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咄咄逼人的龙掌柜
    江湖很大,命运多舛,处在如此一个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什么样的世界里,自己都无法独善其身,又有多少人回去在意别人的死活?所以有时候江湖是冷漠的,冷漠到无情,无情到悲哀。回首过往,你是否增进被人背弃过,又或者曾经无情的抛弃过别人?

    无心看着远远的匆匆忙忙从楼梯下来,直奔自己而来的龙新月,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一丝久违的笑容。面对龙新月,他好像总是好和畅快之度过,因为这是一个不必问来路可以一醉方休的朋友。

    “来了。”龙新月来到无心的面前,笑了笑,缓缓的说道,好像所有的激动都在刚才的那段匆忙奔走消散,戛然而止,心平气和。

    “朋友相邀,我岂能不来。”无心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但是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是觉得我帮不忙,还是压根觉得我龙新月不配与你并肩作战?”龙新月眼睛一眨不眨的问道,似乎带着一丝怨气,而且不像是在开玩笑。

    听到龙新月的话,无心愣了一下,对于龙新月的激动有一丝意外。说实话,他确实一直都没有把龙新月列入接下来的那个计划之,但是原因却并不是龙新月说的那样。

    大概是觉出了气氛有一丝不对,站在无心身后的南宫楚这时候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至少应该将客人请进里面之后再说吧。”态度同样没有友善到哪里去,似乎暗带着一丝挑衅之意。

    听了南宫楚的话,龙新月这才将目光从无心身挪开,看了说话的南宫楚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的冷和如意,目光不由得在如意的身多停留了一下,然后让到了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没有说话。冷他是见过的,但是南宫楚和如意他是第一次见。

    待如意三人都进去之后,龙新月竟然也转身走了进去,并没有理会自己面前的无心,留下了无心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原地。

    无心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心暗想,看来这一次龙新月是真的生气了,这一点他确实感到意外。摇了摇头,缓缓跟了进去。

    穿过了嘈杂的人群,众人被龙新月带了二楼,带进了那间无心每次来都会待的房间。这里好像已经成为了无心的专属房间,除了无心之外不接待任何客人,因为房间间的那张圆桌之,一只茶壶,一只茶杯,依旧整齐的放在那里,似乎是专门为某个人准备的。

    待众人落座之后,龙新月便吩咐伙计沏了俩壶热茶,然后也坐了下来,目光时不时的瞟着坐在无心旁边的如意,缓缓的说道:“不打算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吗?”语气之似乎带着一丝调侃之意。

    无心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刚才被龙新月咄咄逼人的那一句问的竟然忘记了介绍他们认识,于是尴尬的笑了笑,向几人简单互相介绍了一下彼此,几个人到此才算简单了认识了。

    龙新月看着一直闷不做声的坐在无心旁边的如意,笑了笑,缓缓的说道:“闻名已久,今日总算看到了庐山真面目,幸会了如意姑娘。”幻音阁阁主的名头在江湖也算小有名气,不只是因为她美若天仙的容貌,更因为她背后的芙蓉堂,江湖最大的情报组织。

    “龙掌柜的客气了,早听无心提起过龙掌柜的,说与龙掌柜的十分有缘,相见恨晚,刚才一见面没认出来,我还以为是从哪冒出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呢,真是失礼了。”如意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缓缓的说道,说着向龙新月施了一礼。

    听到如意的话,尤其是那句响亮的“龙掌柜”,一旁的南宫楚,冷,包括无心,全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尤其是无心,忍俊不禁的样子真怕他把刚喝进嘴里还没有来得及下咽的茶水喷出来。只见他转过了头,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如意,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应该是第一次有人称呼龙新月为龙掌柜的吧,也是是因为龙新月不喜欢这个名字吧,来到这里的人一般都是称呼他为龙少爷,龙少侠,或者龙公子,几乎没有人称呼过他掌柜的,连底下的伙计也不这么叫他。

    此时听着这声亲切的“龙掌柜”的,再看看龙新月猪肝一样的脸色,怎么看怎么觉得滑稽可笑。无心知道,如意是在为自己出气,因为刚才在大厅门口龙新月的那一份咄咄逼人。

    终于,龙新月也忍不住笑了,好像是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笑话,笑得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而一旁的无心等人已经从笑意回过神来,正面色平静的看着龙新月一个人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这副情景似乎要那声“龙掌柜”看起来更加的有趣。

    笑声终于停止,龙新月看了看无心,又看了看如意,忍不住双手抱拳,一脸认真的说道:“不愧是能让血刀无心倾心的人,在下甘拜下风。”堂堂的新月客栈主人,竟然被如意一句“龙掌柜”的给说的甘拜下风,可想而知龙新月有多么不喜欢这个名头。

    看到龙新月的这副样子,众人这次不约而同的全都笑了,气氛不再像是开始那样尴尬,那丝陌生的感觉也渐渐没有了。

    “你这么着急找我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无心这时候看着龙新月缓缓的问道,他不知道龙新月亲自派人送信到京城要见自己是为了什么,这可是龙新月第一次主动要求见自己,直觉告诉他是龙新月遇到了什么难题了。

    听到无心的问话,龙新月摇了摇头,神情再一次认真起来,缓缓的说道:“还是刚才的那个问题,我只是想知道出了那么大的事,算你不需要我帮忙,可为什么连知会都不知会我一下?”看来龙新月还在纠结着这个问题,他想要一个解释,或者一个答案。

    其实并非是龙新月没事找事,是因为他真的想知道原因,不管他最终会不会选择加入到那场恶战之,他只是希望无心能够主动告诉他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而不是从来这里的那些江湖人口才得知无心竟然面临着那样有进无退的局面,而且很可能是一去不复返。

    不为别的,因为他们是朋友,相见恨晚的知己。

    无心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或者别的什么,是因为我知道,一旦告诉了你,你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而我并不希望你趟这趟浑水,因为这一遭很可能有去无回。”他说的是实话,其实他是一个并不愿意麻烦朋友的人,因为欠下的始终都要还的,不管别人是否在意你还与不还,他不想欠别人太多,这个别人包括任何人。

    听到无心的这个回答,龙新月的脸色明显有所好转,看来他已经接受了无心的解释,但好像并不想此罢休,而是指了指一旁的如意三人,缓缓的说道:“那他们呢?我和他们有何不同?”

    无心看了看身边的三人,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原本已经在这趟浑水了,想躲也躲不过去,你不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你过去的身份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在这里的原因不是因为你喜欢开这个客栈,而是在逃避着过去的一些什么,是想将自己隐藏起来,我不能那么自私的将你重新再拉进这个你已经厌倦了的世界。”

    这才是无心没有告诉龙新月的真正原因,虽然他不知道龙新月以前是什么人,但他知道以前的龙新月也绝不是简单的人物,否则新月客栈不可能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既然龙新月选择了归隐,那他没有权利去打破这一切。

    龙新月沉默了,这是他与无心之间第一次谈论这些,他也一直在心里感激着无心,因为从始至终无心都没有追问过他什么,虽然他也知道无心其实一直在好自己的身份,但无心却从来不问。他们也好像都没有问过对方不愿意说的东西,然后成为了朋友,甚至知己。

    沉默了半晌,龙新月抬起了头,看着无心,认真的说道:“我龙新月并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你说的没错,我在这里的原因确实是想和以前的生活一刀俩断,但是朋友有难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你以为你不说我不会做吗?你错了,从我龙新月把你当朋友的那一天开始,已经注定会惹所有的麻烦,天下谁不知道有血刀无心的地方会有杀戮?”

    龙新月说的没错,血刀无心的身边从来不缺杀戮,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是江湖,有杀戮和恩怨情仇,所以他的朋友很少,不是他不值得,而是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直面那些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杀戮,更是因为无心不想将更多无辜的人卷入这一场场的杀戮之。

    “何必呢?你原本已经不再是这趟浑水的人。”无心摇着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很感激龙新月能够这样有心,愿意为了自己重新踏足江湖。但是他真的不想将太多无关的人牵扯进来,因为现在被他牵扯进来的人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多一个。

    正在这时,无心猛然仰头看向了房顶,因为他听到一丝轻微的响动从房顶之传来,虽然很细微,但依然被被他听到了,同样听到这声轻微响动的,还有冷和南宫楚。

    无心轻轻的向一直站在无心身后的冷点了点头,其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冷立刻会意,正打算悄悄的打开门出去查探,却发现一条身影突然一跃而起,直接向着头顶的房顶冲了去,在一声巨响之冲破了房顶,直接冲了出去。

    众人大惊之下才发现,那个突然直接冲破屋顶而出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坐在无心对面的龙新月……

    /html/book/41/4117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