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风起云涌
    江湖很大,大到一城一镇、一草一木皆可成为一处江湖。而在这无边无垠的江湖之,却并不是人人都能辨的清对错,分得清善恶,不是因为人们懵懂到了无知地步,而是因为太多人都只在乎自己心所想,只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是非对错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是当这一天突然降临到自己的头的时候,却转瞬变成了一个无辜的可怜受害者,在寻求着同情与帮助,顺便谩骂着世风日下,人情冷暖,殊不知曾经的他也曾这样无情的漠视过别人。

    人,终究要面临一些自己愿意和不愿意面对的事,但要记得,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时刻记得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不要抱怨现实的残酷,因为也许这残酷现实的背后,也有你的一臂之力。当你面对的东西不再是当初那般心如明镜的时候,请找一汪清水,认真的看一下,当下的这张脸,还是不是曾经的那张脸,而曾经的那份信誓旦旦的誓言,是否已经沦为别人眼的笑柄。

    夜空下的京城,很静,静得似乎不再如以往那般繁华,喧嚣不再,曾经的那一片灯火辉煌,好像也随着夜幕的落下而渐渐熄灭。似乎人们已经意识到了空气那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感觉要有大事发生,所以全都躲了起来,希望能躲过那一丝不安的袭扰。

    紫玄殿,燃着一根发出淡淡亮光的蜡烛,好像是这暗夜之唯一的一处明亮。还是那一丝更久不变的光亮,还是那一个安静柔弱的身影,好像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与她没有丝毫干系,依然沉浸在书海之,虽然那本书已经不知道被她翻了多少遍,熟的她都能背下来了。

    紫菱公主安静的靠在床边,借着那丝昏暗的烛光,仔细的看着捧在手里的书,看的很入迷,似乎已经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忘记了不久之后便是她的大婚之日,也没发现此时正有一双眼睛在暗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突然,几下敲门声响起,在这暗夜之显得格外清晰,传出去好远,也传进了紫菱公主的耳,将她的视线拉了回来。

    紫菱公主愣了一下,脸现出了一丝狐疑,不明白这么晚了会有谁来敲响自己的房门。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合了书,缓缓的下了床,向门口走去,竟然没有仔细思量一下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门开了,可是门口却空无一人,可是刚才明明听见了敲门声的。紫菱公主皱了皱眉,探出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漆黑的院,依然没有发现一丝人影。

    疑惑的摇了摇头之后,紫菱公主便打算重新关好房门,她以为自己刚才是因为看书看得太投入了,所以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她正要回身关烦房门的时候,却无意之间看到了一封信立在门槛之下,要不是因为外面太黑了,反而有可能发现不了。

    紫菱公主弯腰牵起了书信,惊讶的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的院落,事实证明她刚才并没有听错,真的有人敲门,也是送信的人,可是望眼望去却是漆黑一片,根本不知道送信人已经去了哪里。于是缓缓的返回了房间,关了房门,打开了那封不知道什么送来的信。

    紫菱公主没有发现的是,此时正有一双眼睛在透过稀薄的窗户远远的看着她的身影,似乎已经看得迟了,因为已经这样看了很久。

    没过多久,原本已经返回屋的紫菱公主这时候又突然开门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只灯笼,环顾了院一眼,急匆匆的向外走去,看样子是在信看到了什么,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紫菱公主便离开了紫玄殿,形色匆忙。

    在紫菱公主刚刚离开之后,一个身影缓缓的从暗走了出来,然后静静地看着紫菱公主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

    借着那根还未熄灭的蜡烛,依稀可以看得清这是一名身穿青衣长衫的青年,眉清目秀,眉宇之间透着一丝秀气,秀气之却又带着一丝不相符的沉稳老练。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新月客栈的主人,龙新月。

    龙新月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无心交给了他一封信,让他务必要在今夜送到紫菱公主的手,所以他才深夜潜入皇宫之,来到了紫玄殿,也看到了那个秉烛夜读的身影。

    信到底写了什么,无心没有说,他也没有问,更没有看,可是看刚才紫菱公主匆忙的样子,信应该提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这是无心交给他的任务,而他还不止这一个任务,另一个任务,是潜伏在京城之,密切注意贤王府的动静,最重要的是盯紧七贤王。

    这是无心早想好的一步棋,因为他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与贤王府的人打过照面,只有龙新月是一个新面孔,贤王府的人并不认识,所以龙新月变成了监视贤王府的最佳人选。而且无心的原话是:不管发生了什么,龙新月都必须盯紧七贤王,一步都不可以离开。

    看了许久紫菱公主离开的方向,又转身看了看那间还在透着烛光的房间,龙新月皱了皱眉,他不知道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可是看紫菱公主的样子知道应该不简单,不由得竟然对紫菱公主有一丝莫名的担忧,他不知道为什么。

    一夜无话,相安无事,似乎并没有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会发生什么。

    可是一过第二天,天刚没亮多久,有一个消息传开了,瞬间让京城安静的早晨一片哗然。因为宫刚刚传出圣旨,紫菱公主将在少林寺出嫁,雁门王府必须要到少林寺迎娶紫菱公主。

    这是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皇家嫁娶之事从未有过的先例,一时间全城都开始议论。这个惊人的消息越传越远,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人,渐渐地全都知道了。

    据说这是紫菱公主自己要求的,有人也曾经听说过,说紫菱公主是个心怀慈悲的公主,虽然深处后宫之,但却能独善其身,远离宫廷纷争,选择在少林寺出嫁,倒也赋予了另一层更深的寓意。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一消息,尤其是这场婚约的另一方,雁门王府。

    淮安城,守城兵营之,呼延成碧正在愤怒的抱怨着,虽然宫传出的圣旨还在赶来的途,但是他们已经在说到了消息,紫菱公主突然临时更改了嫁娶的地点,这让原本已经带着三千迎亲队伍行到淮安城的呼延成碧很是不满,但却无可奈何,因为即便他再不满,也不能抗旨,至少现在不能。

    这次前去迎亲的不止呼延成碧一人,还有他的父亲,呼延朱烈。相对于自己儿子的谩骂和抱怨,呼延朱烈似乎很沉得住气,但也并非是毫无所谓。

    此刻的呼延朱烈,正在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久经沙场的他此刻惊人有一丝莫名的危机感,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

    “父王,这紫菱公主到底搞什么鬼啊?我听说过在少林出家的,却没有听说过在少林出嫁的!”呼延成碧愤愤不平的说道,不知道是因为紫菱公主的无理取闹,还是因为这一决定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和所有部署,事情确实来的有些过于突然了。

    “如果真的是紫菱公主的主意,那我倒稍微放心了,怕怕这根本不是公主的意思,而是有人假借公主之名而已。”呼延朱烈皱着眉头,深沉的说道。

    “您是说?皇……”呼延成碧刚想说什么,却被呼延朱烈狠狠地瞪了回去,顺便用眼神瞟了瞟一直站在一旁的一个人,一个唯唯诺诺,点头哈腰的人,正是淮安城的守城将军,陆万山。

    “事情没有清楚之前不要胡乱猜测,你马派人打探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呼延朱烈话里有话的说道,神情依旧凝重。

    呼延成碧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起身向外走去,他知道他父王话的意思,说是派人打探,其实是让他飞鸽传书到京城,询问一下最有可能知道这件事始末原因的人,贤王府。

    当身在六扇门的铁雄和战英听到宫传出的旨意的时候,知道计划已经开始了,一场真正你死我活的角逐正在拉开帷幕。

    没过多久,战英被传进了宫,皇特命战英带领六扇门全体下,随紫菱公主的嫁娶队伍一同前往少林,而且皇也将亲自前往。

    所有的一切全都按照计划的那样发展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战英不禁对无心心生佩服之意,没想到无心竟然能将所有可能发生的变化全都了如指掌,原来他高明的地方不只有武功,还有心计。

    只是战英还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无心能够断定皇一定会亲自前往少林,他的依据是什么难道他早猜到了皇还会对雁门王府心生反叛之心存有一丝侥幸,想通过紫菱公主一事来化解吗?

    战英有点想不明白,说实话,即便是他这个老江湖,也不得不佩服无心天衣无缝的计划,而他所知道的才只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在等着他,等着世人。

    一切未揭开的谜底,从今日开始,将一点点向世人展现,这注定是一场无人知道结局的风起云涌,也注定惊世骇俗。而这一切都与一个名字脱不开关系,那是血刀无心,一个能令任何敌人从梦惊醒的名字。

    真正的大战,将在三日之后正式拉开帷幕……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