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四十章 麒麟军
    浮华‘乱’世,每个人与每个人是不同的,因为人们各自的出身不同,经历也有所不同,所以有时候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世界可以说是俩个世界,也许会有‘交’集,但绝不会同流。。。但是有些人,也许骨子里都天生带有某种东西,虽然未必整天挂在嘴边,但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心的那份信仰,由一份份这样的信仰,组成了一股无坚不摧,无所畏惧的力量。

    无心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一堵厚重的人墙,愣在了原地,不是他不想走,是真的已经无路可走。而且他相信,只要他再敢向前踏出一步,那么这些人很可能会一拥而,将自己支离破碎。所以,他有点后悔说出刚才的那句话了。

    不是他胆小怕事,是因为他分得清情势,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才叫英雄,而明知不可能而为之的,那不叫英雄,那是找死。虽然他也经历过很多一人独战群敌的时候,但是他没有经历过一人独战千军万马。

    “你还觉得自己能走的了吗?”

    这时候,那个冷酷而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面容冷酷的那名老者饶有兴趣的看着愣在原地的无心,缓缓地问道,像是依旧在挑衅,有点不依不饶。他很好接下来无心会怎么做,会不会向自己认输,又或者真的不要命的意图从这里冲出去。可是,他好像全都猜错了。

    因为愣神的无心突然转过了身,不紧不慢的返了回来,竟然径直走到了冷酷老者的面前,坐在了凉亭那张仅有的石桌对面,与老者相对而坐,四目相对。而看着无心一路走来直至坐下,竟然没有人进行阻拦,似乎都被无心的这一举动惊到了,愣在了原地,因为无心的选择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预料。

    这时,站在冷酷老者身后的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似乎才反应过来,前俩步,正要说话,却被冷酷老者伸手制止了。

    冷酷老者收起了那丝挑衅的笑容,认真的重新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无心,望着那一身漆黑的斗篷,还有那张无所畏惧,面带倔强的苍白的脸庞,突然对这个独自一人越过青云断崖闯入这里的少年充满了好,他不知道是什么让面前的这个看似年少,但却武功高强的少年如此充满自信,这么无所畏惧。

    “你到底是谁?”冷酷老者看着面前没有一丝惧意,与自己四目相对的少年,缓缓地问道。

    无心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一个寻求帮助的普通人罢了,贸然闯入贵地,实属无奈,并没有恶意,还请前辈见谅。”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估计不止在场的其他人,连他自己都一时回不过味来吧。

    冷酷老者再一次愣住,无心态度的突然转变再一次让他意外,甚至有点不知所措。但是他不认为面前的少年是因为怕了身后那成千万的人,因为他从少年的脸根本看不到哪怕一丝的惧意,反而显得更加的‘胸’有成竹,眼神更加的坚定。

    “那么你为何而来?求什么帮助?”冷酷老者再次发问,而且很认真。也许他真的想知道眼前的这个无所畏惧的少年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竟敢跑到这里来寻求帮助,而且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也没有人能够进的来,但是他已经听手下说了面前的这个少年时怎么越过的那道深不见底的断崖,凡人是没有那样生死各半的勇气的。

    “为了天下苍生。”无心看着冷酷老者,认真的说道,眼神坚定。

    听着这一句看似大言不惭,听到的人可能随时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狂妄之语,冷酷老者却皱了皱眉,神‘色’突然变得凝重,因为他竟然丝毫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假。也许别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会忍不住笑骂几句,但是此刻他却没有,而且竟然真的有些信了,只因为面前少年的那一丝坚定的没有一丝杂念的眼神。

    “怎么回事?”冷酷老者竟然信以为真的皱眉问道,似乎已经真的开始关心起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听到他的这句问话,站在他身后的那名老者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了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脸的神情却异常的惊讶。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主子会相信一个入侵者的话吧。

    无心顿了顿,看着冷酷老者,淡淡的说道:“朝有人要谋权篡位。”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紧紧地盯着对面老者的脸,想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反应。

    听到无心的这句话,不止冷酷老者,冷酷老者身后的那名老者,还有身后的那一群自治始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士兵同时有了反应。

    只见站在冷酷老者身后的那名老者前一步,伸手指着无心大声的说道:“休得胡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少在这里妖言‘惑’众!”

    无心笑了,笑得很不屑,仰头看着面‘露’怒‘色’的那名老者,淡淡的说道:“看来麒麟军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麒麟军了,大概是这里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使得你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

    听到无心的这句话,冷酷老者眼突然‘精’光爆现,沉声说道:“住口!”脸‘色’‘阴’沉,似乎已经动怒,但不知道是因为手下的打断还是因为无心最后的那句提及麒麟军的话。

    只见冷酷老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无心,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麒麟军的?”说完眼睛紧紧地盯着无心,等着无心的回答。

    看到冷酷老者的这副样子,无心终于将心的那块石头放下,他知道,那个传说的麒麟军真的存在,而且真的被自己找到了。

    麒麟军,一直是一个遥远的传说。据说最开始是一群皇室宗亲的孩子组成,经历了成年累月的艰苦训练,最终形成了一支战斗了极强的卫队。后来因为当时的天子忌惮周边的各国的威胁,特意将这股力量隐藏了起来,而且冠以麒麟军的名号,意为暗守护京城,守护天子,唯有天子亲自携带手的麒麟兵符才可以调动。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已经渐渐淡忘了这股从建立之初始终没有出现过的军队,慢慢的变成了传说,而麒麟军的名号也渐渐被人们所遗忘,只有少数的人才能依稀记得这个名字。这样,麒麟军逐渐被人们淡忘,从真实的存在变成了传说,然后越来越少人知道,直到现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春’秋。

    这是战英无意之间提起的,无心也不知道战英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也许是因为跟在皇身边很多年的缘故吧,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麒麟军真的存在,而且一直守在这青云山里,而且依然这般气势磅礴,这般铁血。

    无心看着冷酷老者,平息了一下略显‘激’动的情绪,淡淡的说道:“是朝的一位前辈告诉在下的,是他让在下来寻找你们的。因为朝廷有难,希望前辈施以援手。”

    冷酷老者皱着眉头,仔细的盯着无心看了很久,似乎是在确认无心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神情有些凝重,又似乎带着一丝‘激’动。因为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久得他已经记不清过了多少个日夜,从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开始。

    “你本不是朝廷的人,为什么要冒死来这里?”冷酷老者看着无心问道,这是他一直没有解开的疑问,直到现在他的没有明白是什么让面前的这名少年如此不计生死。

    无心听了冷酷老者的问话,笑了笑,眼神坚定的说道:“不为别的,只为了还天下人一份安宁,也为了还自己一份安宁,更为了追随我的人和我在乎的人,为了身在九泉之下但却心系天下的在下的父亲。”他说的很诚恳,很认真,发自肺腑。

    冷酷老者听了无心的话,点了点头,神情有些动容。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无心问道:“麒麟兵符在你这里?”

    无心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还在天子手,因为我们还没有真凭实据证明有人要谋反,无法向天子奏明。”

    冷酷老者听了无心的话,皱了皱眉,似乎有一丝失望,沉默了许久,好像也挣扎了很久。然后,只见他大手一挥,紧接着看到那人山人海的大军缓缓的退下了,依旧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铁血的纪律,铁血的灵魂,让人望而生畏。

    待所有人都退下之后,冷酷老者开始盘问起无心为什么声称有人想要谋反,于是无心便开始讲述起了自己是怎么一点点揭开的谜底。二人一直坐在凉亭之,过了很久很久……

    温暖的阳光还在继续普照着大地,也安抚着躁动的人心。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见到如此暖人的阳光,而且更希望它永远不要出现,因为有一个人曾经说过,天亮之前他一定会回来,而此时已经日三竿,那个人却迟迟没有出现,杳无音信。

    南宫楚看着呆呆的伫立在院落的如意,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该千劝慰,因为他已经不知道再用什么话才能够让她相信,而且昨晚他已经保证过,无心一定会在天亮之前赶回来,可是结果并没有,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又怎么去安慰别人。

    如意看着空空‘荡’‘荡’的院落‘门’口,期待着有人能从外面进来,可是除了送饭的一名捕快,迟迟不见有人进来,尤其是她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她快要绝望了,因为不但无心没有回来,连冷也不见了踪影。

    一个她最不希望发生的画面一直不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而无论她怎么驱赶,怎么不去想,那副画面依旧不停的闪现:

    一个浑身黑衣的少年,浑身是血的在地挣扎,伸出了一双颤抖的手,睁着通红的眼睛,绝望的看着她,张着嘴似乎在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