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从暗流涌动到明枪明箭,有时候其实只是一纱之隔,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主动戳破那层看似已经一目了然的纱,因为人们总是会逃避自己不愿意面对或者不愿意相信的事,即便是旁观者和当局者都已了然于胸,不到最后一刻是不愿意摘下那张虚伪的面具的。

    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发出一丝淡淡的光,似乎是在挣扎着想要冲出面前的那片遮天蔽日的黑云,但似乎无济于事。原本明亮的夜晚,却渐渐地暗淡了下去,让黑夜更黑,黑的好像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已经变换了颜色。

    又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也许伴随的又是一场无情的杀戮。

    京城外五十里的一座略显破败的庄园外不远处,俩个身影静静的站在灌木杂草之,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处庄园,脸没有一丝表情。

    “你的消息准确吗?”其一个看似较年轻的身影缓缓的问道,声音平稳,似乎并不担心被别人发现。这是一名青年,一名穿着花哨,但却面色冷酷的青年。

    旁边另一个声音扭头看了一眼青年,缓缓的说道:“当然没有你的情报准,但既然你愿意跟来,那说明我的情报没错。”这是一名老者,一名面色红润,满脸胡须的老者。

    青年忍不住笑了,老者也笑了,虽然俩个人才刚认识不久,但却感觉好像认识了很久,无话不谈,也许是因为他们都认识同一个人,一个同样让他们各自无话不谈的朋友。

    “似乎今天这里的人较多啊,一会儿可别拖我后腿。”青年眺望着不远处散发淡淡烛光的庄园,打趣的说道。

    “你先管好你自己再说吧。”老者冷笑着说道,然后便径直向那座庄园走去,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看到老者已经前,青年愣了一下,急忙跟了去,抢在了老者的前面,像是在争抢着什么,俩个人看起来好像都很兴奋,不知道那庄园之有什么是能让他们如此期待的。

    随着这二人的移动,刚才他们所占之处身后的杂草之,突然出现了数十个黑影,猫着腰,跟在了青年和老者的身后,向着不远处的鄂宅院摸了过去。手全都拿着兵器,看来他们并不是来闲逛的,而是来杀人的。

    那名满面红润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慕容堂堂主,当今的武林盟主,慕容千鹤。而那名面容冷酷的青年,正是芙蓉堂大弟子,南宫楚。能让俩个原本属于俩个不同时代的江湖翘楚聚集在一起,而且同时出现在这月黑风高的山野之地,除了无心,江湖应该没有人再有这个本事。

    无心也给他们安排了任务,那是由南宫楚配合慕容千鹤,带领芙蓉堂的人和武林其他门派,在京城附近围剿隐藏的红羽势力,这处庄园已经是他们今天发现的第三处了,但是这里的敌人似乎其他三处加起来都要多,而且身份应该也更高。

    无心的目的,是想在少林决战之前尽可能多的削弱敌人的实力,为己方多增加一丝胜算。还有另一个目的,那是防止这些隐藏在京城之外敌人在皇和紫菱公主的送嫁队伍出城的时候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步步为营的计谋,似乎也并不几十年来卧薪尝胆的七贤王要差到哪里,当真是硬碰硬的激烈对抗,至于最终谁胜谁负,那能日后当面对质之时谁剩的筹码更多了。

    唯一在这一场即将拉开帷幕的大战前保持着纹丝不动,处变不惊的,也许只有一个人了,那是原本是这场战争的另一个心,七贤王。

    现在的贤王府,好像是现在这座京城之最安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按部班的维持着往日的秩序,似乎是暴风雨之前最平静的那片云彩,对外面的任何动静都视若无睹。

    此时的七贤王,正一个人待在书房之,透过打开的一扇窗户,抬头看着头顶那一片乌黑的云彩,还有那一轮无奈被夺走光明的月亮,背负着双手,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连门口轻轻走进来一个人好像都不知道。

    来人缓缓的走到了七贤王的身后,轻声说道:“王爷,武林各派已经和红羽交手了,带头的是当今武林盟主,慕容堂的慕容千鹤。”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七贤王的贴身侍卫,也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宫九。

    七贤王点了点头,但似乎对这个消息并不是那么在意,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此时他在想的是另外一个人,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之下,脸色苍白的少年。

    宫突然传出的那个消息是他没有想到的,他不知道皇为什么突然之间做了这么一个决定,一个史无前例的决定。难道是已经对江湖的传言信以为真了吗?是在提防雁门王府吗?可是既然怀疑雁门王府,那待在京城应该才是最安全的的啊,为什么会主动弃城而去,难道他不担心雁门王府如果真的叛乱的话会直接占了京城吗?他想不明白。

    “王爷,已经很晚了,您早点歇息吧。”宫九看七贤王半天没有动静,转移了话题,缓缓地说道。

    “来不及了。”七贤王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转身便向门口走去,看起来有些匆忙。

    “王爷,您要去哪儿?”宫九疑惑的问道,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七贤王如此慌乱过了。

    “进宫。”七贤王说了一句,人已经走出了门外,迅速向皇宫赶去。宫九没有犹豫,随后也跟了来,护送七贤王进宫。

    七贤王知道,皇之所以突然将嫁娶紫菱公主的地点由京城改为少林,一定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或者他发现了什么,不然不可能突然这样,而且还做了一个历朝历代绝无仅有的决定。

    虽然他不知道皇究竟知道了什么,但是他心却有一个猜测,一个他不愿意承认的猜测,这一切一定与无心之间有所关联,他肯定。所以他要进宫看看,看皇到底发现了什么,是不是已经起了疑心。

    暴风雨前的夜晚,似乎总是很短暂的,短的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睡便已经天亮,又似乎是因为最近的京城太压抑了,使得人们没有了一丝睡意。所以大家都起得很早,然后他们看到了此生难忘场面。

    当人们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不由得惊呆了,因为映入眼帘的全都是一片耀眼的金黄,不是阳光,是金子,金光闪闪的金子。整个京城的街道,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每一个士兵的身,都穿着一身金光闪闪的黄金铠甲,透着一股威严与雄壮。

    所有人都被挡在了家门之内,任何人不得踏出家门一步,因为此时远处正有一排马队走了过来,连马背都戴着黄金的马鞍,然后是几座金色的銮驾,銮驾之坐着的是当今的皇,还有几名嫔妃,最后是紫菱公主。

    如此盛装出行,令所有人都感觉惊艳不已,但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这么认为,反而会有一丝担忧,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皇帝亲自挂帅出征之时才会有的阵势,而如今并非战乱之时,皇却摆出了这等阵势,知道内情的人一看知道,皇这是在示威,向那些意图图谋不轨之人示威,所有的一切已经不言而喻了。

    在这金色的阵仗之后,是几匹普通的战马,还有一群普通的随从跟在大部队的后面。但是却依然没有人敢轻视那几匹普通战马之的人,因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的七贤王,六扇门总统领战英,神捕铁雄和贤王府侍卫统领宫九。而身后的那些随从,便是六扇门的精锐和贤王府的府兵。

    俩方原本互不待见,甚至水火不容的阵营,此时却并肩而行,因为他们要随着这大部队一起,去往少林,去做各自将要去做的事。

    七贤王确实去找了皇,而且主动请缨要随皇一起去往少林,他的理由是要保护皇的周全,但是真正的目的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而皇竟然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对七贤王来说是一个最好不过得消息,这说明皇还是信任他的,并没有完全相信了民间的传言。

    可是当他今天早看到这满城的黄金铠甲的士兵之后,他不确定了,他知道,这是皇在示威,向那些意欲图谋不轨的人示威,但他却不知道皇心意欲图谋不轨的人是谁,或者说都有谁。

    所以七贤王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冲动的未经召见便率先主动请缨,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真的安全,还是已经跳入了一个不知道深浅的深渊之。

    随着天边第一道曙光的出现,大部队终于开拔了,向着少林,向着那场未知的风雨,没有人知道这场风雨过后留下的会是一道耀眼的彩虹,还是一片惶惶不可终日的黑暗,又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满城尽带黄金甲,一将功成万骨枯。

    江山,血染了多少无辜人的亡魂……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