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传说
    世间有很多神鬼之说流传,有人说是子虚乌有,但有的人却深信不疑,有的人只是凭借着自己的经历做出决断,但有的人却是亲身经历,只不过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个人会信。.。因为这种传说总会充满幻,有太多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方。

    看到突然闪现的黑影,无心来不及多想,身体微侧,闪身向一旁闪电般跳开,脚下的速度毫不逊‘色’,正好躲过了急速飞来的几条黑影,惊险之及。

    几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无心扭头看去,发现原来是几支长矛,锋利的矛尖已经深深的‘插’进了一旁的树干之。可想而知刚才有多么的凶险,要不是无心发现的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看清急速而来的黑影是几支长矛之后,无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的确有人生活在这里。

    想到这里,无心急忙扭头向长‘毛’飞来的方向看去,却发现空无一人,在没有任何声响,晃动的树枝和杂草也逐渐平静了下来,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无心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缓缓向刚才长‘毛’飞出的方向缓缓靠了过去,伸手解下了背的血刀,轻轻的将一丛丛树枝和杂草挑开,却发现树林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断裂的枯树枝,还有一个遗留在泥潭的硕大的脚印。

    看到这个脚印,无心不禁皱了皱眉头,心吃了一惊,因为这个脚印一看是人的脚印,但却不应该是人的尺寸,因为它太大了,大到足够站的下一个普通人的俩只脚。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如此庞大的一双脚。光看脚哦,能猜得出来脚的主人有多么的高大。

    可这也是令无心最吃惊的地方,一个身材如此硕大之人,怎么可能消无声息的出现,又悄无声息的消失呢?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再理会地的脚印,无心转过了身,继续向树林深处走去。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里有人,而且不是一般的人,也许真是是那支从没有人见过的十万大军,光从刚才的遭遇可以知道,这些人不简单,处处都透着神秘和危险。

    现在的无心,已经不像最开始的那样,急于找出对方的藏身之处了,现在对方肯定他着急,因为他这个突然的入侵者已经惊醒了对方,打破了很久以来的平静。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些人还会主动找无心,像刚才一样,意图杀掉这个来历不明的入侵者。

    越往树林的深处走,空气的‘迷’雾更加的厚重,已经不能看到很远的距离,眼前灰‘蒙’‘蒙’的一片,渐渐地已经无法分得清方向。

    无心眯着眼睛,凭借着感觉分辨着方向,缓缓在树林行走着。随着‘迷’雾越来越重,他的‘精’神也越来越高度戒备。敌暗我明,很难保证对方会再一次发起突袭。在这片雾林之,很明显对方要无心更加的得心应手,所以更不能掉以轻心。

    果然,随着‘迷’雾的加深,没过多久,无心已经嗅到了空气一丝异样的气息,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总感觉很怪,透着一丝压抑,甚至一丝嗜血。

    突然,一道黑影在无心的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消失在了‘迷’雾之,速度之快简直超乎想象。

    无心猛然停住了脚步,全身戒备,因为他嗅到了空气除了那丝嗜血的压抑之外,还嗅到了一丝浓重的杀气,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杀气,因为这股杀气之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黑暗或者邪恶,只是单纯的传递着一个字,杀。

    无心刚刚停下脚步,黑影便再一次在‘迷’雾出现,忽左忽右,快如闪电!而且不止一个!但是对方好像并没有打算立即动手,而是不停的在无心的周围飞快的‘交’替奔走,似乎是在寻找着一击必杀的最佳时机,亦或者是在警告这个突然的闯入者,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虽然对方迟迟没有动手,但是无心始终不敢掉以轻心,‘精’神始终高度戒备,他知道对方在等,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时机,他是不会给对方这样的机会的,他要‘逼’对方现身。

    双方这样僵持着,谁都没有率先出手,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动,因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深浅,先出手的那一个必定会落入被动之。对方既然能耗得起,无心自然奉陪到底,而且他来这里的目的也并不是想和对方一较高下。

    突然,在‘迷’雾之间的来回穿梭的黑影突然停了下来,分别停在了无心一左一右的前方,依稀能够看到二人双手用力向着无心一挥!

    瞬间,十几支飞镖穿透了‘迷’雾,带着一丝淡淡的呼呼风声,闪电般向无心袭来,速度极快,转眼已经到了近前!

    无心没有犹豫,用力一挥手的血刀,紧接着毫不迟疑的向着其的一个黑影飞快的冲了过去!同时用力挥出了一拳,迎向了那条站在‘迷’雾之的黑影!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无心会在这时候发起反击,还没来得及躲闪,无心已经钻进了‘迷’雾之,眼看着拳头已经要击对方!

    可是在这时,前冲的无心突然感觉到斜刺里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来不及由于,拧腰沉身,迅速向一旁闪开,硬生生的将那只已经要击对方的拳头收了回来。而且在他闪躲之际,他已经借着逐渐淡去的‘迷’雾,看清了那个差点被他击黑影。

    那是一名身材矮小的老者,个头还不到无心的肩头,如果不是他那一脸的沧桑和‘花’白的胡须,很容易被人认为他还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可他却并不是孩子,而是一个随时能杀人于无形的高手。在刚才四目相对之间,无心并没有从对方的眼神看到一丝一毫的慌张,好像知道无心那一拳伤不到自己一样,而且他站在那里竟然丝毫没有躲闪,没有后退一步。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他的那名同伴,那名同样身材矮小,一脸沧桑的老者。在无心冲向前方的那名老者之际,对方的同伴已经火速杀到,一只漆黑的手掌,屈指成爪,狠狠地抓向了无心的腰间。要不是如意的反应足够快速,很可能便是俩败局伤的结局,对方有俩个人,如果俩败局伤,那证明无心已经输了。

    无心看着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俩名并排而立的矮小老者,眯了眯眼睛,因为他竟然丝毫看不出对方的深浅。同样的,对方也在看他,而且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也许是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这里之外的人了吧。

    无心看着深藏不漏的二人,打算直接说出自己此行的来意,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很可能僵持不下,也很可能真的俩败俱伤,但是他并不想和对方真的起了冲突,那不是他想要的。

    可是当他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脑袋一片空白,有点沉沉‘欲’睡,身体发软,忍不住踉跄着晃悠了几步。突然,他还想明白了什么,想起了刚才空气的那股怪的气息,瞬间明白过来。雾气有毒!

    可是现在明白已经晚了。只见无心终于坚持不住,身体倾斜着倒了下去,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俩名老者同时浮现在嘴角的一丝冷笑。在他彻底失去知觉的刹那,终于明白,对方迟迟没有动手不是因为忌惮自己,更不是在苦寻着一击必杀的机会,而是在等,等他吸入更多的毒气,然后不费吹灰之力的将自己拿下,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不知道是谁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永远不要轻视你的敌人,否则你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在杀与被杀之间,往往是那么白驹过隙的一瞬间,错过了,等于已经注定了生与死。

    一阵震天的喊杀声传来,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是显得那么的朝气蓬勃,热血沸腾。

    无心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感受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那股刺眼的阳光,聆听着不远不近的那一阵阵震天的喊杀声,他是被这阵喊杀声吵醒的。

    可是刚一睁开眼他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在一直立柱,丝毫不能动弹,这对堂堂的血刀无心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并没有可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动怒,因为至少现在他还活着,这什么都重要,看来对方并没有想要立刻除掉自己,也许他们也有一大堆的疑问在等着自己吧,无心心想。

    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无心微微皱着眉头,他不知道这是哪里,是还在那座充满神秘的青云峰里,还是已经离开。只知道这是一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房间,简单到连一扇‘门’都没有,只有一个不算很大的窗户,正对着无心。阳光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使他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苍白。

    远处的喊杀声渐渐停歇,周遭好像又陷入了一种死一般的寂静,寂静的无心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你到底是谁?为何而来?”

    突然,一个沙哑,浑厚的声音出现在了房间之,听起来让人不自觉得升起一丝寒意。房间里依旧是空无一人,但却明明有人说话,只是不知道这个说话的人藏在哪个角落里,正默默地盯着被绑在房间里的无心。

    听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的时候,无心愣了一下,不由得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回答,他也没打算开口,他不喜欢对方的那副居高临下的语气,更不喜欢自己现在是以阶下囚的身份在接受别人的拷问。

    “如果你现在不说,那你从今往后永远也开不了口。”神秘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带着一丝威严。听声音来判断,对方应该是个年过半百的老者。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无心忍不住笑了,因为这好像是以前自己经常对别人说的,没想到现在却是由别人在问自己,不得不说这是种彻头彻尾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