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天涯孤刀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探秘
    一件事的成败,不是随口说说那么简单的,其牵扯着太多的因素,有些是你可以控制的,但有些也是未知的,不得不说,成功有时候也是靠着一丝的运气。但是有些事,你必须想尽一切的办法去实现,即便困难重重,因为不作为,等同于放弃。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很充足,在这即将满城风雨的京城,能看到这么明亮的阳光实属难得。

    与铁雄聊了没多久,无心便已经充满困意,也许是因为昨天的一路奔波,也许是因为事情总算慢慢开始按照预先计划好的发展着,虽然有些意外的插曲,但总算还没有完全失去控制。

    铁雄看出了无心的困意,于是便命手下带领无心去休息了,他知道无心要操心的事很多,多到可能连他这个六扇门的捕快统领都不过。

    宫外的人们正在感受着难得的温暖阳光,但是宫里的人却没有这份运气,因为今天的宫里又不安宁了,皇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大发雷霆,连早朝都没有,并且传出旨意,今天谁都不会见。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除了六扇门的总统领,战英。

    此时的战英,正站在皇的寝宫之外,身体笔直,微微低着头,双手垂在身体俩侧,纹丝不动,恭敬的已经不能再恭敬。

    他已经不知道维持这个姿势多久了,从皇听到他说雁门王府心存二心意图谋反的事之后,他被皇喝令在外等候,然后他听到了寝宫之的皇开始大发雷霆,不是能听到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

    战英的头虽然低着,但是俩只耳朵却一刻也没有放松过,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皇如此大动肝火过了,即使前俩天被杀手刺杀也没有这么生气过,也许是因为自己讲最爱的女儿许给了一个心生二心的人。

    可是君无戏言,一切已经成为定局,否则成了天下最大的笑话。而且算他反悔,也不能改变什么,只能是逼着雁门王府更早的叛变。所以说,对于现在的皇来说,他是有苦难言的,虽然他是当今天子,万人之,但是他也有他的无奈。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战英向皇表忠心的机会,所以他一直等着,等着皇发泄完,等着重新叫他进去,这是唯一可以翻盘的机会,一次可以打败七贤王的机会。

    终于,皇似乎经过一番挣扎之后终于缓了过来,重新将战英叫了进去,商讨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虽然他也只是怀疑,并没有完全相信战英的话,但是他不得不防。

    这是现实,也是伴君如伴虎的悲哀。可是战英从没有因此有过退意,因为自从他加入六扇门的那天起,他发誓要一声效忠。这是战英,怀着一颗赤胆忠心,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带出像秦风、铁雄这样的手下,而且能够跟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的七贤王分庭抗礼。

    一切都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似乎运气已经开始站在了正义的一方,至少目前是这样。而掀起这一场旷世之战的“罪魁祸首”,此时却依然沉浸在梦乡之,殊不知他的出现已经无形之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也许,他是苍派来的一个天煞孤星,故意将天下搅得天翻地覆,为那些在尘世苦苦挣扎的人们开辟一条新的出路,不用再卑微的活着,他在告诉人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虽然他自己从来不以为意。

    如意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躺在床呼呼大睡的无心,嘴角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也许这是她想要的生活,这样静静地陪在彼此的身边,哪怕一个人沉睡,一个人醒着,这种感觉已经弥足珍贵了,她很知足。

    床边,放着一碗已经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面,几乎已经成了面糊,但却依然飘散出淡淡的香气,飘荡在这个小小的偏房之。

    这是亲手做的,因为是无心最爱吃的。无心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了,从太阳升起睡到太阳即将落下,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那么累,竟然睡得完全忘记了时间,他很少这样的,也许真的累了。

    午饭无心没吃,所以如意估摸着无心应该快醒了,煮了一碗面来到了无心的房间,等着无心醒来。可是这一等是半天,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几个时辰,而如意也竟然这样一直坐在旁边等着,似乎已经陶醉。

    一声叹息传来,躺在床的无心终于睁开了双眼,伸出一只手垫到了自己的脑袋下面,那么由下而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如意。

    看到无心突然睁开眼看着自己,如意愣了一下,急忙将一直停留在无心身的视线向一旁移开,咳嗽了俩声,似乎在掩饰着被发现的那份尴尬,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诚惶诚恐。

    “醒了啊?”如意明知故问的说道,眼睛下左右的看着,却不知道该将视线落向何处。

    “早醒了,本来想看看你能一直这样看着我看多久,可是我实在是装不下去了,你赢了。”无心摇着头,故作遗憾的说道。

    听到无心的话,如意猛地扭过了头,皱着眉头,一脸怒意的看着无心,原来他早醒了,顿时脸颊绯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白了无心一眼,一把端起一直放在床边的那碗面,准备离开。

    “面不是给我的吗?”看到如意要走,无心故意提高了语调,疑惑的大声问道。

    “已经凉了,而且放了太长时间了,我去给你重新煮一碗。”如意没有回头,轻声说道,说着便打算离开。

    可是没等她迈步,无心已经一下子从床坐了起来,一把抢过了如意手里的那碗面,顺口吃了起来,虽然已经凉了,坨了,可是在他的口像是这个世界最美味的东西,因为这是如意亲手为他做的,和同样一直等在这里的如意一样让他感动。

    看着狼吞虎咽的无心,如意笑了,笑得很开心,这是她一直想要的。此时的无心,不再是那个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血刀无心,收起了所有的戾气,藏起了所有的锋芒,更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虽然短暂,但却对于如意来说已经足够。她知道,只要他迈出这间屋子,又会变成那个令所有人敬畏的血刀无心,但她不在乎,因为只有她知道,他的心,始终都是热的,无论将来发生什么。

    面也吃完了,天也黑了,无心也终于踏出了那间屋子,恢复了往日的那丝冷酷,变成了血刀无心。他的温柔,此生只属于一人。

    众人看到无心醒来,都在打趣着无心这一觉可睡得真的够香的。可是紧接着,无心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动容的决定,他决定去青云山走一趟,去摸摸那十万大军的底,看看到底是不是有这么一股力量,如果有,他希望能在接下来的计划多一份牵制的力量。

    “不行,战统领都说了,那只是一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而且都这么晚了,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如意皱着眉头,第一个站出来反对,接着,铁雄,南宫楚也都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可是无心似乎听不进去众人的劝解,仍然执意要去。只见他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用再说了,放心吧,天亮之前我一定回来。”他真的想去试一试,如果那支军队真的存在,无疑是让接下来的一系列计划又多了一丝胜算。

    “可是即便你真的找到了,你怎么调动他们,没有皇和兵符,没有人可以指挥他们,如果他们担心你泄露秘密想要要将你杀了怎么办?”一旁的铁雄也说道,在几人之间,也许只有他的话无心还能听得进去。

    可是无心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听到他依然这么说,在场的众人全都沉默了,因为他们知道已经阻止不了了,无心决定的事,通常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那我陪你去。”南宫楚这时候站了出来,认真的说道,谁都不希望无心一个人去冒这个险,因为没有人知道会在深山之遇到什么。

    无心摆了摆手,淡淡的淡淡的说道:“不用了,你的伤刚好,好好休息吧,我自己一个人去行了,人多了反而不安全。”

    论争论,这里没有人是无心的对手,因为从来都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没有人能争得过他。所以,也不再有人阻拦,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无心祈祷,希望他能平安归来。

    无心走了,自己一个人走了。

    看着无心离开的大门口,如意久久的站在原地,脸带着一丝担忧,心里默默的祈祷,似乎真的打算一直站在这里等无形回来一样。

    “他会没事的,放心吧,那么多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区区一个青云山能把他怎么样,回去休息吧,说不定等你一觉醒来他回来了。”南宫楚这时候轻轻的走到了如意的身边,缓缓地说道。他好像永远都是那个藏在最角落,但却最能洞察一切的人。

    如意点了点头,犹豫着,最终还是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但心里却始终难以放下。

    南宫楚看着如意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无心离开的大门口,不禁摇头,曾几何时,他也曾想像无心一样,被她这么牵挂,这么在意。但是现在他已经全都看开了,很多事是不能勉强的,有些事不是愿意可以的。

    夜风,一条身影飞快的越过了高耸的京城墙头,向着青云山的方向极速而行,像一阵风,像一道黑色的闪电。

    漆黑的黑色斗篷,漆黑的刀,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

    /html/book/41/41174/l