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为了他
    每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都带着一种使命,也许从生下来那一刻注定要走什么样的路,过什么样的生活,也许这期间会遇到很多,经历很多,但他们从不会忘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东西。。。

    在雁‘门’王府的十万大军刚进入原不久,天下很快发生了变化,各江湖‘门’派纷纷派出了自己‘门’下的‘精’锐,不约而同的向少林寺的方向赶了过去,有收到慕容堂消息的,也有没等消息送到自愿行动的,原本勾心斗角的各‘门’派之间突然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也许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时不拼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与此同时,芙蓉堂这个原本隐藏在江湖最深处的组织突然活跃了起来,遍布各地,纷纷为各‘门’各派传递着有关红羽和那十万大军的消息。

    随着红羽据点的不断暴‘露’,双方到处都在发生着‘激’烈的‘交’战,死伤无数,偌大的江湖一时间到处都笼罩着一股腥风血雨之气,在这股全民抗击的洪流当,代表邪恶的一方似乎有一些兵败如山倒的倾向。

    夜幕再一次降临,黑暗又一次笼罩了整个少林。现在的少林,显得很安静,可是谁都这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宁静过后,迎接这里的,将是无法估量的狂风骤雨,电闪雷鸣。

    雁‘门’王府留在山下的那四千多兵马依旧很平静,平静的像是他们的鄂主子原本没有离开过兵营。而守在山下的六扇‘门’和御林军的人也没有动,只是尽可能守住了所有可能山的路。双方似乎都在等,等自己的支援,等一个最佳的时机。

    寺,一间号稍显昏暗的房间内,静静地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金‘色’戎装,一脸正气的年人,正在低头沉思着什么,脸‘色’凝重。不是别人,正是被万民颂扬的七贤王,也是除了当今天子之外可能最受到百姓拥戴的“皇”。

    屋里只燃着一支已经只剩一半的蜡烛,显得有些昏暗,七贤王低着头,看着自己映‘射’在地的长长的影子,静静地发着呆,似乎是有什么纠结的心事。也许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不可控制和意料之外的事,显得有些心烦意‘乱’。

    在雁‘门’王父子被扣押之后,他曾经去找过皇,希望皇妥善处理雁‘门’王父子,因为眼看即将杀到少林的那十万大军不是简单能够对付得了的,光凭少林寺的这点人手,是不可能挡得住那十万大军的。可是最令他感到疑‘惑’的事是皇竟然没有想要调动最近的朝廷兵马前来支援,这是不合常理的,他想不通,不知道皇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正在这时,正在盯着自己影子发呆的七贤王愣了一下,猛地抬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因为他突然看到另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地,与自己的影子重合在了一起。有人来了。

    ‘门’并没有关,所以来人直接迈步走了进来,走向了七贤王,在距离七贤王五步之外的地方停住。

    当七贤王抬头看到来人的时候,忍不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许久未见,而且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故人。

    这是一名‘女’子,或者说是一个‘妇’人,因为很明显这是一个早已过了‘花’季的‘女’人。虽然刚称得已过年,但是却已经是一头白发,但却整齐的梳在脑后,一张虽然历经沧桑,但却依旧美‘艳’的脸,一身青布长衫,那么突然的出现,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七贤王。

    “芙蓉!?怎么是你?我以为你已经……”七贤王一下子从椅子站了起来,似乎有点兴奋的说道,‘激’动地有点语无伦次了,脸带着欣喜若狂的笑容,吃惊的说道。

    ‘妇’人面无表情,打量了一下七贤王,冷哼了一声说道:“以为我死了是吗?大概在你心里我早已经死了吧,即便真的还活着。”看起来她并没有像七贤王那样有着同样重逢的喜悦,言语之间似乎带有一丝怨恨。

    听到‘妇’人的话,七贤王叹了口气,一脸的歉疚之情,缓缓的说道:“你还在恨我,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抛下你,后来我后悔了,一直在到处找你,可是没有你的一点消息,所以我才以为……”说到这里,七贤王脸的悔恨之意突然消失,转而‘露’出了一丝欣喜,看着‘妇’人继续说道:“不过我找到我们的‘女’儿了,她跟你年轻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我们已经相认了,现在你来了,我们一家人总算团聚了。”

    “住口!”‘妇’人冷冷的喝道,瞪着七贤王,冷冷的说道:“你不配做她的父亲,她也没有父亲,更没有母亲,她的父母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死了。”‘妇’人越说声音越冰冷,不留一丝余地。

    七贤王沉默了半晌,看着‘妇’人缓缓地说道:“何必一定要这样,我承认是我的错,可是孩子没有错,你不应该这么对待她,她有权利自己做出决定,也有权利拥有自己的父亲。”

    “你不配!”‘妇’人再一次厉声喝道,接着脸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继续说道:“如果你承认她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会几次三番的去伤害她?还派人去杀她?是觉得她让你的心里不安了吗”

    “我什么时候派人去杀她了?”七贤王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着‘妇’人问道。可是紧接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想起了俩天前宫九回来告诉他发现了如意在少林后山的事,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她没事吧?”七贤王看着‘妇’人急切的问道,看起来有些焦急。

    ‘妇’人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不用在这里假慈悲,我可以告诉你,她永远都不可能认你,因为她不会原谅一个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又抛弃了自己的父亲。”

    听完‘妇’人的话,七贤王不由得瘫软在了身后的椅子,神情黯然,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悔恨,眼神挣扎。

    这名突然到访的‘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很久没有在江湖‘露’面的芙蓉堂堂主,季芙蓉,也是是如意的师傅,也是她的亲生母亲,没想到她竟然会突然出现,而且来到了少林。

    “真没想到,二十年过去了,你竟然一点都没变,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这么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唯一的‘女’儿,恨我当初瞎了眼,没有看透你的心!”季芙蓉闭了眼,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表情痛苦。

    七贤王抬起了头,看着季芙蓉缓缓的说道:“你说我什么都可以,怎么恨我都可以,可是我发誓我从来都没有想要伤害过她,从见她第一眼的时候我认出了她,我能感受得到她身有你的影子。”

    “够了,”季芙蓉摇着头说道,脸带着一丝无奈的冷笑,然后紧盯着七贤王的眼睛,缓缓的说道:“那我问你,如果那个少年继续阻止你做你的‘皇帝梦’,你会不会真的杀了他?”

    听到季芙蓉的话,七贤王愣了一下,用力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这个问题原本没有一个能让对面的感到满意的答案。他知道季芙蓉说的是谁,除了无心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人。

    可是他也知道,算他不杀无心,无心也会杀了他,因为他们之间已经积攒了太多的仇怨,其一个人必须要死了才可以结束这一切,可是他不愿意做那个死了的人。所以,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答案已经很明确。

    季芙蓉冷笑了一声,鄙夷的看着七贤王,缓缓地说道:“这是你说的你不会伤害她,如果你真的杀了那个少年,你觉得她会原谅你吗?她甚至会亲手杀了你!”

    听到季芙蓉的话,七贤王忍不住身体震了震,他知道,季芙蓉说的没错,可是他却自认为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因为起与自己的‘女’儿相认,他更愿意选择做一位万人之,一手遮天的君王。

    “我会为她重新找一个人陪她,天下男儿何止数万,我不信她一个都看不,只看得那个杀人如麻,处处跟我作对的无知小儿!”七贤王大声说道,越说情绪显得越加的‘激’动,‘激’动背后隐藏着一丝无奈。

    听了七贤王的话,季芙蓉的脸‘色’突然变得很痛苦,表情挣扎,眼神近似有泪‘花’在闪现。

    沉默了半晌,季芙蓉冷冷的看着七贤王,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只见她沉声说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先替她杀了你!”话音未落,人已经闪电般冲向了七贤王,手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闪着寒光刺向了七贤王的咽喉!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也出乎了七贤王的预料,眼看着闪着寒光的匕首已经刺到自己近前,来不及多想,急忙从椅子弹起,向一旁急速闪开!

    “刺啦”一声,匕首和七贤王的身体闪电般擦肩而过!声音来自七贤王的肩头,那一刺并没有刺七贤王,但却挑开了他的衣袖,瞬间将他的整条衣袖都切掉了,‘露’出了一条绣着纹身的手臂。

    躲到一旁的七贤王看着突然动手,而且一来是杀招的季芙蓉,皱紧了眉头,脸‘色’‘阴’沉,冷冷的说道:“你不是季芙蓉!你到底是谁?!”

    季芙蓉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从自己的脸撕掉了一层极薄的皮,也摘下了头的那一头白发,‘露’出了本来面目。没错,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季芙蓉。

    七贤王看着面前的这个熟悉的身影,咬了咬牙问道:“为什么?!”神情痛苦,甚至刚才更甚。

    “为了他。”来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三个字,但随着这三个字出口,俩行泪也缓缓的从来人的俩边眼角滑落。

    听到这个回答,七贤王仰天长叹了一声,面‘色’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