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纸包不住火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什么事是能永远瞒得住的。可以做得到不让隔墙有耳,但绝对做不到能让纸包住火。有时候,一旦做了某件事,得做好随时被天下尽知的准备,瞒是瞒不住的。

    陆万山看着突然出现的这十三个同样穿着打扮的人,头皮一阵发紧,他不知道这些人是一直在这里,还是刚来不久,但是他认出了站在这伙人最前面的那个身影,那个刚刚在不久之前逼着他写了一封密信,又逼着他只能连夜逃离的人。

    这十三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冷带领的影子,没想到他们十三个人竟然同时出现在了淮安城。

    “看来陆将军这是想逃离这块是非之地啊?”冷看着愣在原地的陆万山,淡淡的说道,鼻息之间似乎传来了一声冷笑,一声强者蔑视弱者的冷笑,没有丝毫掩饰。

    听到冷的话,陆万山好像这才回过神来,绷直了身体,苦笑着说道:“你觉得我除了离开这里还能怎么样?等着雁门王府的人来杀我?还是等着皇降我的死罪?”这是他早已注定的结局,从他送出那封信的时候已经注定。横竖都是一死,他至少要为自己博一下。

    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然后竟然侧身让开了通向小巷另一个出口的路,他要放陆万山离开。

    陆万山似乎也有一丝意外,疑惑的盯着冷看了好一会儿,确认冷没有开玩笑之后,拖着发软的双脚,越过了满地的尸首,向着巷子口匆匆走去。他不知道走出这条巷子之后等待他的是什么,但至少要留下等死要强得多。

    陆万山走了,不知道要去哪儿,除了他自己也没有人去在乎,因为在这场未知的战争里,一个人的离开或者留下都无足轻重。

    冷淡淡的看着逐渐消失在月色的陆万山,没有再说什么,他也没有时间去关心一个原本与自己毫无瓜葛的人的生死,他还有无心交给他的任务。

    影子接到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拖住雁门王府的军队,能多拖一刻是一刻。所以他的手段才会看起来那么的残忍可怖,因为他知道凭借他们十三个在面对十万铁骑的时候是惊不起多大的浪的,所以必须要想一些较极端的办法,否则一旦放任这十万大军顺利进入原,后果将不堪设想。

    冷其实之前跟无心要求过,希望留在无心的身边保护无心,可是被无心拒绝了,因为无心已经为这场战争想好了每一步棋应该怎么走,正是这一步步棋组成了他的那个庞大的计划,每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不容有失,否则将前功尽弃。

    当天夜里,最让人惊讶的不是淮安城守将一夜之间不知去向,而是雁门王的军队又开始死人了,而且这次死的人更多,死状更加的惨烈,好几队巡逻的士兵全都被人斩首,手起刀落,干净利落。

    这也彻底激怒了雁门王府的军队,也彻底让他们每一个人心头都罩了阴影,因为他们还没有见到凶手长什么样,已经死了太多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雁门王府的军队大批的涌入了淮安城,占领了已经失去守将的城防兵营,并开始在城挨家挨户的搜查,几乎将整个淮安城都翻了一个底朝天,可是依然一无所获。

    所有的一切好像一个谜一样,让整个淮安城都处在一种极度不安的氛围之,谁都不知道自己明天会不会突然变为某条不知名巷子里的死尸……

    少林,好像永远都是那么的宏伟壮观,让人心生敬意。可是这俩天的少林却是自开山立派以来最热闹的时候,因为俩天之后这里将举行紫菱公主与雁门王府世子的婚嫁事宜。

    一时间整个少林都变得人声鼎沸,似乎从来都没有这么有人气过,可是空气之却弥漫着一股肃杀的味道,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所有到达少林的人只要想踏入少林,必须交出自己的兵器,除了皇亲自带来的那些身着黄金铠甲的御林军,因为他们是来保护皇的,不管怎么样,皇不能有失,这是底线。

    皇和紫菱公主被安排在了一间独立的院落之,除了有皇的贴身侍卫守护,少林也派了寺的高手守在外围,为了以防万一。如果皇在少林出了事,恐怕连少林这座千年古刹也到了该陨落的时候。

    贤王府和六扇门的人被安排在了另一间院落,紧邻着皇和公主的院落。六扇门的捕快和贤王府的府兵,还有皇带来的御林军,都有一半留在了少林寺外,因为少林寺只能接受一半的人进入寺,而且不允许携带兵器,这是少林寺的规矩,千年不变,无论来的是谁。

    于是三伙人分别守在了少林寺的四周,将整座少林寺全都围了起来,像是一个铁桶,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如今皇族最重要的三个人在少林寺之,谁有不敢大意,全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少林寺外的一座山头之,密林边缘,并肩站着俩个身影,远远地看着夜幕下的少林寺,还有寺外黑暗那些来回巡视的捕快、士兵、黄金铠甲的御林军,尤其是御林军,那身铠甲是在太过眨眼,离得老远都能够看见,虽然现在已是深夜。

    “发现什么没有?”其一个身影淡淡的问道,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少林,面色凝重。一身漆黑的斗篷将他整个人都包裹着,帽檐压得很低,罩着一张苍白如雪的脸颊,背还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刀。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

    “没有,他好像很谨慎,发生了那么多事,他好像全都漠不关心一样,甚至从前更加的小心了。”另一个身影缓缓的说道,一身青布长衫,一张清秀的脸,正是一路跟着大部队来到少林的龙血月。

    无心听了龙新月的话,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猜得果然没错,七贤王确实能忍,即便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一张窗户纸,随便一捅便会揭穿所有的阴谋,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跟着皇来到了少林,不肯放过任何一丝机会,因为他已经无路可退。

    龙血月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脸色有些为难。

    “怎么了?”无心已经察觉到了龙血月的变化,忍不住问道,在他的印象,龙血月从来都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干净利落。

    龙血月皱了皱眉,想了一下,侧头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紫菱公主的结局会怎样?”

    听到龙血月的话,无心愣了一下,扭头看了龙血月一眼,淡淡的说道:“人各有命,如果到时候双方真的交起手来,也没有人能顾得她了,我要的是贤王府,其他人我不会为难。能不能从这场战争全身而退,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这里会发生什么,更没有人知道输赢,所以无心无法去保证不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牵连的人,况且紫菱公主也并不是被无辜牵连进来的人,从她生在皇宫的那一天起,她注定与皇族的命运脱不开关系。

    听了无心的话,龙血月缓缓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但是心却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

    无心用余光扫了一眼一反常态的龙血月,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轻笑……

    夜,很深,很静,但似乎能睡着的人没有几个,也许全都躲在床想着自己的心事,打着自己的算盘。看着夜深人静的夜晚,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睁着等待着天亮。

    一条黑色的身影,突然消无声息的在少林寺各处屋脊之连续跳跃,忽左忽右,然后轻飘飘的落在了一处院落之,来的快如闪电,却又悄无声息。

    这条黑影停在了院仔细的打量着院落的四周,不时的扭头看一看院落的门口,嘴角似乎带着一丝轻笑。门口似有人影不停地在晃动,那是守卫在院落外的御林军。

    这处院落,便是皇和紫菱公主住的地方,所以那些御林军并没有进到院守卫,担心打扰皇和公主休息,可是这也给了别有用心的人一丝可趁之机,像已经来到院,但却没有任何人发现的这名黑影。

    黑影全身下都是黑衣裹身,这也是暗夜之最好的掩饰,不过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敢擅闯皇的住所,他到底想干什么。

    正在这时,另一个身影突然从院的一处黑暗之走了出来,冲着黑影招了招手,似乎他早在这里了,像是特意在等黑影的到来。

    待黑影走近之后,那个身影伸手指了指院其的一间房间,像是在示意着什么。

    黑影顺着那个身影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抬腿向那间房间走去,没有丝毫犹豫。看到这一幕的那个身影似乎有些迟疑,突然伸手拉住了黑影,摇了摇头,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

    黑影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挣开了那个身影的手,径直向房间走去,步伐稳健。那个身影看到自己已经阻拦不住,甩了甩胳膊,急忙跟了去。

    随着房门被推开,屋的烛光散了开来,使得黑夜不再那般黑暗,原本房间的主人并没有入睡,似乎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听到有人进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人?”看来这间房间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半夜擅自闯进来,而且这么明目张胆。

    “救命的人。”黑影没有犹豫,紧接着答道。

    “救谁的命?”

    “救叛者所叛之人的命。”

    “叛徒是谁?”

    “呼延灼烈。”

    “……”

    房间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默,三个人,没有人再说一句话,互相看着对方,气氛凝重……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