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鬼影十三人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是对英雄的称赞。可是世间是否真的有如此以一敌万的人,答案肯定是否定的,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足够淹死一个一夫当关的英雄了。之所以一夫能够胜过万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恐惧,恐惧会使人胆怯,退缩,最终不战而败。

    陆万山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身影,终于想了起来,想起了在那栋红楼之,看到的那一场残忍,恐怖的旷世之战,想起了那个手持血刀,神挡杀神,佛挡*的少年,而眼前的这名黑衣人,正是当时那名少年的同伴。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陆万山言语有些结巴的说道,他不知道这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是出于什么目的,要知道他并不是江湖人,也从未与他们结怨。

    冷看着已经吓得面如死灰的陆万山,不禁摇了摇头,派这样的守将守在如此重要的地方,真不知道朝廷是怎么想的,难道朝廷真的没人了吗?想到这里,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看着陆万山,淡淡的说道:“我来是想让陆将军帮一个小忙。”

    陆万山听了冷的话,看着冷那一副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心里不禁苦笑,这哪里像是来求人帮忙的样子。但嘴却缓缓地说道:“好说,好说,只要陆某能够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说着嘴角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禁心生厌恶。

    “倒也没什么,只是想请陆将军写一封密信,想办法送到少林,告诉当今皇,说雁门王府已经叛变,十万大军现已集结。”冷紧盯着陆万山的眼睛,淡淡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

    听了冷的话,庐山玩猛然睁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冷,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他有史以来听到的最惊人的消息。

    “这,这,可是……”陆万山突然开始有些吞吞吐吐,虽然他知道雁门王府最近有些不寻常,可是并不知道关于他们是否意欲叛变的事,他不敢写这封信,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他一旦将这个消息报朝廷,对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杀了自己。如果不是,那是欺君罔,更是死罪。

    “看起来陆将军似乎有些不大愿意啊,是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冷歪着头,冷冷的瞪着陆万山,面色似乎有些不快。

    陆万山一看冷的情绪有些不对,急忙摆着手说道:“没有,没有,我这写,这写。”说着便急忙走到了书案前,找出了纸和笔,快速的写了几个字,这会儿倒显得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陆万山只在之写了十三个字:雁门王已叛变,淮安守将陆万山。写完之后便赶紧拿起来向冷示意,似乎生怕惹怒一旁的冷。

    冷扫了一眼陆万山写在纸的那一行字,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已经打算离开了。

    看到对方要走,陆万山终于长吁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弛了下来,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

    可是刚迈出一步的冷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一眼陆万山,如无其事的说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挂在城门口的那些人是我杀的。”说完也不看陆万山什么反应,闲庭信步的离开了。

    而此时的陆万山已经呆立在书案前,脸色已经成了黑紫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直接说了出来。其实从对方刚一出现的时候他应该想到,能在消无声息之间杀人于无形的,没有几个人,而刚才的那个人是其一个。

    陆万山知道对方临走之前说的那句话代表着什么,那是在威胁,威胁自己不要耍花样,既然密信已经写了,那必须要送到少林,否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也许自己明天一觉醒来的时候也会发现自己被吊在了城门之也说不定。

    “来人!”陆万山沉声喊道,然后将那张写着十三个字的纸装进了一封密信之。

    很快便有人走了进来,恭敬的等候着陆万山的指示,态度恭敬。

    “把这封信送到少林,送到皇手,记住,这封信只能交给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陆万山认真的叮嘱道,生怕出什么纰漏。

    那名手下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离开了,亲自找了一批快马,向着城外绝尘而去,似乎生怕耽误了陆万山的大事。看来陆万山在自己手下的面前威信还是很高的,也许也只有在自己手下的面前,他才想起自己是这淮安城的一城之主吧。

    现在,他真的该走了,再不走恐怕永远都走不了了。他已经能感觉得到,这一次的事绝对非同小可,天下眼看着要大乱了,他可不想做什么人替死鬼。

    于是,陆万山收拾好了行李,一直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天黑,无论谁都不见。只是临近傍晚的时候让手下为自己送来了一些饭菜,吃饱喝足之后打算趁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天很快黑了,夜幕降临。

    一条蹑手蹑脚的身影,缓缓地从城防兵营的一处隐秘的栅栏之处跳了出来,摸索着向着城门的方向而去,没有走大路,不停地在小巷之间来回的穿梭,似乎对淮安城的大街小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今晚的淮安城,夜幕虽已降临,但却并没有夜晚该有的那份宁静。因为今晚的淮安城再一次火光漫天,雁门王的军队再一次进城了,似乎是因为昨晚没找到任何线索,今晚还想来搜寻一番,毕竟有那么多的同伴死于非命,而他们至今都没有见到凶手的样子,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人是鬼。

    一队士兵正手举着火把,走进了一条昏暗的小巷,一个个凝神静气,巡视着小巷的每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一个凶手可能藏身的地方。

    正在这时,一名士兵突然将火把高举了起来,尽量让火光照亮前方,看着一个阴暗的角落,大声的说道:“谁?!出来!”

    随着这名士兵的厉喝,剩余的十多个士兵同时高举起了手的火把,瞬间将小巷照的恍如白昼。只见一个人影正透过月光与火光映射在地,有人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出来!要不然放箭了!”另一名士兵大声的喊道,似乎是想将人影逼出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半夜三更的躲在这么阴暗的小巷。

    话音刚落,似乎是因为忌惮那名士兵口所说的放箭,一个身影缓缓地从角落走了出来,走的很慢,头低得很低,肩挎着一只鼓鼓囊囊的行囊,看起来很沉。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最开始发现这条身影的士兵看着停在不远处的这个身影,沉声问道。

    那个身影没有说话,依旧低头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像是在担忧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时,高举火把的士兵之走出了俩个人,来到了那条身影的身边,连续问了几遍之后还是没有得到回复。其一名士兵似乎有些恼怒,忍不住伸手用力推了那条身影一把。

    紧接着看到那条身影似乎反推了一下,挡开了那名士兵推搡自己的手臂。也许是双方的接触有些贸然,也许是彼此都用了太大力气,挎在那条身影肩的行囊突然掉落,掉在了地,紧接着便看到一堆金银珠宝从行囊之滑了出来。

    “大胆!”那条身影突然大声喝道,似乎有些怒意,也终于抬起了头。

    当他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所有人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也在同一时间,那名之前动手推搡的士兵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然后皱着眉头问道:“怎么是你?”

    这名隐藏在暗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从城防兵营偷偷溜出来的淮安城守将,陆万山。没想到原本打算偷偷离开这是非之地的他,竟然在这阴沟里翻了船,无巧不巧的却被雁门王府的人发现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开口问话的那名士兵再一次开口问道,脸现出了一丝狐疑,一脸戒备。

    陆万山嘴角动了动,欲言又止,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这个堂堂的淮安城守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质问过,而且还是个孤假虎威,小小的毛头小兵。陆万山不禁心想,如果是换做年轻时候到的自己,如果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他早动手了。

    看到陆万山闷不做声,那名士兵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沉下了脸,正准备再次开口发问,可是异变突生,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在那名士兵刚要开口之际,突然从陆万山身后的黑暗闪电般窜出一条身影,还没等众人看清是什么,看到寒光一闪,那名士兵的咽喉已经被人瞬间切断!鲜血飞溅!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一刻来的太过突然,也太过惊世骇俗!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一来便直接切断别人的脖子。

    可是没等剩下的士兵有所动作,突然从四周的黑暗之再一次闪电般窜出数条黑影,飞快的在人群穿过,伴随着的是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声音,剩下的所有士兵竟然在眨眼之间全都被人斩首,干净利落,甚至都没有给那些士兵一丝张口呼救的机会。

    十几名士兵已经同时缓缓栽倒在地,不停的用手捂着正在向外冒着鲜血的脖子,可是已经徒劳无功了,随着鲜血的流逝,生命也在一点点被抽离,最终瞪大了双眼,咽下了此生最后的一口气。

    陆万山没死,依旧站在原地,但俩脚却已经发软,几乎已经站立不住。他亲眼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惨烈到让他反胃的一幕。

    此时,阴暗的小巷已经没有了火把的光亮,只能借着依稀的月光,看到除了陆万山,小巷又多了十多个人。十三个,陆万山竟然真的在心里默数了一边,确实是十三个。

    但是这十三个人此时在陆万山的眼里却已经不能称为人,更像是十三名来自地狱的魔鬼,毫无征兆,神出鬼没,无情的斩杀着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夜,突然变得很冷,冷到刺骨,冷到让人窒息……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