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追风鬼影
    恐惧,跟勇敢一样,都是世人与生俱来的能力,是一种本能,只能强化和克服,却并不能够彻底的改变。世人往往在面对未知的东西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恐惧的,一旦恐惧占据了心神,人心也乱了。而通常人心乱了之后,等待他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慕容千鹤走到了早已一动不动躺在地的蓝衣人身边,他要确认蓝衣人到底死没死,人心叵测,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进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而且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没有那么确信实力并不差的蓝衣人会被南宫楚一脚毙命。

    结果是肯定的,蓝衣年人确实已经死了,死的没有一丝留恋。慕容千鹤这次真的信了,除了对南宫楚的实力感到惊讶之外,似乎还有一丝不解和遗憾。

    “世风日下,江湖已经不再是江湖,没想到曾经声名鹤立的神拳无敌玉凌云有一天也会成为红羽的爪牙。”慕容千鹤摇着头,似乎有点感慨的说道。

    “你认识他?”南宫楚淡淡的说道,依旧站在原地。似乎并不愿意走到自己的手下败将的身边,经过如意被绑事件之后,他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不再像之前那般潇洒,反而有了一些更深层的东西。

    慕容千鹤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只是有过几面之缘罢了,十年前他凭借着自己的一双铁拳名动江湖,后来渐渐的便听不到他的消息了,原来他竟然加入了红羽,实在令人费解。”

    南宫楚嘴角抽动了一下,转身向外走去,不再看地的一片狼藉,似乎已经觉得这里没有再逗留的必要。但是临走的时候却淡淡地说道:“世道在变,人也会跟着改变,敌人永远都是敌人,但朋友不一定永远都是朋友。”

    听了南宫楚的话,慕容千鹤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儿,忍不住轻轻的点了点头。没错,在如今的江湖,似乎发生什么都不会觉得怪,因为人们早已经忘记了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

    一场早已注定结局的杀戮这样不出意料的结束了,但唯一让人觉得有点意外的是南宫楚的实力,已经不能单纯的只用眼前一亮来形容。

    淮安城的夜,好像突然变得很漫长,火光漫天的火把让淮安城的夜亮了一整晚,直到天快亮了才渐渐熄灭。雁门王的军队还在搜寻那些莫名其妙失踪的同伴,可是找了一整晚都一无所获,这让淮安城的空不知不觉间蒙了一丝不安的气息,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随着火把熄灭,人声渐失,淮安城终于恢复了平静,只不过这丝平静看起来似乎维持不了多久。

    一家茶馆早早的打开了嵌在门框的门板,已经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忙碌。茶馆小二伸着懒腰,打折哈切缓缓的卸下了门板,看着灰蒙蒙的天,不禁摇了摇头。昨晚城里乱了一夜,他根本没怎么睡着,心里不仅有一丝埋怨,但也只能是在心里暗骂几句而已。

    突然,正准备转身返回茶馆的小二愣在原地,身体足足僵硬了一小会儿,这才猛地转身看向了城门的方向,紧接着目瞪口呆,脸色惨白。

    “老板,老板,你快过来,你看那是那是什么?!”小二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似乎已经被吓傻了,但是嘴里却还在不停的喊着老板。

    “一大清早的你号丧呢啊?吵什么吵?!怎么了?”老板边骂骂咧咧,边缓缓的来到了小二的身边,然后紧接着同样目瞪口呆,脸色惨白。

    随着街的行人逐渐增加,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了城门口附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阻力不停的在议论着什么,有人说是冤魂索命,有人说是淮安城来了不祥之物。

    这些人看到的,是尸体,而且不止一具,足有十几二十具,被绳子绑着脖子,全都吊在了城门之。但是这些人一看不是吊而死,因为他们的身全都是伤痕,一道道的血印布满他们的身,似乎是被什么利器频繁划伤所致。

    这些人,全都身穿铠甲,正是昨夜雁门王军队找了一夜的同伴,可是此时已经全都死了,而且死得如此之惨。所有人都几乎已经面目全非,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们的死一定不同寻常,匪夷所思,淮安城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诡异的事。

    很快,刚刚回营的雁门王军队再一次返了回来,看到城门口的情景,一个个群情激奋,如果凶手此时在这里的话,那他绝对剩不下一根骨头。

    其一名背背着双刀的青年缓缓的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面前围观的人群,眼神冰冷,狠狠地说道:“凶手是谁?自己站出来!”看样子他似乎是这些士兵的头,倒也有几分气势。

    “你最好弄清楚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别冤枉了好人!”

    “没错,大丈夫行的端坐的正,我们跟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谁知道你们得罪了什么人,自从你们来了淮安城,这里没有一天消停过,我们还没找你们理论呢!”

    一时之间,围观的人群纷纷开始抱怨,似乎对青年刚才莫名其妙的那句话感到愤慨,没有人喜欢被别人冤枉,而且还是杀人之罪。

    正在这时,站在青年身后的那一队士兵突然纷纷拔出了手里的兵器,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群,似乎只有青年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的冲去。

    看到这副情景,人群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虽然人群大多都是城各门各派的,也属于江湖人,可是面对面前虎视眈眈的士兵和城外随时都有可能攻进来的十万军队,没有人敢造次。

    青年冷冷的看着此时鸦雀无声的人群,咬了咬牙,冷冷的说道:“既然没有人承认,那最好别让我查出来,否则我将带领十万大军血洗淮安城!”他说的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时,听闻消息的陆万山姗姗来迟,一路小跑着来到了青年的面前,边擦着额头的汗,边露出了自认为最友善的笑容。汗如雨下,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吓得还是因为累的。

    只见青年冷冷的看了陆万山一眼,沉声说道:“这件事你最好能给王爷和世子有一个交代,不然你明白会有什么后果。”说完,便带着手下将吊在城门的同伴放了下来,抬着向军营而去。

    陆万山看着渐渐远去的青年,额头的汗珠一滴一滴大,他知道,淮安城从此再无宁日。说实话,他现在恨不得将那个制造这起事件罪魁祸首大卸八块,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这个人彻底毁了他那自由自在,无人管制的生活,而且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毁了淮安城。

    在这边关地界,谁得罪了雁门王府,那等于自寻死路。

    陆万山看了人群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想让雁门王府的军队屠城,那尽快找出凶手,好自为之吧。”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心已经有了退意,也许趁现在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应该早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陆万山心想。

    刚回到城防营,陆万山便支开了所有人,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开始不停的翻箱倒柜,不断从各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些金银首饰,全都打包在了一个行囊之,这些都是这些年他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得来的,看的似乎他的命都重要。看来,陆万山真的想逃离这里了。

    “这么急着要去哪儿呢?”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房响了起来,传进了陆万山的耳。只见陆万山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之后,猛地向门口看去,可是房门明明还在反锁着,声音从何而来?

    陆万山冷了一下,急忙紧走了俩步,拿起了刚刚放在一边的兵器,瞪着溜圆的眼睛不停的东张西望,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说道:“谁?是谁?出来!”此时的这副样子,哪里还有半点淮安城守将的影子,完全是一副贪生怕死的嘴脸。

    这时,一个身影缓缓的从角落的木柜后走了出来,走到了陆万山的近前。一身漆黑的衣服,一块漆黑的面纱,一把漆黑的长刀,露在面纱之外的一双眼睛正冷冷的盯着陆万山,眼神似乎带着一丝鄙夷。

    看到这个鬼使神差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陆万山皱了皱眉,他并不认识,也自认为从来都没有见过,可是他却不知道对方是为何而来,又是怎么进来的。

    陆万山看着面前的这个突然出现,却又一言不发,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的黑衣人,正要开口呵斥,突然脑海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淮安城,红楼现,鬼影连诀泣鬼神……

    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正是影子队长,冷。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