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出发
    所有的事,有结束会有开始,无论这期间经历了多久,终归会有结束的一天,也许路途注定漫长,但却值得期待,因为不知道在这个过程之你会失去什么,但又能得到什么。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行理所当然之意。

    如意看着对面大厅已经接近尾声的厮杀,没有再说话,面色有些凝重,她不是在埋怨无心什么,更不是觉得无心做错了什么,她只是不希望无心活在这样只有杀戮的世界当,她希望无心有一天能够放下血刀,活得轻松一点。好在,这一切快要结束了。

    厮杀还在继续,不过已经快要结束,这原本是一场早料定了结局的刺杀。也许敌人并不没有通过这次的刺杀真的杀了无心,只是希望能给无心制造一点麻烦,最好能将他一直拖住,所有敌人一来竟使用了下三滥的迷香。可是不管怎样,结局终究没有改变,败者,永远是败者,不论来了多少人。

    突然,一道悄悄地钻出了人群,突然闪电般冲向了站在楼梯口的无心,没有任何征兆,原本他们已经败了,甚至眼看着已经要死了,没有人知道这个黑色的身影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竟然敢在这时候妄图杀掉无心。

    而无心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大厅门口正对的那家酒楼,他知道,如意此刻肯定正站在某一扇漆黑的窗前,也在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大厅的那些一看知道不是精锐的杀手放在眼里,也许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这些人在他的眼里已经成为了死人。

    没错,此时的如意依然站在窗前,也在静静的看着正看向这里的无心,在这漆黑的夜空之,四目相对,似乎彼此都看到了对方,又似乎看到的只是心所想的那个人幻化成了一道影子而已。

    突然,如意睁大了双眼,惊呼出声,忍不住大声的喊了一声小心,希望自己能够提醒此时正在发呆的无心。因为她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正飞快的冲向了无心,手挥舞着一把似乎带血的刀,踉跄的背影透着一丝浓浓的恨意。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紧接着看到刚冲到近前的那名黑衣杀手脖子已经被突然出现的青衣人硬生生掐住,根本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俩条身影此时已经全都腾在了半空之,没等落地,看到青色的身影已经松开了掐着黑衣杀手的手,然后狠狠地一脚蹬在了黑衣杀手的胸膛之!

    逐渐恢复安静的大厅似有一丝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然后看到青衣人向后倒翻了一个跟头,缓缓地落在了楼梯之。而那名意图做出最后挣扎的杀手,早已经一动不动的摔在了地,人还没有落地已经断了气,因为青衣人的那一脚几乎将他的整片胸骨踢得粉碎。

    凌厉的脚法,高深的内劲。这个突然出现的青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没有出现的龙新月,这座几次遭到血洗的客栈的主人。他似乎已经不再打算掩饰自己的实力,虽然其实早已被无心看穿,他也不在厌恶杀人,因为跟在血刀无心的身边,不杀人,早晚都会被人所杀。这是一句玩笑,也是一句实话。

    大厅里终于又重新归于平静,所有来犯的杀手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没有一人能够幸免。他们的实力,也只配陪影子的其他成员练一练手,正好磨合一下秦家刀法。根本用不着冷出手,更别提无心了。

    无心静静地看着并没有说什么便已经走下楼梯,走进满地血泊之的龙新月,陷入了沉思,心的那一丝原本遗忘的好之心再一次升了起来。因为龙新月的实力,即便是他每看不出深浅,表面山看起来竟然似乎与自己不相下。

    这时,冷已经趁机来到了无心的身边,如无其事的站在无心的身边,看起来是在保护无心,但是却悄悄的说道:“姓龙的不简单。”只是一句淡淡的提醒,提醒无心注意龙新月,因为保护无心是他唯一要执行到死的任务,他不敢大意,而且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龙新月到底是什么人,连芙蓉堂都一时半会查不到。

    无心却笑着摇了摇头,并不以为意,不管龙新月的实力到底是与自己不相伯仲还是略胜于他,他都相信龙新月,因为他们是朋友,更因为无心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不管龙新月到底是谁。

    没过多久,隐身在对面酒楼的如意和南宫楚已经回来,虽然他们远远地藏在对面,可是目睹了刚才近在咫尺的那一场厮杀之后,其实和站在这里的感觉是一样的,如同身临其境。

    如意刚一进大厅,便大步向无心走去,经过龙新月身边的时候,轻声说了声谢谢,似乎是在感激龙新月刚才救了无心。但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刚才无心是在故意逼躲在暗处的龙新月出手,所以才假装没有看到那名杀手,因为无心要看看,龙血月的实力到底适不适合自己接下来交给他的任务。

    “你刚才在干什么呢?没看到有人向你冲过来吗?”如意快走到了无心的身边,皱着眉头,一脸埋怨的说道。她刚才是真的为无心扭了一把汗,惊慌之余似乎已经忘记了无心是那个永远叱咤风云的血刀无心。

    “在看你啊,你不是也一直在看我吗?”无心扭过头,笑看着如意缓缓的说道,好像根本没觉得自己刚才差一点处于危险之。

    如意听了无心的话,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不再说话。因为她突然明白了过来,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个三岁孩子,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伤得到他的。

    经过一番打扫,新月客栈的大厅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打斗,但那更像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影子连一个受伤的人都没有,而黑衣杀手们却全部都留在了这里,没有一丝生机。

    没过多久,大家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折腾了一夜似乎都已经累了,唯独无心和如意还留在大厅里,站在二楼的鄂栏杆处,看着外面空无一人,漆黑一片的街道。俩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那么静静的站在彼此的身边,静静地。

    呼吸着还带着一丝淡淡血腥味的空气,如意的眉头似乎有些轻轻的皱着,虽然她刚才并不在场,但是她亲眼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虽然那些杀手死有余辜,但她却不希望这些是无心的生活,毕竟生活除了杀戮还有别的,但好像那些东西都离无心很遥远,因为无心得罪的人太多了,多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突然冲出一个人想要杀了他。

    虽然刚才的那些人不是死于无心之手,但却都是因为无心而死,她不是想责怪无心什么,只是她不希望看到无心整日活在各种各样的厮杀当,不是你死,是我亡。虽然无心不说,但是她知道,那同样不是无心想要的生活。

    一旁的无心似乎感觉到了如意的异样,而且也读懂了她心里在想什么,深吸了一口似乎有些寒冷的空气,淡淡的说道:“后不后悔选择了我,使得你整天都得面对这样的日子?看着形形*的人都想来杀了我。”

    如意身体震了震,似乎没有想到无心会突然问一个这样的问题,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是态度已经足够明确,从她爱无心的那一刻起,她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样的生活,所以她不会后悔。

    无心皱了皱眉,脸一丝挣扎之色一闪而过,当他问出刚才的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后悔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问了那么一个白痴的问题。幸好他只是随口一问,幸好如意只是随耳一听,但是无心知道,如意那几下摇头代表着什么,说实话,他还是很欣慰的。

    “快了,这一切快要结束了,再给我点时间。”无心握了握拳头,肯定的说道,眼神充满坚定。

    如意依旧没有说话,轻轻的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因为她怕一开口,说出一些自己和无心都不愿意听到的话,那不是她想要的。她只知道,不管接下来的那段路有多么的难走,她都会陪着无心一起走完。

    一天之后,新月客栈收到了芙蓉堂传来的消息,声称红羽的人近日已经陆续赶到了京城附近,方圆百里之内不知道已经隐藏了多少的杀手,似乎是在为马要发生的那场动乱吹响了号角。

    与此同时,雁门关外也传来了消息,雁门王府近日已经集结了十万大军,日夜操练,似乎要有什么大的动作。

    唯独京城的贤王府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似乎这一切突然跟他们没有了丝毫关系,也许是忌惮六扇门的存在,更担心宫有所察觉,看起来倒像是那个最安全的一个。

    同一时间,无心等人已经收拾妥当,准备路了。用无心的话说,再不走,真的让红羽给包了饺子了。无心已经让芙蓉堂的人给铁雄带去了消息,只有简单的五个字:按计划行事。

    于是无心等人关闭了新月客栈,出了新月镇,去向了自己应该出现的地方,很快便各自分开了。虽然他们彼此之间都不知道无心跟他们每个人安排了什么,但却没有人多问,只是暗下决心,拼死也要完成无心交给他们的任务,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共同背负起了天下苍生,没有退路。

    而无心则只带着如意一人,连冷和影子都已经被他派了出去,他已经用了所有能用的人,想了所有能想到的一起。接下来,等着看接下来的这一场战争最终谁输谁赢。

    一声嘶鸣,俩匹快马绝尘而去,转眼消失在了远方……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