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同生共死
    浮沉乱世之,共享荣华富贵的人很多,但是甘愿同甘共苦的人却很少,不知道该说是这世间的人都太过现实,还是这江湖太过寡情,今日与你共享荣华的人,未必能与你同甘共苦,更别说同生共死。

    当无心和冷、南宫楚三人同时出现在房顶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只见龙新月静静地站在一旁,神情似乎有些挣扎。他的脚下,已经躺了一个人,一个蒙着面纱的人,但是已经断气了,因为有人生生扭断了他的脖子。

    无心皱着眉头,看着陷入挣扎的龙新月,心的第一个想法不是惊讶于龙新月竟然能在冲破房顶之后眨眼间扭断一个人的脖子,而想的是这不是龙新月想要的,因为他看到了龙新月脸的那一丝厌恶和挣扎。

    无心缓缓走到了龙新月的近前,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看到龙新月已经转过了头,直勾勾的看向了自己,脸的那一丝挣扎之色已经消失,取代的,是一丝从未有过的坚定。

    只见龙新月看着无心,手指了指地的那具尸体,缓缓的说道:“现在是了。”态度坚定,不容置疑。

    简单的四个字,但却已经足够说明一切,龙新月已经铁了心的要跟着无心一起并肩作战了。

    无心知道龙血月说的是什么意思,龙新月已经通过杀了一个敌人来证明自己,证明他现在已经是这趟浑水的一份子了。他这是在逼着无心接受,接受他那并肩作战的决心。

    无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已经不知道再说什么,感谢?那不是龙新月想听到的,继续推脱?他知道那已经不可能了。

    这时候,南宫楚和冷也缓缓走了过来,看着龙新月,同时开了口,真诚的说道:“欢迎加入。”说完俩个人惊讶的看了看对方,都从对方的眼神看到了一丝坚定。

    龙新月笑了,笑得异常的轻松,好像加入的不是一场可能有去无回的杀戮,而是一场酒,一场不醉不归,喝到忘我的酒。然后见他看向了无心,情绪似乎有些激动的沉声说道:“同生共死!”

    这是一句宣言,更是一句誓言,也许从他认识无心的那一天起,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重新举起早已埋藏的屠刀,狠狠向敌人挥去,他不后悔,他知道。

    “同生共死!”无心点了点头,淡淡的重复了一遍这句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说出来的话。

    “同生共死!”“同生共死!”这时候,一旁的冷和南宫楚也相继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这不是效仿,这是共同的誓言,是心甘情愿,是义无反顾。

    这样,四个原本都有各自不同经历的人,却在这个房顶之,许下了一个共同的誓言,虽然略显苍白,但却透着一股铮铮铁骨的英雄气魄,但他们从不自诩是英雄,只是在做他们认为该做,而有些人不敢去做的事

    如意看着正在大厅不停的推杯换盏的三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男人为什么都那么喜欢喝酒,那东西真的有那么好喝吗?当然这里面不包括无心,因为无心不喜欢喝酒,只喜欢喝茶,但是今天他也开始喝酒了,因为似乎已经盛情难劝。

    她发现自己有时候真的不了解男人,尤其是人男人之间的那种感情,像无心和官云杰,和南宫楚,还有龙新月,她能够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感情都不一样,但好像却又有一丝难以理解的相同之处,那是他们都愿意为了对方去死,不计后果。

    现在的新月客栈,已经只剩下楼下的三人,无心,南宫楚,龙新月。冷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也许又一次隐藏了起来,藏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等着送死的人找门来。

    刚才那名杀手的身份众人都已经知道了,那是贤王府的人,不知道是杀手太大意,还是因为一切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敌人也懒得隐藏自己的身份,杀手的怀竟然还揣着一块贤王府的腰牌。

    看到这块腰牌,无心已经知道自己来京的消息已经不再是秘密,贤王府已经知道了,而且很可能大批的杀手正向这里而来。

    于是,龙新月再一次关闭了新月客栈,而这一次不只因为无心。不知道这一次关闭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重新开起来,因为他们很快要路了,去迎接那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不知不觉间,夜已经深了,一轮明月挂在天空,照亮了一切,恍如白昼,但却并未能照得亮人心,因为人心里的阴暗,往往要黑夜更加的阴森可怖。

    无心静静的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楼下依然在推杯换盏的南宫楚和龙新月二人,不禁摇了摇头,俩个嗜酒如命的人遇到一起,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为他们担忧,估计今晚不把对方喝趴下是不肯善罢甘休了。

    他的头很痛,因为今晚他也喝了很多酒,但却破天荒的没有喝醉,也许是因为那名杀手的出现,让他不能再掉以轻心,他知道,敌人的下一次刺杀很可能要到来,这可能也是敌人最后的一次刺杀了,因为紫菱公主的婚期已经不足十天,眼看着要到了。

    这一次,敌人一定会不计后果,无心知道。所以他原本打算楼睡一觉,让胀痛的头能稍微缓和一点,但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因为他知道,敌人已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暴风雨即将来临。

    正在这时,一件披风披在了无心的身,如意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无心的身后,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无心的身,因为她知道无心今晚喝了很多酒,担心他着凉,她还从没有见过喝过这么多酒,而且现在还这么清醒。

    “你怎么还不睡?”无心依旧看着楼下喝酒的二人,嘴里淡淡的说道,没有回头,但是他已经知道是谁。

    “睡不着。”如意轻声的说道,与无心一起并排站在了栏杆处,刻意的往无心身边靠了靠,似乎是想离无心近一点。

    “害怕了?”无心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像是在打趣。

    如意摇了摇头,轻轻的说道:“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她说的是实话,并不是刻意在掩饰什么,因为在无心的身边,她总是感觉到踏实,因为无心已经说过,不会再丢下她一个人,不管是生是死。

    “难为你了。”无心淡淡的说道,说着伸出了一只手,将如意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身边,让俩个人贴的更近一点。

    如意使劲摇了摇头,然后靠在了无心的肩头,没有再说话。俩个人那么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他们彼此心里都知道,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他们永远都不会再分开,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三天过去了,而无心等人也一直没走,好像也不打算走了,一直住在新月客栈,享受着这大战来临之前最后的几天悠闲。虽然这几天风平浪静,但是大家心里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罢了,越安静,代表敌人的手段可能越加的猛烈。

    京城已经传来消息,有六扇门传来的,也有芙蓉堂传来的。贤王府这几天可谓是门庭若市,不断有生面孔进进出出,一切都预示着大战即将一触即发。

    铁雄已经捎来了话,称最近在贤王府附近有很多的江湖人,看样子应该是红羽的人,让无心多加小心,可能这是一次有预谋的针对无心的刺杀,或者说报复,因为无心是影响这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但是无心并没有像是惊弓之鸟一样落荒而逃,而是稳稳地坐在新月客栈,打开门,等着敌人找门来,他要先声夺人,在大战还未开始之前先挫一挫敌人的锐气,他有这个自信,甚至势在必得。

    试问天下有谁能抵挡得住血刀无心、芙蓉堂大弟子,新月客栈主人、十三名影子共同的击杀?没有。算对方是贤王府,算对方是红羽,因为他们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派来参加这也许是最后一次的刺杀。他们还得为接下来的那场大战做准备,所以这一次敌人派来的人数并不会太多。

    也许只是会派几个相对厉害的高手罢了,目的并不是杀了无心,也许只是想拖一拖无心,或者意外的伤一俩个无心的人,侥幸能够将无心拖而已。但是他们似乎还没有明白,如果伤了无心身边的人,结果往往要伤了无心本人面临的结局更加的残酷。

    看似平静的新月客栈,却在暗流涌动,面对敌人的刺杀,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没有人心怀退意,反而希望敌人快一点到来,用自己的方式最后告诉敌人一次,没有人可以只手遮天,没有人可以为所欲为。

    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整个武林,是江湖大义。

    自古以来,邪不胜正……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