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六十章 泪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面对自己的过去,尤其是那些令人痛苦的回忆,那种痛有时是痛彻心扉的,是会封存在心底那块不愿再揭开的伤疤里的。可是有些时候你却不能完全凭借自己的意愿做出选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如意睁大了双眼,再一次惊讶,因为她没有想到来人会一来对她出手,这是她没想到的。不知道是太过惊讶的缘故还是什么,她竟然忘记了躲闪,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冲来。

    眼看着那名女子已经袭到睿如意的面前,情况危急。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身影闪电般从屋窜了出来,眨眼间已经来到了如意的身前,猛然飞起一脚,踢向了女子的手腕。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暗观察的龙新月,后发先至,速度更快!

    女子明显大吃一惊,也许是注意力太过集了,她并没有发现屋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高手。又或者她的眼里只有如意,来这里的目的是为如意而来。

    来不及多想,女子急忙收回了双手,腰身一拧,纵身向后跃开,堪堪躲过了龙新月凌厉的一脚!可是紧接着便突然折返,再一次冲了来,双拳连续挥出,功向龙新月下三路,似乎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偏执。

    龙新月皱了皱眉,连续躲闪了几下,然后猛地挥出一拳,迎着女子的一只拳头挥了出去,没有丝毫犹豫。

    随着一声闷哼传来,俩只拳头瞬间相交,紧接着便看到女子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费了好大劲才终于稳住身形,样子显得有些狼狈,脸惊恐之色一闪而过,大概是没有想到面前的鄂这个青年竟然拥有如此高强的身手。

    “谁派你来的?”龙新月看着被自己击退的女子,皱着眉头问道,他可以看的出来,眼前的这名女子不像是红羽的人,应该是另有目的,因为红羽如果想杀如意或者无心的话,不会自大到只派一名女子前来,而且这名女子的实力还并非万里挑一。

    女子没有回答,甚至丝毫不理会刚才对拳之后身体的不适,依然闷不做声的继续向如意和龙新月走来,像是着了魔一样,不顾死活。

    “是贤王府派你来的吧?”如意这时候突然向前迈了一步,看着越走越近的女子,大声说道。

    听到如意的这句话,女子身体震了一下,但是脚下的步伐依旧没有迟缓,继续向如意走去。

    “我知道次我被绑架的时候是你救得我,我听得出你的声音。”如意继续大声地说道,脸色有些挣扎。

    听到如意接连的俩句话,女子终于停下了脚步,似乎是被如意的话刺激到了什么,整个人开始微微发抖,头埋得更低了,似乎是想要刻意的逃避着什么。

    “既然这么想杀我,那当初为什么要不顾自己性命的救我。”如意带着满脸的不解,摇着头说道,她依稀还记着那个漫长而寒冷的夜晚,如果没有眼前的这名女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站在这里。

    “此一时彼一时而已,人总会遇到在想做的事和必须做的事之间进行选择,而我选择了后者,因为除了这样我别无选择。”女子终于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带着一丝类似嫉妒的眼神,看着如意说道。

    看着这样熟悉的脸,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一些事,如意不禁有点心疼眼前的这名并不陌生的女子,造化弄人,事情原本不应该这样发展。

    这名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失踪了好久,让无心和慕容堂堂主慕容千鹤一直苦苦寻找的人,慕容雪,那个发誓要杀了无心的慕容堂大小姐。

    虽然还是那一身熟悉的打扮,可是已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低沉,冷漠,不苟言笑,似乎心藏了太多无法开口说出的东西,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到底隐藏了多少痛苦。

    “是谁把你逼成这个样子的?是七贤王吗?”如意咬着嘴唇,看着慕容雪,缓缓地问道,似乎突然想起了发生在那个夜晚的那场对话,神情挣扎,似乎不愿意在想起。

    “没有人逼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有人叫我来杀了你,但你我之间原本无冤无仇,你如果愿意跟我走,我可以不会杀你。”慕容雪盯着如意的眼睛,沉声说道,说的似乎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谁让你杀了我?七贤王吗?他终于不打算忍下去了吗?”如意扭曲着面容,自嘲一般的说道。她甚至希望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因为那样她不必纠结于将来再次见面之时以一种什么样的身份自居,她宁可让那个他始终无法原谅的人亲自来结束这段原本不该有的联系。

    因为七贤王是她亲生父亲的事她还没有告诉无心,她不希望无心知道这一切,最好永远都不知道。因为他不知道无心知道这件事以后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你不离不弃,自己还是不是他心一直所想的那个样子。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今天必须要带你走!”慕容雪说着,已经再一次向如意走了过去,似乎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

    “那你得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不过看样子你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龙新月这时候再一次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了如意的身前,看着缓缓而来的慕容雪说道,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慕容雪看了龙新月一眼,又看了看如意,冷哼了一声说道:“怎么,这么快已经另结新欢了吗?我说怎么没看到他,这是你新找的护花使者吗?”语气充满嫉妒,言语也有些令人难以接受,尤其是如意。

    “你!……”听到慕容雪的话,如意脸色微变,皱起了眉头,一时语塞。没想到慕容雪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原本心的那丝同情之意也烟消云散,她不喜欢慕容雪说的话,很不喜欢。

    “姑娘,请你自重,有些话说出来是要惹火烧身的,这里还不是任你撒野的地方。”龙新月阴沉着脸,缓缓地说道,眼神有一丝怒意。说他自己不要紧,可是慕容雪的话明显已经伤害到了如意,而且在他眼这是在侮辱无心,侮辱自己的朋友,他不允许。

    “我也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里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惹火烧身!”慕容雪撇了撇嘴角,冷冷的说道。

    话音未落,原本缓步前行的慕容雪突然加快了速度,闪电般冲向了已经站在龙新月身旁的如意,跟刚才最开始的时候如出一辙。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拳脚,而是一只皮鞭,夹带着呼呼风声,犹如毒蛇吐信一般袭向了如意!

    随着皮鞭带着呼呼风声袭来,龙新月也动了,这一次他不打算在固守,他选择了主动,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给了面前这个陌生的女子太多为所欲为的机会,他不会再手下留情,不管女子与如意和无心之间曾经经历过一些什么,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当着自己的面伤害自己的朋友。

    皮鞭很快,快如闪电!可是龙新月也不是等闲之辈,虽然皮鞭在下翻飞,风生水起,但是却丝毫沾不到龙新月,因为龙新月同样飞快,躲闪腾挪,一步一步的逼近着慕容雪,他在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机会。

    也许是因为久攻不下,也许是因为龙新月一步步的逼近,慕容雪的手底下突然显得有些慌乱,手的皮鞭不再像开始那般快如闪电,也没有那么迅猛。

    在这时,龙新月突然发力,速度更快,闪电般冲向了手持皮鞭的慕容雪,没有丝毫犹豫,眨眼之间已经冲到近前,狠狠一拳击向了慕容雪的面颊!这一刻,他的眼里已经没有男人和女人之分,只有杀人的人和被杀的人。

    看到突然袭到自己面前的龙新月,慕容雪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急忙再一次向后急退,同时用力抽回已经挥出一半的皮鞭,手腕一翻,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缠向了紧随而至的龙新月。

    眼看着龙新月的拳头即将击到慕容雪的脸颊之,而慕容雪手的皮鞭也已经几乎要将龙新月整个人缠绕起来,可是龙新月却丝毫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去势不减,似乎已经铁了心的打算一击制胜。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道黑影从黑暗之鬼魅般的出现,如一支离铉之箭一般冲到了正在激战的俩人之间,一只手闪电般伸出,变掌为爪,不偏不倚的抓住了龙新月的拳头,破了那意图一击必胜的一拳。

    同一时间,一只脚闪电般踢出,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迎向了慕容雪手挥舞的皮鞭,眨眼间已经被踩在脚下!鬼魅般出现,又鬼魅般破解了一场注定不会有人因为胜利而兴奋的厮杀。

    看到这个人的出现,原本站在门口台阶之的如意惊恐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鄂嘴巴,眼眶满含着泪光,嘴唇因为激动而瑟瑟发抖。

    而另一边的慕容雪,早已经眼眶通红,一滴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紧紧的咬着嘴唇,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身影。

    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俩天未归的无心,但却回来的正是时候,没有让这一场注定不会有赢家的厮杀继续下去。

    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却同时让俩个不同的女人流下了眼泪,这到底是命运的捉弄,还是情之一字的无奈,让人不禁唏嘘,又忍不住感慨……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