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兵变
    贪之一字,是所有成功和失败的关键。人心不足,总想要拥有更多,更好的东西。有些人走的是正道,通过应有的正确方式去谋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有些人则走了邪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择手段,最终只有自取灭亡,让一切结束的更早,失去的更多。

    听到战英的这句话,不止雁门王,连一旁的七贤王都睁大了双眼,二人惊恐的看着战英,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在胡说什么?!谁告诉你的!”雁门王怒睁着双眼,狠狠地盯着战英,大声说道,双拳紧握,似乎已经到了怒不可及的地步。

    “大胆!皇在此,请王爷自重!休要大声喧哗!”战英毫不退让,眼睛紧紧地盯着雁门王,沉声说道。

    雁门王咬了咬牙,极力控制着自己,盯着战英狠狠地说道:“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说了刚才的那番话!”这是威胁,*裸的威胁。可是其实事情的真假早已经在除了皇之外的三人之间有了定论,只不过还差一句亲口承认罢了。

    战英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一闪而逝,然后看着雁门王,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你是冤枉的,那淮安城那蠢蠢欲动的十万大军是什么?真的只是在练兵吗?换做你自己,你会相信吗?”

    这一番话说的足够咄咄逼人,几乎已经挑明了所有的一切。以前的战英是不敢如此直言不讳的,但是此时他却有恃无恐,因为他这不是凭空猜测,而是在复述一个事实。

    听了战英的话,雁门王沉默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胜券在握的战英,牙关紧咬。他知道,今天这一劫他是躲不过去了,这明显是一个早设计好了的圈套,而自己却毫不犹豫的跳了进来,这怨不得别人。

    想到这里,雁门王已经不想再争辩什么,因为现在他说什么都是苍白的,皇既然已经起了疑心,那即使他不是叛徒,同样会被制裁,这是皇权,霸道的有时候可以为所欲为,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不论这个人是谁。可他依旧心有不甘,忍不住看向了站在自己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七贤王。

    七贤王皱了皱眉,看着战英缓缓地说道:“战统领,消息是否可靠?雁门王府怎么可能叛变呢?公主和世子的婚期近在眼前,这怎么可能呢?”边说着边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似乎觉得这一切都太荒谬了。

    “王爷,我觉得您还是少说话为妙,不然下官会以为你这是在为叛徒求情的。”战英看着七贤王,认真的说道,眼神之闪过一丝冷笑。

    “你!……”七贤王被战英的一番话直接说的无言以对,他没想到此时的战英竟然敢如此口无遮拦,完全不像是平日谨小慎微的那个样子。

    “来人!”战英突然大声喊道。随着他的话音,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人,有人拿着手铐脚镣,有人手持弓箭,一进来便将雁门王团团围了起来,包括七贤王。

    “放肆!你想干什么!”看到这副情景的七贤王第一个不愿意了,伸手指着战英的鼻子,大声的说道,一脸的怒容。

    “王爷不用动怒,下官只是奉了皇的旨意,捉拿叛徒。”战英冷笑着说道,然后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拿下!”话音刚落,几名手拿手铐脚镣的大汉便向七贤王走了过去。

    看到有人靠近自己,雁门王突然后退一步,双臂微抬,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看来他并没有打算束手擒。

    还没等雁门王动手,站在一旁的七贤王已经大声说道:“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凭你一个人能杀得了几个?能从这铜墙铁壁一样的少林寺逃出去吗?”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激动,不知道是在担心什么。

    原本打算做一番抵抗的雁门王看了一眼七贤王,缓缓收势,任凭走到近前的几名大汉将自己的手脚全都铐了起来,只不过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一旁的战英,一字一句的说道:“早晚我会亲手杀了你!”

    战英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沉声说道:“带下去!”然后雁门王被十几名大汉簇拥着押了下去。

    没有太多的辩解,没有求情,自始至终雁门王都没和躺在床的皇说过一句话,而躺在床的皇似乎也没有太多多余的话。一名征战沙场数十年,镇守边关数十年的王爷竟然这样简单的被拿下了,没有预先设想的抵抗,没有原以为的大开杀戒,一切都来的太快,又结束的太快。

    七贤王静静地盯着战英看了很久,似乎想从战英的脸看到些什么,可是他失望了,忍不住咬了咬牙,瞟了一眼从刚才开始便一言不发的皇,转身向外走去,眉宇之间似乎有一丝不解,一丝懊恼。

    看着转身离去的七贤王,原本一脸铁面的战英突然沉下了脸,眼神之满是失望。其实他心里是希望雁门王反抗的,希望制造一场混乱,因为这样也许会让一些其他的人人露出不该有的破绽,可是这一切却被七贤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给打消了,所以战英的心里不痛快,他觉得这样的结局有些蹊跷。

    最大的叛乱首脑已经被抓,是不是预示着这一场埋藏了很久的叛乱这样轻松的平息了?当然不是。因为雁门王府的世子还在,雁门王府的五千兵马还在,盘踞在淮安城的那十万大军还在。

    当等在房间的的呼延成碧看到突然冲进小院的那无数名手持弓箭的御林军的时候,他知道出事了。还没等他召集自己的手下做出反抗,有十几名手持弓箭的御林军已经冲进了房间。

    狭小的房间之,一支支冰冷的利箭几乎已经抵在了呼延成碧的咽喉之。他想反抗,可是手里却没有兵器,因为山的时候已经全都留在了山下。面对十几支随时都有可能离弦的利箭,他牙关紧咬,眼睛憋得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

    “你们想干什么!?啊?知不知道我是谁?!”呼延成碧大声喊道,希望眼前的这一切是个误会,不是像自己心一直担心的那样。可是等待他的却是无言的冷漠,没有人理会他,有几名大汉已经提着手铐脚镣向他走去。

    眼看着几名士兵离自己越来越近,呼延成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嘴角不停地抽动着,状若疯癫。

    在几名士兵刚要将呼延成碧拿下的时候,呼延成碧突然双拳齐挥,重重的砸在了俩名士兵的面颊之,然后看到俩名士兵应声倒地,呼延成碧趁机冲破了人群,向外疯狂的冲去。

    眼看呼延成碧要逃,剩下的几名御林军急忙拿着手铐脚镣追了去,现场突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

    还没等呼延成碧冲到门口,数十支利箭已经从敞开的大门伸了进来,对准了呼延成碧全身下,如果呼延成碧真的打算冲出去,这数十支利箭必定会急射而出,除非他有钢筋铁骨,否则这么近距离之下他必死无疑。

    呼延成碧猛然停住了身形,举起了双手,咬了咬牙,眉宇之间现出一丝无奈。但是眼神之依然充满愤怒,他有点心有不甘,他知道父亲肯定已经出事了,不然这些人不可能这么大胆,他不想这样认输,他想拼,可是却发现自己双拳难敌四手。

    “世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要冲动!”这时,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那名身穿黑布长衫的年人开口了,一脸的焦急之色。

    呼延成碧回头看了一眼年人,不停地摇着头,眼神挣扎。量之后,终于无奈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虽然他平时很冲动,很意气用事,但他不是傻子,他也分得清局势。面对数十支可以将他射成筛子的利箭,他只能束手擒。

    至此,包括雁门王和雁门王府下五百多人,出乎意料的不费一兵一卒被全部拿下,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是真的。

    呼延成碧已经被沉重的手铐脚镣锁住,四五个人合力将他押出了房间,看起来显得有些狼狈,那个曾经目无人的雁门王府世子如今却变成了阶下之囚。

    呼延成碧看着院子的那些早已被制服的手下,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突然地让所有人没想到,没想到皇竟然明目张胆的直接将他们父子俩抓了起来,这不是天子一贯的做法,难道他不再害怕那虎视眈眈的十万大军了吗?

    正在这时,呼延成碧看到了随后被押出来的黑衣年人,眼神精光一闪,紧紧地盯住了黑衣年人的眼睛,眼神似乎隐含着什么深意,像是是请求着什么,不再是命令。

    黑衣年人似乎瞬间便明白了呼延成碧的意思,原本束手擒的他趁一旁的士兵不注意,突然用力挣开了几名押着他的士兵的手,闪电般跃向了墙头,速度飞快!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一幕,黑衣年人的身手太快了,刚一发现人便已经冲到了院墙之外。

    “追!别让他逃了!”人群传出一声呐喊,数十名士兵呼啸着冲向了院外,可是却发现那名黑衣人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踪影全无,简直匪夷所思。

    “哈哈哈……”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声传来,呼延成碧黯淡的双眼之似乎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脸布满着不屑的表情,反倒像是一个胜利者的模样。

    第二天,一个消息便传到了少林,传遍了天下,雁门王府十万大军,在淮安城集体兵变!

    一时间天下苍生尽骇然……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