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件事的人成与败,不止取决于一个人的能力,还关乎着这个人是否有一颗坚定的心,一份坚定的信念。没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即便这个人身怀旷世才,也难免最终半途而废,前功尽弃。只要认定了一件事,那必须要坚定的走下去,不管未来遇到什么阻碍,这样你才能一步一步走向成功。

    夜,很深,很静,静得似乎能够能到熟睡的人们那一丝丝带着笑意的呓语,还有那充满疲惫的鄂鼾声。时间似乎过得很快,转眼有一天过去了。

    淡淡的月光下,一条黑色的身影缓缓的溜进了新月客栈的大厅,一闪身躲在了黑暗的角落,半天再没有动静,似乎是在观察,在聆听。谨慎的人,往往别人活得更久,尤其是在如今的江湖之。

    没过多久,黑影缓缓的从角落走了出来,然后嘴里发生了一丝细微的,怪的声响,紧接着便看到又一条黑影缓缓的从门口溜了进来,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足有三四十个,几乎已经将大厅的一角填满。

    然后,其一个人轻轻的挥了挥自己的手臂,只见三四十人快速的了楼梯,兵分俩路,一左一右摸向了二楼俩侧的房间,全都猫着腰,手握着兵器,虽然没有出鞘,但已经能够感觉到那一丝隐藏的杀气,看样子他们应该经常杀人,甚至以杀人为业。

    很快,这伙人便各自站在了各自选定的房间窗外,对着离自己最近的房间拿出了一根竹管,对着房间吹了点什么进去,然后摸进了一个又一个的房间。这伙人似乎很精明,那些竹管喷出的白色烟雾,应该是传说的迷香,是江湖最下三滥的手段。

    可是很快,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快速的撤了出来,好像同时受到了某种惊吓一般。所有人迅速聚集在了大厅央,互相盘问着对方打探到的情况,结果全都一样,每一间屋子里都空无一人!这里明明天黑之前还不断传来嬉笑打骂,可是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了,已然是一座空城。

    “不好,计了!快走!”其一个人低声惊呼了一声,急忙掉头向外快步走去。可是他刚一转身看到门口已经被人挡住了去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衣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静静的挡在那里,手握着一把漆黑而狭长的刀,虽然没有说话,但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已经瞬间在大厅之蔓延。

    “二楼!从窗户走!”另一个人大声喊道,说着率先一跃而起,向着二楼跳了去,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扇窗户。看到有人带头,人群已经有人开始效仿,紧跟着跃了二楼,冲向了其他窗户。

    几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推开了窗户,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可是在这时,突然几声惨叫传来,紧接着便看到原本一条腿已经跨出去的几名黑影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了回来,撞碎了二楼的栏杆,重重的摔在了地。

    而他们那条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腿,竟然生生被人齐齐斩断!鲜血满地,哀嚎声不断在空旷的大厅回响,在这暗夜之听得异常清晰。

    剩余的黑影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接着,看到一扇扇破碎的窗户钻进来一个个同样黑衣打扮的黑影,只不过他们的脸全都蒙着面纱,手都拿着一把长刀。影子!

    正当聚集在大厅央的黑影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整个新月客栈突然灯火通明,原本熄灭的蜡烛也全都凉了起来。

    等眼睛一点点适应突然的这股亮光之后,所有贸然潜入的黑影们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大厅的几支巨烛旁边,已经站着几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黑衣人,是他们点燃的蜡烛。

    而更让他们恐怖的是,有几名脸蒙面纱的人竟然已经站在了他们自己的人群,没有人知道这几名神出鬼没的黑衣人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唯一的可能是刚才从楼撤下来的同时。

    影子,神出鬼没的影子。

    其一名黑影似乎是受得惊太大了,灯光亮起的一刹那,已经忍不住拔出了手的兵器,狠狠地砍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混进来的黑衣人!

    “别动!”黑影有人厉声喝道,可是已经晚了,因为他的手下已经死了,再也挥不出第二刀。

    在黑影挥刀的瞬间,那名站在人群的影子已经闪电般拔刀,然后闪电般挥出,一刀切断了黑影的脖子,鲜血瞬间飞溅,咽下了此生最后的一口气。同样是刀,可是却有着天壤之别,脆弱的有一丝可怜。

    剩下的黑影不敢再有人动了,全都神情紧张到了极点,脑一片空白。其实以他们平时的实力,倒也不至于吓成这副模样,也许是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又太意外了。这明显是一个陷阱,一个守株待兔的陷阱。

    “谁派你们来的?”

    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淡淡响起,从二楼的楼梯口处传来,语气透着一丝轻蔑,冷酷。

    抬眼望去,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衣斗篷下人此时正站在楼梯口,冷冷的看着站在大厅央的这一群不速之客,脸没有一丝表情,有的只是一丝难以掩饰的杀意。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无心。不知道他是始终都在这里,还是刚刚才到。

    没有人搭话,似乎并不没有人打算出卖自己的主子,但是眉宇之间的惊慌之色已经出卖了他们,很明显,他们在惊慌。

    “如果有谁说出来,我可以开一面。”无心再一次开口说道,这一次声音更大,似乎是担心有人听不见。

    人群终于有了动静,只听一个声音缓缓的说道:“说了真的可以放过我们?”似乎是在询问,但却又好像是质疑的嘲笑。

    无心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不会,但可以让门选择怎么死。”这是一句听起来有点可笑,又有点让人无可奈何的话,可是很快有人明白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也终有开始有人后悔自己没有第一个跳出来供出一切。

    “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们这么多人,他们是挡不住我们的,算是拼死也要冲出去,能活一个是一个!”一个声音再一次在黑影人群响起,又给了已经濒临绝望的人们一丝希望。

    紧接着,突然有人开始动手,没有任何征兆,直接一刀砍向了混在人群,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影子成员!

    也在同一时间,混在人群的影子也动起了手,还有站在巨烛旁边的几名,七八把长刀,不带有一丝感情,肆意的在人群下翻飞,不停有惨叫声响起,不停的鲜血飞溅。

    同样的一声黑衣,同样的手握刀,可是实力却远远不在一个级别之,不断有黑衣杀手倒下。新月客栈的大厅,再一次成为了屠杀场,新月客栈的地,再一次被血水冲洗。

    无心看着在人群以一敌十的影子,不禁暗自点了点头,自从他们修炼了秦家刀法之后,实力好像提升了不少,以前更加的凌厉,更加的疯狂。

    新月客栈对面的一家酒楼里,一个身影静静的站在一间没有一丝亮光的房间的窗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灯火通明的新月客栈大厅演的那一场从一开始注定了结局的厮杀,还有那个站在二楼栏杆处,冷眼相看的身影,眉头微皱。

    “是不是身在江湖必须要杀人才行?难道只有杀人才能够解决问题吗?”站在窗前的身影突然缓缓地说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一袭洁白的长衫隐藏在一件黑色的披风之下,飘逸的长发遮挡不住那张绝美的容颜,但此时的这张美丽的容颜之却带着一丝挣扎,似乎带着一丝不忍,一丝心疼。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如意。好像跟无心待的时间越久,她也开始越来越喜欢黑色。

    “那是你还没有真正明白他经历的是什么,面对的是什么,也许有一天你变成了他,不会这么想了。”一个声音从如意的身后响起,一个手握折扇,面色严峻的人站在黑暗,不是别人,正是南宫楚。

    他们是在入夜之后悄悄来到这里的,因为他们已经收到了芙蓉堂传来的消息,敌人的杀手已经向新月镇赶来,而无心不愿意如意处于不必要的危险之,也不希望她看到这一切,所以让南宫楚陪着如意待在这间酒楼里。而这间房间是早在俩天之间龙新月已经用足够的银两包下了,是为了今天。

    没有人无心更在意如意,即便是满怀深情的南宫楚,也做不到像无心那般,因为无心已经失去了所有能失去的东西,拥有的东西原本所剩无几,所以常人要更懂得珍惜。

    这也是他为什么隔了那么久才接受的如意,而他自己从前所受的相思之苦却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尤其是如意。他只知道,从他接受如意的那一刻起,要给她快乐,不想为她戴一副枷锁。

    可是,总是会有人一次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所以他的恨才那么深,看起来冷酷无情,但其实他只是在单纯的证明,谁也别想妄图从他的身边再一次夺走任何他在乎的东西……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