以才会燃的那么旺盛,那么不留余地。

    火攻,是慕容千鹤早想到的计划,只不过原本这个计划是利用火球堵住天风口的俩端,彻底将十万大军困在崖底。可是由于敌人改变了行进方式,所以慕容千鹤也改变原本的计划,让这些火球直接砸在了人群之,反而达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

    可是一切似乎还要想要结束的打算,因为在大火开始在崖底燃烧的时候,天空竟然刮起了狂风,从天风口的另一端,呼啸着吹了进来,使得大火更烈,更猛,火势迅速蔓延,像是负有生命一样追捉着逃离的人群,景象更加的惨烈,似乎连老天都站在了正义的这一面,无情的猎杀着所有邪恶的生灵。

    天风口的一端,各‘门’派的人已经飞快的冲了下来,将原本并不宽敞的口子堵得水泄不通,他们在等,等着从大火逃出来的人,等着猎杀闯入这处绝地的敌人。

    青木道人看着眼前这副惨烈的景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眼神似乎有一丝不忍。武当和少林一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杀生的,这是历代传下来的规矩,可是时事如此,没有人能改变什么,因为如果不这么做,敌人的手段可能会这更加惨烈十倍。

    慕容千鹤似乎感受到了青木道人心境的变化,脸没有一丝表情,缓缓地说道:“如果道长觉得这样有背武当组训,可以暂行退到后方,此等入地狱的事由我等代劳。”在他的眼里,那些在大火挣扎的人已经不值得同情,因为从他们踏出原的那一刻起,已经注定只有生死。

    “慕容堂主多虑了。”青木道人勉强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并没有多说什么。己方的气势好不容易被慕容千鹤带动,敢于数万大军抗衡,这已经实属不易,如果此时他选择退出,那必定会影响大局。

    慕容千鹤扭头看了一眼青木道人,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一件事,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我敢保证,如果此时在大火挣扎的人是我们,他们不但不会觉得不忍,甚至还是为你加一把火。”他说的是实话,因为在生死相争之,人们早来不及思考仁慈和残忍的差别。

    正在这时,大火之冲出了几名身还在冒着蓝烟的士兵,似乎是刚刚扑灭了身的火苗,早已经狼狈不堪。可是他们逃出了无情的大火,却再一次闯入了怒火烧的地狱。

    “杀!”慕容千鹤没有犹豫,冷冷的看着不断从大火冲出来的敌人,淡淡的喊道,脸没有一丝表情。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早已经在身后跃跃‘欲’试的江湖人士疯狂的冲了出去,顿时喊杀声震天,气势如虹!

    惨烈,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惨烈,到处都是惨叫哀嚎之声,到处都是鲜血飞溅,伴随着耀眼的火光,狭窄的天风口好像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人命在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卑微。

    慕容千鹤冷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惨烈的厮杀,脸面无表情。从他的儿子因为加入了红羽而被无心杀了之后,从他的‘女’儿为了报仇竟然加入了红羽之后,他的心里已经彻底没有同情二字,因为同情是针对弱者的慰藉,既然是弱者,那结局早已注定。

    慕容千鹤现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是按计划完成自己要做的事,然后彻底将红羽剿灭,为自己的儿子,‘女’儿报仇雪恨。所有胆敢阻止这一切的人,都将是他的敌人。对待敌人,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大火还在剧烈的燃烧着,似乎想要烧掉一切能够烧掉的东西,将所有不该存在的东西全都焚烧殆尽,而且火光越来越旺,看样子足可以连着烧他个三天三夜。

    被困在大火的雁‘门’王府士兵们疯狂的四散逃窜,想要躲开无情的大火。有的人向着先锋部队的方向冲去,带着惊叫,带着野火烧不尽的火苗。而有的人也许是‘迷’失了方向,也许是惊慌到手足无措,千不该万不该的冲向了一把把带着鲜血,带着仇恨的兵器,而等待他们的,则是更惨烈的斩杀,像是一把把死神的镰刀,无情的结束这一个又一个的生命。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断有人倒下,有士兵,有江湖人,有绝望的同归于尽的,也有撕咬着满地打滚的,此时的天风口,惨烈一词已经不足以形容现场的惨烈程度,双方好像都希望早一点结束,结束这一场连死神都会颤抖的厮杀。

    终于,一切都归于平静,现在终于不再同时有俩方人马站着,只留下了其的一伙,看着面前惨烈的景象一动不动,气喘吁吁。胜利的当然是江湖,可是却同样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同样死了很多人,敌人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待宰羔羊。

    慕容千鹤看着依旧熊熊燃烧的大火,眉头微皱,一切终于结束,虽然他一直让自己装成很无情很冷酷的样子,可是又有哪一个人愿意亲眼看着地狱在自己的面前真实的呈现。

    唯一让慕容千鹤遗憾的一点,是他没有见到那名指挥才能令人眼前一亮的首领,而且让一般的敌军逃过了这场伏击,隔着一道天风口,已经无力追击,但至少消弱了敌人俩万多人,虽然这俩万多人有一半是死在火球和大火的侵袭之下,但他至少完成了这次至关重要的阻击,对接下来的计划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但随即慕容千鹤皱起了眉头,面‘色’显得有些沉痛,因为这场不光死了敌人,还有很多江湖人也永远的留在了这场大火之,认识的,不认识的,当然也有慕容堂里一些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他们都为这场战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且毫无怨言,没有人后退过。

    但是慕容千鹤却做不了什么,他不能让死人重新复活,只能带着他们的那份希望,将这件事一直做下去,不让那些人枉死。事情还没有结束,还有一段路要走。

    于是,慕容千鹤命令剩下的人将死去的同伴纷纷放进了那片依旧高涨的火海之,让他们的魂永远的留在这里,永远守护着这道生与死的界限,捍卫着身后的家园。

    一场血与火的大战终于落下帷幕,虽然分清了输赢,但却没有人欢喜,因为敌我双方之间都已经失去了太多,这原本是一场注定没有赢家的战争。

    当远在少林的众人听闻发生在天风口的这场恶战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双眼,因为从来没有人认为凭借一群江湖人,竟然能将一支身经百战的军队击溃,这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了一点。

    当刚从痛失爱‘女’的悲凉之缓过神来的七贤王听到这一消息之后,终于再也把持不住,直接从椅子蹦了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大名鼎鼎的雁‘门’王大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今天之前,他还从没有把所谓的江湖放在眼里过,因为他觉得那只不过是一些目无王法,不服管束的‘浪’‘荡’之子臆想出来的一个世界罢了,可是现在他终于明白,所有能够存在的东西,一定有他存在的道理。

    于是,七贤王第一时间将宫九叫到了自己的面前,沉默了良久,似乎在心里挣扎了好久吗,终于叹了口气说道:“原本以为雁‘门’王府能撑一些时日,可是现在看起来已经不太可能了,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指望他们了,你马回京,通报下去,让所有的城防营兵将迅速赶来少林,另外从‘抽’出一些兵力将京城以及宫控制,禁止所有人出入,违令者杀无赦。”

    宫九抬头看了一眼七贤王‘阴’沉的脸‘色’,眼神‘露’出一丝兴奋,连忙点头说道:“遵命!”

    “速去速回!”七贤王看了略显兴奋的宫九一眼,摆了摆手说道。

    “是。”宫九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没走俩步,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七贤王,意味深长的说道:“王爷,有件事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七贤王不假思索的说道。

    “我觉得雁‘门’王府的十万大军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们有一个更厉害的首领,如果没有了这个首领,那也只不过是一群特别一点的乌合之众罢了,掀不起多大的风‘浪’。”宫九眯了眯眼睛说道,然后弯腰鞠了一躬,转身向外走去,这一次没有停留。

    看着宫九离开的背影,回想着刚才宫九的那句话,七贤王皱了皱眉,似乎有点恍然大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