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朋友
    人的一生,可能会遇到很多人,也会一起经历很多事,多少年后,随着世事变迁,回头看看过往,看看身边,到底有几人还能留下,那些当初意气相投的人,是否还陪伴在你左右?也许寥寥无几,早已物是人非。

    青云峰断崖之,一个身影静静的站在断崖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面无表情,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但眼神之却已经布满绝望。漆黑的衣服包裹着全身,脸带着面罩,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一把漆黑而狭长的刀紧紧地握在手里。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等在断崖边的冷。无心离开之前已经嘱咐过他,如果天亮之前还没有回来,让他立刻赶回京城,带着如意离开,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可是他并没有遵照无心的意思,因为他不相信无心会出事,他在等,等那个迟到的身影出现。

    可是,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从天亮到烈日当空,无心始终没有出现,冷的内心也从期待慢慢的开始绝望,他不敢往下想,只是在一遍一遍不停的告诉自己,会回来的,会回来的。这是他真心的希望,因为如果无心出了事,他不知道怎么去想诸葛云清‘交’代,更没法原谅他自己。

    他发誓,如果无心真的永远的留在对面那座到处都透着神秘危险的山峰里,那他一定会带着影子冲过去,杀光那里的所有人,直到自己倒下。

    正在这时,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传来,听起来像是山崩地裂一般,然后看到一道纯钢打造的阶梯从对面的山峰峭壁缓缓的升了起来,直到延伸到冷的脚下,接通了俩处断崖。

    冷看着突然发生的变化,眼神满是惊讶,原来这断崖之间竟然藏有如此巧夺天工的机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造出这般匪夷所思的东西,冷人骇然。

    紧接着,一个身影缓缓的从淡淡的‘迷’雾之走了出来,走了阶梯,迎面向冷走来,步伐坚定。

    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冷瞬间笑了,虽然他带着面罩,但是眉眼之间的那丝焕然的神‘色’已经说明一切,他在笑,开心的笑,因为他已经看清了那个从‘迷’雾之走出来的身影,正是无心。

    很快,无心便已经穿过了那段神的阶梯,来到了冷的身边,然后转身看着阶梯又在震耳‘欲’聋之缓缓恢复原位。

    一旁的冷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毫发未伤的无心,神情有些‘激’动,‘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无心边看着对面高耸入云的山峰,边淡淡的说道:“为什么没有离开?”按照他临走前的叮嘱,此时的冷应该早在京城,也许已经带着如意远走高飞。

    听到无心的问话,冷愣住了,然后缓缓的低下了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终归违背了无心的意愿。

    无心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冷,淡淡的说道:“你要知道,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是如意,我明白这一点,也希望你能铭记这一点,如果下次我说了同样的话,无论如何都要遵循,即便我马要死了,明白吗?”

    “明白。”冷犹豫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无心稍显严肃,不像是开玩笑的神情,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无心当然不是在开玩笑,他知道。

    无心点了点头,转身向后走去,现在该是回京的时候了,时间过去那么久,如意一定急坏了。其实他知道,身后的冷和如意一样,都期待着自己平安归来,不希望自己有事。但是他更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真的面临着死亡,那他必须要保全自己身边的人,他们没有错,不应该受牵连。

    这是无心,他只问别人需要什么,能带给别人什么,却从来不想想自己都失去过些什么。

    六扇‘门’总部的大厅里,坐着四个人,战英,铁雄,如意,还有南宫楚。四个人全都眉头紧皱,面如表情,神情之似乎还带着些许悲伤。沉默着,压抑着。

    “我不相信他回不来了,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所以耽误了返回的时间。”如意看了看南宫楚,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战英和铁雄二人,倔强的说道,她在试图说服别人,更在说服她自己。

    铁雄紧锁着眉头,神情低落,看着如意,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回不来了,你们现在都得马走,万一他真的回不来,我不希望贤王府将矛头对准你们,否则我没办法和他‘交’代。”

    铁雄是强忍着烦躁的情绪说出的这段话,因为他的心情和如意是一样的,一样的悲痛‘欲’绝。但是他也知道,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如果无心真的回不来了,那敌人会更加无所顾忌,一定会将矛头对准无心身边的人,展开疯狂的反击报复。

    “我要去找他,如果你们都认为他已经死了,那我一个人去找,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意咬着牙说道,说的斩钉截铁,她不是在开玩笑。

    “不行!现在他是生是死还没有定论,如果你贸然前去,出了事怎么办?”铁雄一脸严肃的说道,他这是在以无心师叔的身份在说话,希望如意能听得进去。

    很显然,现在的如意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劝,不管是什么人在劝她,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是想尽一切办法找到无心,即便已经死了。而且是立即动身,因为她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可是在她转身刚迈了俩步的时候,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惊恐的看着大厅的‘门’口,张大了嘴巴,早在眼眶打转的泪‘花’再也绷不住,一下子夺眶而出,因为她看到一个身影此时正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她。

    随着如意的反映,在座的三人全都站了起来,看向了大厅‘门’口,然后所有人脸都‘露’出了释然,原来如此的神情,似乎是终于放下了什么,同时长吁了一口气。

    站在大厅‘门’口的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从青云山平安返回的无心,只是预计的时间晚了太久,久到有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紧接着,看到如意‘激’动的向无心冲了过去,没有顾忌大厅还有俩个长辈在,肆无忌惮的扑进了无心的怀,紧紧地将无心环腰抱住,抱得很紧,任凭眼角的泪水在无心的‘胸’前流淌。

    无心低头看着怀‘激’动的似乎有些瑟瑟发抖的如意,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如意一定担心坏了,所以一路之马不停蹄,可晚了终归是晚了,没有等一个可能永远都无法回来的人更痛苦的事了,他了解那种绝望,所以他知道如意的苦。

    于是,无心轻轻的张开了双臂,将如意紧紧地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让俩颗颤动的心紧紧贴在一起,告诉她自己还活着,不会轻易丢下她一个人。

    俩个人这样紧紧的搂在一起,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在这一刻,时间是属于他们俩个人的,是属于怀那个明知道没有明天还依然坚守的人的。

    无心的平安归来无疑是这些天来最让人高兴的一件事,所以战英请了全京城最好的酒楼里的厨子,亲自到六扇‘门’为众人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为了庆祝无心的归来,也为了马要开始的那场恶战壮行。

    席间战英询问了无心此次青云山一行的结果,无心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都叙述了一遍,令听到的众人无不变‘色’,没想到麒麟军竟然真的存在,而且高手如云。

    但是当战英询问关于麒麟军是否会施以援手的时候,无心却并没有肯定的回答,因为他并没有收到麒麟军肯定的答复,然后被人送出了青云峰。但是他相信,如果真的到了最后关头,麒麟军一定会出现的,因为他们刻在骨子里的那份铁血的信仰是骗不了人的。

    还有一个消息,是在无心离开京城之后,有人给六扇‘门’送来了一封信。信是从新月镇送来的,是龙新月写的,他要见无心。

    天下不是谁想见无心都能见到的,但是龙新月要见,无心却不得不去,因为他一直没有忘记这位第一次见面肝胆相照的朋友,而且他一直也在猜测着龙新月的身份,只可惜毫无头绪。

    第二天,无心便告别了战英和铁雄,决定离开京城了。京城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战英已经重新受到重用,虽然依旧没有查出夜闯皇宫意图行刺的杀手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雁‘门’王府叛‘乱’一事却让皇不得不在身边留有一个自己还相对信得过的人,这对战英来说是好事,对接下来的计划也是有利无弊。

    于是,无心带着如意,南宫楚和冷,离开了京城,向并不算太远的新月镇而去,去会一会这个已经多日不见的朋友,只是他不知道龙新月找自己是为了什么,这是龙新月第一次主动要求见他,而且他清楚龙新月是怎么知道自己到了京城的,好像每一次龙新月都能知道。

    新月客栈,好像永远都是那么生意红火,人山人海。可是它的老板好像并不以为意,觉得人多人少,生意好坏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新月客栈能一直这样开着,哪怕只有一个客人,他都觉得这是让他一直留在这里的理由。而且最重要的,是能在这里‘交’到不同的朋友。

    此时的龙新月,正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底下鼎沸的人群,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因为他在等人,等一个刚分开觉得过了很久的人,一个可以以茶代酒喝到天亮的人。

    而正在这时,他突然睁大了眼睛,眼神带着一丝欣喜,看着一楼大厅的‘门’口,忍不住笑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一直在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