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横生枝节
    脚下的路,注定是崎岖不平的,每一条都一样,不管你选择了什么路,都会遇到该有的,不该有的坎坷,在没有走到终点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只看谁能最终笑到最后。dt

    昏暗的房间之,皇静静地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这名脸色苍白的少年,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这份勇气和自信,即便是自己当年这般年岁之时,也没有这名少年这般气魄,能够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你不怕朕以扰乱朝纲之罪将你地正法?”皇盯着无心的眼睛,沉声说道。

    无心笑了,笑得很随意,很肆无忌惮,然后缓缓的说道:“如果我真的心存不轨之心,不会跟你浪费那么多时间,要杀你,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但如果你不信我,你现在可以叫你的人进来将我地正法。”他似乎丝毫不愿意示弱,看起来有点不该有的咄咄逼人,毕竟站在他对面的可是九五之尊,万人之的皇。

    “有什么要求可以现在提。”沉默了很久,皇终于看着对面毫不退让的无心,缓缓地说道,似乎并没有因为无心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感到生气,眼神反而有一丝赞赏之意。

    “在说请求之前,我想先向皇要一句皇的口谕。”无心看着似乎已经默许了这一切的皇,缓缓的说道,态度认真。

    “说。”皇缓缓地说道。

    “如果我真的查到有些人背叛了朝廷,那我是不是可以随意处置,无论这个人是谁?”无心盯着皇的眼睛,淡淡的说道,眼神似有一丝期待。

    听到无心的话,皇愣了一下,陷入了沉思。他们彼此都知道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也知道“有些人”是在暗指谁。

    现场谁都没有再说话,都在等着皇的回答。也许这个答案对皇来说有些残忍,面对自己曾经最信任的人的背叛,这种感受没有人能够理解。可是现实有时候往往是残酷的,即便这种痛很深,也会咬着牙狠下心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皇缓缓地看向了无心,终于开口说话了:“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了。”虽然开口了,但是却并没有正面回答无心刚才的问题。

    无心笑了,笑得有点忘形,然后缓缓的说道:“我想要皇身的一样东西。”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刚才的问题,因为皇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不回答,也算是一种答案,无心心已经明了。

    皇听到无心的话,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什么?”

    “麒麟兵符。”无心淡淡的说道,毫不犹豫。

    听到这四个字,不止站在无心对面的皇脸色变了,一旁的战英脸色也变了。天下没有哪个人敢当着皇的面直言要皇身的某样东西,更没有人敢向一个一国之君索要兵符的,但是今天这俩样都有人做了,而且这么明目张胆。

    “你怎么知道麒麟兵符的事,又要它有何用?”皇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无心问道。他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谜一样的少年似乎总是能带给他惊喜,而且一个个接踵而至。

    “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只不过时间过了太久,连皇都差点忘记了吧。”无心笑着说道,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皇继续说道:“至于我用它来做什么,毋庸置疑,自然是调兵,没有兵,我们怎么能挡得住雁门王府的十万铁骑。”

    听了无心的话,皇忍不住笑了,像是看着一个孩子一样,缓缓的说道:“调兵?你知道麒麟军在哪儿吗?还……”话刚说道一半,皇便愣在了原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满怀笑意的无心,沉声问道:“你知道麒麟军在哪儿?”第一句是玩笑,而第二句却是疑问,而且透着一丝意料之外的惊讶。

    无心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我不但见过他们,而且还和他们交过手,如果有他们在,即便雁门王府再派十万大军而来也难越雷池半步。”他说的这是实话,是发自肺腑的,他见识过麒麟军的铁血,根本不是雁门王府的军队可以相提并论的。

    “他们在哪儿?”皇大声问道,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他也曾派人找过,可是麒麟军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根本没有任何踪迹,所以到最后连他自己也以为那只是一个遥远的传说罢了。

    “青云峰下。”无心简短的说道。说实话,虽然他真的找到了麒麟军,但也是经历了一段不小的波折,换做旁人,很可能没等见到麒麟军已经葬身在青云峰下。

    皇皱着眉头,带着一脸惊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无心,已经想不出来更好的词来形容这个总是能让人忍不住惊叹的少年。

    犹豫了良久,皇终于从怀掏出了一样东西,一样外表看起来跟古神兽火麒麟一模一样的东西,栩栩如生。这,是传说的麒麟兵符,是历代天调动神秘麒麟军的贴身信物,而此时却交给了一个见面没多久的陌生人。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皇一边将麒麟兵符递给了无心,一边缓缓的说道,像是在威胁,又像是在警告。

    “皇放心,此事一了,定当原物奉还。”无心接过了兵符,抱了抱拳,认真的说道。他不管自己最终是输是赢,都不能袖手旁观,他也不知道麒麟军最后会不会出现,他只知道,有些事既然牵扯进去了,必须要去做点什么。

    不管是流芳百世也好,亦或者千古骂名也罢,有的路,既然选择了,算爬也要爬下去。

    至此,一个君子协定在这个注定不平凡的鄂夜晚达成,来自俩个不同世界的人,但同样义无反顾的人。一个君王,一个君子的结合,注定要改变很多东西。

    少林寺后山的一幢小院落,一个洁白的身影正在低头游走在花丛之间,手里拿着一只水壶,正在浇花。洁白的长衫,乌黑的长发,在满地鲜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楚楚动人。

    宅院的正房,俩个人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前,正在喝着茶,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其一个人身穿一件青布长衫,眉清目秀,看着另一个人的眼神带有一丝深意。

    而另一个人,则穿着一件紧紧包裹着身体的黑色斗篷,一边喝着杯的茶,一边不时的转头看向院那个灵动的女孩,眼神带着一丝安详。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和新月客栈的老板,龙新月,而那个正在院花丛游走的女孩,除了如意还能有谁,还有哪个人能让堂堂的血刀无心如此痴迷。

    “人生能得此红颜知己,死而无憾。”坐在一旁的龙新月看一看无心,又看一看院的如意,略显感慨的说道,眼神充满羡慕,恍惚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人。

    听到龙新月的话,无心笑了,笑得很淡,但却很欣慰。只见他淡淡的说道:“如果她听到你这么垮她,一定会高兴坏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龙新月也笑了,笑得很轻松,他从没有见过无心这么笑过,笑得那么不像血刀无心。

    龙新月的话音刚落,无心的脸色却突然变了,眉宇之间似乎带着一丝不忍,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原本她可以一直这样,不必跟我经历那些原本她不该经历的东西。”

    “你错了。”无心的话刚说完,一旁的龙新月直接开口反驳道:“从她成为芙蓉堂少主的那一刻,她已经是这泥潭的一员了,不管她愿意与否,终将无法避免,只不过跟你在一起之后让她看得更清楚一些罢了。”

    听了龙新月的话,无心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院那个忙碌的身影,眼神哀伤。不管事实是怎样,无论如何他都觉得自己欠了她太多,可能终此一生都无法还清。

    无心是天快亮的时候回到这里的,他已经和皇有了一个约定,一个无论如何都不能输的约定,为了心的她,他必须要赢。

    其实无心是第一个到达少林的,从他离开京城之后便带着如意赶到了少林,与少林、武当一同商讨了一下计划可能存在的漏洞,还好,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按着预先设想的在一步步发展。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坐在这里喝茶,不但因为这里是少林禁地,没有允许是不准任何人进来的,但是无心除外,他已经来过不止一次。

    在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天后公主与雁门王世子的婚礼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了出来:皇病危!

    当这个消息传出来的瞬间,所有听到的人都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的身体明明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病危,而且是在如此紧要的时候,要知道迎亲的雁门王府已经在来的路,不久便可抵达少林。

    一时间,整个少林变成了一团乱麻,第一个沉不住气的却是这几天一直沉默寡言的七贤王,他竟然声称是少林寺有人故意想要谋害皇,在皇的饭下了毒,并执意要搜查少林寺下,少林寺当然不会遵从,俩方人马眼看着要发起冲突。

    相之下,远在少林寺后山的这幢小院却成了最平静的地方,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浇花的人依然在浇花,喝茶的人依然在喝茶,似乎外面发生了什么已经跟这里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也许,只是因为有人已经知道这一切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